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3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3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大楼底层富丽堂皇,像皇宫一样,层高六米,艾司忍不住想四处打量一番,但杨聪叮嘱过,只能盯着他后脑勺看,这位仁兄脑袋不是正圆形的,上大下小,像颗栗子。
“有点飘,是不是?”
“没错。”
“唉……”杨聪被触痛了心事,遥望圆月,喝了一大口闷酒,也开始有飘飘欲仙的感觉了,“有一次,我跟着大哥去接货,没想到我们兄弟里他妈的出了个叛徒,警察早就等着我们了,大哥被打死了,二哥、三哥都被抓了,一个死刑一个无期,下面的兄弟也都被抓,一个没跑掉,我算运气好的,只判了六年。”
杨聪乐道:“你还真他妈的是三好学生啊?来来来,那今天一定要吼两嗓子,这里这么高,休息个屁啊,下面都没人的,随便你怎么喊,怎么闹,根本没人知道。想说什么都可以!”
杨聪打断道:“别说我,要说老子!”
“走楼梯上去?不坐电梯?”艾司在楼梯底部抬头仰望,螺旋状的黑色扶梯看不到尽头。
“他妈的,原来你小子和我一样衰啊,谁他妈这么缺德,生了这样俊俏一个儿子居然不要,怪不得我们臭味相投,来,把它干了,我先喝。”咕噜咕噜……
“哈哈,你真幽默,不高兴?我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不高兴的。”
艾司迟疑道:“浑身不得劲儿,感觉好像,好像有点……”
“老子艾司,好喜欢恩恩,好喜欢婉儿,好喜欢雅欣!”
艾司半信半疑,也咕咚吞了一大口,顿时那股火辣辣的感觉就从舌尖蔓延至喉咙,最后一直烧到肚子里面,不得不吐出舌头,用手扇风,大口地吐气,怪不得杨聪喝了要耶的叫上一声。“好辣,好辣。”艾司用两个手扇动着,又引得杨聪一阵大笑。
艾司他们买了煮花生、大份烤卤和火炭,重新回到金威大厦前,想进去,首先得过门前警卫这一关。
高空断桥、合力桥、梅花桥、翘板桥、荡木桥、双人绳桥、天梯、滑索单杠、攀岩墙……各种游乐场里不具备的新奇玩法,都要大家一起合作完成。下午则换上了整齐迷彩服,五个人正好一支小队,玩真人CS,由于多了恩恩、雅欣、婉儿这三个拖油瓶,恩恩小组很快就差点全灭,最后只剩下www•99lib•net艾司一人挑起大梁,悄无声息地将对方五名队员全部干掉,这一天也很是尽兴。
当艾司微微喘息地爬上98层,发现杨聪坐在99层楼梯口等着他,不禁微怒:“你,你没走楼梯。”
艾司又吸了一口,这次没有咳嗽了:“我会得不多,但是我可以学的。”烟屁股交还给杨聪。
“小子,你大头哥还没发力呢,要不要比一比,谁先到顶楼。”
“好啊。”“你先走,让你先爬五层,快点,待会儿你就知道我厉害了。”
“……算了,不提以前那些事儿,说了你也未必知道,看你小子傻乎乎的好像什么都不懂,大头哥告诉你,一个人在外面小心点,被人骗去卖掉都不知道。”
大楼保安果然没有为难他们,毕竟大厦里近万员工进进出出,杨聪带着艾司左走右拐,不一会儿就到了一条无人小径,不知他从哪里变出两根小铁签,捅呀捅的,打开一扇小门,一条狭窄的楼梯通道便出现在眼前。
虽然已是节假日,大厦内依旧亮着不少灯,时不时有人三五成群进进出出,杨聪将东西都放在艾司手中:“你拿着,等我一会儿。”说着他就朝那些进出大厦的人群靠过去,溜达了一圈回来之后,手里拿着两个类似公交卡一样的牌子,递给艾司一个:“走吧,就这样走进去,进去后不要到处看,你始终盯着我后脑勺就行,跟我来。”
推开门,一股劲风袭来,深秋的凉意在高楼顶端格外明显。“哇!”艾司又发现了一处新大陆,没想到站在这高楼顶上,看到的完全是别样的风景。
“老子艾司,一定会长大!”
“你们做什么生意的?为什么警察要抓你们呢?”
艾司拎着东西,走近大厦才注意到,大厦正门不开,旁边有几道小门,门口都有一个和公交车上刷卡类似的机器,用杨聪给的卡在机器上一过,小门才能打开。
杨聪看艾司有了醉意,笑道:“兄弟,现在找到喝酒的感觉了吧?爽不爽?”
花菜的小屋还在,艾司很担心爷爷会将花菜的小屋拆掉,蹲下来,艾司对着空空的狗舍说道:“花菜啊,艾司去了城里哟,城里有好多车,好多人,好多高楼,比最高的树都还要高,你没有去99lib•net过城里吧?等你回来,就带你去哦。”虽然艾司已经渐渐明白死亡的意义,但他心里却有一个执拗的想法:我向流星许过心愿,花菜,应该能回来吧?
翻出围栏,站在九十九层高楼天台边缘,杨聪拉开拉链,对着楼下一阵扫射,得意地对艾司说:“喝足吃饱,迎风撒尿,这是人生的一种境界,懂不?”于是,艾司也境界了一把。
夜幕中的灯光甚至映照出远山的浅影,艾司被其吸引,来到天台边缘,努力地辨认着莲花山的样子。
“你能爬得上去?”
“喝!”杨聪打了个饱嗝,仰面躺在天台顶上,月正当空,映入眼帘,突然发了感慨,“吃饱喝足,却只能看他妈的月亮,人生就是这么空虚寂寞啊。”他将耳朵上别着的半支烟取下,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满意地向外吐着烟圈。
“老子杨聪,要当世界首富!”
艾司皱眉道:“这酒好难喝。”他抿了一口,还是辣乎乎的,并没有因为放了一段时间就变得好喝。
“大头,你说你以前和你的兄弟过得那么潇洒,后来怎么散伙了呢?”
“给。”杨聪小心地捏着半支烟,敲敲并排躺着的艾司,艾司接过烟,学着杨聪的样子深深一吸,顿时就“吭吭”地咳嗽起来。杨聪生怕浪费似的将半支烟从艾司那里抢回来,又吸了一口:“你小子,喝酒不会,抽烟也不会,像你这样的不去学校里面当三好学生,却跑到外面来打工,还真他娘的稀罕,给。”又将烟递过去,差不多只剩一个烟屁股了。
第三天大家终于聚齐了,恩恩下令出发,目标直指滨海拓展活动中心。
这是他妈的什么词?不过脑袋昏昏的杨聪也懒得计较那许多,跟着又吼了起来:“老子杨聪,要泡尽天下美女!”
“老子杨聪,要去美国当总统,要做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
“孤儿院?孤儿院这么凶啊?”
“喏,只有四百多了,这个月刚发的薪水,都在这里了。”
杨聪哈哈大笑:“笨蛋,酒是要大口喝的,不是用来舔的,再来,要大口喝,直接一口吞下去,过一会儿你就知道爽了。”
“说到骗人,你上次为什么要用你妈妈、老婆和儿子做借口啊,就不怕他们知道了不九-九-藏-书-网高兴?”
“老子杨聪,老子杨聪,他妈的,没词儿了!”
艾司接过酒瓶,有些犹豫地辩解道:“不是不要吧,是我忘记了。”
杨聪有些吃惊道:“你属牛的啊,体力这么好,这还不到二十分钟就爬上来了,走走,赏月去。”
“啊——”艾司也跟着大喊起来,声音在风中竟然显得小了许多,不过这一喊出去,心里的些许不愉快也都随着酒精蒸发掉了,“啊——”艾司再次恣意狂放地呼喊,感觉就像回到了大山里,站在山顶上,怎么叫都行,“我,艾司……”
皎月已升高,孤悬苍穹,下方的城市反而到处都是星星点点,仿若天上星辰都已经堕入地面,道路上奔行穿梭的小车尾灯尤为好看,就像一尾尾发光的鱼儿,在名为城市的海洋里畅游,时而聚集成群,时而分散开来。
杨聪选了个避风的角落,大声招呼道:“快过来,没上过这么高的楼吧,看你呆头呆脑那样,一看就是个土包子,来来来,把酒拿出来,咱哥俩好好喝一个。”
“怎么样,爽吧?”杨聪促狭地抢过酒瓶,自己又灌了一口,搁下酒瓶吃花生米。
杨聪也不急着拉上拉链,就那么站在边缘,双手拢在嘴边,大吼起来:“喂……哟嗬……老子杨聪,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吼完了,对艾司叹道:“啊,真他妈过瘾,好久都没这么过瘾了!”
“我在孤儿院长大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皮鞭,瞧瞧,瞧见没有?”杨聪掀开衣服,让艾司看自己身上,“这些伤疤就是小时候留下的,后来大概八九岁不到十岁的样子,气不过,就跑了,那时候什么都做过,小偷呀,乞丐啊,只要能活下去,后来就碰到了蛇哥,再后来就一起跟着虎哥他们打天下了。”
十层,艾司拎着两个大袋子,看着气喘如牛的杨聪:“你行不行啊?”
酒过三巡,艾司觉得不对劲儿了,一向清醒的大脑有种说不出的昏沉,原本只是肚子烧乎乎的感觉却化作了一股热量,游走全身,全身暖暖的很舒服,但同时又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来。感觉好像坐在充气沙发上,有人喂自己吃东西,连根手指头都不用动,艾司使劲晃了晃脑袋,那种绵软的感
九九藏书网
觉却一波接一波地袭来。
艾司担心道:“不会影响别人休息吗?”
第二天婉儿作业还没做完,原来国庆陪她妈妈逛街购物走亲戚去了,雅欣、赵磊开车送恩恩和艾司回爷爷的小木屋,恩恩他们去看爷爷,艾司径直来到花菜的小屋前。
艾司也学着扔出花生米,用嘴去接:“嗯,这上面听不到汽车的吵声,好安静,看下面好小。”啪,又是一颗花生米。
在城市中,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远,下面的街道车辆都好小,行人更是小得几乎看不见,好奇妙的感觉,眼前一片开阔,星光点点,夜色无边,仿佛心中的积郁也随着视野的开拓而渐渐消散。
长假第一日,他们参加送书下乡活动,跟着小货车去看了教室简陋的乡下学校,当了一天搬运工,被那些小学生系上了红领巾,艾司乐得合不拢嘴,果然和恩恩在一起最开心了。
第二天,艾司睁开眼,在屋里,自己竟然不记得怎么回来的了,屋子里也乱七八糟的,糟了,今天恩恩要回来,赶紧把屋子打扫干净。糟糕,那身体所有权转让协议里写了,不让自己抽烟喝酒,可昨晚竟然忘得一干二净!恩恩不会发现吧?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干了!
剥了花生壳,将花生米往天上一扔,张口接住,杨聪得意道:“怎么样,没白来吧,这上面风景可好?”
艾司也赶紧吃花生,抓起牛肉串嚼牛肉,吃了东西那股烧乎乎的感觉才稍微好转,不过嘴里留着酒的香味,这种感觉好奇怪。
“那,哥哥就不客气了。”杨聪一把抓过,蘸着口水数数钱,看了看艾司,从里面抽出十块,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你,你有公交一卡通的哦,车费也不用给你了。兄弟,哥哥记住你的情了,以后我杨聪发了财,把鑫利娱乐城包它个三天三夜,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哈哈哈哈!”
“老子艾司,要做出最好吃的菜!”
“老子是走钢丝的高手,我会掉?对了兄弟,哥哥这几天实在活不下去了,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周济一下。”
“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名字叫慈善堂就真做慈善啊?叫福利院就真有福利?长得俊点的,像你这样的,还能卖给有钱人家,长得一般的,但脑瓜子好使听话,又或者身强力壮,将来www.99lib.net可以留下来给院里干活创收,像我这样长得没人要,又不肯听话的,就只能做出气筒了。你呢?一个人出来打工啊?看你年纪也不大的样子,有没有十七啊?你爹妈不让你上学了?”
“笨蛋,电梯门口有保安的,要刷指纹,这是紧急疏散通道,连摄像头都没有,九十九层,怎么样,小子,有没有这个劲儿啊?”
碎砖块支起小灶,点燃了火炭,那些烧卤都是熟食,用火炭只是将它们加热,另外烤得微焦脆皮也更有口感,杨聪对这些很有经验。
“老子艾司,好想花菜啊!花菜你能听到吗?有没有在想艾司啊!”
“这就对啦,腾云驾雾,快活似神仙,这就叫飘飘欲仙。来,再来一口,大口点,这才像爷们儿嘛。给我。”
“是啊,在这上面吃东西最过瘾了。”杨聪拧开酒瓶,喉头耸动,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发出“耶”的称赞:“不错,这酒够劲。你也来一口?”将酒瓶塞进艾司手中,一股酒香弥散开来,遁入夜风之中。
第四日,恩恩却一反常规安排,带着大家去了书店。与此同时,另一路人马也按部就班地往书店集结。
“哼,当年你大头哥爬这楼,比搭电梯还快呢。”
“没有爸爸妈妈。”艾司微微低头。
那些明昧不定,成行排列的是街灯,光彩变幻,色泽诱人的是霓虹,构成立体马赛克,偶尔变动的是高楼里的写字间灯光。这是一个电子的世界,用光与影勾勒出城市独有的画卷。
看着艾司拎着口袋飞快地爬了上去,杨聪笑道:“蠢啊!就下层防范严密点,哪能每层楼都有保安守电梯的。”
“老子艾司,最喜欢恩恩了!”
杨聪吸得快烧到过滤嘴了,才依依不舍地将烟头弹出去,借着酒劲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撒尿。”
“哈哈哈哈,兄弟,过瘾吧,以前老哥我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到这楼上来吼两嗓子,什么狗屁烦恼心事全都没有了。”
“啊,你也没有妈妈?”
杨聪有感而发,又开始吹嘘,当年他和他大哥在这楼顶天台,喝酒吃肉,唱歌跳舞开party,找美女来作陪,何其逍遥自在,一眨眼物是人非,天台还在,只是冷冷清清,当年的兄弟都劳燕分飞,艾司在一旁听着。
“大头,你要掉下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