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2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2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好吧,但是如果你把我扔出去了,我会哭哦,汪老师,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会一起来打你,打得你屁股开花。”小姑娘不忘先威胁一番。
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和很多小朋友一起玩啊?艾司觉得心思活泛起来,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可以从哪个时间段挤出一点时间来,幼儿园到底好玩还是不好玩,得去过才知道,好想去看看,好想去看看!
“艾司,这位是汪华汪老师。”“汪姐姐好。”“艾司你好。”
“你长那么大,你就是大人,你就是你就是,你看,城门你都钻不过去。”
“因为答应了忠伯,所以信守承诺,对吗?”
“举高高喽。”“我们出发!”“赛洛号出发!”“我是深水潜艇,咻咻!”
小朋友确实高矮不均,那个拦住艾司的小朋友无话可说了,转身就从充气滑板上滑下去了:“反正我先来,我要先滑。”
幸福来得太快,艾司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到处都有小朋友在玩,艾司只犹豫了一下,迅速冲向充气城堡,将鞋一脱,在那名幼儿园老师的制止声中,一头扑了进去,开心地打起滚来。
“你是大人,大人不能和我们小孩子抢玩具。”这位小朋友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周姐姐好。”小朋友都下了城堡,艾司也不好意思赖在上面不下来。
小朋友们对这个贸然闯入的大家伙还是抱有一定戒心的,不少小朋友有些惊惶地看向老师,却发现他们的老师在一旁没有制止,小朋友更加好奇这个大家伙的来历了。
这种滑充气滑梯的玩法,小姑娘显然没玩过,咬着小指头,犹豫了片刻,艾司做了个托举的动作:“举得高高的哦。”
“艾司哥哥,艾司哥哥。”“我要举高高!”“该我了,他已经举过了,艾司哥哥,该我了!”
那边的房子都是蘑菇形状,高低错落,这边好似《白雪公主》里的城堡,那边是《蓝精灵》的森林小树屋,还有那边是有着尖尖圆屋顶的蛋糕小房;还有大风车屋、《阿拉丁神灯》中的火炬圆顶小屋、《猫和老鼠》里面的奶酪屋、巨人城堡,以及艾司叫不出名字的奇异风格建筑。
九_九_藏_书_网
一玩起兴就忘记了时间,直到汪老师招呼小朋友们集合准备放学回家了,大家才依依不舍地从充气城堡里走下来。小朋友们都觉得,以前也玩充气城堡,但是没有今天这样好玩,有了艾司哥哥的加入,小朋友都玩得不想走。
周老师没想到这个小伙子还挺讲义气,也有些不满道:“如今幼教市场很火,很多拿着师范院校本科硕士文凭的毕业生都到我们那里找工作,就算再差也比这刷盘子……”周老师适时停下,言下之意很明显,刷盘子这份工作,听上去多少有些让人鄙夷。
“可是,可是我也想玩啊!我不是大人!”艾司不忘更正一句。
艾司往充气地板上一扑,以一个游泳运动员标准的入水姿势,在充气地板上滑过,一下就钻过了城堡的城门,挑衅似的回望小朋友:“我钻过来了,我不是大人吧。谁说个子大就一定是大人的,那边那个小胖,比你高一个头,他怎么不是大人?”
“唉,如果你不能来我们幼儿园,我只能表示遗憾了,不过作为一名幼师,我个人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和这些小朋友融到一块儿的,我看到这些孩子这么喜欢你,我很羡慕。”
身份?周老师笑道:“是我们请你来玩的,不需要身份。如果到时候我不在,看门的老伯问你,你就说是周园长请你来的,许老伯就知道了,会让你进去的。”
艾司也不一味霸道,而是看了看,指着其余小朋友道:“他们都没有排队。”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艾司总把最好玩的地段霸占了,又或许是看他只长得个头大,却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也有见他玩得新奇,想跟着学的,总之,小朋友们开始对艾司有意见了。
大爷耳朵不太好,艾司又叫了两遍才有反应:“小伙子,我们还有一个小时才放学,是家里有事吗?”
“走喽,举高高,呜……”艾司将小姑娘举起来滑了下去,着陆的时候没控制好,两人滚作一团,小姑娘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那怎么行,我答应忠伯的。忠伯还教我切菜呢。”艾司不高兴了,这位周姐姐心地不好,不让自己去忠伯那里。
艾司没有听到家长们的询问,进了门就好奇九九藏书地往里走,绕过了屏风墙,顿时眼前一亮,没承想在这闹市街区的中央,仅一道铁门之隔,居然别有洞天。
“我明天还能再来玩吗?”时间太短了,艾司只玩了充气城堡,还有好多没玩过。
成年人的内心世界,会以各种理由去克制压抑自己内心的原始意愿,因为成人懂得了一种叫礼俗的东西,知道哪些事是孩子们才会做的,哪些事是只有成人才可以做的,一旦超出礼俗的范围,即便内心很想做,他们也会强行克制。
“人家不是来接孩子的,是找园长有事,你们还是耐心地再等等吧,若家长们一个个都进去,里面还不乱套了。若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随意进,你们做家长的也不放心不是?”
“嗯?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你是叫……”
“我叫艾司,艾草的艾,司令员的司。”
“可是,没有时间。”艾司面对诱惑,坚守信念。
有了尝试者,自然不乏雀跃的跟风小朋友,艾司一下成了炙手可热的大哥哥。
“从他身上,我们可以发掘到很多可贵的东西,对于我们的育幼教育会很有帮助,以后你会看到的。”周迎春高深莫测地微笑着。
“当然可以,明天,你能带着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吗?我们这里有很多小朋友,他们都希望和艾司哥哥玩。”
“艾司啊,你想不想和更多的小朋友一起玩,而且可以玩更多的玩具?”周老师见艾司两眼发亮,就知道自己摸准脉门了。
而艾司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并未受到世俗礼法的约束,对这一套他懵懵懂懂,似是而非,而且某些礼法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只能解释为大家都那样做,你不那样做,就是没礼貌,不讲道德。
第二天,艾司在忠伯那里干完活,早早地说了自己要出去玩,便循路来到了新苹果幼儿园,有几名家长已经在门外等着接孩子放学了。
这一切,似乎都非常容易,不过仅限于艾司,周老师也知道,许多家长以为,由于成人自身的视觉和体型,所以无法参与到孩子的活动之中,但真正导致他们无法与孩子们开心娱乐的,只怕还是那颗被染为世俗的心。
周老师为之气结,怎么脑袋这么不开窍,难道自己的眼光看差了?“你说的忠伯
九九藏书
,应该是天天见小店里的忠伯吧,我们幼儿园距离忠伯的店也只有两条街距离,距离这小区也不算远,你到我们幼儿园来,就不用去忠伯的小店帮忙啦。”
“去幼儿园,需要身份吗?”艾司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我没有身份。”
艾司点头。
艾司可不是先礼让后邀请的贵族儿童,见周围的小朋友都纷纷避开,自然要先玩过瘾,上次在公园看到有充气城堡,可是恩恩她们死活不让自己去玩。
“我们有三个人一起刷,每天都洗得很干净,而且还用消毒柜消毒,让客人吃得放心,忠伯说这是生意人的良心。周姐姐你到我们小店去吃一次,吃过你就知道了,忠伯的手艺,那菜的味道是呱呱叫。”艾司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好惭愧的,反而替忠伯做起了宣传。
“由他去吧。好好看着,他是怎么与那些孩子接触并融入他们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年轻女教师耳边响起,同时拉住了女教师伸出去的那只手。
的确,以艾司的个头和小朋友们一起抢地皮,未免太不公平。
“周园长,你让这么一个大孩子来带小朋友玩,有什么用意吗?”送走艾司后,汪老师不解地问。
每当看到孩子们在娱乐,生出一股想要参与的冲动时,内心就会告诉自己,自己已经是成人了,那是小孩子们的玩意儿,那种游戏,或许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好玩;或者又会想,旁边还有很多人看着呢,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艾司看了看,还有不少小朋友要从自己腿旁挤过去,这样可不行,那自己就没的玩了,眼珠一转,对那个排在最前面的小姑娘道:“我们可以一起滑吗?我可以把你举起来,举得高高的哦。”
“是周园长请我来玩的。”
艾司看得分明,这个周姐姐的笑容,和那天把酱香典范卖给自己的那位姐姐的笑容,简直一模一样。
“融到一块儿?我们没有融到一块儿啊,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做游戏,一个人不好玩,玩具拿出来大家一起玩,哪位小朋友学到了新东西,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以前恩恩教过我好多东西,我也就教给大家啦。”艾司毫无保留地介绍经验。
“我先来的,该我先下。”在充气滑梯前端,一名大胆的藏书网小朋友拦住了艾司的去路。
围着操场的四边有五六栋各具童话色彩的建筑,每一栋都是那么独特新颖,艾司还没见过类似的建筑。
园子的中央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操场,操场正中是纯绿色的软塑胶地板,好几个班的老师正带着小朋友在塑胶地板上做游戏,怎么翻怎么滚都可以。大操场的四个角则放了许多玩具,这边有秋千、跷跷板、摇摇木马、滑板!那边有攀爬彩管球、充气城堡!另一边有大沙滩,还有供小朋友随意涂鸦的巨大白板墙。
“大叔,大叔。”
有了!艾司抬头道:“每天下午去忠伯那里,不到三点就做完活了,大家在一起喝水聊天,我可以在那个时候去幼儿园吗?”
“当然可以。”周老师露出职业微笑,虽然那个时候不少小朋友已经满脑子想着回家了,不过只要这个大号小朋友去看过之后,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周老师对此很有信心。
一听那对话口气,就知道他们绝对属于一个年龄段,周老师和那位女教师都会心一笑。
“好啊。”
艾司三两步又抢了上去,这次是个小姑娘挡在前面,稚嫩道:“你要在我后面,我在你前面!”
这可真是天堂一样的地啊,艾司瞬间便陷入了幸福的重围,这也是周老师笃定只要艾司来到这里,就一定会被吸引住的底气所在。
“嗯,这样啊,这样做是对的,田田也要记住艾司哥哥说的哦,一旦你答应过,一定要认真去做,努力地做到,明白吗?我们约好了什么时候吃饭,就要什么时候吃饭,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子,不然艾司哥哥和其余小朋友就会知道,田田说过的话不算数。”顺带教育了女儿,周老师又对艾司道,“我们幼儿园呢,是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在这个时间段,只要你能挤出时间,都欢迎你来玩哦。”
打几个滚,高高地蹦起;东歪西倒,一步一陷地蹒跚行走;朝那些充气蜡烛扑过去,扑倒这支蜡烛,反过来又去扑倒那支蜡烛,这支蜡烛又冒了起来,再扑;还有充气的滑板,一个九_九_藏_书_网鱼跃冲顶头朝下滑下去,再翻过身来,仰着滑下去,再来,打着翻跟头,滚着滑下去。哈哈,充气城堡就是好玩,怎么翻滚都不会摔着。艾司就像冲进沙丁鱼池的鲨鱼,肆无忌惮地翻滚跳跃,所到之处小朋友纷纷避让。
艾司尝到甜头,又登上充气城堡的高处,询问道:“还有谁要举高高!”
“周……周园长。”女教师有些吃惊地回过头来,正是接到消息赶来的周迎春副园长。
在一旁看着的周老师和汪老师都感慨不已,和小朋友打成一片,让大家记住了自己的名字,艾司轻易地便在这群孩子中树立了自己的地位,看他们玩得如此开心,会让人有一种渴望参与其中的感觉。
“哦,对对,你进来吧。”
周老师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子是免费帮忙?他只是不想告诉自己他的实际收入,以免被自己嘲笑吧?但是看他的眼神,又不像作伪,难道说,他的心智……
讥讽我没良心吗?周老师心有不甘,最后问道:“忠伯每个月到底给你多少钱?”
艾司愣住了,惊讶道:“刷盘子还要给钱吗?”忠伯叫他去帮忙,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帮助别人,就已经很满意,干活是要给钱的,艾司还没有这样的概念。恩恩以为他和忠伯谈好了,所以大力支持艾司去打工,谁知道艾司就没想过,忠伯也没提过,艾司只是觉得和大家一起干活比一个人在家里干活更开心而已。
大爷给艾司开了门,见艾司进去了,另几位家长不乐意了:“为什么他可以进去?我要去看我们家丁丁。”“大伯,开开门,让我也进去吧。”
“嘿,你,哪儿来的,快出来!那是小孩子玩的地方……”在旁边的一位年轻老师,还没有应付这种事情的经验,尖叫起来。
周老师算是明白了,什么幼教终极目标,眼前这个小伙子,其心理年龄和自己女儿是相当的,他们不过是在一起玩,他们形成了自己的小团体,和成人世界格格不入,这也是为什么幼儿园的成人老师无法完全融入小朋友之中,而他却可以轻易做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周老师算是摸清艾司的脾胃了,只要顺着他的毛发梳理,要让这个小伙子加入新苹果幼儿园实在是轻而易举,想着想着,周老师不禁露出了笑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