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6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6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可是我有百度啊。”
“可以,反正一共只能买两本,你自己选。”
贺柱德舌头伸得老长,一只颤抖的手极为畸形地向外翻着,似乎很努力地要将手伸出去讨钱,口水不受控制般不停往下流,那名警察忍不住掩住鼻子,向后退了一步,最后还是选择追赶同伴去了。
艾司做的盒饭口感极佳,米饭软糯适中,粒粒香甜,大锅炒菜每天也都用了不同菜色,市场占有率远远不止十分之一,眼看国庆长假结束,学生的返校潮来临,这盒饭的销量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忠伯想来想去,与忠嫂一合计,如果这盒饭卖得好,干脆小店以后就做盒饭。
侮辱,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半小时后,大牛骑着三轮回来了,看着大牛一头热汗的样子,守着店门口的忠伯不禁问道:“这么快?出什么事了吗?”
后来听说恩恩去送书又和死敌陶慧颖撞车了,两人居然选了同一本《黑格尔学说》,只是陶慧颖送的精装版,恩恩送的简装版,为此恩恩闷闷不乐好几天。
“我没事,你去看看恩恩,那两个疯丫头不要被误伤了。”
“我们去找点哲学方面的书。你就在这里,待会儿我们回来找你明白吗?”
“好了好了,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了。”雅欣也明白过来,“原来我们两个都是陪衬,连艾司也只是你的挡箭牌啊。”
艾司没能追到恩恩,恩恩自然也没追上司徒笑,电话联系之后,重新在购书城碰头,艾司最终选了一本《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本《教你一百个推销小诀窍》。恩恩询问艾司为什么尽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书,艾司得意地笑笑,保持神秘。恩恩买了一本《善恶论》和一本《黑格尔学说》,因为她打听到文风他们辩论的辩题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第二日恩恩她们就去补课了,艾司做了第一批盒饭,五十人份,他没敢多做,谁知道能有多少补课的同学会买定价十元的盒饭呢。这
99lib•net
批盒饭从起锅蒸饭,到大锅炒菜,配上酸菜咸菜,装盒,都是艾司一手包办,甚至放三轮车后面那个加了保温层的大铁盒,都是艾司亲手做的。
妈的,门口有警察!我这样冲出来岂不是给那个小子解了围?贺柱德心情郁闷,趁对方还没注意,他向着警察便冲了过去,矮身出拳,正中小腹,起身扬拳,正中面门,反身肘击,脚靠,膝撞,鞭腿,守这道门的四位警察,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撂倒在地。
婉儿掩口轻笑道:“什么给艾司买书啊,只怕是想找点辩论资料,送给某人吧?”
那个少年应该是过路人吧,长得倒挺水灵的,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难道真的年纪大了?他过来了,想做什么?
忠伯一脸惊讶,要知道,从这里骑三轮到学校就要十分钟左右,大牛来回也不过半小时,岂不是说,几分钟之内,五十份盒饭就被抢光了?
艾司可不想当恩恩的出气筒,小心翼翼地不惹她老人家生气,开始努力钻研快餐盒饭的做法。忠伯的儿子只回来待了一天,第二天便和同学相约去旅游了,大牛、小马放假没回家,忠伯的小店也照常营业,不过小店的生意比平日要差了许多。
恩恩去献宝之际,艾司花了大半天,询问忠伯大锅菜的做法,忠伯不知从哪里捣鼓出一口大锅,显然对艾司的提议也是上心准备过了。
她们在三楼廊道,刚走没多远,二楼廊道就发生了骚乱。“怎么回事?”雅欣最喜欢看热闹,第一时间冲到玻璃栏杆旁围观。
贺柱德闪身跑上大街,正好看到司徒笑破窗而出,在半空中挥皮带缠住路灯的一幕,不由得两眼往外一凸,不是吧,这么生猛,拍电影特技啊?海角市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不要命的警察,老子不和你们走一路,千万别被他盯上了。
艾司将自己身上的零钱都摸出来后,很认真地告诉这个大叔说:“大叔你有手有脚,为什么要装乞丐呢?自己找一份活干岂不是比什么都强。我身上没钱了,这
九九藏书
些零钱拿去买几个包子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要努力哦,我去找恩恩了,希望下次大叔不要再笑话我了,艾司有很努力地学习在城里生活呢。对了,大叔,你的胶掉了。”
这都是因为恩恩她们早在放假前几天就享受了艾司的特殊盒饭,在同学中早有了口碑,听说今天校门口就有天天见盒饭卖,四班的同学哪里还肯吃食堂。他们这一买,又带动了其他班的同学,销售速度之快让大牛也吃了一惊。
恩恩第二个赶到,看了看追逐的双方,突然指着一个人道:“是文风的哥哥,他们在抓什么人?走,下去看看。”说着,便和雅欣一起往二楼赶。
“哦。”
雅欣道:“哲学就是天花乱坠说了一大堆,你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仔细想想又觉得什么都没说。”
“艾司,你不是在学做菜吗?待会儿你就去生活区先看看,有什么关于美食的书,你喜欢的,就送给你。不过,最多只能买两本哦。”
进了购书城,艾司眼睛又亮闪闪的:“恩恩啊,好多人啊,为什么放假就会有这么多人呢?”
忠伯也很多年没做过大锅菜了,当天下午和艾司一起先炒了一锅素菜,尝了尝,感觉味道差了点,又进行了配料的调整,先后尝试了三次才吃到味道和口感都适宜的大锅炒菜。一老一少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有了忠伯的经验,艾司只试验了一次,便成功了,忠伯这才发现,这个小子的厨艺天赋,只怕比自己预估的还要高。
恩恩道:“哲学嘛,就是乱七八糟让你搞不明白的东西。”
“买书让艾司学习?学习什么?不会是语数外政理化吧?”雅欣不太理解。
艾司的生活美食区到了,恩恩她们却依然往前:“你们去哪里?”
“哲学是什么?”
此时,艾司友好的举动就变成了另一种意思。
婉儿往人堆里一指:“那边有警察抓坏人,恩恩她们追过去了。”
长假第四天早些时候,“恩恩,怎么今天想到去购书城呢?”雅欣一脸的不乐意。别说教材了,就连99lib.net中学生爱看的小说之类也与这位大小姐无缘。
艾司追过来,却只看到四五个人追着一个中年大叔,没有看到恩恩,艾司想了想,跟着人群出了图书城。
艾司的盒饭迎来了开门红,第二天,他又做了一百人份的盒饭。这次配上了大锅熬骨汤,艾司从忠伯那里提前支取了部分工资,去买了一个可以加热的豆浆罐,旁边有个水龙头,一拧开,香味浓郁的大骨熬汤就放出来。还准备了许多一次性小碗,买盒饭配送汤。
贺柱德拐进一条小巷,双肩一耸,黑色外套滑落,立刻反穿,外套里面竟然是乱蓬蓬的像毛毡子一样,看上去既破且旧,贺柱德往墙角一缩,往地上随便蹭了蹭,一张脸立刻布满污垢,另一只手往唇上一搭,嘴唇立刻像烧伤病人一样外翻,容貌变得丑陋至极,轻轻一抹,额头上的皱纹顿时又深又多,年纪也大了好几十岁。
但艾司只做出了盒饭,却赶不及去售卖,他还得赶回去做恩恩他们的御用大厨,于是委托大牛代卖,许给他十元一次的出勤费。
艾司定睛一瞧,果然很多人都在往那边赶:“婉儿你没事吧?”
艾司一脸困惑:“什么挡箭牌?我没有挡箭啊。”
路过养生区,看到健康按摩手法一书,恩恩忍不住想,要不要让艾司去学按摩?她想将艾司打造成全方位服务型人才,不过只是想想而已,看着艾司睁着大眼睛东张西望的样子,恩恩就忍不住想笑。
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依附海角二中这个主体,一万多名学生,三四千的住校学生,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忠伯他们小店的收益就能和卖炒菜持平,关键是忠伯的小炒菜也没停下,等于是艾司卖盒饭令忠伯小店的收益顿时翻番,而且还提高了小店的知名度,来小店吃炒菜的人都多了起来。
效果自不用说,一百盒也被抢光了,第三天艾司再加倍,两百五十人份的盒饭,没想到还是不够卖,三千多人的高三补课生,住校生的比例比其余年级高许多,有近八百人住校,还有四五藏书网百人在学校附近租房住。第四天五百人份的盒饭同样销售一空,忠伯的三轮车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五百人就算排队抢购也要好一阵子,大牛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第三天就叫上了小马,第四天忠嫂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还好下午的盒饭艾司还能帮上忙。
到了中午,小店依旧生意冷清,只有几个国庆没有外出的附近居民还来小店就餐,都是老顾客。
贺柱德冷冷地看着那个热心肠的男孩,心道:“老子不缺钱。”不过同时也暗自得意,我的伪装术又有提升了,居然真的有人给钱。
盒饭钱卖到了五千块,这个销售业绩已经超过了天天见小店的主营收入,学生用的大多是一元两元的小钞,忠伯和忠嫂首次体验到了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幸福,大牛每次回来,围裙上的大口袋都是鼓鼓的。
后面还有一位警察,刚到巷子口,按着耳麦叽里咕噜说了一番,没有进巷子,朝另一个方向追去了。贺柱德松了口气,正准备观察一下环境,没有情况了就离开这里。突然巷子口又过来一个人,看起来像个学生,年纪轻轻,贺柱德赶紧继续歪着头,吐出舌头,流着口水在那里发抖。
在贺柱德忍不住猜疑时,却见那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开始拍打他身上的裤兜,然后又摸了摸衣服口袋,最后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一张皱巴巴的一块,两张皱巴巴的五毛和四张皱巴巴的一毛,统统塞到自己手中。
“如果我两本都不买美食书,换成其他书可不可以呢?”艾司带着这样的疑惑过来找恩恩,却只看到跑得最慢的婉儿在下楼,连忙也跟着下楼,跟上婉儿:“恩恩呢?”
看着大牛蹬着三轮前往学校方向,艾司却跑向另一个方向,忠伯不禁摇头:“对自己的手艺这么没信心,怎么能做成一个好厨子。”
“嗯,百度只能找到基本的,专业的东西就搜索不到哦。”
婉儿道:“哲学往大了说是包罗万象,一切学科的基础,往小了说就是阐述不同思维和想法的学说。就是讲道理。”婉儿还没说完,恩恩不让她讲道www.99lib.net理了,拉着她向前走,恩恩对艾司道:“就在这里选哦,选好了打电话。”
贺柱德的一双手也变得又黑又脏,指甲里全是泥,整个人蜷缩在街角,像帕金森病人一样抖个不停,浑身上下仿佛都散发出一股烂菜叶的恶臭。
恩恩振振有词道:“我们上课的时间只会越来越紧,艾司一个人在家又没什么事,买点书送给他学习学习。”
直到那个少年离去,贺柱德还在发愣,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不要再笑话他?什么胶掉了?努力,努力个屁!嘴唇感觉有点不对,贺柱德伸手一摸,令嘴唇外翻的胶竟然脱落了,这时候他才猛然一个激灵,难道是说我嘴上的胶掉了?难道那个家伙,竟然看穿了我的伪装?不可能!连警察也没看穿我的伪装,那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揭穿我还他妈的给我钱!好像我真的是装乞丐骗钱的小瘪三一样!想起来了!是那个在公车上拿屁股刷卡的傻子!
贺柱德指关节捏得发白,臭小子,老子要杀了你,再遇到你,一定要杀了你灭口!贺柱德在愤怒的同时也有些困惑,那小子是怎么把自己认出来的?没理由啊?
“那,我可不可以买一本美食的,另一本买其他的书?”
长假最后一天,前进小区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果果家起火了。
恩恩撇嘴,婉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了这点不好,女子无才才是德,婉儿太缺德了,恩恩跑过去拉着婉儿的手撒娇道:“嗯……你好讨厌,人家不要了啦。”
大牛敞开外衣,里面的背心都打湿了,有点兴奋道:“卖……卖光了,老板。”
既然试卖盒饭是艾司的提议,见过艾司炒大锅菜的功力之后,忠伯索性放手,艾司便负责盒饭这块新业务,厨房里无非再添一口大锅,一个天然气灶,反正厨房还有盈余的空间。
三名警察先后从小巷追过去,没人停下来多看他一眼,第四个警察见冲在前面的三个同伴在巷子口左顾右盼,似乎追丢了嫌犯,向贺柱德询问道:“大爷,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穿黑色外套的中年人从这里跑过去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