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 回归
太平洋,1773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太平洋,1773年
第五部分 回归
太平洋,1773年
上一页下一页
有一天,天气晴朗,我们在甲板上吹风,他指着地上,问我:“这个你们叫什么?”
“有,但是不超过三十个,摆在炉架上,很珍贵。”
“对的。”我压低声音说道,我都诧异自己居然就这么暴露了秘密。我感到一阵恐惧的战栗和解脱。上一次我能坦然地说出真相,还是我去找哈金森医生寻求帮助的时候,好像是海难的幸存者,茫茫漂流了很久,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另一个同伴。他看着我,脸上浮起微笑,他的脸色此刻如释重负多过恐惧:“你像我,我像你。我知道的!”他笑了起来,脸上全是快活神色,“我知道的!”
“菠萝就是外来的?英国没有菠萝吗?”
“我知道我可以相信你。”他说道,“我知道的,因为我无所不知。你曾经是个好老师,也会是个很好的朋友,我还感觉到你身上有些别的东西。你谈起过去的样子、你的眼神、你给我看的那枚古朴的硬币,以及你渊博的知识与见闻,我觉得你跟我一样,你会是我的好朋友。”他一直重复说这些,好像想确定些什么。
我秒懂:“指九*九*藏*书*网挥官?领导?带头人?”
他点头:“对,在大溪地是。”
“没关系的。”我见状安慰他,“假如你不想说就别说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离开?离开了原来的岛?”
他真是个非常坦率的人,很容易对别人敞开心扉。但当我问他这个的时候,他眉头深深皱起,咬住上嘴唇,看起来有点受伤的样子。
“你是酋长吗?”
“站在影子里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尤其是那些……”他环顾四周,有点紧张,仿佛在找一个妥当的词。然后他看到菲尔诺正在朝另一边的尾楼甲板走过去,便用手指着他。
他笑了起来,手攀在我的肩膀上。“没事啦,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你和一个人已经认识就没关系了。”
“在英国,人们不能接纳我们这样的人。”我告诉欧迈,转回原来的话题,“你不可以跟这艘船上任何人说你自己的情况。当我回英国以后,我也必须变换自己的身份了。菲尔诺先生已经有点怀疑我了。”
我看向他指的方向,回答道:“这是影子。”
藏书网我跟他说过一点露丝和玛丽恩的事情,我还给他看了玛丽恩的硬币,教他“钱”这个字怎么说。
他则跟我描述他原来生活的世界。
欧迈学东西很快,他学英语的速度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很喜欢他,他让我平淡枯燥的船上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我们会坐在阴凉处,或者甲板上某个无人的角落,一边吃卷心菜,一边聊天。
他轻笑:“你爱的人是不会死的。”
这时汉兰宝从我俩旁边经过。他是睡在我旁边的室友,平时一直跟我嘀咕,觉得把欧迈带回船上来是个错误的决定,“他就是个负担,消耗我们的食物,还可能给我们带来诅咒”。他走过的时候斜眼看我俩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脸上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我被关起来了,所以我必须走。我开始喜欢清晨,因为那是一天的开始、一切的开端,但他们只肯留给我漫漫的黑暗长夜。我必须逃跑,我只是想活着。”
后来他英语更好一点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其实他的名字是迈。他当时说的其实是“我是迈”,只是九_九_藏_书_网因为他有口音所以我们听错了。可恶的是,他从来也没纠正过我们。
“外来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我妈妈的事,还有曼宁,以及跟我们一样的玛丽恩。我原原本本告诉他,露丝曾经因为我而遇到危险,而我,有多么想她。
他告诉我,玛纳就存在于影子里,并且其中蕴含着很多法则。
我们抵达另一些岛屿的时候,他开始试图教我怎么站在他的板上。“冲浪”这个词是很久之后才被发明的,不过他现在就已经这么做了。无论浪有多大,只要他想,他就可以一直保持平衡地在大海上穿梭。而我,每次想要站上去的时候都会滑落,引得别人哈哈大笑。我觉得我自己应该是第一个用冲浪板的欧洲人。
“你别担心,”我安慰道,“你是外来的。”
“法则,什么法则?”
“你爱的人不会死。”
他抱住我,我们的影子重合了。“没关系!我们的玛纳是同类,我们的影子是一样的!”
他叫欧迈。
不过他还是告诉我了。
“嗯——谢谢。”
“我比其他人都要老。”他说,“我觉得你也九*九*藏*书*网一样,五年了,你的脸没有变,没有丝毫变化。”
“被关起来了?”
“不是。”
“就是不一样的,来自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比如菠萝。”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大溪地,来胡阿希内岛?”
“对的,我们是好朋友。”
我俩之间忽然多了一些无言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玛纳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力量,超自然力量。有时候是正面影响,有时候也会有负面作用,但是无论如何,都让人们敬畏。
他心有余悸地比画了一下,手掌在脑袋旁挥舞。
我没办法描述此刻我俩之间微妙的磁场和共鸣。对,玛丽恩像我,但我一直没找到她。此刻,欧迈让我觉得我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让我觉得自己有了同类。我想马上跟他一起分享更多,分享全部。我环顾四周,确定其他的船员离我们很远,然后开始谈话。
欧迈有些惆怅,他摸着自己的脸,可能在想他该如何掩藏自己。
所有的事物身上都有一种叫“玛纳”的神力,每一棵树、每一个动物、每一个人。
“在胡阿希内岛不是?”
我一时琢磨不透他的http://www.99lib.net话,不过随后几百年我经常想起他的话。
他很茫然。海浪温柔地推着我们的船只,海风吹拂着他的迷惑。“什么是炉架?”
我觉得挺有趣的,他把影子看得比我没放火烧他房子还重要,听了他的话,我挪了挪,离他稍微远了一点。
他点头:“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没有踩在我的影子里。你靠得很近,但是并没有踩到。这意味着我可以相信你。你的玛纳尊重了我的玛纳。”
他点头,不住地点头。这些不同寻常之处,对我们来说好像是那么理所当然。“对的,这是个艰难的决定。开始时,在大溪地一切都很好,他们觉得我……我是特别的神迹,所以我当上了酋长。他们觉得玛纳给我带来的不老,是神迹,所以我也是神迹。我是半神,是天人。没人敢在日光下靠近我,因为他们敬畏我的影子。”他看着远方的大海,快活地笑起来,好像海平面上浮现出他曾经的回忆,“我做了很多很多,我自认为是个好酋长。但许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还有一些人,他们也想要当酋长。而我也不会退位,除非我死。所以,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