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钢琴家
伦敦,现在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伦敦,现在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好的,你可以给我们来一段。”吧台的人看到我,对我说道。他看起来20多岁,留着稀疏的小胡子。
“钢琴?”卡米拉饶有兴味。
真是荒诞的人世。
我坐回到卡米拉身边。
我看着琴键。离开巴黎之后,我再也没有弹过琴,差不多也有一个世纪了。比起吉他来说,钢琴对一个人的要求更高,需要投入更多的感情力量。
我又神游了,我忘了自己的头痛,忘了这家酒吧,想起那些过去的时光,我和露丝还有玛丽恩的那些时光,想起这几百年我刻意不肯再想的那些事情。
它,让我重新变得像个人。
“还有80年代的hip-hop也都很不错。”马丁补充道,随即说了一串那个年代的歌手。
“只是错觉而已。”马丁说。
“没事,”我听见我自己说道,“很快就好了。”
艾沙姆掏出手机:“有人想看扫描吗?这是3D的。”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在判断我话中的含意。
“不用了,谢谢。”我有点尴尬,我还沉浸在对她隐秘而不可言喻的幻想中,仿佛有种秘密被戳破的感觉,“我已经够了。”
“啊,我也是。”艾沙姆附和道,“不过地理老师一般都会喜欢摇滚乐。”
《绿袖子》。
我只能耸肩:“好九九藏书网吧,他们说似曾相识就是确有其事。”
“我们还不知道性别,佐伊说想要一个惊喜。”
卡米拉这时好像察觉到点什么:“没关系,不用勉强。不一定非要弹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然后是别的记忆,我的大脑随着其他回忆和情绪变得沉重不堪。
“好吧,可能是的,毕竟我来自法国,我们那里音乐根本不发芽。”她的自嘲没有得到回应,也可能是马丁没听到。不过我听到了,并且很欣赏。
艾沙姆和他的妻子一直想要个孩子。我们凑过去看那些变化的B超图像。我还记得1950年左右,超声的概念第一次被提出来,当时感觉还是很久之后的事,现在也如此。即使这种技术已经日臻完善,但还是给我一种不真切感。你看到一个潜在的未出世的人,如何从黏土变成半成品雕塑,再一点点完善起来,最后变得跟你我一样。
我看着屏幕,我想起当时露丝告诉我她怀孕了。假如露丝也做了B超,她也会猜测男女吗?我坐在椅子上,郁郁不语。我感到内疚。我对露丝以外的人有了欲望。
我耸肩。撒谎藏拙很容易,但这不是我的风格。“我会一点儿吉他、钢琴。”
“汤姆?”她的话让我回过神来,“99lib.net你还想喝点什么吗?”
我闭上眼睛。
体育老师萨拉穿着一件运动背心,指着旁边的一个角落,说道:“他们在那里放钢琴,客人可以去用。”
决定弹自己刚刚想到的第一首曲子。
我有点解脱,又有更深的希冀。已经很多年,我没有被普通人牵扯过情绪了。但当我看到卡米拉,我听到她的声音,我感受到她的手和我的肌肤相触,我看着她的唇,我心里就涌起一种强烈的渴望。我想要和她在一起,想要抛下一切,想要在她耳边诉说自己的渴望,想要和她一起在欲望中湮灭。我想和她从同一张床上起来,我们说话,我们笑闹,我们享受着相同的沉默。我想要和她一起吃早餐,吐司、火腿、果汁、西瓜,一切在盘子里摆得整整齐齐,赏心悦目。她会笑。我在心中幻想着这一切,她经历这一切的时候笑容,然后我就从她的笑容里感到快乐。
我在东伦敦一家小酒馆的钢琴上弹《绿袖子》。马丁在笑我的不合时宜,但我不理会他。从《绿袖子》到《树荫之下》,我想起了我的玛丽恩,于是我还弹了李斯特的《爱之梦》第三首。当我弹到格什温的《我爱的男人》时,马丁已经不笑了,而我只是自顾自地弹琴。我找回了过去的感觉,我在巴黎的酒店里弹琴的感觉。钢琴让我短暂地回到了那时候。99lib•net
“我觉得会是个男孩。”马丁指着屏幕某个尖尖角猜测道。
“我喜欢过去的事物。”马丁如是说道,喝着酒,不住地点头,有些自鸣得意的样子,“比如亨德里克斯、迪伦、大门乐队、滚石乐队,那些我们出生之前的东西,一切都没有商业化,那时候是多么质朴。”
“你弹琴的时候,我又有了那种感觉,我以前好像看过你弹琴。真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自我调侃,说了句俏皮话,引得周围人都看向他。
我不想在她面前丢脸,所以我起身来到这架又旧又破的钢琴前。除了我们,这里只有另一桌的三个客人,他们头发灰白,看着面前的酒杯相对无言。
我有点焦虑,就像是任何一个戒毒成功的人,有一天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源头的那种感觉。“好的,谢谢。”
我看着那架钢琴,我一直想要表现得www.99lib•net像个普通人,不想太出风头。不过我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我的脚已经不自觉地走向了钢琴。
马丁耸肩:“就是。”
我不喜欢马丁。活了四百年,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看穿像他这种人的本质。每个年代都有他这样的人,他们都是一些脑袋空空的蠢货。还记得1760年左右,我认识的一个叫理查德的人,本质上跟马丁很像。我弹的每一首曲子,他都要摇头晃脑,和身边的人品头论足,批评我的音乐品位,或者是说谁谁谁比我弹得强多了。
不过我们现在毕竟是同事,而且坐在同一张桌上。这家店桌子很小,是木质的,木头材质和颜色给人感觉很像鲁特琴。我们点了一些饮料和小食,就把桌子摆得满满当当。这家酒吧的氛围很安静,很文明。也可能是因为我太久没有逛酒吧了,一直以来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些吵闹的小酒馆。
我卷起袖子。
马丁比卡米拉更先感受到我的紧张和尴尬,故意激将道:“加油,汤姆!我上周四也来了一段!加油啊!”
“会一点儿。”
音乐给我带来危险。
当我最后停下回到座位上的时候,他们都惊呆地张着嘴,卡米拉带头为我鼓掌。酒吧里其余的三个客人以及工作人员也一起鼓掌。
我不知道自99lib•net己应该弹什么。
“有更现代一点儿的吗?”卡米拉问他。
“那你喜欢什么呢?”马丁问。
“这里不是小鸡鸡。”艾沙姆说。
“但是真的,”卡米拉用手指着我,然后在别人看向她之前又缩回去了,“真的是太棒了!”
马丁转头问我:“你呢,你对音乐感觉如何呢?”
马丁嘴里还念叨着“绿袖子”,艾沙姆告诉他那是一首曲子,萨拉对马丁说:“你真是太落伍啦!”马丁生气了,让萨拉闭嘴。
“《比利·金》?那的确是一首很棒的歌。”我插话道。
“我喜欢电子风格的。比如碧昂斯、大卫·鲍伊等,迈克尔·杰克逊的《战栗者》是我最喜欢的专辑,我觉得《比利·金》是里面最棒的歌。”
我看到卡米拉注意到我胳膊上的伤疤,我把袖子放下来。
他不露声色,飞快瞄了一眼她的胸,然后对上她的眼睛:“没有了,基本上你们应该都不知道。”
我坐在琴凳上,氛围一瞬间安静下来。大家期待听到我的作品,只有马丁不合时宜地嗤笑起来。
他眼里泪光闪闪。
“那你会用什么乐器吗?”卡米拉问我,她表情很认真,好像问了我一个什么很难得的问题。
放空脑袋。
“当然!我想看。”卡米拉响应道。
这就是弹钢琴带给我的情绪变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