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8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8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什么事啊?这么晚了。”伍文俊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
监控录像显示,宾利车和它身后的途观上了立交桥,似乎途观想超车,宾利有所提速,不让它超,两车在那里别苗头。忽然宾利急刹减速,车头略微偏向路中的隔离栏,后面的途观车也跟着紧急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就像撞台球一般一顶,白球是停住了,红球刺溜就冲过了隔离栏,迎面驶来的大拖厢货车魁梧得跟火车似的,不偏不倚,再顶一次,宾利车腾向空中,翻着跟头就出去了。幸好是掉在桥下隔离带,没有造成更多更大的交通事故。
“你怎么说话的!”司徒笑也火了,这个伍文俊看起来一表人才,行为处事却真不是个东西。
“走,上车,开然,跟我来。”
“我开得好好的,又没超速又没违章,是那辆小车突然冲过隔离栏,就这么横在我的车面前,我马上刹车,还是撞上了。我怎么可能看见对面车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是前面那辆车突然停了一下,不知道是爆胎还是司机错踩了急刹,被后面那辆车一顶,直接就冲了过来。”
“聚缘酒吧。晓玲手机里有照片吧,传一个过来。”
川流不息的车来车往,霓虹闪烁,尾灯画影,都市的夜有着唯美的气息,但车内的司徒笑三人心情难以平静,刚接到消息,南湾立交再次发生车祸。这一次是三车相撞,头一辆车被后面的小车顶到对侧车道,又被迎面驶来的大拖厢货车拦腰撞上,车内共有司机和乘客三人,司机重伤,两名乘客当场死亡,重伤和死亡者,分别是卓震和他的父母!
伍文俊无力地挥挥手:“走吧,都走。”司徒笑等人走到客厅门口,还能听到伍文俊在故意嘟囔,“还什么最牛逼的警察,根本就是个傻帽。”
“正好没电了吧?”伍文俊装模作样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九九藏书文俊吼道:“我晕了怎么可能知道?”
“没什么发现啊,笑哥。”王文虎抬起头来望了一眼,又钻进车架子里,嘴里嘟哝着,“这种豪车我还没碰过,让我多研究研究。”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探头咧嘴笑道:“工具不齐,等拖回维修部我把它彻底解剖了再来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滚回去睡觉!”伍文俊呵斥一声,小男孩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惊惶地悻悻回屋去了。
“晓玲,你什么意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伍文俊佯怒,“这是车祸啊,交通事故,很偶然的!说不定是某些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报应啊!”说到后面,已是咬牙切齿,面容狰狞。他大哥也是死于车祸,他说他大哥是被人谋杀的,没人相信,警方一致认定是偶然事故,这下好了,卓震也出了车祸,当然也是偶然事故。
“是的,她认为是伍文俊要杀她,她还说她要带着她孩子离开伍家。”
“我们还会再来的,如果与伍先生无关,还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司徒笑起身告辞。黎晓玲看着伍文俊上楼,娇呼了一声:“文俊!”
“消息?什么消息?”
“有问题也不代表他就是主谋,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任何主观上的妄下结论都是不科学的,你想做好警察的话,首先就要杜绝这种先入为主的是非观念,否则就我这长相,无论我走到哪里,不都要被人当贼打呀。”司徒笑说了句玩笑话,缓解李开然心中的积怨。李开然忍不住又看了看笑哥后颈那幅饕餮文身,古朴,粗犷,狂野,令人生畏,也令人生羡。
“笑哥,这家伙阴阳怪气,处处和我们对着干,肯定有问题!”一出门李开然就抱怨起来,揉了揉那头蓬乱的卷发。
“在你晕倒之后,没有人来帮助你或是从你旁边经过?”司徒笑却很有耐九*九*藏*书*网心。
司徒笑不为所动,走到一旁接听手机。
“真的?哎呀,他们没打电话通知我啊,可能我的手机没电,怎么没打家里的电话呢?”伍文俊装出一副焦虑的样子搓了搓手,嘴角却挂起一丝笑意。
“不,知,道,喝多了嘛,醒了我就回家喽,倒床上就睡了,直到晓玲打我家里的电话。”伍文俊一脸不耐烦。
“文俊,真的与你无关吗?”黎晓玲忧虑地问。
“警官,没别的问题了吧?没问题我也要睡觉了,睡眠不好会影响皮肤美容的。”伍文俊瘫坐在沙发上,两手排开,一脸痞相,“如果怀疑是我干的,就找到证据来抓我好了;如果没有证据,又没有搜查令,没有拘捕令,什么都没有,那我就要睡觉了。明儿见。”
“她没有直说,只说伍文俊是疯子,我感觉她好像有事瞒着我们,但我没法让她说出来,要不笑哥你什么时候过来一下?”
“我是正常行驶,前面那辆车突然急刹车,我想刹车也来不及啊,如果不是我双闪打得及时,也要被后面的车撞上。”
“嗯,好像是为了安抚那些老股东特别召开的一个聚会,本来也邀请了伍文俊和齐老夫人的,只是老夫人腿脚不便,在家里带孙儿,伍文俊推托说与朋友有约。”
“司徒,找到伍文俊了,他在家里。”
黎晓玲暗自一惊,盯着司徒笑,怎么突然就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二叔,你声音太大了。”伍文俊声音太大,吵醒了睡觉的伍永龙,揉着眼睛站在二楼围廊上抱怨。
演得太蹩脚了,谁都能看出来,他正暗自欢喜。
“好,我们是良好市民,满足你的好奇。”伍文俊依旧用调侃的口气,“我知道晓玲约了我,只是我心情很烦闷,大概九点以后,我去了聚缘酒吧喝酒,几个小混混,走路不长眼睛,就和他们杠上了,我们在酒吧里www.99lib.net打了一架,又多喝了点酒,被他们打晕在酒吧后面的小巷子里,你看,我这里还是青的。不信可以去聚缘酒吧问问,估计他们还有点印象。”
“我嫂嫂今晚他们一家人出去喝酒,我没去,我当然不知道。”伍文俊反驳。
“什么一家人!”伍文俊又被激惹到了,“他们是一伙骗子、强盗,骗了我们伍家的财产,抢了我哥哥的公司,就差没把我骗去卖掉,我还和他们一家人。狗屁!反正我哥哥也死了,我们伍家和他们卓家,再无半点瓜葛,爱怎么着怎么着!”
“阿虎,怎么样?”司徒笑问一个穿着机修衣的年轻人,鉴定科机械部的王文虎,相貌敦厚,短发肥唇,浓眉虎眼,身形偏矮,别看那十指胖胖的却十分灵巧,穿着满是油污的机修服正忙得满头大汗。
司徒笑拦住黎晓玲,严肃问道:“伍文俊先生,你还没得到消息吗?”
“怎么说也是一家人,生活了这么多年……”李开然有些看不过去。
“文俊!”黎晓玲在一旁着急。
“你嫂嫂还住在这里,你会不知道?”李开然揭穿伍文俊的谎言。
“子成,你是老警察了,你问不出来,我也未必能问出什么,再试探一下,问一下她最近有没有修车保养的经历,顺便问一问他们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的项目之类,再问问她所了解的伍文俊,以及伍文俊最近的举止。现在她很后怕,正是她心理防线较弱的时候,自己掌握技巧和分寸。”
安排好组员,司徒笑想了想,来到宾利车掉落的现场,车厢已经严重变形,在救出卓震时切开了车顶,不过比上次的卡宴好,没有起火燃烧。高风带着一群人在周围收集物证。
“今天晚上,南湾立交桥发生了一起三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你嫂子的哥哥和他的父母在这起车祸中两死一伤。”李开然直接说道。
司徒笑三人赶到
九*九*藏*书*网
现场时,卓震一家人已经被送去医院抢救了,交警在指挥交通,事故车辆尚未移动,在司徒笑的要求下,高风他们科室技术部门的人员已经赶来现场。一次车祸事故可以是意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发生一起车祸事故,司徒笑不相信有这么多巧合。
“你,你有逮捕令吗?我可以选择不回答你吧?”伍文俊抱胸抚下巴。
从背后撞人的司机是一名年轻小伙子,只受了轻伤,额头和肩部做了处理。
“晓玲,马上联系伍文俊,还联系不上就去他家里找他,我会派两个同事跟你一起去。子成、章明,卓思琪应该已接到通知,去了医院,联系她,去对她进行问询。茜姐、朱珠,你们在附近看一看,有多少天眼,将周围的交通监控录像都调出来。开然去取交警问询记录。”
“不过,一个有了作案动机,还要看他是否具备作案的能力,这与他平时的行为和性格有关,晓玲,你和伍文俊很熟啊,你又是心理医生,你觉得以伍文俊的性格和行为特征,他有可能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吗?”
“大概什么时候晕的,晕了多长时间?”司徒笑追问。
又过了许久,黎晓玲才说道:“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哥哥死后,他变了好多。我觉得他刚才的表现更像反向心理保护机制,在九型人格中,他本介于第七与第四型格之间,他会坚持自己的直觉,也易于冲动,只是,我觉得他距离偏执和反社会冲动还很远,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司徒笑沉声道:“一个人心有愤懑,坚持认为世上对他不平且不公,若不能诉诸法律,又无法强忍着压抑,便会诉诸暴力。”
伍文俊彻底被激怒了:“我哥哥出车祸的时候,我说是谋杀,你们是什么态度!现在他卓震出了车祸,你们就前脚赶后脚地来找我,怀疑我!凭什么?凭什么啊?!”他指着司徒笑九-九-藏-书-网的脸破口大骂。
“她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吗?”
司徒笑回到客厅,伍文俊捧着一杯水,瞪了司徒笑一眼,双方都没说话,伍文俊埋着头啜着水。“不去看看?”司徒笑打破僵局。
大货车司机没有受伤,是个留有络腮胡的中年人。
伍文俊讥笑:“可能某些人会以为我是去猫哭耗子呢,这种热脸蛋去贴冷屁股的事情,我才懒得做。”
司徒笑握着方向盘,很是淡然:“别看着我,英姐说的。”
司徒笑若有所思地说:“换句话说,也就是在你离开聚缘酒吧,到回家之后这段时间,你无法提供你不在车祸现场的证据。”
李开然气不过,被司徒笑拉住。
“问她原因没有?为什么怀疑伍文俊?”
“不能诉诸法律,便将诉诸暴力,冷处的名言啊。”李开然也听过类似的话,“笑哥,我们现在去哪儿?”
“他们今晚是什么聚会?”
“是车祸还是谋杀,我们警方会调查清楚的,我们来找你,正是希望你能协助调查这起事故,今晚九点至十一点,你在什么地方?”司徒笑面无表情时,看上去便严肃凶厉。
司徒笑默然,伍文俊的确有约,但是他却没来,反而去了酒吧喝闷酒,是因为接到电话而心情烦闷的吗?打架,睡觉,没有喝醉,装睡,不像是心情烦闷的样子,除非……
“我打了你一晚上电话,你为什么关机?”黎晓玲劈头问道。
电话是张子成打来的:“笑哥,卓震还在重症监护室,一时半会儿醒不来。卓思琪情绪很激动,她很后怕,今晚本该是她开车送二老回家的,只是临时有事,才换了她哥,否则,今晚躺在那里的那个人还指不定是谁呢。”
“请不要激动,我们只是例行询问,卓思琪女士那边照样有询问。”李开然老到地拦住了情绪激动的伍文俊,示意黎晓玲去倒点水来。
黎晓玲不吱声,歇了片刻,司徒笑道:“我知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