第五部分 回归
拜伦湾,澳大利亚,现在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拜伦湾,澳大利亚,现在
上一页下一页
“你告诉我,在大溪地的时候你下不了手去烧他的房子。你永远不会成为留到最后的人,对吗,汤姆?今天,只不过是纠正过去的错误罢了。”
他丢掉手里的汽油罐,火焰吞噬了他的身体。我看到,或者在我的臆想之中,在最后于火光中灰飞烟灭之时,他陡然露出浅淡而满足的笑意。他燃烧的身体朝远处走去,穿过草丛,走向大海,来到海边的悬崖峭壁。
“欧迈!”我扯着嗓子大喊,“欧迈!欧迈!快逃!”
死亡,只在一瞬间。出生,也只在一瞬间。眼睛一闭,忘记所有恐惧。然后一切都是崭新的。你从世俗中解脱,摆脱了恐惧之后,开始自省:我是谁?假如我生而无所不知,我会做什么?我能够不再害怕被欺骗吗?我能够去爱,不再害怕受伤害吗?我能够尽情地享受眼前的欢愉,而不去想明天我是否会失落吗?我会害怕时间悄然逝去吗?假如一切都是肯定的,我该怎么做?我喜欢的是什么?我会为什么而努力奋斗?我会踏上一条什么样的路?我会想去享受怎样的快乐?我会揭开怎样的谜团呢?以及,我还会活着吗?
“别这样,欧迈他是无害的。”
在欧迈家的那条公路上,你可以清楚地听到浪花和潮汐的声音。它们拍打着海边嶙峋的峭壁,也因此,汽油浇在木头上的声九九藏书网音也显得不太清晰。在我还没有看清楚他在做什么之前,我已经闻到了浓郁的汽油味。
“但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另一种迷信罢了。你撒谎。你找到了我的女儿,还让她来杀我。”
“不!”玛丽恩大喊,她手上还拿着枪。我觉得此刻,海德里希不仅仅是挑唆女儿杀我的人,他还是朝露丝脸上吐口水的人,那个让玛丽恩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人。他是阴魂不散的威廉·曼宁,是每个伤害过她的人。我思绪万千,大喊道:“离开他,混账东西,不要乱动!我们后退,离他远点,离开这里!”
他朝着边缘走去,他的脚踏过一路的草地,草丛冒起了烟,被火星烫得焦黑,飘浮起点点飞灰。他一直在走,丝毫没有停顿或者犹豫,也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呻吟。他就像是靠着惯性蹒跚前行,靠着最后的毅力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
“看哪,这有趣吗?父女重逢了!这就是你的弱点,这就是你和我离心离德的原因。你想要跟那些人类一样,跟那些蜉蝣一样,而我从不会这么想。在我卖郁金香发迹之前,当我刚刚发现自己身上的特别之处时,我就知道,唯一让自己自由的方式就是不要有任何牵挂。”
“该死,海德里希,别再说那些鬼话,你想要保护的只有你自己,整个九-九-藏-书-网信天翁社会都是为了你自己一个人而已。海德里希,现在已经不是18世纪了,你不会得逞的。你找到了玛丽恩,你还对她撒谎。”
是玛丽恩赶来了。
他打起火花,忽然间我意识到他是认真的。其实,他想要杀死我或者欧迈,想要一直藏着玛丽恩,我都不觉得惊讶。因为我加入信天翁社会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唯一觉得惊讶的是,他居然会愿意以身涉险,离火场这么近。
“是吗?所以放火烧他们的家吗?”
“天啊,天啊,天啊……”欧迈不停喃喃着。
“这根本不重要,跟这个没关系。”
在夜色中,他像个真正的老年人,驼背伛偻,单薄干枯,乍一看就像是贾科梅蒂做的雕塑,套上了牛仔裤和夏威夷花衬衫。他一只手垂下,费力地拎着一大罐汽油。但他自有一股气力,支撑他完成自己要做的事。
这个世界,他来过,他走了。而他在这人世间所留下的痕迹,或许还没有浪花拍打礁石来得深刻。
这时候他才忽而反应过来,把他的女儿轻轻平躺放下。
99lib.net“当你再大一些,你就不会这么相信人类了。汤姆,你就会拥有对时间的洞察力。你现在可能还感受不深,但一定已经有些瞬间,你突然感知到了事情的过去和未来。人们说‘要想知道未来,你必须先了解历史’。我觉得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汤姆,你是可以看到未来的。即使现在还不是全部,只有一些片段、几个画面,就像是错乱的记忆,我们忘记了一些自己的未来,如同我们遗忘过去的记忆。但是我看到的已经足够了,我看到你已经不可靠,不能去完成一个任务了。我感觉到了,我就知道这一定会发生的。”
然后海德里希迟疑了一秒,仿佛一瞬间变得脆弱和无措起来,像是一个懵懂无辜的男孩,他的眼光在玛丽恩和我之间来回穿梭。这时,欧迈光着脚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胳膊上还夹着他年迈的女儿。
一声枪响划破天空。玛丽恩的神色看起来很坚毅,就像个胡桃壳一样坚硬,但她的手在发抖,脸上满是泪水。
“住手,海德里希!”我大喊。
我拼命朝海德里希的方向跑,这时一声尖叫划破长夜——“住手!”
然后我们走了。全程没有车经过,也没人看见,一切都是静默的,除了我们,就只有天上的缺月。海德里希一直走,一直走,然后身影瞬间消失在悬崖边缘。那一团火
九九藏书网
光也消失了,一切又重归黑暗。他跳下去了。从他自焚,到他一直跌落至崖底,一切快得就像是在一瞬间。
“海德里希?”我喊道。不知为何我竟有一点犹疑。可能是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对他仍然知之甚少,他依然是个谜。我活了很久,但仍然为他的举动而感到惊讶。
然而事情就在一瞬间发生了。
他因为我的大喊停了一秒,用他混浊的眼睛看着我,他没有笑。我发现我几乎每次见到海德里希,他都挂着自己标志性的微笑。
她打中了目标。他的肩膀上血流如注。但他不以为意,抬起手把剩下的汽油浇在身上。
“最后,事实证明我是伊卡洛斯。”
“当然有关系,我们必须要保护所有人。”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那是我们第一次在达科他州见面时他用的打火机。“很多年不抽烟了,不过我一直留着这个打火机作为纪念,就跟你留着那枚硬币一样,不过里面的机油,我得另外再买。”
火苗一落到汽油里,马上燎起一大片火藏书网光。我生命中经历过的一切事情,在此刻都重叠了。
他摇头:“我做了你做不到的事情,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我跟你说我会找到她的,然后我找到她了,而你做不到。我还让信天翁有安全感地生活。”
“我不是唯一撒谎的人,汤姆,你说是吗?”
“汤姆,是你一叶障目了,往后退一点,看一下事情的全部脉络。我们现在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威胁,柏林、生物学科,还有很多,一切都更糟糕了。你看看这个世界,汤姆,真他妈的太糟糕了。蜉蝣的生命太短暂了,没足够时间让他们学习前人的智慧。他们出生,长大,然后跟以前的人类犯相同的错误。一天天、一年年不断循环,就是一个轮回,每次都给这个世界造成相同的灾难和破坏。你看看美国,你看看欧洲,你看看互联网,在罗马帝国兴盛之前,没有任何一段文明能够长久存在,然而就连帝国都衰败了。迷信和愚昧会重新回到这片大陆,谎言和女巫猎人也会重新回来。汤姆,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将重返最黑暗的年代。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和人类隔离开来,但至少我们的存在,不能让他们知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