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1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这么傻的理由?忠伯有些感动了,多好的表弟啊,干吗不送人家去读书呢,可惜了,可惜了啊。
婉儿也要留出一天时间来完成作业,雅欣和赵磊国庆那天有家族活动,最终只能实施计划C,不过眼下的问题是,人人都要回家过中秋,艾司怎么办?
忠伯看了艾司的计划书,问道:“能卖到一千盒吗?”按这种利润比例,一千盒才五百块,但卖一千盒谈何容易,艾司的计划是一百盒!但这个计划若说出来,一百盒挣五十块,也就是忠伯这里稍微好一点的一盘菜的价格,艾司咬咬牙,吹嘘道:“我们的盒饭一天卖两百盒肯定没问题,二中同学很多的!”
这一点艾司打听得很清楚,恩恩她们高三文科班有十个,理科班二十个,加上艺体和复读班,总共三十六个班,多的有八九十人,少的也有六七十人,加上高一、高二,还有初中部,一共得有一万多人呢,虽说走读生占五分之三,仍有三四千人在学校和周边吃饭的。
“那是因为他们的进价不同啊。”忠伯告诉艾司,学校食堂、大酒店,因为需要的菜和肉量很大,所以能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而普通小餐馆,则要靠个人努力,做饮食的,往往很早就起床买菜,而批发肉类和蔬菜的,也会很早就去农贸市场。凌晨四点的早市,才是农户们与批发经销商交易的时候,忠伯是年纪大了,加上只想维持现状,所以是上午八九点去摊贩那里拿菜,忠伯买来的肉和菜是已经加了一次价的,而艾司用于计算成本的价格,更是农贸市场的均价,也就是居民散户买菜的价格,那成本自然高一大截。
艾司又有了新问题:“为什么学校食堂里的菜卖那么便宜?”
计划A:还是自驾游,不过不去稻城那么远,也不要在近处晃悠,可以开到海南去,海口、三亚听说都还可以,五指山的风光也和莲花山各有不同,还可以参加少数民族的节99lib.net日联欢。
忠嫂听说忠伯肯让艾司去买菜,忍不住询问道:“老头子,你让艾司去买菜,能放心吗?”
“好啊!”见忠伯同意了,艾司心情大好,恩恩交代的任务算完成一半了。
艾司这几日有点忙,做外卖的事和忠伯提了一下,忠伯兴趣不是很大,他们这里是传统炒菜馆,外卖通常都是连锁快餐店在做,他们小店其实也有送菜的业务,不过不会超过小店周围这五条街,再远菜就凉了,味道大打折扣,而学校显然已经太远。
忠伯觉得这个小伙子肯定学过厨艺,他本打算哪天考验一番艾司的厨艺水平,如果还过得去,就直接让他来厨房帮忙,有时候生意忙起来忠伯一人炒菜还是忙不过来,常被堂中催促。忠伯哪里知道,艾司得到自己允许之后,只看自己炒过两次菜就欢天喜地回家实践去了,现在已经成了恩恩她们的御用大厨,翻炒水准还在每日提升。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会去查的,忠伯,是不是我算出来我们的盒饭卖多少钱,我们就开始做啊?”艾司期期说着。
忠伯讶然道:“你还想做盒饭?”
姑且试一试吧,忠伯总算勉强同意了,忠伯又告诉艾司,去早市购买时一些交涉的技巧。前些日子,忠伯已经带艾司去过几次菜市场了,教会了艾司如何挑选新鲜的菜和肉,还有一些基本的砍价技巧,比如货问三家,区分忠厚的农民大伯和摊贩,等等。
忠伯又笑了笑,本来他看艾司够机敏,而且肯干活,那刀功自不用说,没几年苦练绝不会有这样的刀功,尽管艾司一直否认,忠伯只道他有自己苦处。关键是这小伙子的学习能力,尽管从未让他亲自掌勺,但每次他只需在旁边观摩一遍,便有所领悟的样子,问的问题也直切精髓。
“为什么呀?”
忠伯笑眯眯地看着艾司:“艾司,你觉得做两百份盒饭大概会花多少时间呢?”
计划http://www.99lib.netB:回森林天堂看爷爷,然后徒步跋涉莲花山,山里还有许多被标注为未探明地段的,可以去探险,听说在莲花山落霞峰发现有天然水晶溶洞,可以去探秘洞穴挖水晶,野外宿营两日,来回各一日。这个计划雅欣和她弟弟赵磊是很赞成,只是婉儿体力未必足够。
艾司一想也对,又赶紧进行重新核算,可这样算下来,和那些小炒菜馆的价格都差不多了,想要有的赚,菜的量就得减下来,学校的食堂怎么能卖到那么便宜的?无论艾司怎么精打细算,最终核定价格也要十块钱一盒,而同学在外面吃小炒菜,四个人三菜一汤,均摊下来每人十五块,若有八个人吃六菜一汤,均摊下来只要十块。艾司的盒饭价格优势并不明显,而且利润很少,每盒饭大概只能挣出五毛钱的利润,艾司拿着成本清单,愁眉苦脸地找忠伯去了,这个价格能不能说服忠伯,艾司一点把握也没有。
忠伯笑了笑:“艾司啊,以前我们没做过学生餐,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容易的,保温、配送、配菜、分量、成本以及卖价,都是要考虑的,我们以前都没尝试过,哪儿是那么容易的,忠伯就问你一个问题,我们的盒饭定多少钱一盒?”
艾司还不知道,忠伯肯让自己去采买,那是给予了多大的信任,采买是个很容易滋生腐败的职业,大牛、小马当时嫉妒得眼都红了。
艾司的大眼睛闪亮闪亮的:“嗯,我想试一试。”
盒饭的包装也要艾司自己去准备了,忠伯只是告诉艾司哪里有饭盒卖。
可是自从艾司来了小店之后,不足一个月时间,他勤快肯干,手脚利索,机敏好学,让忠伯和忠嫂都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早就将他的地位提升到与打工者完全不同的档次看待,看他这一脸拳拳盛意的样子,忠伯也不好拒绝,只好道:“嗯,这样吧,艾司,如果你拿出计划,忠伯看了http://www.99lib•net觉得可行,我们可以先少少地卖,试一试。”
忠伯笑笑:“放心吧,我陈福忠也算活了大半辈子,这点识人之明还是有的,他来这么些天,表现怎么样你还没看到?这么让人省心的小伙子,现在很少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所以忠伯觉得,现在自己小店的炒菜都忙不过来,还做外卖盒饭,而且又是自己没做过的行当,要是两头都耽搁了,岂不是得不偿失?如今小店生意是平稳运行,虽然谈不上多少,至少利润足够,将儿子从大学培养出来,还能留一笔养老钱,忠伯年纪大了,开拓市场的进取心早就放下了,而大牛、小马二人只会扫地端菜,刷盘子洗碗,他们想要掌勺一方,不知要等到哪年去了。
难得地利用这个假日,文风他们公司要招募新人,文风要亲自主持,而且国庆期间在海角要举办一场国际大学生辩论赛,文风是受邀嘉宾,到时候还要代表中学生与大学生进行友谊辩论。虽然那场辩论赛在四天假日之后举办,但文风却有国庆假日独休八天的特权,不为别的,只因他在高二下学期和假期中,已经自学完成了所有高三课程,在这一点上,婉儿也比不上他。
作为一款新产品,市场调查,成本核算,推销推广,艾司全无经验,忠伯将他问住了,不过艾司毫不慌张,没有做过才不是什么理由呢,正因为没有做过所以才要去做啊,那些不知道的事情,在做的过程中不就知道了?这就是恩恩言传身教的尝试理论,自己从没有做过但又有了兴趣,那就做做看啊,至于做成了还是失败,做的过程会不会辛苦,考虑那些个干什么,想做就做,艾司学到的东西都要尝试一番,很多东西便是在尝试的过程中彻底掌握了的。
“恩恩她们作业好多,下午放学要走很久,如果忠伯这里有盒饭卖,艾司就可以送盒饭过去啦!”
恩恩一句话,艾司跑断腿,要买健康九*九*藏*书*网环保的饭盒,又要价格能承受,东西南北市,艾司都得跑一遍,他甚至找到制造饭盒的厂商去了,只是数量少人家不愿意。早上还得有计划地早起,第一天采买,忠伯给了自己好多钱,千万小心不能掉了。
买便宜又新鲜的菜,准备了两千个饭盒,在网上百度一下,怎么做大锅炒菜、大锅烧菜,另外忠伯也只有一辆三轮车,买了菜,得马上洗干净,准备装箱子,还要做一个保温的箱子,用来装盒饭。艾司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不知不觉,便到了中秋。
忠伯乐了,艾司的算法还真是简单:“艾司啊,你看到忠伯做的都是一小盘的小炒菜,真正盒饭的菜不是这样做的,那需要用大锅炒菜,一锅下去,至少要做五十人份的菜量,还有大锅烧菜,那些菜就更多了,端出来便是一盆,每一盒饭分一勺。当然,因为是大锅炒菜,所以和小炒菜的味道是不一样的,省去的工时和味道,用量来补足,所以说,做盒饭和做小炒菜是两码事,没你想得那么容易。如果你想做小炒盒饭呢,这个价格就太低了,你卖多少亏多少。”
艾司这才明白,原来凌晨四点能买到更便宜的肉和菜,他盘算了一下,这样利润不是更高,忠伯这里卖的小炒菜也会更有钱赚啊,马上毛遂自荐起来:“忠伯,早上我去帮你买菜吧!我能起得来。”
原本为了照顾婉儿,恩恩最中意的是计划A,除了他们五人,还可以邀请文风和学校里的一些同学一起去,谁知道被文风婉拒了。
“我们做盒饭,装在盒子里面,外面用一个大铁盒子,里面用泡沫做个内盒子,盒饭装在里面就可以保温了。忠伯,学校里面的食堂虽然便宜,可是味道难吃极了,晚上还卖中午的剩菜,第二天中午又卖头一天晚上的剩菜,又没营养;学校外面的小炒菜价格都快赶上我们这儿了,同学们不想吃那么难吃的,好吃的又吃不起,我们的盒饭味道好,价格便宜量藏书网又足,肯定很多同学都会喜欢,生意好得不得了。”恩恩她们要在学校吃,艾司只能不遗余力地向忠伯鼓吹。
艾司皱眉,这个没算过,马上思考起来,炒一份菜分作四份,每一盒装两份菜,就要炒一百份菜!炒一份菜,就算配料都备齐,要加油,热锅,洗锅,再快也得五六分钟吧,那……一百份岂不是要五六百分钟?十个小时?还要装盒!艾司顿时泄了气,自己的想法距离现实这么遥远啊!将自己算出来的结果告诉忠伯,同时疑惑道:“这样,一天不是也只能做几十盒盒饭?那,那些卖盒饭的是怎么做出那么多盒饭来卖的?”
回到家就向恩恩她们打听,在学校吃饭的有多少同学,他们每月能有多少生活费用,学校食堂的饭菜怎么卖,学校外的小餐馆怎么卖。然后艾司开始成本核算,肉、菜、米各自多少钱一斤,然后能做多少盒,算下来一除,得出的价格和学校食堂差不多,但艾司敢打包票,他们的盒饭味道顶呱呱,学校食堂哪里能比,肯定大卖特卖。艾司拿着成本就找忠伯去了,谁知道忠伯看了摇摇头,你只算肉、菜、米的价格啊?水电气算不算费用?姜、蒜、酱油、味精这些配料要不要钱?人力不要钱,送外卖来回耽搁的时间不算钱,那饭盒总得算钱吧?
中秋国庆八天假,恩恩她们高三只放四天,原本雅欣兴致勃勃要自驾车去稻城只能取消,不过只要有恩恩在,就不用担心假期没安排,得知只有四天假之后,恩恩马上给出了计划ABC。
计划C:如果大家有事,哪怕只耽搁一天,那么A、B计划都无法成行,就只能按日安排,恩恩都打听清楚了,国庆当日有送书下乡,救助贫困学生的活动,可以去当志愿者,恩恩一向比较热心公益,然后可以放肆地去欢乐谷疯狂一天,如果欢乐谷腻烦了的话,野外拓展训练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还有两天自由时间,电影、购物、爬山、看海,怎么都可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