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0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0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艾司顾不得再问杨聪,立马赶了过去。
“大头,怎么老有人追着你打啊?”自从中秋喝醉之后,艾司就再也没见过杨聪,杨聪自打兜里有了几个小钱,也早把艾司忘得一干二净,此番重见,一颗心安稳下来,总算把艾司认出来了。
艾司看不下去了,身上的血都往脑子里涌,他的额头开始发烫,蝶状红斑像血一样渗出来,迅速扩散。花菜不是这样的,花菜不会这样做,小黑猫好勇敢,大狗狗太可恶!当小黑猫哀鸣着,颤抖着,再一次不屈不挠地冲向大狗狗,而那大狗狗却狞笑着张开血盆大口时,艾司终于忍不住了,他仿佛再一次重历那头黑熊扑向恩恩的一幕。
“大头,别乱动,在骑车呢,今天我身上没钱。”身后坐了个大活人还扭来扭去的,艾司以前还没尝试过,摩托车也跟着扭来扭去。今天卖盒饭的钱交账了,最近忠伯和顾老先生一直商量天天见的改革问题,采购也有专人负责,所以艾司兜里还真没钱。
说时迟那时快,艾司后发而先至,含背拔胸,握拳如开弓,至缩而反,踏步,前倾,发力肘中,日字冲拳,嘭的一声闷响,那头雄狮下颌中拳,那一脸狞笑都被打回肚子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震惊!
雄狮的四条腿都缩了起来,躺在地上弯腰弓背,仿佛只等艾司靠近,随时准备探出利爪给艾司来上一爪。
杨聪本着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态度,跟这傻小子费那么多话干吗,直接略过,问道:“哥们儿,身上带钱没有?江湖救急,我……
九*九*藏*书*网
你杨大哥还欠你……多少来着?这次凑个整,以后一起还你。”说着就去掏艾司口袋。
艾司弓步前冲,上身陡然如折断一般向后仰,狮退人进,狮扑人仰,时间拿捏得刚刚好,配合得好似跳着双人舞步。
听说晚上看见黑猫很不吉利,杨聪气不打一处来,抄起路旁半截砖头就要去砸那两只小猫:“幸福是吧?正好捉回去吃猫肉羹。”呼地将砖头扔了出去。
有那么一瞬间,杨聪惊愕得忘记了颤抖,那是狮子啊,那小子赶着投胎啊?原本只以为是个小白痴,可没想到竟然白痴到这种程度!
杨聪也看见了,他想跑,可是腿发软,逃不掉,那哪是什么大狗,那分明就是一头非洲雄狮!可是,他妈的!他妈的,这里是市区!怎么会有狮子?这是开哪国的玩笑?杨爷我今晚是要一路黑到底了吗?果然看见黑猫没有好兆头!
“你干什么!”艾司一探手,一把抓住杨聪扔出去的砖头,瞪大眼睛不解道,“你干吗打小猫咪?”
杨聪哪里肯信,上次这小子二话没说就摸了几大百出来,难道这次学精了?哼,跟我比精,就一小白痴,还能翻出我杨爷的手心?
杨聪愣了一下,这小子出手好快!在他从没见过有人能把刚扔出去的砖头一把抓住。
“怎么样,没骗你吧?”艾司扬起眉毛,微微一笑,虽然这个大头哥哥每次见到不是他欺负别人就是被别人欺负,还每次都要钱,不过中秋节他有带艾司去天台喝酒吃烤肉,九-九-藏-书-网人还是挺好的。
便在此时,异变突起,只听咪的一声惨叫,黑巷子里蹿出一头庞然大物,一口就将小黄猫叼进嘴里,可怜的小黄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咪咪地呼唤了半声,就没了声音,仿佛还在询问小黑猫。
旁边的小黄猫就很普通,黄褐相间的杂毛,瘦巴巴的,紧紧依靠着小黑猫,两只小猫耳鬓厮磨,显得十分亲密。艾司发现,那只小黄猫的两只眼睛一直是紧紧闭着的,它看不见!
艾司大步向前,视雄狮如无物,雄狮一看机会难得,伸出前爪就是狠狠一抓,谁料不知何时艾司已将杨聪扔的那半截砖头又握在了手上,仿若未卜先知一般,对着雄狮伸出来的前爪就是一板砖。
摩托车头一拐,艾司停在小巷门口。杨聪正感绝望,完了居然有摩托车堵路,杨爷我今天要交待在这里,就听到摩托车上宛若仙音传来:“大头,快上车!”
随后的一刹那,杨聪看见,艾司大吼了一声:“坏狗狗!”然后冲了出去。
两只小猫肩并肩地靠在一起前行,那只小黑猫趾高气扬,一身黑绸般柔顺的毛发,四只小爪是白色的,脖子下面也有V形的白毛一直延伸到小腹,就像穿了一件黑色的燕尾服,走起路来像只跳宫廷舞步的马,绅士而优雅,一双眼睛大而明亮。
摩托车突突突冒着尾烟远去,那群拿刀的见追不上了,兀自咒骂。
在艾司眼里,那条大狗狗霸气凛然地站在那里,小黑猫使出全身力气撞上去它也岿然不动,眼里流露出戏谑的九九藏书网神情。故意将小黄猫压在爪子下,就像一只猫压着一只老鼠,等着小黑猫一次又一次地撞过来,有时候冷不丁地挥出一爪,将小黑猫像拍苍蝇一样拍出老远,然后等着小黑猫战战兢兢地再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冲过来。
哦……是那个给自己奶粉钱又在中秋请自己喝酒的小傻瓜!叫什么来着?
小黄猫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幸福,艾司觉得它肯定是在微笑。不知为什么,艾司觉得好感动,这就是恩恩说过的浪漫的喜欢吗?艾司觉得自己有点想哭,可是为什么会想哭呢?
“大头,你看那两只小猫,它们好幸福的样子。”艾司指着小猫给大头看。
艾司看得分明,黑暗中,一头足有半人高的大狗,四腿如柱,身上没什么毛,颈项鬃毛蓬生,脑袋超大,口裂极开,那只小黄猫被这只大狗放在自己身前,用一只爪子压着,已经一动不动,那獠牙上还沾着猫毛。
杨聪一听火冒三丈,感情你杨爷在这儿口水都说干了你小子没听见?不屑一顾地讥讽道:“幸福?你小子懂什么叫幸福?告诉你,有钱就有幸福,你有了钱,吃屎都是幸福的;没钱就什么都不是,如果你没钱的话……如果没钱的话……”杨聪挠挠头,“那你就只能吃屎了。哼,幸福!”
啪的一声脆响,雄狮前爪一缩,大声咆哮,艾司第二板砖从上往下,划了一道弧线,绕到狮子的血盆大口上方,对着狮鼻啪地又是一板砖,两声脆响连贯而有力,就像有人鼓掌一般。
九_九_藏_书_网么回事?怎么突然变冷了?不远处的杨聪忽然浑身一个激灵,心底不止念了一万遍老子杨爷不怕,可是怎么全身都发起抖来了?他左手握住右手手腕,不住暗骂:抖什么抖!抖什么抖!可是没用,那双手像患了鸡爪疯一样在风中凌乱。
“呸——”杨聪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血沫子,又向后比着中指:“想追杨爷我,还嫩了十七八年呢。”此时那些拿刀的,早都不知被甩哪儿去了。
周围的一切都忘记了,场景变暗,墙面、路面都消失了,艾司眼中只剩下那头坏狗狗、颤巍巍的小黑猫、一动不动的小黄猫!坏狗狗!艾司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小黑猫立刻炸了毛,尾巴直立,冲着黑暗中那庞然大物发出喵的一声凄厉惨嚎。
艾司追击过去,雄狮并未立刻爬起,四爪朝天,对着艾司追来的方向张开大嘴,从森然獠牙中喷出腥臭热气,面露凶相,啸声沉闷。
真没有?唉,今天有够倒霉。杨聪一脸失望,所有口袋都翻了个底儿掉,除了几张皱巴巴的纸巾,啥都没有。
一种前所未有的痛楚彻底激怒了这头兽中之王,它发出怒吼般的咆哮,微微一退,跟着往前一扑,抬起两只长满利爪的前肢呈十字划拉。
啪啪两声,雄狮的怒吼咆哮顿时变作了小狗般的“嘤呜”之声,又翻身打了个滚,掉头跑出三五步远,扭头一望艾司还站在路中,手里的板砖血迹斑斑,雄狮又惊又惧,一条右前腿蜷缩在腹下,仅用剩下的三条腿一拐一拐地逃进黑暗中,不敢停留。
昏暗小巷里,冲九*九*藏*书*网出一个人来,身后是一片明晃晃的刀光,那人细胳膊短腿儿的,居然翻动非常灵活,后面一片刀光竟然追他不上。
艾司只瞥了一眼,却一下就认出了那标志性的大脑袋:“大头?”
小黑猫和那大狗体量相差何止百倍,可小黑猫盯着自己的同伴,一边浑身发着抖,一边奋不顾身地朝那大狗撞去。
艾司松手,一个弓步侧旋踢,以前腿为支点,后腿如鞭,嘭——重重踢在狮身右侧,雄狮打了个滚,翻身咆哮。
也来不及分辨是谁的声音了,这简直是救命稻草啊,杨聪用力蹬地,跳上摩托车,抱紧了艾司的腰大喊:“快!快开车!”
狮爪划破艾司上衣,但去势已弱,艾司上半身如压弯的树枝反弹回来,双手合十,居中插入分开,将狮子的两只前爪拨向两旁,跟着双臂一搂,若霸王抱瓮般搂住了狮子的头颅,向下一压,下方是弓步膝盖,狮子下颌又被重重顶了一击,拼命后退,四根爪子在地上蹭出抓痕。
小黑猫不紧不慢地走着,让小黄猫能跟上自己,时不时扭头吐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去舔舔小黄猫额上的毛发,像在替小黄猫梳理,又似耳语。
“大头,他们为什么拿刀追你啊?”艾司以为风大杨聪没听见,又问了一遍。
见杨聪执意不听,艾司也不敢骑快,索性将车停在一小路旁边,抬起胳膊让杨聪将口袋翻遍。
“唉……怎么今个儿没钱了?能帮哥哥借点吗?我……”
喵——一声猫叫将艾司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只见一只小黑猫领着一只小黄猫从路旁向黑巷子里走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