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4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4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说话的人坐在徐元朗这一排后面,不知道是哪个道头下面的小头目,徐元朗很尴尬,若出言制止吧,会让人觉得是自己唆使手下挑事,若不制止吧,怎么维持他在金鹰堂的威望?
不愧是亚联智脑,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分配处理好了,一番商议后,众人都表示接受,陈孝康又谈起第二件事,那就是他们亚联的毒品生意,最近被人挖了墙脚,足以提炼两吨冰毒的原料在公海被劫,原本以为对方会藏个三五年才敢冒头,但是现在道上已经有隐秘渠道销售新制冰毒,货色品质超过亚联以前在金三角和东南亚制造的产品。
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刻另一名爷叔也附和道:“是啊,孝康,连雄哥出殡这么大的事情,洪爷也没出面,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道上其余帮派都传开了,我们亚联群龙无首可不行啊,振业啊,太郎啊,他们多半也是为这事儿赶过来的吧。”
会议厅正中是巨型椭圆桌,主座金龙太师椅空悬,左手第一位是陈孝康,他大档头的身份不仅是洪胜天身边第一保镖,同时也是整个亚联的武装总头目。
徐振业旁边坐着他儿子,同时也是龙象堂的坐馆徐威,年轻人二十出头,端坐自若,毫不怯场。在徐威下方,龙象堂六位道头悉数到齐。
毛一波赶紧道:“就是说这里面的利润大家都知道,他青龙帮肯定也不会放过这块肥肉,他商红兵先去钻的路子这我承认,但是没有我们亚联的关系硬这不怪谁吧?这种事情各凭本事,谁拿到是个人的本事,他凭什么不满?只是没想到他妈的下黑手啊,我们伤了十几个负责拆迁的兄弟,我手下的阿连和光头陈都伤得不轻!”
陈孝康不想让堂会太过喧嚣,于是道:“好了,那么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马小波,华叔对洪爷一直鼎力支持,对帮中兄弟也多有照拂,华叔的死,不能就这样算了,商红兵不带人去找华叔,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青龙帮必须给我们个交代,至于究竟是谁动的手,查出来确实是帮中人干的话,施彘刑,诛三族!”
正想着,突然瞥见对面徐威露出戏谑的表情,徐元朗恍然大悟,这一定是徐振业父子安插在他金鹰内部的探子,这时候跳出来,就是要让自己难堪!王八蛋!别以为洪爷出事了,就一定轮到你徐振业来扛头!
“既然这样,那他该露个面,这些流言,自然就没有了嘛。”洪兴安淡淡地提了一句,敢当面质问陈孝康的,本来也没几人。
“安爷,”陈孝康不卑不亢,“让洪爷休息是医生的决定,至于洪爷想见什么人,不想见什么人,不是我们能替他决定的,因为几句流言,洪爷就要站出来证明自己吗?这才是笑话吧?”
拜关二爷,上头香,落座。
世界上的黑帮大佬哪个不怕死?谁不知道他们的位子有多少人惦记,为了在自己的位99lib•net置坐得更久,更稳一点,他们一面加强自己的安全防护,一面成立复仇基金,想杀他们,你就得掂量一下,自己是否承受得起复仇基金的反杀。
脸很大?眉毛很淡?卷发?难道是他?毛一波对那个人有印象,好像是一个偷儿,叫什么记不起来了,陈梁葆应该知道,他下意识就想朝身后张望,但是忍住了。
说话的人坐在徐威身后,又是一名不在椭圆桌旁的中下层,长得豹头环眼,莽气十足。陈孝康眉毛一挑,还未发话,徐威先开口了:“鲁超,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
现在徐元朗有些后悔了,当时不应该表现得太激动,如果洪爷真的活过来了,这些小动作肯定瞒不过他老人家。
堂下鸦雀无声,这个刑法,在亚联天刑里也算极重了,为了缓和一下气氛,陈孝康不希望授人以柄,转头道:“德龙,你有什么建议吗?”
虽说是金鹰堂的堂会,但有大档头陈孝康在,堂会就轮不到徐元朗主持。
徐元朗再往下是远道而来的巨鹿堂堂主千岛太郎,再往下金鹰堂的坐馆没来,空了一位。
那吵闹的人却依然不知死活地吼着:“我听说洪爷中枪了,洪爷到底死没死,我们要知道真相!我们要真相……”
“我……我就在旁边,所以,真的,看到了。”侯勇明显怯了。
“这不就是怕帮中熟人找到嘛,他们自己换了手机号,谁都不联系……”
所以堂会说的什么华叔的死,什么毒品市场被抢,徐元朗都不关心,他唯一关心的是他的叔爷到底怎么样了。
陈孝康往下是徐元朗,亚联在海角市设的金鹰堂堂主,尽管道上的人都说徐元朗是靠吹捧舔拍上位,但这金鹰公司已成为海角市经济支柱型企业之一,却是不争的事实。
身上还打着绷带的陈梁葆也是一脸无辜:“我不知道他还做了这事儿,上次和青龙帮火并时,那马小波、陈杰他们几个放哨失职,阿连重伤,阿连手下的几个兄弟情绪很差,把过错都推到陈杰他们几个身上,我不希望兄弟们因这事自相残杀,所以叫他们先避避风头,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为什么马小波会跟毛刀头一起出去了呢?”
陈孝康慢慢坐下,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杖毙!”
“那就是没证据喽?”杨星靠坐在太师椅上,将事情点明,“商红兵来找过我,他的手下亲眼看到,是一个脸盘很大,眉毛很淡,烫着卷发的人下的手,是从你带去的人里先冲出去的,你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
陈孝康也就不再发话,毛一波解释道:“是,我们当时收到消息,青龙帮的人要玩儿阴的,结果那几个放哨的家伙居然失职,不然我们的伤亡也不会那么大,事后总要追责嘛,光头陈这才断指把事情揽下,他也受了很重的伤。我们亚联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www.99lib.net,我当然要找商红兵要说法,他估计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想找华叔帮他摆平这件事情,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敢对华叔下手……”
说话的人坐在爷叔座上,鹤发豪眉,老而弥坚,正是在中国养老的一众爷叔中,资历最老的洪兴安,严格算起来,洪胜天也要叫他一声叔。
“这样看来,华叔的事情只能加大力度清查我们内部和给青龙帮施压了,毛一波带人去查,徐元朗堂主总负责,洪堂主与杨执事共同监督,大家看这样如何?大档头你的意思呢?”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洪爷他老人家,还活得好好的!”陈孝康掷地有声,“洪爷只是偶感小恙,医生说,他需要静养,不能过度用脑,所以洪爷才让我暂时替他处理亚联事务。至于你们道听途说,那些有的没的消息,趁早收起心思。”
但是复仇基金是会向道上公开的,那条复仇赏金的消息迟迟没有发出,也从侧面说明了洪爷确实没死。
外面的传言自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未必是他们四人中的某人将消息透露了出去,不过有心人从他们的反应就能猜到。
“洪爷交代了,今天的堂会,由我代他主持。”陈孝康不咸不淡地说出这句话,立马就有人发声质问:“我不是怀疑你,孝康,但是胜天到底怎么样,今天当着这么多爷叔,你总该跟我们交个底吧?”
侯勇道:“是的,但是我们这边的人都给华叔留出了距离,当时大家向前挤的时候,只有马小波不知为什么要撞一下华叔,而且也没有别的人靠近华叔。”
后面的安排和布置徐元朗心不在焉地听完了,在嘈杂的散会声中他举目四望,麦德龙应该是最清楚整件事的人,可是他肯定会帮洪泽屾,那千岛太郎不用理会,倒是天涯市的徐振业、徐威父子要格外留意,今天金鹰堂出的丑,就是他们两父子在搞鬼,毛一波倒是不关自己的事,那是洪爷亲手提拔的人选,若是毛一波因为华博雄的事倒下了,正好可以安插自己的人手,只是不知道洪爷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管做什么都不敢放手去做啊……
像徐元朗自己,在事发当天就做了许多准备,陈孝康有没有做准备他不敢说,但是他相信,对面的麦德龙和洪泽屾绝对也做了准备!那些为了巩固势力,为了即将到来的夺权大战所做的准备,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都能看出亚联高层马上就要有大动荡了。
“大胆!”陈孝康拍案而起,“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咆哮香堂,来人!拉下去,杖刑!”
陈孝康见恢复了秩序,这才道:“今日堂会,主要有两件事,其一是华叔的死,毛一波你是当事人,你来说。”
“哎,我们自己都查不出来,警察能查出个什么鬼?”一名爷叔不以为然道
九九藏书网
“我联系过肖局,他们重案一组对华叔的死还是很重视的,怕我们亚联的人发疯嘛,但是只从刀口判断出凶器的形状,那公园又没监控,连参与殴斗的人他们都查不出来有哪些,更不要说查到马小波他们了。”另一名执事也对警方办案效率十分不屑。
在椭圆桌两侧座位后面,各有两排座位,便是各堂道头下面的街馆、头马、舵手等小头目,再往后站着的则是有资格参加堂会的精英帮众。
陈孝康当然知道这些爷叔和堂主的心思,如果龙头洪爷确定死亡,那么亚联就要改选龙头,亚联分布在全世界二十几个堂口的堂主和数百名有财力有实力的爷叔,都想争一争这个位置,还有洪爷留下的那笔基金也会启动,恐怕就算那些实力不够、争不了龙头位置的人,也想从基金里分一杯羹。
但是从那天的现场情况看,洪爷绝对伤得不轻,就算没死,也只是吊着一条命而已——不过已经过去三个月了,现在洪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很不好说,要是他真的被救活了而且还在恢复中,为什么至今为止,一个人都没召见,是被陈孝康软禁起来了?还是说洪爷的命,一直只是半死不活地吊着?还是说洪爷想看看,自己不在亚联时,下面的人会跳出什么花样来,如果是后者……那……
陈孝康说得斩钉截铁,但心里想到的却是那日医生的话:“真是好险哪!幸亏洪爷是镜像心脏,子弹擦着心包膜飞过去,否则神仙都救不回来。”
毛一波赶紧解释:“但是我敢赌咒发誓,绝不会是我的手下对华叔动的手!”
那可不是一笔小数,传说洪爷一半的家底都投到了复仇基金里面,那到底有多少钱没人知道,不过徐元朗觉得,他们金鹰堂的全部资产加在一起,估计还不够,还差得远!
杨星:“现在不是追究他为什么会出去,我们只是要知道,他到底躲到哪儿了?”
洪兴安也不过分紧逼,默认了陈孝康的话,不再追问,但堂下却又有人质问:“那为什么华叔死了,洪爷也不出来?华叔可是一直挺洪爷的,想当年——”
虽说陈孝康平时更像洪爷的影子或保镖,没表现出什么野心,但这人心谁知道,亚联的龙头啊,谁不想当?
毛一波:“连你都联系不上?”
这一次,人来得特别齐,除了金鹰堂的手下,许多久不露面的爷叔也出现了。
但这可不是今天堂会的主要内容!陈孝康看了看麦德龙几人,他们几人都是当天在场的,消息有可能从任何一人嘴里走漏出去,不过洪爷目前的情况嘛……
毛一波寒声道:“你当时怎么不说?你只是看到马小波和华叔撞了一下,但是并没看到他摸刀子,对不对!”
侯勇站起来道:“是,那天,我看到马小波冲出去,和华叔撞了一下,当时我并没有警觉,后来执事调查华叔的死因,我http://www.99lib.net才想起这件事。”
这可不是小事,对方有底气吃掉亚联的货,还返销亚联的市场,人数和势力只怕不比亚联小,至少不会惧怕亚联的金鹰和龙象两个堂口,陈孝康的意思很坚决,那就是开战。以往这种大事,龙头老大洪爷至少得表个态,现在陈孝康一人就做了决断,其余人都有所猜疑,这陈孝康该不会想慢慢将亚联吃进自己的肚子吧?
亚联堂会。
“说重点!”陈孝康不耐烦了。
尤其是徐元朗,他不停地给麦德龙递眼色,当天洪爷被送走急救时,只有他最亲信的陈孝康跟着去了,其余人都被拦在车外,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现在是死是活,也只有陈孝康一人知道。今天陈孝康当着所有人的面瞎说一通,让徐元朗很是怀疑,古代有个挟天子什么来着,什么秘不发丧,慢慢夺权,这电视剧里都演过,这陈孝康不是也想来这么一出吧?
徐元朗厉声道:“当时那么乱!你怎么就看到了?”
毛一波额头开始出汗,望向身后的小头目,问道:“马小波在哪里?”
在龙头太师椅后方同样设三排座位,第一排是执事位,后两排都是爷叔位。
徐元朗对面就是洪泽屾,虽然他是亚联赤蛇堂堂主,但跟着龙头洪胜天已有大半年了,许多人暗中猜测,这是龙头洪胜天准备传位给这个名义上的侄子。
“是谁?来了没有?”毛一波立刻询问,执事爷叔和其余中高层交头接耳,不过没人站出来。
杨星道:“没错,所以事后我也做了些调查,正好小毛的手下也有人看到了,侯勇,你来说。”
杨星打断道:“哎,你逼问侯勇有什么用,既然双方各有一人说看到那个叫什么小波的撞了华叔,把他叫出来问清楚不就行了吗?”
整个会议厅被百来人挤得满满当当。
毛一波一脸错愕地望向身后,徐元朗也看了过来,脸色非常难看。
陈梁葆就坐在毛一波身后:“他……他和陈杰他们几个躲起来了。”
“这个……当时很乱……”毛一波心虚了,那名叫杨星的执事有些实权,是大元老陈胜海当年的干将,和陈孝康关系也不错,华叔当年照拂过许多中下层新人,这个人称叼佬的杨星就是其中之一。
毛一波看了看坐在前头的诸位大佬,这才期期艾艾道:“我们和青龙帮的梁子,早在香港就已经结下了,上次柏铺村搞拆迁,它是城中村嘛,这种拆迁的利润大家都是知道啦,我搞得好不比你们卖粉的差啊,拆迁补偿费已经开到三十块一平方米了,而且很多都是当地农户自己盖的小二层,还有一些老宅,里面的钢筋和木料都不少啦,我本身就是搞基建的,我当然要争取啦,不就是有几家钉子户想要高价拆迁赔偿嘛,这种事情我们最拿手啦,随便剁他两只手,没有人敢不搬的啦……”
坐在右侧第一位的则是麦德龙,他仅花了不到两年九九藏书网便坐上了亚联智脑的位置。
陈孝康发话了:“马小波在哪里?”
这可不是坏了道上规矩那么简单,抢了别人的货,还敢大张旗鼓地卖到别人的地盘上,这是在向亚联发起挑战!由于在海角和天涯两市都有新型冰毒出现,所以陈孝康决定给予反击,查出货源,灭杀供货商!
“你等等,”这次说话的是龙头座椅后方的一名执事,他大腹便便,魁实霸气,声如洪钟,“你说是商红兵的人杀了华叔?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什么位置?你哪个手下看到商红兵的人动手了?有没有确凿的证据?”
徐元朗继续问:“你是真的看到了还是……”
外面传来几声惨叫,先是高亢,而后转弱,没多久就没了声息,至此,堂会才恢复了安静。
就这么一愣神犹豫,那名手下已经被两名维持秩序的人拖走了,那些人都是陈孝康一手培训出来的档徒,算是洪胜天的亲卫军,一身黑色特战服,据说他们的实力和部队里的特种兵不相上下,至于真相如何,没人愿意以身试法。
金威大厦,八十层,大会议厅。
“哼,”徐振业的一名手下轻声道,“听说光头陈是为了保手下自残两指?”
“唉……”徐威似乎有话要说,但他的父亲徐振业不动声色地转头望过来,让徐威将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真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医院里,都是听兄弟说才知道华叔出事了,我记得当时给了他们几个建议,要么离开中国,去别的堂口避避,要么去内地旅行一圈,过了风头再回来,那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后面是金鹰堂六位道头中的四位,来了千头莫建雄、刀头毛一波、蛇头沈毅和神头罗志强,鸦头与包头两人没来。
麦德龙推了推狭长的眼镜,淡淡道:“马小波找不到,那天和他在一起的人不可能没有,谁叫的他我不信查不出来,怎么找到他的这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还有,洪爷若真死了,可是有个复仇基金的,这个不仅徐元朗清楚,亚联乃至道上消息稍微灵通点的高层都知道。
而堂上当日亲眼看到洪胜天中弹的其余三人,都愕然地互相打望,不太明白陈孝康为什么要这样说。
只听徐元朗反问道:“杨执事不应只听信外人的一面之词吧?”
对面洪泽屾身边只带了坐馆红枪保镖,没有带坐馆和堂下道头,他的下手方是天涯市龙象堂堂主徐振业,说起来徐振业还是徐元朗的叔叔,徐元朗的爷爷徐胜地在世时徐振业管他叫叔。
毛一波:“为什么躲起来?”
就在此时,徐元朗看到麦德龙用手指架着眼镜,向自己递了个眼神,徐元朗会意,暗中朝他点点头。
麦德龙的双眸扫过全场,被那双不同瞳色眼睛盯住的人都觉得浑身不自在,麦德龙摇头道:“估计没资格参加堂会,下去查一下就好了,另外警方也在查这起案子,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提供帮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