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5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5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5
上一页下一页
“可是,龙建的这些问题和伍家的案子没多大关系啊?”朱珠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朱珠嘟着嘴,睁大眼睛,摇头,波浪卷发一蓬一蓬的像水母。
“大叔,你很有搞笑的天赋哦。我真是好奇啊,为什么这样你都不笑的?”
“奇怪。”司徒笑又发现了疑点。朱珠忙问:“怎么了?”
“嗯,可能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不过倒可以分开来看,平时的出行更多像是进行非法行医,他需要联系帮手,而行医地点在不在本市更具隐蔽性,而七月单独出行更倾向于幽会。不过从目前掌握的通信记录上看,龙建和卓思琪的通信记录上都没有直接联系,他们有别的手机和号码。就算我们知道这个事实,在没有找到手机及号码前,还是无法将他们联系起来的。”
“挺聪明的,虽然没有做过智力评估,但有时候心理咨询我会让他做一些智力测试题,智商在一百四五十没问题。”
朱珠在一旁道:“表上这几天他只和刘飞联系了两次嘛,和晓玲联系了有六次,和其余这些什么什么的,联系都比刘飞多啊?”
朱珠嗤笑道:“这怎么可能,肯定是伍文俊瞎编的。”
“为了正义!”
“我想问一下,你对伍文俊这个人是怎么看的?能不能做一个较为详细的心理侧写?”
伍文俊的通信记录翻到头了,王克生问:“接下来看谁的?”
王克生犹豫道:“理论上是……没问题,只要他们都在一个后台数据库里面,但程序上,这个,好像……不太合规矩。”
“听你说话的口气就缺乏足够的底气,事过反常必有妖,伍文俊显然是想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和恒绿公司应该没多大关系,但是又是藏在公司内的,还记得卓震车祸的时候吗?那天晚上伍文俊也应该偷偷潜入了恒绿公司,对了,伍文俊不是发了个帖子,揭发卓思琪公差偷情吗?还贴了报账清单,如果我没记错,那帖子是在卓震车祸之后发出的。如果是这样,我想,伍文俊应该是在恒绿公司找什么东西,那东西是被卓思琪藏起来的,估计是在某台电脑里。晓玲,想办法帮我探探口风,让我们的调查更有针对性。”
“看出什么问题来没有,朱珠?”
司徒笑说着,接了个电话,挂掉手机后,点头道:“五月十一日,柏铺村招投标项目立项,卓思琪、伍文斌、卓震和伍文俊的这次四人通信联络,发生在立项前两日。伍文斌三人商量的事情,应该与立项有关,而伍文斌、伍文俊兄弟俩当天商谈的事情,或许是从立项事件引申出去的。朱珠,你觉得在这种时候,他哥哥突然怀疑自己老婆偷人,并让自己弟弟去调查妻子,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心扑在工作上?伍文俊?司徒笑想起李开然说的话“这几天没什么动静,他跑恒绿公司倒挺勤的……”哥嫂死了之后,突然想力挽狂澜?振兴家业?不,伍文俊没有这个能力,如果他真想在公司干点成绩,九九藏书网就不会去玩什么中国星了,他也没有这种兴趣,否则他哥哥死了之后,他也不会是那种态度。
司徒笑道:“不急,我们再看一遍。朱珠,这里面还有许多疑点,你能看出什么来?”
中国星?极限运动?司徒笑不禁想起708案的凶手在楼间纵跃,跟踪卓思琪的杀手在书城攀爬的身影,不由问道:“怎么可以加入中国星?”
“喂,我有什么好处?你让我出卖我朋友啊。”
“现在暂定龙建收入有问题,接下来我们看他的出行方面,漫游地点,天涯,天涯,天涯……大多数是在天涯市,紧密联系人的号码相同,而且即便回到家中,这种紧密联系也要持续一段时间,看规律,三到五天不等,然后突然中断联系,也有回家当天就中断联系的情况。今年上半年,一月、三月两次,四月、五月,综合往年出行时间,没有什么规律,唯有七月的出行是规律的,而且七月出行前后没有漫游号码,没有频繁联系人,只是固定与家人联系。”
“还记得伍文斌的死亡日期吗,九月十日,随后伍文俊请求立案调查,怀疑他哥哥被人谋杀,那时候他说,他哥哥怀疑他嫂子在外面有人,让他帮忙暗中调查,时间是四个月前,与通信记录上他与他哥哥中断了三天通信联系,时间较为吻合。”
王克生也露出了看怪物的目光,就这些数据,能看出这么多东西,传说中的笑哥,当真不是盖的。
“问得好。”司徒笑称赞了朱珠一句,“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龙建和伍家的案子有某种特殊关联这一基础上。他们之间的联系我们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如果最终我们也不能将这一特殊联系找出来,不管龙建触犯了什么样的法规,对伍家的案子也是没有帮助的。朱珠,你能意识到这一点,不跟着我的思路走,有进步。”
“笑哥你的意思是说,他和他哥哥因为他嫂子的事情吵了一架,所以他哥哥三天都没理他?”朱珠觉得越发不可思议起来。
司徒笑则说:“如果很麻烦,就不用了。”说着,拿出手机给张子成打电话,让他旁敲侧问一下卓思琪或恒绿公司总部在五月九日左右有什么特别举动。张子成和章明根据李开然留下的关系网已经搭上一名恒绿中高层的干部,正在外面请客吃饭。
“那好吧,让我想一想,伍文俊这个人呢,我个人倾向于他具备典型的温室型人格,这估计应该属于我国特产吧,较为以自我为中心,说话有时候会不顾及他人的感受,缺乏应对突发事件和较大压力事件的经验,受不得委屈,受不了挫折,但在没有遭受委屈和挫折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世界就应该围绕自己旋转,理所当然。”
王克生扶了扶高度数眼镜,嘿嘿笑道:“我再上会儿网。”
“不是有点高,而是很高,他们家里的支出主要在饮食、出行、子女教育,日常添加和消耗这些方面,月平均在四千99lib•net以上,对于普通工薪家庭而言,这笔支出算是很高的了。”司徒笑用手指着电子表格上一栏一栏的项目,继续说道,“而且账目上不包括龙建自身聚餐和娱乐费用,也不包括家庭储蓄和理财投资费用,通常这一部分会占到普通家庭收入的三至六成。”
司徒笑道:“没错,按这个比例推论,龙建的收入是他工资的五至十倍,这笔收入已经超出灰色收入的范畴,是暴利,而暴利往往偏离于法律,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查下去。”
“司徒?这么晚打来,是不是伍家案子有什么发现啊?”
“刘飞这个人你认识吗?”
把伍文俊的通信记录又看了一遍,还没看完,电脑上就有信息传来,王克生惊喜道:“他们弄完了。”朱珠对表看时间:“咦?加上吃饭,真的不到两个小时啊!”
“……”
朱珠大声提醒道:“都快六个月了好不好,笑哥,什么四个月前?”
朱珠卖萌,意思是笑哥你没安排,见司徒笑脸色不对,转眼道:“要不我再去跑一趟?哎呀,今天太晚了,人家都下班了,只能明天去了。”
朱珠目光熠熠,这正常人看了也会忽略过去的数据,竟然能藏着这么多东西,这恐怕不是刑侦警察所谓的经验所能概述的吧,难怪老爹死乞白赖地要把自己塞进重案二组,叫自己跟笑哥好好学习。
不过好在司徒笑也清楚朱珠的能力,没有过分为难,开导道:“我们看到的不只是数字,首先记住关键的电话号码。小王,电子表格新增一栏,将已知号码的机主名字对应在号码前面显示。其次,关键的时间节点需要与案情相结合,就目前我们接触的这个案件来说,除了五月九日,还有九月十日,伍文斌死,九月二十八日,卓震车祸,十月四日,购书城有凶手跟踪卓思琪,十月二十五,卓思琪死,虽然在这些明确的时间节点上,看不出伍文俊的通信记录有什么异常,但是,将这些时间节点标红之后,你就能看到,每一次节点都是一个拐点,伍文俊的通信目标、通信频率都在拐点出现后有所改变。而这些改变,又暗含了他的心理和行为变化,对不起,等一下。”
朱珠异想天开道:“唉,王克生同志,你能不能把他们的谈话内容找出来啊?”
“伍文俊的那些朋友,你认识多少?”
“对照龙建出行通信记录,查出行前两天和出行后的联系人,联系时间和地点。”
“伍文斌还活着的时候,伍文俊几乎每天都要和他哥哥通两三次电话,但是这个地方,接连三天兄弟俩没有通信,这三天可能发生了什么?”司徒笑分析道。
王克生调出通信记录,并成四列进行日期同步比对,司徒笑指着屏幕道:“首先是卓思琪,下午五点打给了伍文斌,通话时长一个多小时,与日常行为有差异,其后伍文斌打给了卓震,卓震的通信记录呢?”
“呃,嗯,龙建他们家里的支出有点高?”
“你们www.99lib.net看,卓震、伍文斌,在通话之后都联系了其他人,间隔时间很短,说明他们商议的事情很重要,可是卓思琪与伍文斌通信之后却不再有电话联系了,直到晚上十点五十,中间隔了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没有与任何人进行通信联系,这对卓思琪的通信频率而言,很罕见。”
“嗯,没多少联系了,他们家出了这事儿,还剩下那么大个公司,他好像一下子就收敛了性子,整个精力都放到公司上去了,那些不懂的都要重新学嘛,不过我想他学起来应该还是蛮快的。”
“哎呀,人都有两面性嘛,温室型人格都是因为他全家都宠着他,大部分都是被惯出来的,他本身还是想对朋友好的,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他很好玩的,他喜欢追寻刺激和有挑战的体能项目,并以此彰显自己的强大,他也很渴望突破自己性格的缺陷,并不是那种……那种坏得没救,他心并不坏,只是缺乏社会阅历和足够的处世经验,有时会显得比较偏执。这也不能怪他呀,他哥哥什么都想帮他做,不让自己弟弟亲自动手亲自参与,然后又怪自己弟弟没经验没能力,这搁谁身上都会很憋屈的,这种保护式的我都是为你好,真是害人不浅。”
“要看过激程度,偶尔发泄式的吼叫一番还是有的,难道你认为他会因为这个原因杀了他哥哥嫂子?这个,是不可能的。”
“开始喝早餐奶的时间。”
外松内紧?司徒笑觉得这个组织越发可疑起来,继续追问:“伍文俊的智商怎样?”
“在你们去通信公司前我已经叮嘱茜姐了,但是没有,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倒是挺到位。好了,今天就查到这里,我看克生也很累了,今天耽搁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朱珠,收好资料。还不准备走吗?克生?”
“晓玲,你觉得,伍文俊在这个时候突然要发愤图强,想振兴公司,正常吗?”
“你们最近联系还多吗?”
“你……你这不是敷衍我随口编的吧?如果伍文俊是这样的人,我实在想不出你能够和他友好相处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说,由于过度保护,缺乏足够的人生经历,所以导致了他的性格有一定偏执,这种偏执会让他做出过激行为吗?”
“呃,这个倒是和他平时的表现有些不符,不过绝境之中总能激发人的潜能吧?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朱珠跳出来表现一下:“哎呀,帮个小忙嘛,笑哥请你吃饭。”
“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太过决断。”司徒笑思索,三个小时的通信空白,伍文俊说他哥哥怀疑嫂嫂偷人让自己帮忙调查,三天兄弟失联,伍文俊的发泄式聚餐,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联系,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黎晓玲在电话那头笑道:“啊?哈哈,你就别想了,大叔。中国星看似松散,但要成为他们正式成员,考核超严格的,我都过不了,那对极限运动的掌握需要相当熟练,你想,他们那些活动都是组织方和赞助http://www.99lib.net人资助的,等于免费请你到处玩,想去的人还不多了去,你在某项极限运动上没有过人之处,他们才不会接纳你呢。”
司徒笑让朱珠先走,他还要理一理线索,办公室又只剩他一个人和一台电脑,龙建的问题,看来还得去趟天涯市,这边伍文俊也不能放松,想到这里,司徒笑给黎晓玲拨了电话。
朱珠看怪物一样看了司徒笑一眼:“笑哥,两三天不打电话很正常嘛,就是两口子还有几天不联系的呢。”
司徒笑转向王克生,问道:“你能帮我查出来不?”
司徒笑看了看这段通信的时间:“五月九号,四个月前?”
卓震的通信记录被调了出来,朱珠开始埋怨王克生:“有这技术你不早说!害我和茜姐跑老远,你良心坏坏啦!”她一下一下地戳着王克生脊梁骨,王克生汗毛直立。
“或许见什么人去了?”朱珠现学现卖。
“中国星理事,他就是活动组织人,和文俊关系很好的,不过……因为他们关系太好了,所以我觉得你查不出什么来。”
“是否可以推论为,他用平时的出行来掩盖七月的偷会情人?”朱珠受到表彰,工作积极性高涨。
“我们不是可以查到实名登记下的所有号码吗?”朱珠拍打王克生的肩。
“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你再想想。”司徒笑对朱珠的想法很不满意。
朱珠惊奇道:“咦?这么说这个龙建收入很高啊?他的工资哪儿有那么多!”
司徒笑摇头道:“你仔细看,这半年以来每天都保持着两三个电话的频率,突然有三天的空白,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而在这之后,通话频率略有反弹,但通话时长缩短了,前面呼出和接听次数几乎对等,在这之后呼出的次数却占了更大比例。给我的感觉,像是因为什么事情,惹得他哥哥生气了,有一段时间都不爱搭理这个弟弟。小王,给我将伍文俊同一时段的通话记录另外建档调出来。”
司徒笑有些无可奈何:“还有一种可能,伍文俊未必对我说了实话,五月时,他哥哥或许并没让他去调查他嫂嫂有没有在外面偷人,而是说了别的事情。小王,调出伍文斌和卓思琪同时段的通信记录。”
司徒笑对着日期看数据:“这几个号码身份查一下,嗯?都是公司高管啊。卓震打给了公司高管,在之前也在频繁联系公司高管,那么卓思琪和伍文斌的通信很有可能与恒绿公司有关,这件事怎么会引起伍文俊和伍文斌兄弟间发生问题呢?”
朱珠知道,这是笑哥给自己布置考题了,她努力地睁大了眼睛,可是除了通话时间、通话时长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电话号码,她什么也看不出来,笑哥说的很多疑点,朱珠只看到很多主叫被叫,省外省内。
“没问题。”王克生敲击几个键盘,同一时段伍文俊所有通信记录立刻另外成表,排列开来。
王克生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又不是美国。”
司徒笑仔细看着这些在常人眼里寻常无比的数据,99lib•net一面冷静地分析,一面喃喃自语:“奇怪,和晓玲的通信频率有所降低,与他那群小朋友的通信频率有所增加,看来很有必要去找这个刘飞谈一谈。”
“嗯?看来你真要查他,好吧,你有没有听说过CES,中国星极限俱乐部,文俊是这个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也是最大的赞助人,里面聚集了一群十七八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是极限运动发烧友,文俊的朋友大部分都在里面,我偶尔也会去玩。你要从多方面了解文俊呢,不妨去那里查查。”
“每次出行会少一盒鲜奶,以此确定龙建出行时间。”
司徒笑道:“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你仔细看看时间,联系刘飞,是在头一天晚上十点,同一天他与他哥哥通信是在晚上八点左右,随后是他哥哥下班回家的时间,不排除兄弟俩进行过某种谈话的可能。在这之后,他第一个联系的就是刘飞,接下来半个小时内,他又联系了四五个年轻小伙子,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什么,男性,年轻,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吃喝,玩耍,你看,第二天凌晨一点、两点,他都还在联系更多的年轻人,这是一次典型的消夜聚会,和自己一起玩耍的兄弟们狂欢一夜,或者是因为某些变故,需要发泄排遣一夜。
“龙建家庭支出总额按月统计。”
在司徒笑通话的同时,朱珠一直变着法地游说王克生,王克生经过了一番犹豫和挣扎,才警告朱珠道:“好吧,我可以帮你们查,但是你绝对要保密,不可以说出去。”他极不放心朱珠,总觉得这么大一个把柄被这么个不学无术的丫头捏住了,以后会很麻烦。
挂了电话,司徒笑又打给李开然:“开然,有个叫中国星的极限俱乐部,你从外围了解一下这个俱乐部的组织结构、成员和活动范围。对,越详细越好。”
朱珠一脸憨笑,心头溢出说不出的欢喜。
“这个时候,他首先联系谁,就表明谁在他心中较为亲近,关系更密切,这一点,从他在医院里向护士说是自己兄弟刘飞出了事故,才赶到医院可以进行佐证。而一般情感上的问题,或是生活上的问题,我觉得他首先应该考虑向晓玲倾诉,然而他完全没有考虑和晓玲联系,头一晚可能是太晚了,但是后面三天的通信,也都是晓玲找的他。所以,这次他和他哥哥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不想告诉晓玲,但是不介意告诉自己的兄弟,对一个正常男性而言,这种事情,应该是和另一个女性有关!至于为什么只联系了刘飞两次,你想一想,如果两人在一起相处,还需要通过电话联系吗?约定发泄或是狂欢的地点,一次,到了地点,找人,第二次,足够了。”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你该不会怀疑他吧?”
司徒笑摇头道:“女强人通常是女忙人,就算与什么人会面,也不会中断通信联络,会有人打过来找她的。若说手机没电,似乎有点巧合,朱珠,五月九日作为关键时间节点记下来。我们接着往下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