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露丝
伦敦,1599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伦敦,1599年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酒吧和妓院前面有一块空地、一小块草坪,不少人在那儿闲逛,我决定就站在这里。
我弹奏了不少我妈妈教我的法国歌,人们来来往往,偶尔看我一眼。慢慢地我越来越自信,开始弹奏英文歌,这下很快就有人为我驻足了,甚至还有人给我扔了一两枚硬币。我看到其他的人都是拿个帽子绕着围观的人走一圈求打赏,一直到今天街头艺人也还这么做。我没有帽子,所以我每唱完两首歌,就拿着我的左脚鞋子跳着围着人走一圈,这样效果还更好些。我的观众很杂,有船工,有小贩,有醉汉,有妓女和演员,还有街边阳台上和桥上的听众,他们很慷慨。围观的人很多,我发现闭上眼睛弹奏的时候,更有利于自己发挥。第一天结束后,我已经把我摔坏的水果钱给赚回来了。一周后,我的钱就够买个新篮子了。
屋子外有鸟叫声。
我们之间一阵沉默。
我经过一个养熊的花园,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叫作“巴黎花园”。里面有只套着锁链的大黑熊,我觉得它是我看到过的最悲伤的动物了。它受伤了,坐在地上,却还在不停挣扎,想要反抗命运,逃出牢笼。这只熊在岸边区很有名,他们叫它“萨克森”。后来,我常常看到,这只粉眼睛的熊龇牙咧嘴,用爪子拍开扑上来咬它的狗。围观的人笑得残忍,有种狂热的兴奋。只有这时候这只熊才看起来鲜活着,它就这样一直抗争,直到自己死亡。我常常会想起这只熊,不管受到怎样的折磨和痛苦,它从来没放弃斗争。

我尴尬的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都是些小事,不要紧的。”
“好,我
九九藏书
也喜欢待在这里。”
“汤姆,我希望你留下来。”
我握着她的手拨弄琴弦,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飞快烫了一下。我碰到了她的手,我紧张地闭上眼睛,感觉有些胆怯。
格瑞丝想要学弹琴,所以有天晚上我开始教她。她的手指在琴弦上乱按,就像蜘蛛在房顶上乱爬。我只好纠正她的手指,放到正确的位置。
她若有所思:“我有时会想要停止时间,在快乐的时候,我会希望这一刻永远停下,教堂的钟声停在这一秒,我不用再去集市卖水果,天边的鸟也停止飞走。这些欢乐的瞬间,就是时间给我们的馈赠。我们就是自己的弦,弹着属于我们的乐章,对吗?”
“汤姆·史密斯,你现在不用太着急啦!”露丝脸上挂着笑,嘴里嚼着我回家路上的馅饼,“不过别忘了你还得付我们房租。”
“我不能说。”
我觉得她好像想和我说些什么,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她坐在床边,问我能不能也教她弹琴,她可以给我降房租以作为报答。我同意了,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我喜欢她坐在我旁边。
“格瑞丝,不许说脏话,萝卜很好。”
“这里面是空的啊。”
“我不想你离开,格瑞丝喜欢你在这里,我也是,我也一样。你的存在让我俩都很安心。以前这间屋子我老是觉得太大了,你来了之后,我就觉得刚刚好。”
“是我妈妈的……朋友送给她的,你看www.99lib.net过这里吗?”我指了指琴箱,弦下面的木板处,“这把琴是玫瑰木的。”
露丝很擅长摘水果,她简直是个哲学家。我觉得她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不过我后来又结识了莎士比亚,此为后话,按下不表)。她对我说话时,让我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当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很平静,其他的一切事情就都不用挂怀了。她是天平,我只要看到她就觉得平静,可能这就是我常常看着她发呆的原因。我的眼神会很紧张,人们一般不会这样看别人。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她,我从各种意义上都需要她。人类渴求的往往是他本身所缺失的,我觉得这句话很对。我妈妈沉入水里那一刻,我的心也仿佛陷入空旷虚无的寂静之处,不断地下坠。只有看到露丝,我才重新感受到自己活着,脚踏实地,重新感受到存在的意义,重新获得平静。
“这真是一把很漂亮的琴,我从没见过,上面的装饰真是美极了。”她轻声道。
我深吸一口气。
对她俩来说,我只是萨福克郡来的汤姆·史密斯,借住在她们家里。我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找回自己的爵位,也不可能再住在豪华的大房子里,再也没有仆人了。我的父母已经死了,法国对我来说已是他乡,现在我只是伦敦的一个街头艺人。我一定要小心翼翼,省得惹祸上身。
“好吧,你很神秘呀!”
“嗯!”
到下个星期二的时候,我就已经赚回两周的房费了。从那刻起,她们就不再是我的债主了,我们更像是家人,我找到了久违的归属感。我不去想未来,不去想明天99lib•net可能会有的那些烦恼。每次对着人群唱歌赚钱,或者看到露丝脸上扬起的明媚笑容,我就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我也不想吃萝卜啦,”我想着今天的收获,觉得很开心,“你见过女王和贵族吃萝卜吗?”
那是我第一次去岸边区,我跟着露丝,有点儿手足无措。我们当时离工厂已经很远,但我一直觉得自己闻到一股臭味儿。很多人在路上闲逛。有个穿着绿衣服的女人,皮肤粗糙,牙也很黑,她靠在一间石头房子的墙上,好奇地打量着我。那间石头房子的墙上有个红帽子的标志,我很怀疑那里是妓院。因为那里看起来特别繁华,人非常多。这里还有酒馆和客栈,外表看起来很新,但是客人来源就有待商榷了。
“太好了。”
她想学《绿袖子》和《这个甜蜜快乐的五月》,这两首是她的最爱。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教她《绿袖子》,这是一首名曲,但不适合小孩子。虽然我当时还不算很大,但我也依稀知道绿袖子会用来形容那些不检点的女人。因为女人经常在野外偷情,所以衣袖被染成了绿色。不过格瑞丝坚持要学,我觉得没必要做卫道士从而影响她的兴趣。她不是个好学生,没学会爬就想走路,总是过于心急,我俩艰难地磨合着。在盛夏夜我们一起在屋外练习,露丝就静静倚在窗户上看着我们,脸上满是笑意。
然后开始演奏。
她把鲁特琴放在一边,亲吻我。我闭上眼,感觉世界一片寂静,万事万物都消失不见,只余她的身影。她是天空,是大海,是星辰。时间变成一小块碎片,爱的种子悄悄埋下,但还来不及发芽,这个吻就结束了。她的
http://www.99lib.net
发丝在我的脸颊拂过,安静的世界突然重新嘈杂,一切又归位了。
我失笑:“对啊,这样才有声音啊。”
这是一片自由的土地,不过我当时觉得自由的味道就是很臭。当然,当时伦敦卫生条件不行,到处都很臭,不过岸边区真的可以说是最臭的地方了。因为边上紧紧排着五家皮革厂,它们肆意排放污水。不过我后来了解到,除了皮革厂的污水,河里面还有人们的粪便。
我马上想起第一天晚上,她给我的那个安慰的轻啄。她好像一瞬间看透了我的心思,补充道:“一个真正的吻。”
也许她最后一句话是对的:我们是弦。但只能任岁月拨奏。
“但是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
“对,留在这里。”
露丝眨眨眼:“我们又不是贵族,不过你说的话也有一定道理。”
那一刻我想告诉她,我身上的情况是多么奇怪和不可思议。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变老。我想告诉她,因为我,我妈妈被当成女巫,被人活活淹死;我想告诉她威廉·曼宁;我想告诉她失去最爱的人,是怎样一种心碎的滋味;我想告诉她我被当成异端,甚至连我都搞不懂自己究竟是什么情况,我的每一个笑容,都深藏着对未来的担忧;我想告诉她,我的名字叫艾蒂安,我的家族姓氏是哈泽德,不是史密斯;我想告诉她,我母亲去世后,她是唯一走进我心里,也帮我走出阴影的人。我的这些想法像肥皂泡一样在我心里膨胀,愈演愈烈,然后消失不见。
“我们以后能天天吃肉饼吗?”格瑞丝两颊鼓鼓地嚼着馅饼问,“这比那些狗屁萝卜好吃多了。”
“留下来?”
音乐是最神圣和最纯洁的,演奏音99lib•net乐当然也是。就连伊丽莎白女王也会一两种乐器。不过当众演奏,不管是在法国还是英国,都有点儿不够矜持。虽然我不算站在大街上,但是作为两个蓝血法国贵族的后代,沦落到在岸边区街头卖艺,确实有失体面。
在那时的伦敦,岸边区就意味着自由。城墙之外,不再受到法律的约束,事实上也没有法律能够约束。这里三教九流无所不包,黑市、卖淫、逗熊、街头表演、剧院,所有你能想到的娱乐项目及场所,这里都有。
她说:“亲吻,就像音乐一样可以停止时间。我原来恋爱过,他在果园工作。某个夏天,我们接吻了,然后做了新婚该做的事,但是我对他一直没感觉。人们说,如果你对某个人有感觉,一个简单的吻会让你觉得一切都停止了。你觉得真的有这种事吗?”
“音乐和时间是相关的,”我对她说,“音乐可以控制时间。”
我经过的时候觉得那个味道简直难以形容。动物的脂肪、骨头,加上化学原料,还有人们挤挤挨挨的汗味,真是个臭气熏天的世界。
但是我依然在弹琴。
“汤姆,有人亲过你吗?”
“怎么了?”
秋初的一天晚上,露丝走进我的房间。她的神情很疲惫,她看起来有点儿不一样,有一点儿迷惘,有一点儿沉默。
她除了脖子上长了两颗痣,拇指和食指之间还长了一颗小痣。她的指尖染上了一点樱桃的颜色。我想握住她的手,真是个傻乎乎的念头!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孩子。
“为什么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