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9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9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黄大哥又看看艾司,艾司眼睛扑闪扑闪,用和小明一样的语气说道:“就不告诉你。”然后看向苏姐姐,苏姐姐温和一笑。
艾司想到一处大排档聚集区,那里肯定有厕所,摩托一拐弯就转进了小巷。
十万块,艾司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只知道好像是离自己和恩恩她们都好遥远的一个数字,而且自己还欠着恩恩一大笔人身债务,也不晓得利滚利已经翻到多少了,不管它,如今忠伯那里有一份钱,周姐姐也说要给自己一份钱,艾司再找找别的活儿干,慢慢攒。如果今年不行就明年给恩恩攒一个超炫的生日,艾司一定能做到,我很棒!
“那……那要是把整个云从龙包下来得花多少钱呢?”艾司伸开双臂画了个大大的圆。
“哼哼,五六百?”黄刘夏笑得更开心了,“三千六!小子,这是什么地方,云从龙大酒店。”
“这个可好吃啦,小明最喜欢吃。”
“你猜看。”
“想什么呢,艾司?”黄大哥见艾司四处举目,又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喜欢这里吗?”
“嗯,恐怕得五六百吧?”艾司估算了一下食材成本的价格,将价格往上翻了一番。
“来,拉钩。”
“我们这里没有,公共厕所在那边,可能要收取一点费用,不过您只要告诉他您是在我们这里吃饭的他就会让您进去。”小伙子微笑指路。
苏姐姐隐约有泪花闪现,她就知道,艾司一定能做得到,艾司拥有小明那个年纪的心智和语言,但他同时又能看懂成人的心思。认识艾司没多久,苏姐姐就发现,小明对他口中的
藏书网
那个艾司哥哥简直是言听计从,艾司说一句顶自己说上十天半月的,在小明口中,那个曾经把自己尿得浑身湿透的艾司哥哥简直无所不能,他就是小朋友心目中的偶像。
一身轻松的艾司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个可怕的大叔狠狠地诅咒了两次,他也从未想到,会在一夜之间遇到这么多事情,刚拐进另一条小巷,就听到数人前呼后喝的:“别让他跑了!”
“黄大哥,你是不是答应艾司,只要艾司攒到十万块,你就让我包下整座云从龙大酒店?你不会骗艾司的,对吧?”艾司凝视着黄刘夏,问得无比认真。
“丫的小屁股,看你往哪儿跑!”
行至半路,艾司肚子不舒服起来,想来是吃太撑了,好多是艾司从来没有吃到过的海味。要找厕所,恩恩说过,城里不是森林,不能随地大小便。
“如厕五毛。”大爷把艾司拦下了。
苏姐姐又怪了黄大哥一眼,问道:“别听你黄大哥胡说,艾司想替谁办宴席啊?”
虽然小明这时候可能还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但是苏姐姐相信,如果小明能坚持这样做下去,这个家庭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在宫殿一样的酒店里摆上烛光晚宴……”
贺柱德走向公厕。
“我希望……”
他看向小明,小明答了一句:“不告诉你。”便开始专注于桌上的食物。
接下来的进餐中,小明变化之大,连黄大哥也愣住了,这小哥俩自打碰面后,连半句话也未曾多说过,每次都是在大人的命令下才半个词半个词地往外吐,今晚小明对九九藏书网大明的态度,明显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每当小明用拙劣的筷子或手筷并用去拿自己喜欢吃的食物时,总要先问一句:“明明哥哥吃不吃?”
“燃放焰火……”
一路上,贺柱德越发觉得,那小子就是故意的,占老子便宜,讽刺老子,臭小子,你有种。贺柱德回到公厕附近,看到摩托的尾灯,这次看得更仔细了,那小子的背影,自己在哪里见过!
苏姐姐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还是在怪黄大哥,但艾司得到了保证,即刻开心不已,感觉自己能为恩恩做点什么,好幸福的样子。
艾司冲进厕所找了个位置,肚子真的好难受。
“这个味道超级无敌,明明哥哥吃不吃?”
中间是可升降的舞台,周遭是星罗棋布的餐桌,外墙是环成一圈的雅间,推开窗户,任何一个房间都能清晰地看到中央舞台。整个结构看上去仿佛不像五星级酒楼,更像一个标准的歌剧院,穹顶是圆的,巨大奢华的水晶吊灯,发出橘黄色的柔光,可转头的五彩射灯被调至极暗,像星辰般忽闪忽现,从地面到立柱顶端,都被厚绒毯子包裹着,以金红二色为主,让人一看上去就很暖和。
“玫瑰花雨不歇……”
艾司将摩托停稳当,那个大叔的背影好面熟,想起来了,是那个在公交车上笑话自己又在图书城外面扮乞丐的大叔,嗯,公厕五毛?可是艾司没有带零钱呢,艾司摸摸口袋,跟在贺柱德后面十步距离。
贺柱德离开公厕之后,走到半道,越想越不是滋味,两人一前一后,贺柱德听得分明,为什么我说我www•99lib.net是吃饭的后面那小子要说他是卖饭的呢?
“咦?你为什么这样问?”黄刘夏坐直了身子,开始好奇起来。
明明看他骑个摩托过来的,为什么刚才进厕所时感觉有点眼熟的样子?那种感觉,冷风过颈,虽然很微弱,但通常碰到厉害的同行才会这样吧?可那小子的动作破绽百出,根本不像一个同行的样子,贺柱德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掉头回走。
艾司摇头,笑得极为羞涩,不停地咬着嘴唇,两手交叉打着小九九,十万块!这个价格足以成为艾司的奢念,但艾司想到了那个流星划过天际的夜晚,那夜清风送来草芽的微香。
黄刘夏被那纯净得不含丝毫杂质的眼神刺得不敢直视,黄刘夏也认真起来,拍着胸脯保证:“没错,黄大哥给你保证,如果你能拿出十万块,就将云从龙包给你一天,不够的钱你黄大哥填。”
“我想,如果办个宴席,整个包下来的话,得要不少钱吧?”艾司咬嘴唇,很担心黄大哥说出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价格。
“如厕五毛,请先交费,要纸另算。”守公厕的大爷面色严肃。
大爷往大排档方向看了看,又看看艾司:“又换新伙计啦,没见过啊,进去吧进去吧。”大爷挥手放行。
“嗯,高端大气上档次。”艾司由衷地称赞,黄刘夏笑了。
“砍死他!”
“嗯,倒也不是没人包过,让我算算,就算最低六百八一桌,这场子要全占满,少说两百桌起,也就是十二万,不过真的要包场怎么也不可能点六百八一桌啦,但是我和这里老板熟,如果艾司想包的可以给你打个
99lib•net
折,十万怎么样?”黄大哥的笑容里透着得意,他还记得刚遇到这小子时古灵精怪敲诈自己的事儿呢。
不过小明进去之后并未落座,而是捧起双手在大明耳边悄悄道:“谢谢你,哥哥。”
大明一愣,小明口中的热气喷在耳朵上,怪怪的,不由摸了摸耳朵。
贺柱德将头往自己来的方向一撇:“我是吃饭的。”
想起来了!又是他!是那个在图书城拆穿自己伪装的男孩!靠!你妹!难道那小子是故意的?他跟踪我?没理由,不是故意跟踪,但他……是不是认出我来了呢?卖盒饭的!贺柱德眼角抽动,怒火填膺,下次再让我碰到,绝对不会放过你了!
餐后小歇,艾司打量着这座餐厅,越看越是满意,整座大殿内部呈圆形,几十根方正硕大的立柱不仅撑起二层平台,还将大厅底层一分为二。
若那些小水晶吊灯和壁灯全开,煌煌烨烨,流光溢彩,所谓宫殿,应该就是这样子吧,就连这些金丝绒靠椅,都像极了宫廷样式。艾司悠悠地想着,不知转过了几多念头。
“能有一次不一样的生日……”
但小明开口说话,苏姐姐立刻就知道哪里不同了。“明明哥哥,我想要进去,可不可以让我进去?”
“不吃。”“拿开!”“你好烦呢,我不吃啊!”尽管大明每次都态度生硬,小明就像中了魔咒一样,下一次照问不误。
“我保证。”
黄刘夏问道:“你们上个厕所怎么去了那么久?”
老大爷不再作声,贺柱德走了进去。
黄刘夏惊愕不已,仅仅上了一次厕所而已,小明怎么就变成这样?那个艾司到底www.99lib•net跟自己的小儿子说了些什么?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离开云从龙大酒店,苏姐姐邀请艾司有空去他们新家玩,小明也是一个劲地央求,艾司乐意之至,只是今夜已晚,恩恩她们快放晚自习了。而且恩恩也说过,有时候人家的邀请,只是客气的善意,艾司看黄大哥和大明就面无表情,就婉拒了,自己骑着车往家赶。
“你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大明还是将两条腿并靠向旁一别,露出条缝来,一脸爱进不进的表情。
“和喜欢的人坐上豪华的小车……”
“伙计,厕所在哪里?”贺柱德叫过一个服务员。
“啊?”艾司张大嘴愕然,苏姐姐嗔怪地恨了黄刘夏一眼,怪他在儿子们面前朝艾司显摆。
大城市就这点不好,车水马龙,却很少能找到公共卫生间,这一带又是商务办公区,晚上写字楼都大门紧锁。艾司开始回忆,附近的超市、医院、大餐馆,都没有,唉……美食一条街!
艾司在后面一看,咦?这样也行?
当艾司牵着小明的小手走回餐桌时,苏姐姐和黄大哥都略有察觉,那小家伙的气场明显不同了,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黄大哥,我们这一桌菜要多少钱啊?”艾司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贺柱德剔着牙,好久都没吃到如此正宗的爆炒菜螺,这些小食店虽然不像大餐厅那样有名厨掌勺,但地方小吃还是要来这种地方才能吃到最有当地特色的味道。
艾司学着贺柱德的样子,也将头往外一撇,眼神和动作都惟妙惟肖,不过艾司没有在这里吃饭,艾司不能撒谎,所以艾司说道:“我是卖饭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