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0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0
上一页下一页
“什么!”“什么!”两个疯丫头从卧室跑了出来,一个比一个叫得大声。
“好了,我们已经清楚了,你的愿望是希望198号选手回到我们中国民艺秀的决赛舞台上,那你至少也要进入决赛才可以,你现在可以为我们表演了。”女评委用“我很看好你哟”的眼神给了艾司一个暗示。
艾司便拎着两包衣服走到了舞台上,好多灯光把这个舞台照得好漂亮哦。
女评委也反应过来了,这位选手的梦想是希望另外一位落选的选手重新回到舞台,她不禁好奇二人的关系了:“那么,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听到掏钥匙的声音,艾司就两三步蹦跳过去把门打开:“恩恩、婉儿、雅欣,你们回来啦!”
男评委有点犹豫了,这也不像表演滑稽剧的啊,若说刚开始还有点滑稽剧的风格,像盘家常小炒,现在的表演就像被嚼过的骨头,没什么味道。
“我……我不知道啊,有个姐姐在那里,有很多表格,让我填,我就填喽。”
没想到艾司很快又有了新的愿望:“我希望恩恩能站到中国民艺秀决赛的舞台上去,让所有的观众都看到她的表演。”艾司觉得这个愿望肯定能实现,恩恩唱歌唱得那么好,跳舞也很好看的,肯定能进决赛吧。
“你知道的,现在什么海选秀选,还不都是潜规则,谁让你又不被他们潜,选得上才怪。”雅欣的声音最大,一点都不怕吵到邻居。
晚上,没有比赛的艾司会提早一点回家,对自己设计的服装进行最后的裁剪和装饰物的缝补。
等将事情原委和经过弄清楚了,三个女生都是又惊又喜,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这无心插柳的……三人一合计,决定全新包装一下艾司,愿望需要润色,节目也要重新编排准备,只有一晚的时间,明天大家都去给艾司加油助威,那短信上可是清楚地写着:“带着你的亲友和梦想,前来参加……”
“你什么时候报名参赛了?”
时间差不多了,听到恩恩她们三个叽叽喳喳地回家了。
“做菜啊,可惜我们这个不是饮食类节目啊,做菜不能在舞台上表演吧?”男评委还是认为九_九_藏_书_网艾司想表演滑稽剧,不过需要评委的配合,就像说相声也得有个捧哏的,“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呢?”
“表演什么?”艾司却愣住了,怎么回事?说了梦想还不作数,还要表演?还要自己进入决赛,恩恩才能进入决赛?这是什么逻辑?这位姐姐盯我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雅欣正撇着嘴:“我是没跳好啦,谁知道那么大一个舞台,就三个人在那儿看,上台就瘆得慌。”
三位评委都露出了轻松的微笑,这名参赛者倒是不错,还没叫他表演呢就已经进入角色了,相貌倒也还说得过去,虽然穿着很随意,也没有特别化妆,不过就这样已经很上镜了。尤其那声“叔叔好,阿姨好”,还没有参赛选手这样叫他们呢。
女评委对艾司的表现很满意,开始在心里为艾司加分,看了看电脑上的资料,因为要比恩恩小,所以艾司在年龄一栏填的16岁。才16岁啊,女评委在心里回忆,为什么自己16岁的时候没有遇到这么好的小男生,碰到的都是些人渣。
“哦。”艾司有些为难,“可是,我也不知道恩恩她们去了哪里啊,我看见她们进来的,全都不见了。”说着,他抬头张望天花板,又打量舞台地板和身后的舞台景观,想看看哪里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第一位男评委三四十岁年纪,探身,笑道:“应该是由我们来问你吧。”
“哦,青梅竹马!”女评委显然误解了艾司的意思,她开始觉得这个愿望有意思,背后肯定有故事,于是又忍不住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如果,让她回到舞台的代价是你不能参加我们这个节目了,你愿意吗?”
“气死我了,居然没有收到复赛邀请短信,我觉得自己发挥还可以啊……”恩恩一肚子埋怨,“被二爷骂得狗血淋头,差点就请家长了,这样都没被选上,真是不划算。”
“这是衣服,这包是雅欣的,这包是恩恩的。我是跟她们拿衣服的。”
“死丫头,还给我。”恩恩追了过去。
“谁是恩恩?”女评委问,“也是来报名参加比赛的选手吗?她的编号是多少呢?”
年长的九*九*藏*书*网评委顿时被雷倒,两名年轻评委却是笑了起来,那名年轻的女评委居然忍不住想要赞叹,这也是当年自己的愿望啊,她开口道:“其实刚才我不是很喜欢你,你居然叫我阿姨。”
“什么!”婉儿抓过手机,看了看短信内容,立刻朝卧室喊道,“喂,你们别闹了,艾司被选上了,他要参加明天的复赛!”
“你说了你的愿望是什么?”
没想到,艾司接着又问了一句:“请问,恩恩在哪里?”
男评委嘴里发出一声“哔哟——”,摇头,老评委也在摇头,准备叫下一个人上场了。
艾司以为找错路了,转身就想回走,但门内的另一位工作人员已经在身后推他:“赶紧的,进去,后面还很多人等着呢。”
艾司接着又道:“还可以这样。”他将一左一右两个装衣服的购物袋举到身前并拢,然后再拿开,三位评委顿时发现,台上那小伙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怎么个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年轻的男评委也在心里想:还真没看出来,看来这个愿望倒是值得期待。唯有年长的评委不是太满意,现在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搞不懂他们了。
“恩恩……就是恩恩啊,我们住在一起的。”艾司咧开嘴笑了笑。
女评委对艾司微笑,轻轻地鼓掌,有这样的表演今天算过关了,年长的评委也有些诧异,刚才可是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台上,愣是没看出来艾司是怎么把衣服换掉的,不过这节目顶多通过今天的初选,要想通过复选进入周冠军决赛只怕还不够。
“差不多喽,按你的要求改过了,你可以穿上试试。”艾司拿起一件公主服。
能实现的?艾司很想说他要给恩恩……可是,打住,恩恩说过这个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的。那么,还有什么自己想要实现的愿望呢?
“哦,你说那个小女生啊,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唱歌,但是今天发挥得不是很好,所以,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来吧。”女评委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最想实现的啊,艾司稍加思索,马上有了答案:“我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可以不用去上学,躺在被窝里有吃不完的九_九_藏_书_网零食和看不完的动画片。”
愿望?艾司一愣,要找恩恩还得先回答这个问题?艾司开始冥思苦想起来,其实,自从恩恩问过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之后,艾司一直在思考有关于未来啊,梦想啊之类的问题,问题的关键是,越思考,艾司的愿望就越多,尤其在认识了明明、七七、苗苗以及其余小朋友之后,艾司的愿望就更多了。
这位三十左右的女评委顿时喜上眉梢,年长的评委则是思考后继续追问:“如果孩子们不上学,就吃零食看动画片,他们没学到知识,什么都不懂,又怎么养活自己呢?”
“一般人做不到的?”艾司嘀咕了一句,“啊,这个可以,我可以跳起来用嘴接飞盘。”
“好啦好啦,是他们没眼光,还有机会的,下次再去吧。”也就婉儿温柔的声音能平息两人的怒气。
这次是蓝色牛仔服,明显有些紧,不太合身,男评委点头:“不错,不错。”
“等等。”年轻的男评委打断道,“你是说你的愿望,就是希望那个198号选手,能够站在决赛的舞台上,为全国的观众表演对吗?”
“哇,有没有搞错,你表演的什么节目?”
“没有啊,他们就问了我几个问题,好像,让我做别人不大容易做到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恩恩你们到哪里去了嘛……”
三位评委让艾司从舞台另一边出去,出了门,艾司才接到恩恩她们的电话:“婉儿打电话说,最后一节课被潘二爷临时征用了,我和雅欣刚才一直忙着赶时间,挤公车,还赶得及去上最后一节课,现在才抢到一个座位,你待会儿自己把衣服拿回去,不要在外面玩,听到没有?哎呀……你坐到我手了,把屁股抬起来!就这样,拜拜。”
冲进门内之后,是一道厚厚的帷幔,艾司从帷幔里露出个头来探头一看,好家伙,帷幔背后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剧场舞台,观众席上空空如也,不过舞台上还坐着三位年纪不小的叔叔阿姨,先前进去的那些人一个都不见了,什么情况?
“愿意啊,恩恩跳舞跳得可好看了,和婉儿一样好看,恩恩唱歌也唱得可棒了。”艾司回答得非常干脆九-九-藏-书-网,而且,自己本来就没参加这个节目啊。
事实并没结束,艾司将购物袋挡在身前向下移动,然后再将手向两侧展开,这次由于效果非常明显,三位评委都看出了不同来。
“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衣服做得怎么样了?”恩恩将书包扔到沙发上,就去检查艾司的工作去了,从苏姐姐那里借来的电动缝纫机,一地的线头布片。如今中国民艺秀是没戏了,恩恩决定将精力放到万圣节的舞台剧表演上,还有四天就会公演了。
还是女评委眼尖,一手捂嘴,一手指着艾司额头笑了起来,就刚才那么一下,艾司头上多了个假刘海,像块西瓜皮一样遮住了前额。
“什么别人做不到的?你做了什么?”
守门叫号的姐姐也露出了笑容,艾司进去已经超过五分钟了,通常情况下,超过五分钟才叫下一位的,都能进入海选复赛。
男评委调整坐姿直立上身道:“你……你怎么做的,再做一遍。”原来这小子不是表演滑稽剧是表演魔术啊。
年长评委无法接着提问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度娘、阿里爸爸和小企鹅是快乐的一家。
“问的什么问题?”
艾司走到舞台正中,这里有一个话筒,艾司认识,恩恩她们K歌时会用到的,他手里拎的包也不放下,站在话筒前,正对着三位海选老师:“叔叔好——”刚说完,立刻被自己的声音给惊吓住了,没想到舞台上的声音是这样的,艾司像受惊的小鸡一缩脖子,看看周围没有突发情况,这才壮起胆子将头凑回话筒前,将话说完:“阿姨好。”他一发出声音,又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评委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尤其在后面还有那么多报名选手的情况下,那名年长男评委正准备提醒一下艾司,如果没想好的话不妨先下去,以后想好了再来报名参加。
艾司想了想,双手平展拎着两个购物袋,然后上举,两个购物袋并拢,向下,再向两侧展开平举,很是自然地用两只手画了两个圈,身上的衣服又换了。
雅欣一把抢过去:“我先试试。”
艾司告诉婉儿:“婉儿,我手机收到短信,电视台叫我明天还要去呢
99lib•net
。”
第三位男评委年纪已有五六十,头发花白,他清了清嗓子,亲和道:“好了,虽然你入角色很快,但我们还是要按程序来,请告诉我们,你的愿望是什么?”
三位评委面面相觑,来报名的哪个不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这小子似乎正在想,应该不是紧张怯场,他是真的刚开始想。
“我会做菜。”要说会,艾司现在会的东西可就多了,但要说拿手还是做菜。
“198。”艾司记得恩恩的编号。
三个女生连番发问,艾司一时有些应接不暇。
年轻的男评委顾及老评委的感受,接过话题道:“虽然你这个愿望,估计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同学都会喜欢,但是不太现实啊,我们换个能实现的好吗?”
“不上学也能学会读书写字啊?”艾司不是很理解,“学会了读书写字,不就能学会别的东西了吗?不懂的问题就问百度啊,恩恩有说过,买东西就找阿里爸爸去淘宝,有问题就问百度,玩游戏就和小企鹅玩。有百度、有阿里爸爸、有小企鹅和我,我们就是快乐的一家人。”
“我有好多好多愿望。”艾司先将大实话说出来。
“哦……”女评委有些着急了,这个看起来很顺眼的小男生该不会真的没准备节目就跑来报名参加了吧?那到底是来干啥的啊?她提醒道:“你就帮他们拿衣服?除了炒菜,你自己就没点什么绝活?就那种一般人很难做到的,大家也没咋看到过的。”她对艾司期望值很高,就直接略过了寻常的唱歌跳舞。
年长的评委准备打岔让艾司走人了,但两个年轻的评委却饶有兴致,男评委解释道:“表演你最擅长的啊,你该不会想说你什么都不会吧?”
这个艾司很有经验了,马上改口:“姐姐好。”
刚才艾司探个头出来,三位海选老师就已经看到了,现在这么个造型,拎着两大包衣服张头张脑地边走边看,三名评委相互看了几眼,皆认为这是个准备表演滑稽剧的参赛者。
艾司原本穿的是一件灰色外套,现在换作了一件桃红色的宽松加厚女式外套。
“你怎么会被选上了?”
“哦,那你最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呢?”老年评委耐心追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