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5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5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小明一脸当然如此的表情,然后道:“我们幼儿园里像我这样的小朋友可多了,小莉的老爸和别的臭女人跑掉了,平平的妈妈和别的臭男人跑掉了,还有安安的奶奶也是和别的臭男人跑掉了的。”
“那我就和他拼命!”小胖子扬起小拳头。
三人琢磨了一番,最后一致通过,恩恩告诉艾司,每晚六点将做好的菜送到学校教室里,但是要保证菜的口味,至于怎么送,就靠艾司自己想办法了。
恩恩胸有成竹:“放学了,门卫哪里管得了。”
艾司一阵汗颜,好像听恩恩她们感叹过:现在的离婚率好高啊!
艾司又是大惊:“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听口气好像雅欣也认得黄刘夏,雅欣这才神秘地告诉他们,那黄家是海角市有名的富户,黄庭华夫妇常和雅欣的父亲一起吃饭,他们的儿子是三个姓式组合的,黄刘夏这个名字很少见,基本错不了。
“我要一块。”“我要一块!”“给我给我!”顿时和恩恩她们有交往的一群吃食堂的女生,拿着刀叉瓢盆就冲了上来,雅欣挡都挡不住。
“那,如果他真的是你的老爸,来找你和你妈妈,你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呢?”
婉儿道:“可同学看到怎么解释啊?”
反正艾司回来后,那些小朋友都归他管,便带了小明去见他爸爸,告诉还在门口苦候的黄刘夏这是苏姐姐的儿子,暗示他先和小明搞好关系。
“嗯,十块左右的有没有?”
“那如果他是想把你从你妈妈身边带走呢?”艾司开始好奇小明的反应。
黄刘夏见自己另一个儿子长得如此壮实,心中悲喜交加,自然做了一次父爱泛滥的好心叔叔,只恨不能替这个儿子上天摘星,下海捞月,小胖墩想要什么绝对是无条件满足。
“四班的冯恩恩、赵雅欣、郑婉儿,你们的外卖!”恩恩早就警告过艾司,要有送外卖的样子,还在家里演习过一遍,艾司表演得很好,没有露出破绽。
艾司一愣,干吗给我这么多钱啊,难道是让我明天做一百块钱的菜?不是还欠许多外债吗?恩恩又有钱了?
“哦,是些什么,打开看看?”门卫大叔揭开盖子,顿时香味http://www•99lib.net扑鼻,“好香啊,是些什么菜?”
“哇,好大块的肉!”“好丰盛啊!”“好香啊。”
在那种恶劣的天气里,根本没有人敢下海救人,一位指挥交通的警官二话没说,就跳进了海里,首先将夏时盈救上岸,然后返回去救黄庭华,结果这一家人是脱险获救了,那名警官却被冲入海中,再没回来。
艾司摆好一次性小碗,将保温煲里的汤倒出来,有菜有汤,这一餐算是丰盛了。
“唉,算了算了,这么贵。”门卫大叔不耐烦地挥挥手。
“今天有些什么?”雅欣迫不及待地掀开盖子,一股浓香弥散开来,很多同学不由被吸引过来。
等艾司带着小明再次回到家门口时,苏姐姐和那位黄大哥已经在执手相看泪眼,见小明回来,苏姐姐擦拭了眼泪,小心地隐藏起微红的鼻尖,向小明又介绍了一次黄叔叔,还颇为担心儿子不会接受这个陌生叔叔,却不知那个小机灵鬼早就打定主意,在想着如何才能从这个新鲜出炉的老爸身上敲诈更多好处。
时隔一年,黄刘夏好容易重新得到苏晓雯的芳心,可那名女子竟然又出现在他视野中,而且成了工作上的同事,并且主动地追求黄刘夏。
“你们知道黄刘夏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吗?”雅欣也听说过关于黄刘夏的一些趣闻,他父亲姓黄,妈妈姓夏,中间这个刘字却是来历很奇特。
不过这个名字委实难听了点,听说黄刘夏小时候,常被别的小朋友把中间和最后一个字倒过来念。说着,雅欣嘿嘿地笑了起来,恩恩也笑,婉儿也莞尔,只有艾司不明白,黄刘夏,黄夏刘,这两个名字又哪里好笑了?
艾司炒菜的技艺是日益娴熟,而恩恩她们的功课也日益繁重,老师留堂和堆积如山的作业让她们不敢将太多时间花费在走路上,虽说租住屋比她们各自的家距离学校近多了,可还是要走近十分钟路程,中午时间尚可,到了晚上,时间就显得有点紧。
领导只是发句话,艾司可是大忙活,恩恩说要当作外卖来送,艾司得买一次性饭盒、一次性小碗、一次性卫生筷、保温煲,菜冷了就不藏书网好吃了,艾司还自己动手做了个保温的泡沫箱子,第二天就看着时间给恩恩她们送菜去了。
大家一合计,忠伯炒的小菜确实好吃,只是巷子太深,价格过高,若忠伯的小店能做外卖,应该在同学间有市场,便鼓励艾司去试试。没有人会想到,天天见饮食王朝的第一块基石,便是从这小小的外卖盒饭开始的。
终于,一日晚餐时间,雅欣再一次抱怨作业太多,抄都抄不过来之后,恩恩提议:“要不,晚上艾司做好了给我们送过来吧?”
雅欣道:“送学校里来?门卫放不放人啊?”
“只送晚上,菜……不知道,有什么菜做什么菜。”
“不错不错,闻着都流口水,明天我也要一份,你们是哪家餐馆的?”
“什么呀,难道我们很有钱吗?把钱给我。”
“这是贵宾级外卖特送,不是想订就能订得到的,先成为贵宾会员再说吧。”恩恩信口胡诌,原本还打算给个一十二块钱做做样子,一看陶慧颖感兴趣,立刻拍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艾司手上:“给,不用找了。”
“我们叫外卖啊。”恩恩马上有了主意。
听恩恩她们说起,艾司这才知道,在学校食堂里,大概花十块钱可以吃到两菜一汤的午餐和晚餐,但是难吃得要死,很多同学喜欢三五成群地在学校外的小餐馆点菜吃,但是平均算下来大概每人十五块,也不是每个同学都有这样的消费能力。
小明一脸深沉地分析着:“他什么都肯给我买,又很舍不得我离开的样子,感觉那家伙就像是我老爸。虽然每次问妈妈,妈妈都说我老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生意,她骗我们小孩子不懂,哼,其实我知道,我老爸是和别的臭女人跑掉了!”
“什么剑?没听过,明天中午我也要一份,有些什么菜色?”
门卫果然拦下这个背泡沫箱子的小子:“干什么的?这里是学校,不能随便进。”
艾司一愣,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这样啊,那好吧,晚上也来一份,多少钱一份?”
女追男,隔层纱,两人也有过亲密接触,被一个相貌并不难看的美女倒追,黄刘夏还是很有虚荣感的,他性格软弱,既不99lib•net想放弃苏晓雯,也总狠不下心来拒绝曾经的女友,就夹在两个女子之间,三人的关系一团混乱,最终小黄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晓雯,这才与那名女子彻底断绝往来。
“小煎鸡、跳水兔、无骨虾柳、紫菜汤。”艾司报了菜名。
连陶慧颖也忍不住询问:“送外卖的,你们的外卖在哪里订啊?”
黄家从事食品行业,具体做什么雅欣不太清楚,和雅欣的父亲结识则是在一次慈善义拍晚会上,大概是觉得对方很对脾胃,后来便成了好朋友。雅欣年纪小,不怎么参与大人的事,她只知道黄刘夏的妻子的确死了好多年了,留有一个儿子,现在有八九岁大了,是个小霸王,被他的爷爷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艾司皱起眉头,没有贵啊,菜都是在批发市场买的,算下来已经很便宜了,在忠伯店里一份都吃不到,这里可是三菜一汤啊。但他在忠伯小店帮忙时已经学会了不轻易拒绝顾客:“那你想吃什么价位的盒饭啊?”
黄家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索性将那名警官的姓氏加入刚刚出生的婴儿姓名之中,要黄刘夏记住,他们全家人的命,是那位刘姓警官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
艾司这才弄明白,原来这钱还要还回去的啊!
恩恩和雅欣她们已经兴致勃勃地讨论开来,同学们对艾司做的小炒菜这么称赞有加,要不要让艾司多做点,挣点额外收入,如果资金充裕,那中秋国庆的活动就好安排了。
到晚上恩恩她们回来后,艾司才问起:“这一百块钱,是明天要做很丰盛的大餐吗?”
带小明离开黄刘夏之后,小胖突然问道:“艾司哥哥,那个家伙是不是我老爸?”
听着黄刘夏在那夹叙夹议地讲述三角关系,艾司听得头都大了,逻辑怎么那么混乱,黄刘夏如果喜欢苏姐姐,怎么又会和那名女子结婚,他不喜欢那名女子,那名女子又怎么变出一个三岁大的儿子来的?苏姐姐又没和他结婚,苏姐姐又怎么会有他的儿子?这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艾司还没想过,他赶紧在脑子里计算起来,食材的价格,一次性用品的价格:“嗯,二十。
www.99lib.net
艾司不是第一次到学校,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恩恩她们的教室,教室里除了放学要回家的同学,那些住校的和晚上不回家的同学都在那里埋头苦写作业,也有去食堂打了盒饭,边吃边复习功课的,好一派刻苦学习的景象。
也不知苏姐姐有没有原谅黄刘夏,不过黄大哥倒是来得越来越勤了,三天两头往小区跑。艾司隐约觉得,某一天,苏姐姐会带着小明离开这里,或许他们的生活会过得更好吧,但不知为什么,艾司每想到这里,总觉得有点淡淡的失意。
后来恩恩她们讨论一阵,觉得这个利润太薄,而且艾司一个人也做不了多少,算来算去不划算,最终只得作罢。可是用什么理由来搪塞只有她们才能订到外卖这个事实呢?想来想去很是矛盾,最终还是艾司自己建议:“要不,我去建议忠伯做外卖吧?”
恩恩挑衅似的看了陶慧颖一眼,陶慧颖自然也没好脸色给她。
恩恩她们回家之后,艾司将这事说了出来,说那个大哥的名字好奇怪,雅欣听了之后惊诧大叫:“你说他叫黄刘夏?你确定没听错?竟然是他,哈哈,原来还有这么件事儿。”
见苏姐姐快下班了,艾司又带小明去和小朋友玩,给他们俩单独偶遇的机会。
“天天见。”
“二十!你怎么不去抢,也太贵了,有没有便宜点的?”
“送外卖。”
见那黄大哥神情悲戚,脸上写满了伤心后悔与痛心疾首,艾司决定给他个机会,告诉了他苏姐姐家在哪里。下午艾司又不是很放心,便提前从幼儿园赶回来,因为苏姐姐会晚一点下班,通常是小区里的陈婆婆会将小明从幼儿园接回小区,小明会在陈婆婆家一直等到妈妈回来。
“那要看他对我好不好了,不过看样子好像还不错,我要他给我买遥控小汽车。”小胖子嘿嘿傻笑起来。
艾司笑了笑,这个好办:“饭菜减半,十块。”
菜香诱人,肉入口即化,抢到菜品尝的同学顿时赞不绝口,和学校食堂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艾司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多赞扬,高兴得都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
黄刘夏以为自己生活从此安稳,晓雯也联系不上,只能九*九*藏*书*网祝她幸福,谁料事起突然,他的妻子婚后一年,撒手人寰。那名女子竟是在回心转意后得知自己身患绝症,方才请出孩子回家认父,只是气不过苏晓雯阻她与黄刘夏复合,隐瞒了病情。黄刘夏心灰意冷,本是打算独自带大孩子,不再娶妻,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却听说苏晓雯一直待在海角未走,还带着一个孩子!黄刘夏立刻意识到,晓雯并未对自己彻底绝望,那另一个小孩子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他开始八方打探,四处寻找,可晓雯有意避开他,令黄刘夏越发坚信自己的判断,就这样寻了三年多,终于找到这里。
谁想就在两人亲亲密密准备筹办婚礼时,那名女子却领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找上门来,说孩子是他的!现在科技很发达,一查便知,一经证实,晓雯便被气跑了,而黄家在海角市也算有头有脸,这个黄大哥的父母亲、爷爷奶奶,都是极为传统保守之人,那苏晓雯已经被气跑了,人家又帮你把儿子养这么大了,老人得孙,孩子又乖巧,哪有不喜欢之理,便要黄刘夏迎娶那位女子。当时听说晓雯漂洋过海,黄刘夏以为佳人芳踪寥寥,再难续缘,对那名女子本不是特别反感,加之本是父母所命,那女子也孝敬公婆,越发温和,于是婚礼照常举行,只是新娘换了人。
男子叫黄刘夏,是个很奇怪的三姓组合名字,与苏晓雯是大学同窗好友,一来二去有了情愫,但年少轻狂,毕业时吵了一架,不欢而散。后来在父母的撮合下,认识了另外一名女子,与之交往了大半年,机缘巧合下又遇到了苏晓雯,发现她还是那般清丽可人,性情还是那么温婉贴心,顿时觉得与父母介绍的那名女子性情不合,便又分了手,开始重新追求苏晓雯。
见陶慧颖还想再问,恩恩赶紧道:“你可以走了。”艾司应了一声,赶紧收拾东西走人,陶慧颖在后面询问他也当作没听到,要是这些同学都向他订购外卖,艾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据说当年他妈妈有了身孕,十月临盆,快生产了,晚上赶着去医院,偏偏遇到台风天气,被刮断的树阻挡了视线,小车在滨海大桥冲出了护栏,直接掉进了海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