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露丝
哈克尼区,伦敦旁,1599年
目录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一部分 逝水时光
第二部分 来自美国的男人
第三部分 露丝
哈克尼区,伦敦旁,1599年
第三部分 露丝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四部分 钢琴家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第五部分 回归
上一页下一页
她妹妹提着篮子走进来,开门的那一刻,木头地板像金子一样闪着光。
“人们看到一个拉鲁特琴的男孩,然后纷纷慷慨解囊。”
“喂!难道你在萨福克郡的时候都没人和你开过玩笑吗?”
“你觉得这可能吗?”我不太相信。
我正儿八经地说道:“狗屎也还好,扔起来很有准头。”
露丝摇头:“你得去伦敦,城南那边。”

我心里很乱很迷惑。经过三天的饥寒交迫、风餐露宿,我根本不该对这对好心收留我的姐妹发脾气,相反,我应该感激她们。可是我一闭上眼睛,又想起曼宁的手,一瞬间无心多想,感激的话又被我咽进了肚子里。
后来,我半夜惊叫着从床上弹起来了,窗外是一轮满月,我瑟瑟发抖,难以呼吸。恐惧一直埋在我的心底,从未远去。
“你在这里,对格瑞丝也是件好事。她一直很想自己的哥哥,我们都很怀念他们。不过假如你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或者你做了什么坏事,或者你不肯给钱……”她恶狠狠地吞下一口樱桃,“那你可就要小心点了!”
对接下来的生活我有预感: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常待的。
于是我撒了个小谎:“我的妈妈从马上摔下来,然后就去世了。”
我放下勺子起身。
她们住的房子比我以前看到的屋子有更多的窗户,不仅跟我在法国看到的房子大相径庭,跟我在爱德华石头镇见过的屋子也有很大区别。
她们的屋子是用木头和石灰盖的,旁边有一堵低矮的石墙,这堵墙的名字倒是挺有志气,叫作石头长城。旁边的马厩,大概是叫“动物庄园”吧,我猜。
我得小心给出这个答案。如果我说自己已经18岁了,估计她不会相信。但是把一切都和盘托出,又太危险了。我估摸着她应该觉得我十三四岁,于是先开口反问:“你多大了呀?”
“我们?”
“还会往你身上扔狗屎。”格瑞丝喝99lib•net完啤酒,插话道。
我看到她眼里的伤痛,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其实我睡在哪里都行,睡地上也没关系的。”
“我16岁了。”
露丝点头:“算了,你太累了。今晚你就睡在男孩的房间吧。”
我想待在这里,但我不想给她们带来危险。所以首先,她们不会对我的事情好奇,那就没问题了。
“不会的,不可能的。”我神经质地说。
她带我走进那个房间,里面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大概和1980年时候的那种电视机差不多大(1980年我住在圣保罗一家旅馆的时候,没事总爱看电视,每次看电视我都会想起这扇窗户)。房间摆设简单,很空旷,床上有毯子,底下垫的是干草,但是我实在太累了,即使把女王的天鹅绒床垫给我睡,我可能也没太多感慨。
只要你愿意让我住在这里。
“不,不,我会还清我的债务的。我今天就去挣钱。你的想法很对,我可以去街上拉琴。”
“我18了,格瑞丝10岁。”她说道。
“我跟你说过我来自法国,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
露丝严肃地对我说:“坐下,汤姆!你根本没地方可以去,而且你还没还清欠我们的钱,在那之前你哪儿都不许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有过剧院的缘故,哈克尼区比爱德华石头镇更加开放和包容,这里不排斥外来者;除了一个叫亚当太太的老女人,她每次经过别人的时候都大喊着“傻子”或者“下地狱去吧”,还对别人吐口水。不过别人对她更多的也只是嘲笑。他们不惧怕也不厌恶外来者,而是以一个非常平等和普通的态度看待外乡人。
“对的,悲伤的故事。”露丝说。
露丝跑过来看我,抓住我的胳膊。格瑞丝站在她身后,睡眼惺忪。
“你真是块又酸又臭的石头!顽固不化!”
“我又不是贵族老爷。”现在还不能
九-九-藏-书-网
告诉她们实话,其实我在法国袭爵,是个贵族。
她告诉我,还有另外两个男孩住过那里,奈特和罗兰德,不过他们都死了。奈特12岁的时候因为伤寒死了,而罗兰德不到1岁的时候,就因为感冒离开了人世。他们的父母也死了,妈妈在生完罗兰德之后一个月时,因为产褥热(在那时候是一种很常见的病)去世了,也正因此得不到母乳喂养的罗兰德一直体弱多病。爸爸死于天花。露丝在陈述这些的时候,一直很平静,不过显然格瑞丝对提起这些还是有些害怕和恐慌的。
露丝问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啊?”
“汤姆。”我老实答道,然后又突然担心说真话会给我带来危险,于是我话到嘴边,转了个调,撒了个小谎,“汤姆·史密斯。”
她没有对我的回答表示疑义,我不由得庆幸我长得够高够壮。她漫不经心地回我:“你的眼睛看起来可比16岁世故多了呢。”这让我感到了极大的宽慰,在爱德华石头镇,人们都对我……
这个情况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好了,不能更好了。这间屋子干净整洁,桌子上摆着个花瓶,里面放着薰衣草,散发出香味。还有个壁炉,等天冷的时候可以烤火取暖。这里比我在爱德华石头镇的家还要大,我在这里有单独的房间,得到如同母亲一样的关怀和爱护。
“梦都是不可信的,尤其是噩梦,一般都是相反的。”
在那时,我还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茫然无措。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有跟我情况相同的人,我以为自己会永远看起来这么小。可能你觉得永葆青春是件好事,但不是的,不会是的。我身体的异常,已经给我的母亲带来了不幸。我告诫自己不能对露丝和她的妹妹泄露丝毫,以免又给她们带来危险。但我这个年纪的青少年,通常发育得很快,到时候我又该如何遮藏书网掩呢?
我很喜欢她们两个。她们叽叽喳喳,抚慰了我心中的悲痛,让我的世界重新鲜活起来。
“你请我来的啊。”
她笑:“是我先问你的呀。”
露丝的笑容很暖:“你要是昨天来了就好了,我们昨天吃的是鸽子馅饼,格瑞丝特别会抓鸽子。”
“好,汤姆·史密斯,你多大了呢?”
“为什么亲我?”我问她。
过了一会儿,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向我砸来。
“怎么了?”
“对不起。”我诚恳道歉。
“假如因为吃了你的饭、睡了你的屋子,就一定要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所有事,那我宁愿睡在外面。”
露丝板着脸,努力装作成熟地问我:“你叫什么?”
“我之前,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我说道。
“谢谢。”我告诉她。
我躺在床上,她帮我把鞋子脱掉,静静地看着我,带着母亲的严厉与柔和。然后她温声对我说:“睡吧,汤姆,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声音直达我的灵魂。
我觉得很好,我们之间的谈话自然得让我想流泪。那一瞬间我简直不想再掩盖自己的秘密,但我不能,不能承担可能带来的风险。她们最好还是对我一无所知。
她冲我指了指方向。
格瑞丝注意到我紧紧握着汤勺的手,喊道:“他在发抖。”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她的脸蒙上光晕,她的头发金光闪闪。这一刻,是这四天以来,我唯一得到宁静的一刻。
露丝最后不忘在我伤口上撒盐,总结道:“世界上很多人都活得很苦的。”
“你妈妈怎么了?”
我没告诉她,我只是梦到过去发生的事情。我想逃避,想抗拒这段回忆。露丝把格瑞丝送回去睡觉之后,温柔地待在我旁边,她靠在我身上,亲吻我的嘴唇。其实只是轻轻地啄了一下,但是由于是嘴唇,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这可真是不幸!”格瑞丝说。
尽管她们愿意让我留下来,我还是觉得很悲伤。藏书网
“这里是奈特睡过的床。感觉很奇怪,这张床上再次躺着人,却不是他。好像他还在这里没有走,但其实他早已经离去了。”
露丝对我说:“这间房子在我爸爸妈妈死去之后由我继承,所以你住在这里,必须听我的。首先,你必须先还清欠我们的钱。然后住在这里,你一周付我们两个先令当房租。最后,你需要帮我们打水。”
然后她的眼睛突然落下一滴泪。
“她还朝我的苹果上吐口水,当时格瑞丝简直气得半死。”露丝第一次带我来这里的时候,对我介绍。
她们和我一起吃饭,面包配着萝卜汤和樱桃。
“什么街?”格瑞丝好奇地问。
“繁华的就可以。”
她摇摇头,重新对我扬起微笑:“没关系,不用。”
“你看,太阳出来了,会有很多人出来逛,所以放宽心啦。”
“我说的不是我家。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来伦敦?你是从哪里过来的呢?”
她点点头,她可能心里还有疑惑,但她选择转移话题。
“不好意思,汤姆,格瑞丝有点没礼貌。”
我看见她的笑容在月光下发光,无关情欲,只是很平静很治愈。“让你除了噩梦,还有些别的东西可以想。”
露丝和格瑞丝帮当地的一个果农卖时令水果,李子、樱桃、苹果、蓝莓等。赚来的钱要给夏普先生很大一部分,毕竟他是水果的供应商。据她们说,他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早餐是黑麦面包和一杯啤酒,格瑞丝也喝啤酒。只有喝这个才是安全的,比水安全。这种情况下喝水就像是在和死神打赌。
我凝视着露丝:“我不想谈这个话题。”
“男孩的房间?”
“这很好,假如有跟我一样的人,那我的人生过得还有什http://www•99lib•net么意义呢?”
“我和我妈妈。”
她俩并不住在鲍尔城,而是在更远的地方,哈克尼区里面,水井巷的一间小房子。那时候的哈克尼区,有一大片草莓地和很多果园。比起伦敦其他几个地方,这里的空气更加清新自然,不过和萨福克郡那种彻头彻尾的乡下也并不相同。原来,这里有一个剧院。不过露丝告诉我,在我来的前几个月就被拆掉了。当时英国最佳演员伯比奇还在这里表演过。
“萨福克郡,假如你去过那里你就知道了。那里的人都特别讨厌,一个个和猪一样,愚昧迷信。我们从法国搬来之后,就一直很不适应。”
“他就坐在这里,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对他说的。”露丝对格瑞丝说完,又看向我,“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我好像想说些什么,露丝看过来,冲我微笑点头,我一瞬间又忘了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露丝又是叹气。我一直记得她的叹息,里面没有悲伤,只有一种感觉:事情已经发生,那就是最好的结果。“好吧,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旁边还有一个谷仓,在果园旁边,被树木掩映着。更远些是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的水井。在21世纪,这番风景几乎可以算是田园风光,不过当时的我觉得还是很现代很先进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汤姆。”
露丝有点生气,奚落道:“那你何必跑来这里?睡外面,哈克尼区也可以啊!”
格瑞丝夸张地嗅嗅空气:“而且他闻起来也是又酸又臭呢!”
“你今天最好休息一天,重整旗鼓。我们要去果园,你就待在家里,明天你就可以出去弹琴卖艺,然后赚钱给我们。”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不幸。别摆出那副样子,比你还惨的人有的是!”
格瑞丝比画了一下怎么用手抓住鸽子的脖子。
“我有时会梦到这些。”
“赶去睡大街?”
“看来我们这间屋子是找不出一个文明人了。”露丝叹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