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露丝
鲍尔城,伦敦旁,1599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鲍尔城,伦敦旁,1599年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还有集市上的气味:烤肉、啤酒、奶酪、薰衣草、新鲜的狗屎。
一个红脸颊妇女像骡子一样气喘吁吁,她两只手臂上各挂着两个大篮子,里面装满了鱼和海鲜。
“那你住在哪里呢?”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一片混乱,让我既紧张,又兴奋。
我退开一步,捡起一个满是泥巴的李子。

不远处一阵喧闹,商贩们吵吵嚷嚷,闹腾不休。有醉汉在笑,有动物在叫。
“不行。”
一个男人经过我,他指着不远处一个脚步虚浮的醉汉,对我说:“男孩,小心点儿,躲着他,他已经彻底喝醉了。”
那人不悦道:“小心点儿,男孩!”
我记得妈妈讨厌人多的地方。我突然感觉到她好像还在我身边,我仿佛感受到她此时会有的情绪。
我没有三先令。事实是我根本没有钱。
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很多猪、很多牛,很多酒鬼,非常非常多的酒鬼。
我又感到眩晕,又对眼前的繁华景象感到震撼。
“可我没有钱。”
“不,我不能。”
“鹅肉多少钱?”
“我很抱歉。”我说道。
事实上,这些插曲能够让我暂时忽略自己内心的焦灼。这种焦灼几乎要撕裂了我,眼前的草地和树木,每一条溪流都让我焦躁。每当我闭上眼睛,我都会想起我的母亲,最后一天她被人们高高甩在空中,她的头发被风吹起,她的哭声一直在我耳边响起。
“嘿!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她抓住我的肩膀,鼻子气得通红。
“别走!你别想就这么走了!”
有人在拉小提琴,有人在吹长笛,还有人在吹风笛。他们三个站在一起手指纷藏书网飞,偶尔对我撇来怀疑的眼光。
“什么?”
“呃,你们好。”
我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踩到了身后一个男人的脚。
我晃晃脑袋,眼前还是这条街。
她一把夺过我捡起来的李子,狠狠地把满是泥巴的李子砸在地上。
所有的事情一瞬间突然清晰,然后又一片黑暗。
两只鹅,扑棱扑棱扇着翅膀。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妈妈在听到我父亲死讯的时候,力竭靠在墙壁上。那种突如其来的悲痛将我劈裂。
但是我做不到。
她点点头,死亡在这个时代无足轻重,只是一件随意的事情。“那你现在还有亲戚吗?”
馅饼摊,面包店,胡萝卜摊,鲜花。
闹哄哄的啤酒屋。
我看见了她。
“我,不是,我……”
我走向她,看到她篮子里的李子。
我慢慢地想要站起来。
她捡起一块石头:“好吧,那我就砸碎它,就像你砸了我的篮子一样。”
那个女孩蹲在地上,努力捡地上的李子。
然后下一秒,也可能是五分钟后。我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地上,半边脸在水坑里,边上有很多李子,它们也沾满了泥土。还有些被行人踩进土里,一只狗在转来转去吃地上的水果。
一个穿着美丽的盲眼女人,被一个衣衫褴褛的孤女牵着走路。
我点点头,有点窘迫。
衣冠整洁的乞丐。
她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一篮水果,皱眉看我。她有着黑色的长发,眼睛像溪水里的石头一样清澈闪烁。
她就是那种不笑的时候给人感觉非常严肃的人。她笑起来的时候扯动嘴角,但是为了努力扮作成熟,她又会飞快地敛起笑容。她藏书网很高,大概比我高四分之一个头。不过,假如我再“长大长高”的话,应该会超过她。
我有种奇妙的悸动感。
“把这个给我,当作是给我的补偿吧。”
两个男人在卖艺,一个演来自“阴间”的巨人,另一个演来自“西边”的小矮子,站在一起,努力吆喝着赚钱。
格瑞丝嫌弃地说:“姐,他说话听起来好奇怪,身上也很臭。”然后她问我:“你打哪儿来的?”
一个女人神色暧昧,抓着身边每一个经过的陌生男人,对他们调戏引诱,低声说些什么。
露丝过来扶着我。
“好的,那你可以来跟我们一起住。”她拍拍手,果断地说。
这三天,我不人不鬼。我回到爱德华石头镇,回到我们原本居住的地方,但我不敢留在那里。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凶手。我回到小屋,拿起母亲的鲁特琴,想要找到我们原本的存款,但一无所获。然后我离开了,逃走了,我不能再待在爱德华石头镇,我也不想再看到贝丝·斯莫或沃特·恩肖这类人,我甚至不敢再靠近约翰·吉福那一家。我想逃避这种恐惧和失落的感觉,这种根植于内心的寂寞感,但当然,我很难躲开。
兔子。
她看到我的恳切,想了想:“你连饭都吃不上了,还在乎一把琴?”
“你会弹琴吗?”她指着我背上的琴。
但其实这一切都还好。
之前见过的牛群正晃晃悠悠地穿过我们。我闭上眼,我妈妈在空中高高飞起的景象又一次浮现。我睁开眼睛,卖水果的小姑娘正皱着眉,不解地看着我。
妹妹死死盯着我,眼睛里好像在喷火。
男孩,男孩,男孩。
姐姐说道九-九-藏-书-网:“这是格瑞丝。我叫露丝·克莱布鲁克。”
她关切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我举手求饶:“别!”
有人尖声叫嚷,有人唱歌,乱乱糟糟。
“我们才不是施舍你,”姐姐说,“你跟我们一起住,直到你还完债为止。除了篮子,还有水果的钱!当然,住宿你也可以付钱的。”
“萨福克郡。”我在心里飞快地补充道,还有法国。不过我知道自己不必全说出来。对他们来说,萨福克郡已经很远了。
“可以给我一个李子吗?”我问她。
我走过那只猫,看着路两边的房子。这里和那些村庄很不同,屋子很密集,直直一排,不像村里那样散落着。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进城了,这里就是伦敦。周围的人熙熙攘攘,街道上全都是人。
两个男孩在嬉笑打闹,后面有一群猪慢吞吞地朝他们走来。
她气得涨红了脸,看起来对现在的状况手足无措。可能我的衣服虽然脏了,但看起来比周围大多数人的衣服好,所以她不太相信。衣服是以前的,我妈妈一直觉得,即使我们搬到英国乡下了,还是应该在我们的承受范围内买最好的衣服,尽量和以前保持一致。事后一想,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显得和村里的人格格不入。也许这不是他们排斥我们的主要原因,但明显是原因之一。
“去世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到她身边,她挎着一个相似的完好的篮子。不过她是卖樱桃的,我之前在街上见过。她看起来十一二岁的样子,她俩很像,一样的黑发白肤,应该是姐妹。她俩同时瞪着我。这时一个醉汉想拿她的樱桃,她飞快地躲开了藏书网
“你无家可归?”
我有些恍惚,喃喃道:“妈妈,妈妈。”
人很多,很多陌生人。他们的谈笑声像是飞出山洞的蝙蝠,四处奔窜。
“我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呢。”
“这个篮子是我一周的工资!现在都被你弄坏了,而且我还得给夏普先生赔这些李子的钱!”
这么多食物的气味,让我的饥饿加倍,也让我很痛苦。我走到一个烧鹅摊,站在那里,深深吸气。
这就是我第二段人生的开始。
“谢谢。”我虚弱地小声道,我脚步虚浮,声音颤抖,只好再说了一句,“谢谢。”
“我会。”
她收回了手臂。她看起来十八九岁,穿着一条非常普通的白裙子,人们一般把这种样式的裙子称为长袍。她皮肤很白,脖子上挂着一条简单的红围巾作为装饰。她很白净,简直跟周围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她脖子右边有两颗痣,一颗大一颗小,像是月亮和月亮边上的一颗小星星。她鼻子上有一小片雀斑。她的黑发被帽子盖住,披着的尾部散落开来。
她张开手掌,我突然想起曼宁的手,他牢牢把我母亲摁在水里。
“那就这个吧。”她指了指我背上的鲁特琴。
有个男人在表演吞下一把剑。
一群男孩站在一旁嘲笑我。
“对。”
一切就是从18岁,从这里开始分叉的。
“没了,我们家只剩我了。”
“是的,我只是一个男孩。”我喃喃自语。虽然在那个年代,18岁已经算是中年了。
“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萨福克郡?你从那里走过来的吗?格瑞丝,过来帮我把他扶回家里去,对了,给他吃点樱桃,他真的走了很远呢!”
“三先令,小伙子。九九藏书网
“夏普先生?”
我又觉得很晕了。
我一直长得很壮,从小到大我也没怎么生过病。我从没感冒过,从没发过烧,也从来没吐过。即使1599年黑死病席卷欧洲,我也没受到丝毫影响。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这天的天色蓝得正好,不久前才下过雨,太阳出来之后,天空一碧如洗。这样的湛蓝让我想起那天的拉克河,想起那天人们举着火把,想起他们的神色。
“她三天前去世了。”
一个女孩,看起来不满10岁,挎着个小篮子,里面全是樱桃。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我觉得自己又快要晕倒了,于是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走远点,省得晕过去又给别人带来麻烦。
我逃往伦敦,别人告诉我,我去伦敦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鲍尔城,里面有一条费尔菲尔德路,那里有食物,也可能会有危险。终于我来到了鲍尔城这条路上,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只猫站在路中间,向我怒目而视,好像它想对我透露些什么。
我没日没夜地走了三天。我的脚已经红肿起疱了,磨得非常疼。我的眼睛干涩,这几天我只在小路上或者高架桥上稍稍休息过,因此疲惫不堪。事实上,我几乎没怎么睡过。我身上还背着一把鲁特琴。我真的非常饿,这三天我只吃过路边的一些浆果和蘑菇,还有一个贵族老爷骑马经过我的时候,看我可怜赏我的一小块面包。
我觉得自己应该去死,就这么死去。然后就在那一秒,我又获得了新生。
水洼里面漂着莴苣叶子。
“反正你现在得把我的损失赔给我。”
她的神色缓了缓:“那你妈妈在哪儿呢?”
道路两边很多烧鹅摊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