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2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2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从最后一起毒杀案来看,伍文俊的知情速度明显远超常人,如果他真的是当晚就去医院联系医护人员企图篡改死亡时间,那么作为普通人,不可能在知道自己嫂嫂和侄子死亡的同时就想到了谁先死谁后死这个专业的遗产继承问题,只能说明他早有准备,就等着卓思琪和伍永龙同时死亡。
章明如同胸口被重锤连续击中,脸色一白,身体摇晃连退几步,靠上护士站柜台才稳住身形。司徒笑一看这场面,自己不出面不行啊,那小姑娘是只朝天小辣椒啊,这嘴皮子翻得就跟练相声似的,章明和子成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张子成心不甘情不愿地站出来:“笑哥,我就轻轻碰了她一下,我可没打她。”
司徒笑走上前去,尽可能显得和颜悦色:“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在静室中的这番沉思,让司徒笑猛醒到自己忽略了什么,从凶杀案一开始,他们调查伍文斌,调查卓思琪,调查恒绿公司,调查柏铺村招投标案,却忽略了一个人,伍文俊!这个第一报案人,第一个叫嚷着他哥哥被他嫂嫂杀害了,看似不学无术,吃喝打混的高富帅同志,警方对他的基本情况却知之甚少。
小姑娘一口气说下来,连个停顿都没有,张子成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机会,难怪憋成一张猪肝脸。章明倒是抓住机会,趁小姑娘换气时的停歇,插了一句:“你……你不要搞人身攻击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个无能且花天酒地的弟弟,无疑已经骗过了卓思琪,骗过了黎晓玲,也骗过了自己和每一个参与调查这起案件的警员!
事情有些不对劲,作为第一报案人和最终最大受益人,却被自己忽略了,这件事本身就不对劲。司徒笑开始回忆对伍文俊的直观印象,从一开始,以为是一个披着高富帅外衣的花花公子,后来伍文俊的表现,则让人觉得他就是驴粪蛋皮面光,再后来,觉得这家伙不仅是一个草包,而且道德败坏,性格恶劣,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司徒笑挤出人群,向前迈了一大步,章明和张子成立刻看到了救星般喜出望外:“笑哥。”“笑哥。”
那个叫小叶子的小护士低声道:“没……没什么。”小辣椒将下巴昂得高高的,像只得胜的小公鸡。司徒笑让章明清场:“都散了都散了,警察办案,没什么好看的,回病房去。”
从哪里下手?先做周边排查吧,龙建的案子发生得更早,过去的时间越长线索越容易被忽略,先从龙建周边下手!
以此为论点,当伍文斌开始怀疑卓思琪在外有情人之后,卓思琪为了以防万一,先请杀手干掉了龙建,因为他们每次约会都会在户外进行,所以www.99lib.net龙建将死得无声无息,这点很合理。可是伍文斌产生怀疑之后,摆出了不查到底不罢休的姿态,卓思琪干脆又杀了伍文斌,她觉得这两起凶案都被专业杀手处理得非常妥当,而伍文俊又是个绣花草包,恒绿公司在自己和自己哥哥的把持下,她可以稳当地做她的老总,再将股权从伍文俊和老太太手中买过来,恒绿集团就完全掌握在她手里了。
小辣椒转动眼珠,以一副我不怕你的表情坚毅道:“我是重症监护室的吴爽,她叫叶小曼,我们刚到医院不久,没做过你们说的那些龌龊事。”
伍文斌是一个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普通打工者,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就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地产王国,成为海角市炙手可热的地产大亨,他的能力和智力毋庸置疑。那么,作为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弟弟,智商又没有明显的缺陷,怎么可能只会像小孩子一样叫嚷,我哥哥是被嫂嫂偷人杀了的,不是杀手就是死士……
从主观层面而言,至少目前认识和基本了解伍文俊的人,包括他的家人和朋友,都觉得伍文俊和他哥哥关系很不错,只是对那个嫂嫂有所不满;从客观上讲,伍文斌正在将恒绿公司发展壮大,持有大笔股份、每年有不少分红的伍文俊完全够他奢侈花销,而且只会越来越多,如果说他在这个时候对哥哥全家下手,夺得了整个恒绿集团的产业,多少有点杀鸡取卵的嫌疑,而且这种大型集团公司,债务和流水账目通常成正比,现在又被警方查来查去,最终伍文俊到手的钱说不定还没他哥哥在的时候他手里的股票值钱。
他不参与公司事务,整天在哪里游玩?他的人际关系和交往人群是怎样的?从最初的情况看,他的报案行为显得非常突兀而且不合常情,从目前的局面看,整个案件最大的受益人居然还是伍文俊!
原本那些患者及家属和医护人员就想多看看,听小姑娘这样一说,更加不想走了,司徒笑沉声道:“我都已经替他们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司徒笑暗叹一声“厉害”,这小辣椒去搞辩论肯定行,就抓住这一个破绽,只攻击你的痛处,这叫得理不饶人。司徒笑将脸一虎:“子成。”
伍文俊认定卓思琪有情人,并且是杀害他哥哥的主谋,想要报仇,但由于警方无法证明在伍文斌遇害一案中卓思琪有罪,所以伍文俊铤而走险,选择了私自联系杀手报复性杀人。
还是那个问题,关键是……动机!
司徒笑没想到这只老鸟居然也会惹祸,当他赶到医院时,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两个小姑娘相互搀扶着,一个抽抽泣泣,另一个满脸藏书网怒色地斥责着什么,张子成就像个斗败的公鸡,脸红脖子粗却没能还口。
以两个假设为论点,整个案件的前半部分都很符合逻辑,结果没想到,卓思琪母子被人毒杀之后,高风的三份报告单,直接将假设的论点摧毁,而且后来的尸检也证实,卓思琪身体正常,没有无法正常生育的隐忧。司徒笑傻眼了,一切又要从头来过,而这一次,他毫无头绪。他想了各种可能性,没有任何一种,可以比伍永龙不是卓思琪和伍文斌亲生儿子更具说服力,可偏偏伍永龙就是卓思琪和伍文斌的亲儿子,司徒笑被拦在这里,卓思琪为什么要企图移民逃走?你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
可是,在那嚣张、无礼、无知,还显得有些幼稚的性格背后,有些东西显然被忽略了,作为最了解自己弟弟的哥哥,为什么让自己的弟弟去调查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弟弟有这个能力吗?还是说自己的弟弟很擅长做这种事情?利用酒吧的掩护和地铁的便捷制造不在场证明潜入恒绿公司总部做了什么?那张差旅报账清单是否就是那时候发现的?一张发在网上的帖子,就逼得卓思琪不得不放弃整个公司,打算移民出逃。而在卓思琪中毒后,又用快递的充气娃娃骗过了经验丰富的便衣警察,并且马上赶到医院联合医生修改死亡记录,一环扣着一环,毫无破绽!
柏铺村招投标案在整个伍家连环凶案里面,究竟有没有那么重要,司徒笑始终持怀疑的态度,没错,围标案牵涉金额巨大,牵扯面极广,可这里面和伍文俊的关系不大,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还没有发现伍文俊和围标案有任何直接关系,三个与围标案有关的重要经手人,伍文斌、卓思琪、卓震,两死一昏迷,线索断在这里,不知道检察机关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线索。不过伍文俊和卓思琪的死肯定有某种联系,因此司徒笑认为,肯定有什么地方是警方忽略了的,伍文俊的雇凶杀人动机应该和家庭内部矛盾有关,而柏铺村围标案则是伍文斌或卓思琪和卓震等人主导的、为了扩大恒绿公司资产而进行的违法案件。
司徒笑注意到,小姑娘搀扶着的那位小护士轻轻拉了拉小姑娘的衣服,似乎想息事宁人,就这样算了,但小辣椒可没那么好相与,柳眉一挑,微圆的苹果脸上写满了不服气:“你道歉有什么用,出手打人的又不是你,就是因为你老是这样护着你的手下,所以他们才骄横跋扈,目中无人,颐指气使,今天那个打人的警察不道歉,这事儿可没完。”
小辣椒看了看司徒笑,只觉得这位警官长得比那两位更高大,一看面相就不是善茬,看起来好99lib•net凶恶的样子,小心肝颤了两下,却依然倔强地嘟着小嘴道:“如果不是大家看着,还不知道你的手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呢。”
“我那是和他们讲道理嘛,有理走遍天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小叶子你就是太善良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刁民才有公平公正的待遇。人家对我们好,我们才对人好,人家凶你,我们凭什么不能凶回去。”
不过幸好,司徒笑手里还有另一条线索。
所以,当伍文斌死后,卓思琪还在积极筹划柏铺村招投标的方案,那个时候,她还想将恒绿集团做大做强。但是卓震的车祸绝对是卓思琪没有想到的,这个是不是伍文俊的反击呢,很难说,但无可否认,正是这一次车祸,暴露了凶手实施犯罪的手法,而自己也暗示过卓思琪,伍文俊坚信她在外有情人。
张子成听出了笑哥的言外之意,办案要紧,你一大老爷们儿和一小姑娘较什么劲儿,服一下软死不了人,只能很没面子地道歉了:“对不起,刚才情绪有些激动,不小心伤到你了,没,什么大碍吧?是我的错,对不起,请你原谅。”
这几个大问题还有许多地方有待调查,司徒笑将手中的白纸一分为二,在另一方罗列更为细小的问题,那些一开始就有疑虑却一直未能得到解决的问题。伍文俊为什么咬定卓思琪有情人?卓思琪是否想要携款移民,如果是,为什么?伍文俊和杀害卓思琪以及伍文斌的凶手间有无直接联系,如果有,他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方式联系上的?
手机响起,司徒笑接听,电话是章明打来的,好像他们在医院里遇到了一点麻烦,张子成和护士吵起来了,场面有些失控,章明见势不妙,打电话向笑哥求救。
这一点可以反推回去,伍文俊和卓思琪母子的死有着紧密的联系,从他当晚的态度,他的办事效率,他的充气娃娃伪装,各个方面都是这一假设的佐证,但警方目前却拿不出一个切实有效的证据。就算能证明伍文俊联系医护人员篡改死亡记录,也无法直接证明他与卓思琪的死亡有关。
“对不起,请稍等一下。”将两个小姑娘安顿下来,司徒笑再去找章明、张子成了解情况。待他走开后,吴爽才不住地轻拍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那个警察看起来好凶,就站在面前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安排好工作,司徒笑却没有一同行动,他找了间静室,打算从头捋一遍整个伍家凶案过程。伍文斌先死,跟着是卓震和他父母,然后是卓思琪母子,就目前的情况看,伍文斌一家才是凶手的主要目标,卓思琪的哥哥和父母不过是池鱼九九藏书网之殃,案件发展到现在,疑点并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司徒笑靠近过去,只听那苹果脸的小姑娘正利索地翻着嘴皮子:“你们警察凭什么可以随便打人啊?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一没有人证二没有物证三没有文书四没出示证件,你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再说了,你也不瞧瞧自己那副尊荣,贼眉鼠眼,尖嘴猴腮,穿上警服也像地痞流氓,让大家评评理,谁见了你不是心生警惕避而远之,警方调查,民众配合那是义务,不是责任,你态度诚恳行为端正我们配合一下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你态度恶劣,行为下流,我们不配合又怎么啦?我们公民也有我们公民的人身权利。退一万步说,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打人啊,还打一个女孩子,你是不是人啊,是不是男人啊!”
司徒笑重新理清了思路,除了找出伍文俊教唆或暗中勾结医护人员篡改死亡记录的证据之外,还有两件事需要确认:一是伍文俊和伍文斌两兄弟的关系是否真如大家所看到的那么好;二是卓思琪和龙建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产生的关联!
“子成……”司徒笑看章明在一旁欲言又止,已经猜出七八分来,“你看人家小护士长得多水灵,是你这么粗糙的老手可以碰的吗?碰坏了怎么办?”
叶小曼怪嗔她道:“那你还和人家顶嘴。”
动机是关键,卓思琪有打算移民的迹象,根据卓思琪和龙建的出行时间,司徒笑当时假设,卓思琪和龙建是情人关系,两人是通过当年卓思琪生产伍永龙时认识的,卓思琪身体有异常,无法正常生育,而龙建非法贩卖婴儿,两人因此认识,但是要发展到情人关系这一步,还不够。所以司徒笑又假设,龙建知道了伍家给卓思琪定下的规矩,那么他就可以用伍永龙来要挟卓思琪,获取更多的财物乃至卓思琪的身体……
杀人是要有动机的,尤其是杀一个对自己很不错的同胞亲哥哥,如果说恒绿集团陷入了巨大的债务危机,司徒笑还可以假设是伍文斌为了逃避债务而买凶杀了自己亲弟弟,再利用同胞的面部特征骗过了自己的老婆和母亲。但伍文斌死的时候恒绿集团正处于上升势头,柏铺村的招投标更可以令他们资产大增,就连卓思琪接手后都忍不住想挽起袖子接着大干一番,而且要瞒过卓思琪和齐老夫人哪有那么容易,伍文斌是真死了,如果是弟弟下的手,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指使凶手杀伍文斌的人是不是卓思琪?而杀卓思琪母子又是不是伍文俊指使的?如果是,他们的杀人动机分别是什么?如果不是,那凶手又是为什么而杀人?卓思琪和龙建究竟是什么关系?九九藏书柏铺村招投标案和伍家凶杀案有没有直接关系?
黎晓玲并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简单女人,高风应该算是较为优异的警队法医,可黎晓玲明显更乐于和伍文俊相处,就说明这个人有某种能够吸引黎晓玲的气质,只是黎晓玲当局者迷,并未发现……
但最终导致卓思琪不得不放弃柏铺村招投标计划,转而考虑移民的,恐怕还是伍文俊放在网上的那份差旅费用清单,卓思琪害怕自己和龙建的关系曝光,进而暴露伍永龙并非伍文斌亲生儿子的事情,这样一来,她雇凶杀害龙建以及伍文斌的事情也会被警方追查出来,她无计可施,只能想办法携款潜逃。
看章明那小样都快哭了,真是丢人,司徒笑瞪了他一眼,回头出示证件道:“不好意思,我是警司司徒笑,他们俩是我的手下,他们是奉我的命令前来调查一宗案件的相关情况,现在这个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里是公共场所,围了这么多人也影响医院的正常工作开展啊。不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让大家都回去吧。如果他们有无礼的地方,我代他们向你们道歉,如果他们违反了警规警律,请放心,回头一定严格处分他们。”
这人究竟是一个狂妄又无能的败家子弟弟,还是一个心思缜密,演技惊人的阴谋大师?如果是后者……司徒笑开始为自己这一想法感到战栗,如果说卓思琪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伍文斌,或者龙建,如果这一切,从始至终,与杀手有联系的,只是伍文俊……
从表面上看,这是说得通的,可是仔细想一想,伍文俊这个人游手好闲,对公司的大小事务一问三不知,他有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找到这么专业的杀手吗?
殊不料,这一句立刻惹火烧身,那个扶着好友、出来仗义执言的小姑娘将头一转,对准了章明立刻开始了狂轰滥炸:“人身攻击?人身攻击怎么了?你们人都打了,我们说两句都不行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你别以为你在一边不开腔不吭声就与你无关,你那是为虎作伥,纵容你的同事欺压老百姓,看你年纪轻轻,油头粉面,没想到也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也不是什么好鸟!办事不按章程,说话没有礼貌,如果警察都像你们这样子,那我们老百姓还有什么指望。警察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看看你们,长得人高马大,吃得皮光水滑,是我们老百姓养活你们啊,你们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啊!警察打人,你以为你们是城管啊,当我们小叶子是无证小摊贩啊?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难道你们还想不承认哪?一看就是作威作福惯了,不知悔改,难道你妈妈没有教过你礼义廉耻四个字怎么写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