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4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4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警局,茜姐和朱珠已经先行返回。“东西拿到了。”茜姐指了指桌上一沓打印纸,正忙着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照顾孩子。
“我回去再查一下,看有没有可能是现场搜索有遗漏或者物证登记处理部门的疏忽。”
“与纪律原则无关,能留下吃,我肯定不会跟您客气。这就是龙哥和他同学的照片啊,孟姐,龙哥有没有其余照片什么的……哦?有电子相册啊,我看看……我想转一个到我网盘行吗?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你确定吗?孟姐?”
“只能找找看,我觉得从龙哥的出行时间或许能发现一些别的线索,真是谢谢啦,孟姐。”
“哦,司徒叔叔。”龙萍萍应了一声,“我写作业去了。”将自己关进了小房间。
“不麻烦,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事,对了孟姐,上次我那位同事说你有记账的习惯?”
“孟姐,我还想了解一下,龙哥接触的同事朋友中,有没有哪些家境特别好的?”司徒笑一面将三本厚笔记塞进装制服的大口袋一面问道。
“翻盖……的吧?不是很大,黑色的,有个小天线,别的就……”
王克生正在浏览网页,看见司徒笑赶紧站了起来:“哟,笑哥,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
朱珠眼睛一凸:“笑哥,你看看,你看看,这每一页都记得密密麻麻的,我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录啊,我就是机器人不吃不喝,一周也不可能录得完啊。这是文职人员的工作好不好,笑哥,这专业不对口啊,肯定没效率的,半年我都不一定能完成。”
王克生正要将数据下拉,司徒笑阻止道:“停一下,你们看这里。”
“孟姐,龙哥除了时不时出去走走,还有别的什么兴趣爱好没有?喝酒,打牌,那些不算。”
朱珠眼中泪光涟涟,只看那三本笔记的厚度,她就真的想哭,这个新人的脑子飞速地运转起来,如何才能让自己摆脱这份重任,朱珠也知道,笑哥手里就这么几个人,总不能推给老刘去做吧。朱珠终于下定决心,咬牙道:“我选简单的,给我半年时间,保证完成任务!”
“那孟姐你还能记得那手机什么样吗?”
“我差不多该走了,孟姐。”司徒笑看时间,起身,自己想了解的东西也都问到了。
“陈封……有联系吧,但是联系得都少了,我记得,他儿子出国读书之后就联系少了。”
三人分开扫描,待王克生将扫描资料分包下去,司徒笑请二人吃饭,席间司徒笑又问起王克生对通信记录的筛选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朱珠哭丧着脸:“笑哥,我不是干这个的料啊,我可不可以不选……要不……让九九藏书网章明去干!”
朱珠道:“有啊,拷了个小优盘。”
孟庆芝已经不知道司徒笑究竟想问什么了,想了想,配合地回答道:“要说家庭条件好的,除了陈封,应该数王维敬,听说当时去天涯市开了家小诊所,现在据说都快做成大医院了。”
……
朱珠怀疑道:“有这么神速?”
“嗯,最高那个,叫陈封,原来是市妇幼保健院的麻醉师,后来去了安儿乐医院,他走得好,人家那是国际贵族医院,在那里生个孩子,没一二十万根本生不下来,你说他们工资能低吗?很黑很瘦的是王维敬,十年前去了天涯市联系就少了,以前在第三人民医院做B超,那个胖胖的叫张开彬,好像去了云南,自己开了个小诊所,好多年没联系了。”
“真的,留下来吃饭吧。”
“我联系不上,手机烧掉了。”
王克生不好意思道:“犯罪手法在日渐翻新,高科技的东西越来越多,我要是一天不上论坛,都会落后他们好大一截。”
“没有,我觉得如果他想说,他会自己告诉我的。”
“这还是上次你拿账本出来提醒了我,我那位同事说你看看哪天早上没有订奶就知道那天龙哥在外面没回家,我想用账本将龙哥这些年的出行时间做个整理,不知道可不可以。”
“哦,那这位陈医生就在本市啊,他也不常联系啦?锅锅锅,给你菜……”
“好。”孟庆芝用手机记下号码。
“嘿,你还别不信,你知道市场上盗版书怎么来的?我告诉你,就算网上没有电子版,新书只要一出版,一买到手,马上照成电子图片分发下去,只要这个团队打手够多,一百万字的小说不用半个小时,他们能给你全部变成电子文档,稍加校对,就可以进印厂印书了。”王克生登录自己的QQ,打开几个超大QQ群,问司徒笑,“怎么样,笑哥,做不做?”
王克生拿过来翻了翻,笑道:“这事儿你算问着人了,金钱决定效率,看你能给什么价。”
让司徒笑没想到的是,伍文俊和他嫂子卓思琪居然几乎没有电话沟通,仅有的几次通信都是在伍文斌死后。
“如你所愿。”
“……确定。这个是不是说明龙建他……”
“茜姐再见。”
“啊,我想起来了,有两次,我发现他有另外一部手机。”
“这哪知道,十年前就少有联系了,就龙建偶尔提起,好像他还劝过龙建辞掉这份工作去他那里帮忙,我没同意。”
“最后一次看到,是多少年前?”
“唉,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只有两次,都是他出行前我无意间在他的背包里看到的,他倒是从来没在我http://www.99lib•net面前含含糊糊地接听电话什么的……”
“找专业打手。”王克生解释到,网上有这么一群人,以此为生,也有称水军,有称打手,各自有各自的团队,有的是自发组成的,有的是以营利为目的,“前一个小时呢,我用扫描仪将笔记每一页都扫描成电子图片,如果你们肯帮手呢,三本同时扫,速度会更快。然后把相片打包分发给打手团队就行了,他们自己有分工,一个人负责几页,然后在谷歌的docs上合作在线文档表格,拿出来就是按页码整理好的电子表格了。”
龙萍萍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对话,心想这男的是谁呀?怎么妈妈老想留人家吃饭?难道妈妈对他有什么想法?可他也长得太……
“快初三了,学习挺紧的。”孟庆芝解释了一句。
“哟,你还真讲纪律啊,坐吧,坐。”
“不知道。”
电话号码很快查出来了,实名认证的机主正是伍文俊口中所说的那个叫刘飞的朋友,才刚二十。
“章明他们有别的事要干,我计划的是你和茜姐一人做一件,你是新人,让你先选。”
“这个我得算算,陈思成比萍萍大十岁,今年二十四,他是十四岁去澳大利亚读高中,十年前。好了,菜放锅里炖一会儿,萍萍回来刚刚好。司徒,就留下来吃个晚饭吧。”
“对了,孟姐,上次我那个同事来,他说你有段时间还怀疑龙哥在外面养了小情人?”
朱珠又一次瞪大眼睛:“你就吹吧,你以为你是神啊。”
司徒笑皱眉道:“我还想越快越好,要是三四天能做完就更好了,专业不对口?”
司徒笑思路豁然开朗,点头称赞道:“不愧是专业人士,看来以后少不了打扰你们部门。”
“那你就没问过他?”
“有点儿,你先回去吧,待会儿我打电话通知你。”
“是你爸爸的朋友。”司徒笑自我介绍。
“这个倒不一定,不过有些忽略的小细节可能对我们整个案件的侦破思路上起到一定的帮助,那么,龙哥走了之后,你有见到那部手机吗?”
“怎么?有困难?”司徒笑不笑不怒,在朱珠看来就是没心没肺,这哪是有困难,这是难于上青天好不好!这叫简单的?“那难一点的那个呢?”
王克生摊开手:“这可不是打劫,是给人家钱的,嗯,看你们急不急。”
“好吧,谢谢你想起这个小细节,”司徒笑想了想,拨了一个号码,孟庆芝拿出自己的手机,司徒笑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孟姐把它记下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拨这个号码,如果你还想到什么遗漏的地方,不管是大九九藏书是小,可能的话,也请你尽量告诉我,好吗?”
“是啊,还有事吗?”
“真不了,我同事还等着呢。”司徒笑和孟庆芝告辞。
“啊?”朱珠一脸疑惑跟了上去。
“没有,他所有的东西我都清理过,没有那部手机。你们拿来的遗物里面也没有。都这么多年了,我想他可能扔了吧?”
司徒笑将笔记本递给王克生,问道:“把里面的内容全部录入电子表格,需要多久?”
司徒笑追问:“三天能完成吗?”
朱珠跳出来道:“哇,你趁火打劫啊,同事帮忙还要收钱?”司徒笑同时问道:“能有多快?”
“很好。”司徒笑从包里拿出那三本厚厚的笔记,解释道,“建个电子表格,将这些流水账按年月日进行表格录入,你看要多少时间?”
“那我先走了,拜拜。”
“嗯……邻里街坊的话呢,不可全信,有些就是好事之徒,唯恐天下不乱。至于朋友打掩护这事儿吧,孟姐反对他常和那些朋友打牌吗?不反对啊?不反对的话也有可能喝酒,或是别的事情,其实,在外面有没有小三呢,最大的破绽就是躲着家里人发短信和接听手机,言语支吾,说话含糊,如果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并且越来越严重,那就比较可疑,尤其是夫妻之间。”
“那就麻烦你了。”
“是家什么医院?”
司徒笑道:“做。”朱珠笑得很诡异。
“越快越好。”司徒笑又补充了一句。
“那手机号码这些……”
王克生飞速敲击着键盘,解释道:“通过数据库加码密匙,我能进入移动公司外包的后台数据库查找原始资料,我们有优先权;事实上这些通信公司网络公司就该把后台开放给我们警方,省得我还要找后门这么麻烦。”
“这有什么谢不谢的,几本笔记,我也想早点抓住那个凶手。”
“唉,还不是我家那口子,整天没事就叨叨,看人家陈封多好,都是妇产医院,人家那待遇,他儿子出国是高消费学校,听说老贵了,我就记得这事儿,后来联系就少了,现在人家儿子在美国工作,绿卡什么的早都拿到了,听说还娶了个外国媳妇,哥斯达黎加还是哪里的……”
其余号码按通信频率划分出来,接听拨打最多的就是黎晓玲,其次是律师瞿森,近两个月两人电话交流很频繁,已经超过和黎晓玲的交流次数;然后和他大哥伍文斌在世时交流也不少,接下来就是其余一些朋友,以男性居多,年龄分布都在十七八至二十七八之间,这些人里面,刘飞居首。
司徒笑摇头:“没有半年,一周如何?”
“龙哥每次出行前都让你帮他整理背包吗?”
难怪笑哥说
九九藏书网
建立电子表格是简单的活儿,那个只需要照着录入就可以了,这个通信记录,要是看花了眼,又要从头来过!
司徒笑走到朱珠面前,慎重道:“朱珠,有两个任务要完成,一个简单的,一个难一点,你选哪个?”
“两个人,卓思琪和龙建,子成他们从反贪局拿到了卓思琪和伍文斌的社会关系简网,我需要通过卓思琪的通信记录,剔除掉那些已实名认证的手机号码,找出陌生号码。龙建也是一样,另外还需要根据记账目录,找出他每次出行前后几天的通信记录。”
顺着司徒笑手指的方向,是伍文俊和伍文斌兄弟俩的通信记录,朱珠瞪大了眼睛,没看出什么来呀?
司徒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专业,打字录入也要一个字一个字输入啊,而且还不能有错误,团队合作?王克生哪里找那么多人来?“怎么做?”
“大概是什么时候啊?”
“笔记?”朱珠质疑地拿起其中一本,翻开一看……“笑哥!你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孟庆芝抱出三本厚厚的笔记本,放在桌上:“十五年的,都在这儿了,我上周刚换了新的,这能有帮助吗?”
朱珠以为笑哥要发飙了,开始用眼角瞟门口的方向,谁知道司徒笑想了想,拿起笔记本和通信记录资料:“走,朱珠,我们去找专业人士。”
“这个当然可以,我买菜记账的本子又不是什么私密事儿,你坐会儿,我给你找。”孟庆芝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不过司徒啊,这可费神了,近一两年我还记得些,你要一点一点去找,这可记了十五年呢。”
“资料可不少啊。”朱珠正对着梳妆镜看自己的睫毛,“那个龙建还好一点,伍文俊和卓思琪简直就是通信大王,我敢打赌他们每个月话费都在一千以上。”
龙萍萍看到家里的陌生人愣了愣,孟庆芝赶紧介绍道:“萍萍,这是司徒叔叔,是……”
司徒笑没了心思吃饭,三五口囫囵咽了,拉着王克生就要去研究通信资料。
王克生问朱珠:“你们拿到的都是打印清单?没有拷贝原始电子档案?”
“准备走啦,茜姐?”司徒笑拿起桌上分成三份的资料,在张子成的办公桌上还有几份资料,想来是他们与反贪局的同志取得了联系,将资料打印出来了。
“这个今天真不行。”
朱珠像被蜇了一样扔掉第一本笔记,翻开第二本,赶紧再扔掉,翻开第三本,好家伙,三本笔记记得是密密麻麻,满满当当,十五年的分量,这要输入电子表格,朱珠觉得自己肯定得输到人老珠黄。
“等会儿孟姐,你说龙哥有另一部手机放背包里,两次都是出行前看到的?九九藏书网那两次看到的时间你大概还记得吧?”司徒笑凝眉,开始追问下去。
“不,他都自己整理,那两次是我无意中看到的。”
王克生又笑了:“三天?一天都算慢的,只要你钱给够,一个小时……不,两个小时就能全部录入。”
“嗯,七月,因为其余时间他不用准备那么大的背包。”
“五年……还是六年?这我真记不清了。”
“当然要简单的喽。”朱珠露出“这还用选”的表情。
“那就好办了。”王克生看起来很瘦,但是很能吃,“原始数据库都有整理筛查的功能,和电子表格相似,只要有原始数据库备份,我们可以进行通信分类整理,将出现过的相同号码按次数多少排列,也可以将通信时间分为一分钟以上和一分钟以下进行筛选,这样就可以过滤掉一些广告号码,一些经过电脑伪装进行转号处理,或是群发群呼的号码也都可以筛选出来。”
“嗯,我可不可以把你家的账本儿借回去研究一下。”
这时候传来钥匙开门声,“妈,我回来了。”门打开,司徒笑望去,一个留着齐刘海的高挑女孩儿推门而进,眉目如画,身段娉婷婉约,给人感觉家有小女初长成,若不是肩挎那个巨大的沉重书包,会更有亭亭之姿。
司徒笑还在不紧不慢地追问:“选哪个?”
朱珠傻眼了,龙建还好说,那卓思琪每天几百个电话,对比关系简网找出不在她人际网络中或没有进行实名认证的陌生号码?这是什么工程!
“嗯?这事儿孟姐你没提过啊。”司徒笑忽然认真起来。
“咦?这和人家儿子出国有什么关系?”
“这个王维敬,能联系上吗?”
偌大的电子信息技术部十几台电脑,就王克生一个人在,朱珠以前超羡慕网络警察的工作,她觉得在这儿可以正大光明地玩网游。
首先是伍文俊的,卓思琪死亡前半个小时,伍文俊接到一通电话,通话时长一分二十秒。
王克生反驳道:“不然打个赌,输了请吃一个月午餐。”朱珠看了看这瘦猴精似的人,没底气:“不跟你赌。”
“是啊。”
“那种东西,对案子有帮助吗?怎么想到要看那个?”
“唉,或许年纪大了吧,你知道,女人过了四十难免有些疑神疑鬼的,这些年龙建外出的时间多了些,那些街坊邻居闲言闲语偶尔会听到,家里条件好些了,又……这个还真不好说。这样说吧,或许是我们女人的敏感吧,你说他隔三岔五就有事外出,有时候下班很晚不回来,然后打电话说和谁谁打牌呢,你要打到那人那儿去问,他那些朋友回答是,但总觉得他们在帮他打掩护,这谁都会起疑心的,是吧,司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