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9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9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什么?追上去看看。”
黎晓玲无奈道:“人家有钱人,想法比我们这些老百姓是要多一些。”
黎晓玲拿着手机对司徒笑晃:“打了十几遍了,打不通。”
“没……没做什么啊,就看看网上新闻,喝喝茶什么的。”
“卓思琪、伍永龙、伍文俊都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做个DNA就什么都清楚了。”
“亮着灯的,有人影啊。”
“那边就交给你了。晓玲,开快点!”
李开然看了看抢救室的红灯:“进去十多分钟了,一直没动静。”
“厨房呢。”
“那就拜托你了,开然,我们走。”
司徒笑被电了一下,突然伸手,握住了黎晓玲的手腕,黎晓玲这次被吓到了:“你……你要干什么?”
“怎么了?”
“笑哥啊,他还和以往一样,待在房间里听音乐,窗帘都关着。”
刚刚有点眉目,关键嫌疑人竟然中毒了,司徒笑全身一阵发冷,仿佛冥冥中有一只代表命运的手,操控着一切,好似不愿意给自己任何机会,一有线索就被掐断。
“别整那些虚的,说点我听得懂的。”
抢救室门打开,推出一辆白布覆盖的车来,张子成咬着牙,拧着眉心低下头来。负责抢救的医生摇头叹息:“我们已经尽力了。这毒,实在太猛烈,没有找到特效解毒剂。”
医院,张子成快步找到李开然:“情况怎么样?”
到了高风家,意外发现黎晓玲也在这里,黎晓玲热情地招呼着:“果然被高风说中了。”
黎晓玲眨了眨漂亮的长睫毛:“怎么,让我去当间谍啊?”
“照你这样说,意外中毒的可能性很小?”
“哦,不要太辛苦了,适当地休息一下,你最近在做什么?”
“什么?”
黎晓玲却是个坐不住的人,见司徒笑闭目养神,打开电视胡乱按了几下,又关上,去厨房瞅了两眼,偷吃了两块肉,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的,又打滚又伸懒腰,司徒笑没理她,好似睡着了。
“我有这样说过?他人呢?”
高风端着一盘新鲜出锅的糖醋排骨刚进客厅,就看到司徒笑紧捉住黎晓玲的双手,然后听藏书网到黎晓玲的问话,也愣住了。
司徒笑起身开门,望着黎晓玲,黎晓玲看了看桌上的好菜:“现在就走?”
“几乎可以肯定,人为投毒。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卓思琪和伍永龙死。”
除了警局,司徒笑最常去的地方便是高风家,一个并不怎么宽敞,但干净整洁的单身公寓。
“他们未必肯配合吧?”
“问问老夫人,看她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想办法帮我打听伍文俊现在在哪儿。我怎么想办法!你们自己想办法!”
司徒笑看着黎晓玲:“联系他。”
刚进电梯,李开然将头伸出电梯门往拐角楼梯处看了一眼。
“你要如何证明?”高风冷静道。
“你们怎么确定他在屋内?”
黎晓玲一个人摸出手机看微博,忽而说了句:“你这个人很无聊耶。”
“灯灭了!灯灭了!”
司徒笑道:“今天已经刺了卓思琪一下,迟恐生变,要是卓思琪带着伍永龙潜逃就麻烦了。”
“不是亲生的!”司徒笑的眼中恢复了神采,非法行医、情人、龙建、卓思琪,要将他们串起来还差了一个关键的词,伍永龙!司徒笑一直弄不明白,如果是卓思琪杀了龙建,杀了伍文斌,究竟是什么理由促使她这样做?他一直想不通,没想到黎晓玲一语惊醒梦中人,他激动地摇晃着黎晓玲的手:“不是亲生的,我们竟然一直忽略了一个人,伍永龙!”
“司徒,在想什么啊?”老刘似乎心情不错。
司徒笑暗叹一声,看到你老人家,我还能想什么:“没想什么,休息一下。”
“我告诉他我将他发的那个帖子给你们看了,他很恼火,说不该信警察,又说我成天问东问西,烦我,总之就是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谈他了,你们那个案子怎么样?”
“我知道那个原因!”黎晓玲脸色有些难看,一手冷汗,解释道,“我听文俊说过,由于卓思琪当时只是恒绿公司的一个员工,而伍文斌已经挣下一份丰厚的家产,伍家老太太为了防止漂亮的女孩觊觎伍文斌的财富,在卓思琪和伍文斌结婚前立下一纸九九藏书网协议,大意是双方进行了婚前财产公证,卓思琪什么时候为伍家生下儿子,什么时候承认她正式获得伍家人的身份,赠予她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如果她在多少年内都没生下孩子,或被查出有什么病症,伍文斌可以和她离婚,并不会给予股份和财产,卓思琪好像也要自愿放弃夫妻共同财产。”
“你不是派了人跟着她吗?她怎么逃?”高风问道。
“卓思琪为什么要杀龙建,杀伍文斌,这是唯一的解释!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另外的原因,我不知道卓思琪是怎么和龙建成为情人的,但他们结识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伍永龙。卓思琪第一个孩子是死胎,谁也说不清第二个孩子是否正常,当时她身边只有她哥哥在,而龙建这个人,他之所以要瞒着自己妻子独自外出,未必就是非法堕胎,还有可能非法接生,他在非法买卖人口!这是重大犯罪案件,所以他谁也不敢告诉!而卓思琪如果生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死的,她或许有什么病,不能生正常的孩子,那么她瞒着伍家,从龙建这里买婴儿来代替自己生的孩子,就是她隐藏得最深的秘密!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被人揭穿,难怪她要如此失态!”
司徒笑摇头道:“肯定有原因,而且这个原因或许和伍文斌的死有关。”
高风一看那丫头兴奋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儿跑不了了,无奈地暗叹,司徒笑什么都好,就是办案时不怎么遵守规矩,要抓他的小辫子,一抓一大把。
“快到医院了,好的。”高风详细地询问了几个问题,和医生交流了一番意见,面色也是难看起来,他告诉司徒:“患者唇发绀,瞳孔麦粒状收缩,呼吸紊乱,昏迷,有宿食气息,肌颤……”
高风对张子成道:“这边就交给我了,你们过去帮司徒吧。”
“那他们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这种全身中毒现象不常见,要么就是一种我们没有使用过的新型毒,要么就是鸡尾酒毒、混合毒药。司徒,情况很不乐观,发作太快,毒性太猛,虽然医生已经进行了催吐洗胃和对症支持治疗,但如
九九藏书网
今毒行全身,我担心卓思琪坚持不到我赶去医院。”
“他说你一旦破不了案,就喜欢来他家蹭饭吃,说他这里安静。”
“就是这个原因。”司徒笑道,“当伍文斌开始怀疑卓思琪在外面有情人时,卓思琪并不害怕情人的暴露,而是害怕龙建将孩子的事暴露,这样她不仅会被赶出伍家,身败名裂,而且身无分文,索性请杀手将龙建杀了!但伍文斌并不知道龙建已死,还想查下去,卓思琪一不做二不休,连带伍文斌一起干掉,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定要做得非常隐秘,让伍文斌的死显得非常自然的原因。只有这样,她才能合理合法地继承恒绿公司,再将公司的可流动资产集中起来,偷偷转移,并想移民,因为只要还在国内,一旦被查出这个秘密,那些财产都将不是她的!只有逃到国外,让人找不到,她才真正拥有那些财富……临门一脚,抱着球跑,那是因为,那个球员根本就没有上场踢球的资格,她是个冒牌货!”
司徒笑眼皮也未抬一下,黎晓玲继续看,边看边说:“真搞不懂,高风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们完全就是两个性格嘛,除了破案,你真的对别的事都不感兴趣吗?以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啊?是不是经历了一段受伤的感情啊?怎么样,是你甩了人家还是人家甩了你?看你这副德行,多半是人家甩了你吧……”
“你没去伍文俊那里?”
“茜姐,带章明和朱珠去快餐店帮助便衣小队维持现场,联系片警控制群众,如果有可能,快餐店的人一个也别放走。我马上过来与你们会合。”
“没有做不了的事,就怕有心的人。不和你说了,我们……”司徒笑才说到一半,被电话打断,看了一眼号码,司徒笑莫名紧张起来,“喂,怎么了?什么!刚刚发生的?你们就待在那儿别动,维护好现场。”挂掉电话,司徒笑一脸灰色:“卓思琪和伍永龙,在快餐店食物中毒,被送往医院抢救,高风、晓玲,我们走。”
高风将菜放在桌上,反问道:“如果她自己不能生孩子,干吗不告诉丈夫,夫妻www.99lib.net二人去看医生,或是领养一个就好了吧?何必弄成这样?”
“你……你是说伍永龙不是卓思琪亲生的?你怎么知道?”
“别提了,和他吵了一架,最近他越来越难以琢磨,整天神神叨叨不知道搞什么,我们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说话了。”
“还有这种事!”高风大感惊愕。
“哦。”老刘一脸了然,向办公室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用手点着司徒笑笑道,“好好干。”搞得司徒笑莫名其妙,无缘无故拍我一下做什么,好不容易快找到那种感觉了,现在又什么都关联不起来了。
“你刚才说什么?”
司徒笑用力一拍坐垫,拿出手机又打,接连问了几个电话之后,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是徐医生吗?我是警察,现在你们车上的那对母子是我们一个案子里的关键人物,我要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对,我们这里有法医,你可以直接和他通话。”将手机转拨过去,“高风,给你急救车上医生的手机号码,你先与医生联系一下,看有什么补救措施,你到哪里了?”
司徒笑一句话都没说,可黎晓玲浑不在意,一个人看着手机上的各种消息,嘴里的话却没停过。司徒笑受不了了,就像一只苍蝇在你耳边嗡嗡嗡地叫,他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黎晓玲。平日,就他这副表情能让小孩止哭,但黎晓玲不吃这一套,指着一条微博消息道:“看看,看看,这幼儿园老师竟然因为小朋友不听话,将小朋友拎起来甩出去,造成其昏迷,哎呀,这简直是没人性啊!元芳,你怎么看?”
“要不你来?你能把这QQ开到二百公里?”
跟踪监视伍文俊的人打来电话,司徒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妈的,是充气娃娃,我们上当了。前几天那家伙收了盒快递,靠,跟我们玩阴的。”
“有些事情,不需要他们配合,我们自己搞。”说着,司徒笑将目光转向黎晓玲。
挂掉电话,司徒笑一刻不停地又联系了其余人:“子成、开然,我要你们两个马上停下手中调查的事情,立刻赶往医院,弄清卓思琪和伍永龙的情况,想尽办九_九_藏_书_网法,给我让他们活着!高风正赶过来与你们会合。”
“刚才那人……我看很像伍文俊。”
“没什么进展。”司徒笑往沙发上一躺,全身都放松下来,真的很轻松,可以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司徒笑看了看自己身后和左右,没别人啊,不由问了一句:“元芳是谁?”
“听着,我要你们马上进屋确认,伍文俊究竟在不在屋内!”若说卓思琪为何要杀了伍文斌还值得商榷的,那么伍文俊想杀了卓思琪却是摆在明面上的事,而且他已经实施过一次计划了,唯一可惜的是没有直接指向他的线索,只能说他有这个想法,却找不到明确的证据,而且复仇这个动机感觉也缺乏一些力度,司徒笑一直认为,伍文俊也有许多秘密瞒着警方,他给出的那些证据都很不充分,他为什么那样笃定卓思琪在外有人,且是卓思琪杀了他哥哥?
司徒笑想了半宿,觉得没了心情,遂关上电脑,去高风家蹭饭吃。
“别急啊,我会跟你说的,发绀是红细胞携氧能力不足,心动力不足,瞳孔收缩代表毒物直接入脑,中枢神经遭到破坏,常见于大剂量药物中毒,呼吸紊乱是植物神经失控,宿食气息提示消化系统糜烂,有内出血,这是神经毒素中毒的表现,肌颤是神经系统受损,常见于农药中毒。”
和医生一同出来的还有高风,他抓住了推车的扶手:“接下来就交给我了,我的同事很快赶到,相关手续马上办理。”医生点头交代了几句离去。
“为什么吵架?”
黎晓玲开着超速车,司徒笑打电话:“喂,我是司徒,伍文俊现在在哪里?”
黎晓玲一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摇头叹息:“大叔,你生活在侏罗纪吗?唉,这个老师太可恶了,还是女的呢,当真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啊。”
“什么说什么?那个老师吗?我说她没人性,就下得去这死手,那孩子当真不是她亲生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