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办公室的人一愣,张子成坏笑道:“伍文俊严防死守,我们可以从他接触过的人进行突破。朱珠,你不是一直对那瞿律师挺上心的吗,听说你们加了微信好友聊天呢?”
司徒笑依然冷漠:“这就是先死和后死的差别,我们掌握的资料,谁先死?”
“多看几遍,要知道120急救车调度出动是根据划定区域原则,以最快的速度抢救生命,伍文俊会提前出现在这家医院,绝对不是巧合,他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去看他嫂子和侄子最后一眼,他究竟是想做什么呢?”司徒笑思索起来,李开然桌面上有一袋好似糖果包装的牛肉粒,司徒笑拿起一个,剥开糖纸放入嘴里,嚼了几口突然教育道:“上班时间,少吃这些东西,被别人看到不好。”
只听高风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查下来还真的有些问题,死者肾衰竭,体液内酸性物质超高,我分离萃取了体液内的化学物质,估计是输液配伍禁忌引发了理化反应,一般大医院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看是疏忽拿错了药还是人为故意造成的。但是我那个同事朱嘉义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因为伤者本身就有双肾出血,可能导致衰竭,也有可能是肾功能丧失导致体内酸性物质堆积再引发多器官衰竭死亡。于是问题的关键就是,是输液导致了患者死亡还是患者本身器官衰竭导致了死亡,谁先谁后,整个事情完全是两种性质。”
张子成马上道:“肯定卓思琪先死。”
司徒笑略带疲惫道:“最近我思绪有点乱,看问题不是很全面,有什么考虑不周的地方,你们要及时提醒我。”
“笑哥,真的要我去约啊?”朱珠嘴里说不愿意,脸上却写满窃喜。
司徒笑推门而进——二组所有成员精神为之一振,全部进入努力工作状态,就算面前电脑屏幕上啥也没有,也拼命按动键盘,装作正认真打文件的样子。
“忙什么?”
“子成,将医院监控调出来,每一个和伍文俊有接触的医务人员都再筛查一遍,我要知道,哪些医务人员与卓思琪和伍永龙的抢救手术有关,哪些医务人员能接触到两人的病历记录。”
结果很快出来了,按法律定义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继承人为兄弟姐妹,祖父母以及外祖父母。在死亡当事人没有立下遗99lib•net嘱的情况下,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没有第一继承人,则由第二继承人继承。
组员们停止了讨论,各自认真办公,没人接茬,刘显和有点尴尬,笑了笑,向大家鼓励:“反贪局那边对柏铺村围标案可是进展神速,我们也不能落后,大家要加油。我呀,还有五个月就快退休啦,这可能就是我这一生办的最大的一个案子了,大家好好干,这次一定要让他们看看我们重案二组的能力。”
“别急嘛,家属最先申请的是医疗事故鉴定,医委会组织了人手调查了两天,发现死者体内的药物残留不对头,怀疑人为投毒。如果是医院方面的问题,就是医疗纠纷,如果是投毒,那就是刑事案件了,所以要我们这边出马。这里面还挺复杂的,光是赔偿认责问题就让人头大。”
申请了特别调查令,他们已经查过卓思琪的电脑使用痕迹和她去过的大使馆,卓思琪的确在询问各国移民的相关法规。
冷静下来的陈封,比司徒笑预计中更难对付,他一面擦汗一面一口咬定,自己和龙建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面了,最近才听说龙建死了。至于其余问题,都以时间太过久远,想不起来为由,生硬地拒绝回答,没说多久,陈封就用工作太忙的理由将司徒笑客气地请了出去。
可如果伍永龙是卓思琪和伍文斌的亲生儿子,那么卓思琪为何突然想移民携款潜逃?龙建和卓思琪到底又是什么关系?九年前的医院出生记录和麻醉师陈封的异常反应又从何而来?基石被推翻了,人也死了,所有的一切需要从头考虑,司徒笑却无法从这些线索中发现其余更有价值的东西。
“是,笑哥。”李开然慌忙将牛肉粒塞进抽屉,同时狠狠瞪了朱珠一眼,臭丫头,害老子挨骂。
反过来,若伍永龙先死亡,他的财产自然是他母亲卓思琪继承,然后卓思琪再死亡,这时候由于没有第一继承人,那么第二顺序继承人则是卓思琪那个重伤未醒,却还未死亡的哥哥卓震继承,这笔遗产将与伍家无关。
有了突破口就能明确侦办方向,就跟第一个把鸡蛋立起来的人或魔术大揭秘一样,或许事后觉得理所当然,原来如此,关键是第一个想到的人。章明不得不佩服道:“笑哥,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九*九*藏*书*网
“伍文俊怎么样?”司徒笑他们没有证据,但他不打算轻易放过伍文俊这最后一条线索,派了李开然和张子成两个老手轮流监视。
若这件事让司徒笑不快,那么高风的试验结果无异于给了司徒笑当头一棒。DNA比对结果出来了,伍永龙和伍文斌的父权概率达到99.99%,确定是伍文斌的亲生儿子,而和卓思琪的亲权概率则是99.95%,也可以确定是卓思琪亲生的!
“多想。”司徒笑平静地安排下任务,“子成,带章明去和医院的护士们联络一下感情,朱珠和茜姐去一趟通信公司,去找伍文俊和伍文斌近半年的通信记录,叫开然那边盯紧了别放松。”
“司徒你也不能太拼了,不然又只能像上次那样强制休假。”
朱珠瞪眼,这也能扯到我头上。张子成忽然道:“或许可以走曲线救国的路子。”
这个问题把高风弄火了,大骂道:“你觉得我像是个刚出校门的菜鸟吗?这么低级的错误你也怀疑我?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可以去找,海角市任何一家具有DNA鉴定检测资格的医院或研究所,他们自取标本,自做对照试验,就算特侦处的刘老师来做,也是这个结果!”在他的领域,高风也有底线,发完火之后,高风诚恳地说了一句,“这次是你错了,司徒!”
“一起医疗纠纷,说起来还真巧,还记得一周前被你干翻的那头狮子不?被那狮子伤了的司机在医院抢救了三天,死了,因为当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伤者也恢复了部分神志,然后却突然死亡,所以家属认为是一起医疗事故。”
高风二话没说,又查了一遍,结果一致,而且不等司徒笑开口,他已完成第三次对照试验,当三份结果如出一辙地摆到司徒笑面前时,司徒笑犹自不甘地询问:“会不会……标本弄错了?”
为了等高风第一手结果司徒笑彻夜未眠,第二日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上班,司徒笑发现同事看自己的目光都怪怪的。
茜姐停下来答道:“找到一些画面,影像不是很清晰,不过那小子似乎每层楼都去过,怎么看也像受过指点,所以单凭这些监控资料我们根本无法确定他去医院的真实目的。那小子本来就是高富帅,每一个和他接触过的护士妹妹都被他逗得眉开眼99lib•net笑的,唉,人渣啊。”
司徒笑想了想:“开然说得也有道理,朱珠不要去套问瞿森,我们另想办法。”
朱珠咋舌:“成哥,你要不要这么厉害,这事儿你也知道?”
办公室里格外安静,只听到司徒笑嗒嗒嗒的脚步声,大家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电脑或手里的文件夹,耳朵都不约而同地竖起,听笑哥的脚步声落在哪个人的办公桌前。
高风问道:“怎么,还是没有别的线索?”
“我也认为这样不妥。”李开然发言,“伍家接连命案,伍文俊自己正在风口浪尖上,如果他和瞿森律师的关系紧密,那么瞿森没理由不知道,这个时候朱珠突然改变态度,只会引起瞿森的警觉,律师这个行当观察力和分析力都很强,我怕朱珠弄巧成拙,瞿森不合作在其次,就怕他给我们假信息或故意误导我们。”
朱珠噘嘴,气呼呼地看李开然,李开然坦然以对。
看来陈封并非如他自己所言的那般毫不知情,估计他就是八九年前,龙建和卓思琪那场交易的亲历者和牵线人。只是可惜时间久了点,原本可能留下的线索和证据只怕早已湮没在时光中,不过没关系,高风那边正在做亲子鉴定,很快就会有最直接的证据出现。
“应该找卫生局啊?找你们干什么?”
章明调出资料,肯定了张子成的说法:“卓思琪先死。死亡时间晚上十一点零七分,伍永龙死亡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十一分。只差四分钟,这里面很难判定有没有问题啊。”
司徒笑听到消息之后,愣了片刻,第一反应是:“再查一遍!”
朱珠斜睨一眼,吐舌头,将头转过去,不关我的事。
与司徒笑他们的凶杀案不同,无心插柳的柏铺村招投标案在检察机关重视下,立刻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牵扯出一大批收受贿赂的官员,暗地里有人嘲笑司徒笑他们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殊不知现在连芝麻也快找不着了。
茜姐补充道:“所以说,如果我们能证实,伍文俊暗中买通医护人员篡改过死亡档案,就能从侧面说明伍文俊和卓思琪母子的死亡案有直接关系,可以作为案件的突破口。噢……难怪监控里面找不到他在抢救室的图像,那小子故布疑阵,想扰乱我们警方视线,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
“忙得很。”
“谁叫我?”老刘端九*九*藏*书*网着个老板杯出现在队长办公室门口,一面拨弄着额顶不多的几缕长发,一面用舌尖剔牙缝的茶渣。
司徒笑无法相信,别的错误都可以接受理解,可伍永龙怎么会是卓思琪和伍文斌的亲生儿子呢?这是他所有推论假设的基石,如今这块基石瞬间就被高风的三张报告单彻底推翻。
组员们都沉默了,他们都清楚,当笑哥的假设基础被高风推翻之后,为了重新查找漏掉的疑点和线索,将整个案情分缕清楚,笑哥不知道又要独自熬多少个不眠之夜。如此高强度的压榨脑力和体力,就算司徒笑是铁打的也吃不消。“笑哥,你要注意休息。”还是李开然第一个说话。
司徒笑摇头,反而劝诫道:“朱珠,观一面而知心,这个瞿森律师和伍文俊走得那么近,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不知道你们一直有所接触,但是这样的人,少接触为妙。”
章明起哄:“成哥说得没错啊,为了破案牺牲一下有什么关系?”
午间食堂,红眼司徒笑与同样红眼的高风碰面了。
“我看笑哥要是和刘队中和一下就很好。”
司徒笑跟着道:“尤其是朱珠,零食这类东西很容易消磨你的时间,而且分散你的精力,稍有疏忽,线索就从你面前溜走了,对于我们办理的案件而言,有的错误是决不许犯两次的。”
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卓思琪没有订立遗嘱,而她的父母已经去世,如果卓思琪早于伍永龙死亡,那么伍永龙作为第一继承人,将继承卓思琪的财产,跟着伍永龙死亡,由于没有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么他的财产则由他祖母齐老夫人继承。
这个建议顿时得到其余组员的附和:“是啊,笑哥,时间长一点,总会找到那家伙的破绽的。”
朱珠恍然大悟:“噢!原来他那晚去医院,就是想联系医生护士篡改死亡记录,只要保证卓思琪先死,所有的钱就都归他了!可是,他怎么知道卓思琪母子俩会在那晚遇害?”
尽管中间内容司徒笑大部分没听懂,但这两句话却让他想到了伍文俊赶往医院的一个可能性,扔下碗筷就往办公室跑。“喂,我还没说完呢……”
“赔偿认责问题……”
可是令司徒笑没想到,接下来却传来两个不好的消息。
司徒笑神色复杂地盯了高风一眼,叹息:“是啊,卓思琪的死将99lib•net许多突破口都堵上了。对了,你今天忙不?”
朱珠嗔怒:“你怎么不去死!”
司徒笑敲了敲桌面,李开然抬起头来,好像刚看到司徒笑一般:“哎,笑哥,这么巧,有事?”
朱珠不依跺脚道:“成哥你别瞎说,人家是警察,被你说得好像那什么似的……”
负责调查分析的茜姐惊愕不已,朱珠更是惊呼道:“这么说来,如果卓思琪先死,那么财产全部归伍家,最后都归伍文俊所有;而若是伍永龙先死,那么财产就归卓家,这笔钱和伍文俊就一点关系都没有?”
“继续监视!”司徒笑拍拍李开然的后背,“茜姐,医院监控什么个情况?”
“谁先谁后……”
首先是他高估了张子成的能力,张子成没能申请到对恒绿公司彻底冻结查封的调查令,虽然公司直接负责人现都已确认死亡,但公司还有董事会,还有无数项目正在运转,没有恒绿公司整体参与犯罪的证据,是不能彻底查封这家公司的;只能要求对方协助调查,这里面差距就很大,许多数据资料可能被人为改动。
当高风说到认责赔偿的时候,司徒笑心中一动,感觉高风的话好像触及了自己忽略的什么问题,可是这几天烦心事太多,那问题的关键点,他一时竟然想不起来。
张子成冷笑:“不然你以为那晚伍文俊急匆匆跑去医院干什么?”
司徒笑来到二组办公室门口时,朱珠正一本正经地给章明上课呢:“笑哥提出的推理假设,被高风的实验给pass掉了,我们这个案子的线索几乎都走进死胡同了,笑哥心情很不好,这几天你最好工作积极本分点,别撞笑哥枪口上去了。”
“茜姐,你帮我查一下我们国家的遗产法,我想弄清楚,卓思琪和伍永龙两人先死后死,遗产的分配和继承问题有什么不同。”
章明一本正经地调侃道:“说真的,什么时候约出来吃个饭。”
张子成来到朱珠身边:“这段时间,伍文俊接触最为频繁的,就是这个瞿律师,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拿下他?”
“没什么动静,那小子这两天表现挺正常,他肯定知道我们在监视他,这个时候他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动作的,跑恒绿公司挺勤的。昨天反贪局的人找他聊了会儿,也没看出有什么变化。”
朱珠不甘心道:“他也是公事公办嘛,当律师当然就为当事人考虑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