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1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11
上一页下一页
“是啊,他连大嘴巴和婉儿的名字都知道,难道那家伙还想通吃?”姚菁附和。
“没什么啦,恩恩啊……那个,你们的衣服都准备好啦!”
“小梦。”
“小蛮。”
“小枪。”
一张朴实的桌案,一个木盘子,一块白嫩豆腐,一根黄瓜,镜头放大,大屏幕令每一位观众都能像欣赏近景魔术一样欣赏到艾司的刀功。
“我听到台上那个说,他希望和什么恩恩、雅欣、婉儿一起表演,那个人的野心很大呀,这是想通吃的节奏啊,送外卖的,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啊?那个人不会真的是你吧?”
当然其余选手也各自有极为优异的发挥,大家在为艾司高兴之余,也为即将进行的周冠赛感到紧张。这次共有四十名选手或组合获得周冠赛资格,每十人一组进行周冠赛对决,将经历十进八、八进六、六进三,三次淘汰,最终只有三名选手能杀入月冠赛。
“哇,厉害,不愧是我们的智囊军师耶,那就全靠你了。”
“艾司不是已经晋级周冠赛了吗?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你不用为恩恩她们没进入复赛而不开心,我们都会为你高兴的。”
“哟,这不是送外卖的小哥吗?怎么,又亲自给恩恩她们送外卖啊?”陈静宜穿得像个中年妇女,戴着老气横秋的眼镜出现在校园小路上。
“聊?聊什么?我赶着送外卖呢。”按照恩恩她们的嘱咐,艾司不能和万人骑一干人等有过多的交集,以免——近墨者黑!
除非那一期的选手表现都极为优秀,经三名评委和大多数观众一致认可,才可能出现四人或更多人同时晋级的现象,不过由于选手在表演前都要自报节目并进行分组甄别,所以那种情形出现的概率极低。
贺大叔看着艾司和陈静宜分开的地方若有所思,这小子果然有问题,是头部受过什么创伤吗?不行,还得再多观察一段时间。
陈静宜在后面大声喊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晚上再见!”
与此同时,另一地点,九道阴影。
由于艾司顺利晋级,恩恩她们很高兴,决定庆祝一番,地点自然是忠伯的天天见总店,庆祝嘛,当然就要尝艾司的拿手好菜,顺带向忠伯忠嫂吹嘘艾司今天是多么给力。
“你们两人要抓紧,等伍家案子结束,第三步计划也很关键。金刚!”
视频里叫金刚的阴影魁伟如山,异常高大,标准的爱尔兰口音:“亚联这边很乱,陈孝康正在用武力维持秩序,其余各个堂口都在观望试探,尤其是徐元朗、徐振业和洪泽屾三个最近的堂口,很多小动作,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进行。”
“婉儿啊,如果,如果有人威胁我,我该怎么办啊?”
“我这边一切都好,就等小梦了。”
“这个不着急,我跟他约定了,每天晚上
九九藏书网
来学校送外卖之后,陪我聊几分钟,而且不许告诉矮矬子,如果他敢不这样做,我就会把他和矮矬子的绯闻编成谣言,传得满天飞,让矮矬子在学校里活不下去。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忘记这个约定,他一定会遵守的。给我几天时间,我会从他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行啊,阿慧,找不到他,时间不对,不过我知道,他是在那天天见最老的门店送外卖的。”姚菁没完成任务,有点心虚。
“所以才让你们想办法接近那个送外卖的嘛,这事儿,必须得让文风知道,哼哼……”
“哟……那是怎样的呢?”陈静宜步步紧逼。
艾司六神无主,眼珠乱转。
忠伯听了不禁唏嘘,直赞艾司已经青出于蓝了。
“我已经和帕猜联系上了,第一次合作很成功,我现在正开辟第二条东南亚贩毒通道,以确保特侦处没有精力来插手海角市内发生的其余案件。”
三位评委也很满意,上一次表演的是近乎魔术的换衣术,这一次则是实打实的真功夫,看来这个小伙子通过复赛进入周赛是没有问题了,评委和观众的打分都一致通过。
“我还在试配呢,另外就是,卓震很稳定,我可以保证他及时醒来。”
“谁有那闲工夫和他玩啊,你打听出来,他和矮矬子之间到底发展到哪一步没有?”
“我有很多愿望,但我此刻,最想实现的愿望是,希望恩恩、雅欣和婉儿,她们能与我一起站上这梦想的大舞台,为所有的观众,献上最优美的歌声、最动人的舞蹈……她们是三个很美丽很可爱的女孩子,一直生活在一起,这次有的因为错过了报名,有的则因为紧张错失了参加的机会,但她们一直在努力,并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和热情……我希望她们的美丽,能为所有人绽放……”
“所以说,她们租房子的时候就认识了?”陈静宜开始分析,“可是,矮矬子不是喜欢文风吗?难道和这外卖小子也对上眼了?不对,这外卖小子和文风没的比,矮矬子逃课多半是自己来报名参赛,只不过,哼哼……百分之百是落选了,正好这外卖小子不知凭什么被选上了,她们想看复赛,就从外卖小子那里要来了亲友团的资格,应该是这样。”
远处有人却皱眉。
“嗯,知道啦婉儿,谢谢你。”
“好啦,管他什么智商、情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通过这个送外卖的,让矮矬子出丑?”
“昨晚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该我穿啦。”
“现在学校虽然不是那么严格,但是还是不提倡啦,同学还是应该好好学习,如果这个喜欢那个,那个喜欢这个的,就没办法好好学习了,那样子老师就会很生气,父母也会很生气,学习成绩不好,同学也会藏书网看不起的啦。”
“你说,这一箭三雕,一个送外卖的同时爱上三个高中女生,用他的人格魅力进行——征服!应该很励志哦?我们把它编成小说故事,在校园小广播里天天播报,播它个七八十集,同学们应该很感兴趣哦?”
“恩恩没给你说过?”陈静宜一看艾司的反应,立刻猜到一些,马上道,“唉,恩恩也很喜欢那个男同学呢,如果他们俩要是好上了,恩恩就再也不会理你了。”
“哦——你很急啊?你怕我?”陈静宜双手抱胸,就挡着路不让艾司走,“我又不会吃了你。昨天,我去看中国民艺秀的海角选拔赛,我看到台上有个人很像你耶。”
“哦……”
“老处女!”艾司心里咯噔一下,上次开运动会遇到的妖精和这次遇到的老处女,都是恩恩她们的死敌来着。至于这个外号嘛,当然是恩恩她们在私底下邪恶的叫法,按恩恩她们的说法,这位喜欢穿得成熟又爱戴眼镜装深沉的同学,指不定哪天就读到博士的后面去了,四十岁之前肯定都不会有男人要她。
“我已经选好了三处地方,真的要……要弄这么多吗?”
大叔望着校内奔走打闹的学生,仿佛受到青春气息的感染,不禁勾起了幽思:“死老头子,如果老子给你的暗夜行者找了个继承者,哪天我去地狱找你的时候,你不会再对我瞎叨叨了吧?什么刺客五祖,什么上千年的暗杀传承,没想到当年你吹过的牛,说不定老子还有机会再吹一遍。”
艾司用刀从豆腐边上切开,先将其切做薄薄的片状,然后再切细丝,整个过程偌大的演出剧场都安静下来,唯恐台上的选手打一个喷嚏,豆腐丝就变成了豆腐渣,舞台上的音乐也变得紧张而急促,就像魔术即将产生变化的那一瞬间。
不到三十秒,表演完毕,主持人拿着话筒上前:“想必大家还不知道刚才这位选手究竟做了什么,请看。”
“不对,他的理解能力很强,应变能力也很强,他的智商绝对不止六岁,我的感觉是,他的情商只有六岁,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他不会去思考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对我好,他没有那样的心机。如果取得他的信任,你说谁是坏人,他就憎恨,你说谁是好人,他就亲近,我觉得是这样的。”
“你是说,他只有六岁的智商?”
“那……不是那外卖小子吗?”姚菁视力好。
点到你的死穴了,送外卖的。陈静宜察言观色,暗自得意:“不过那个男同学呢,其实花心得很,他对其他女同学也经常纠缠不清,他还经常欺负恩恩,好几次恩恩哭得都很伤心哦。”
“难道昨天冯恩恩逃课,就是为了这小子?”陈静宜扶了扶眼镜。
“嗯,这是以防万一,不得99lib•net已的下策,每一个计划都要考虑到失败的风险,有准备和没有准备是完全不同的。”
“哎,来啦。艾司,有什么事要说出来,不可以藏在心里哦。”
“别跑嘛,我还没说完呢。”
“加油!艾司——”人群中有高亢的女生尖叫。
“婉儿快来,试试你这件怎么样啊,真的很好看哎!”
“如果是真的呢,会怎么样?”
“眼镜。”
艾司没辙,就和陈静宜聊了几分钟,陈静宜东拉西扯地谈家长里短,艾司完全找不到她说的方向和重点,不知道她到底要和自己聊什么,有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就在半威胁半诱骗的情况下做了模糊的回答。最后,在得到陈静宜不会到处乱散播谣言的承诺之后,艾司落荒而逃。
“没有,只要一提到矮矬子,他的防范就很严密,不过只要东拉西扯和他说别的,他的弱点就很明显。我有个表弟,今年六岁,对很多事情似懂非懂,偏偏很想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什么新鲜都想去尝试一下,这外卖小子给我的感觉,和我那表弟……很像!”
艾司顺利完成,主持人拿来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盆,艾司将切好的豆腐小心倾倒进去,豆腐立刻变作丝状,差不多每一根有一毫米粗细的直径,虽然和真正的丝线还相差甚远,但已经很不容易了。
第二天复赛的大剧场,就不止三名评委了,偌大的观众席座无虚席,那些参加复赛的选手亲友以及主办方要求的嘉宾济济一堂,还多了一名主持人。
观众报以热烈掌声,这已不仅需要好的刀功了,这需要一种刚中带柔的腕力,而且主持人还发现,这些黄瓜片厚薄惊人地一致,拿来工具一量,全都是准确的三毫米厚度。
大枪将这老旧的电路检修箱关上,一切如常,没人知道里面多了个东西,红灯正一闪一闪。
“好的,头儿,按你的意思办。”大枪收起手机,他戴了一顶钟形帽,帽檐遮住了半张脸,竖起的风衣衣领遮住了另外半张脸,中间一副墨镜遮住了眼睛,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卷起小半截牛仔裤,混在海角市街头人群中,一身十足的背包客打扮,他时不时地抬头打量,似乎是一名对什么都好奇的外来旅客。
“怎么说呢,当然也不是说他笨,总之就是,感觉很幼稚!”陈静宜思索了一下,确定道,“没错,很幼稚。就是不管你跟他说什么,他都信以为真,很好哄。但是对我们的敌意很大,不知道矮矬子给他灌输过什么思想,比如我随便给他说个什么事情,他第一反应都是,你是骗人的,不过,如果给他解释几句,他能自己分析,他会质疑,你不是骗我的吧?你们也该和他多聊一会儿,很好玩的。”
老处女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艾司把心一横,问道:“你到底
九九藏书
想怎样?”
最兴奋的还是恩恩,艾司真的是帮她们出了风头,让她们与有荣焉,最关键的是,如果艾司还能拿出什么绝活,拿到周冠军,乃至月冠军,就能实现愿望,让她们也站在舞台上表演,那可是面对全国观众的电视表演,不是学校小舞台上的小打小闹。
他径直走进地铁通道,人流中无人注意到他,只见他左转右转,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地铁检修通道口,直接打开了铁门,闪身在门后。
“回来了。咦?艾司,怎么闷闷不乐的?”
“没怎样啊?”陈静宜摊开手,“一早我就说过啦,只是想和你……聊聊。”
陶慧颖嗤之以鼻:“废话,一开始他就在那儿送外卖的好不好,而且从一开始送外卖我就觉得他不对,你没看见他看矮矬子的眼神都和别人不一样,他的活动范围,应该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对了,听说矮矬子她们几个不也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住?你说……会不会,那送外卖的和她们住得很近啊?”
礼仪小姐拿来一个盘子,主持人小心地将完整的黄瓜拨进盘子里,那根看似完好的黄瓜立刻变成了整齐的一片一片的小圆片,而豆腐完好无损。
“没有啦,艾司没有做坏事。对了,婉儿,有个事我可以悄悄地问你吗?嗯,你不要告诉恩恩哦。”
艾司走上舞台,有些紧张,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这可比买天天见盒饭的人多多了。
从门的另一端出来,已经在地铁的隧道内,大枪测算了一下距离,找了个地方,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方形物体,左右各有一个矿泉水瓶大小的圆柱形碳素瓶,中间有一个好似计时装置的显示屏,下面是线路板,无数电子元器件,一台老式手机,被固定在线路板中央。
接下来艾司又表演了一个切豆腐丝,将轻轻一捏就碎的豆腐,感觉拿在手上都会散掉,要切成丝状,谈何容易。
“这个啊,那就看别人怎么个威胁法啦,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给人有威胁你的机会。艾司,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被别人抓到啦?”
在校内一处阴暗的角落中,一个阴影渐渐与周边的阴影脱离,就仿佛一团影子从另一团影子上生长出来,慢慢变成一个人形,那薄风衣里包裹的沧桑中年,不是贺柱德又是谁。
“我就知道,他和矮矬子那伙人肯定有一腿。不是让你探听一下那外卖小子的背景吗?打探得怎么样?”陶慧颖坐二人中间,她们自有办法弄到入场券。
“你!你骗人!”艾司急了,手脚顿时冰凉,恩恩怎么会不理我,不可能的!
“嗯?谁威胁你呀?怎么威胁你的?”
“你胡说,你胡说。”艾司想起婉儿的告诫,不要给对方威胁你的机会,掩耳疾走,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恩恩她们的敌人,她是在造谣中伤恩恩,可心九_九_藏_书_网底却隐约觉得不安,恩恩也问过,如果她被人欺负了,自己要怎么保护她呢,恩恩问过的,难道除了万人骑,真的还有人欺负恩恩?
黄瓜放在豆腐上面,唰的一声,轻轻片过,黄瓜没有变化,豆腐也没有,大家会觉得是不是选手失手了,还是在试手呢?可紧接着,又听到唰的一声,麦克风距离桌案很近,声音很清脆,那声音不像寻常居民家切菜时夺的一声,而像刀客迎风一斩,唰!
可是福祸相依,艾司的意外参赛是顺利晋级了,但隔天送外卖时却被人堵在了半道上。
“嗯,这样啊?那我要先听听你问什么事。”
“我,那个……其实……”艾司想晃点老处女,但又觉得这样做不对,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唰唰唰唰……”艾司刀头向下,然后轻轻向后拉,手腕圆滑得像在用筷子搅拌鸡蛋。
“大枪,你那边怎么样?”
“如果,我是说如果,同学里传哪个男孩子很喜欢恩恩,恩恩也很喜欢那个男孩子,其他同学会不会笑话恩恩,恩恩会不会哭啊?”
回教室陈静宜就将今晚打探到的情况做了汇报:“他们的确很熟,就和我们预料的一样,那个外卖小子最在意的人是——矮矬子。而且根据我的观察,那外卖小子的脑子好像不太好使。”
“……是我!”艾司咬牙应了下来,“可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艾司表演的也不再是换衣服了,作为一名厨师,他很自然地向大家表演了刀功,他扬起片刀,在空中挽了几个刀花,轻松写意,如大师行将挥毫泼墨。
“真的,我看看。”
艾司想从一旁闪过去,陈静宜不让道:“别急着走嘛,咱们聊会儿。”
“哦?”陶慧颖和姚菁都被这一新发现勾起了兴趣。
“嗯?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啊,艾司?同学之间都是乱说啦,你不用当真的。”
“我不听,我不听……”艾司捂着耳朵越跑越快。
敌人!艾司一愣,恩恩说你们才是敌人呢,怎么又多了一个?
“反贪局已经开始查柏铺村围标案,我们的计划很顺利,只要伍文俊继续配合,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天晚上。
第二天中午,陈静宜又拦住艾司去路,聊了几分钟之后,觉得摸到一丝脉络,陡然抛出一句:“你知道吗,有一个个子很高的同学,一直在纠缠恩恩哦,他可是你的敌人呢。”
大枪在操作的时候显得异常小心,终于将这个东西装置在某个电路检修箱内,按下红色按钮,显示器上的红灯,开始微微闪烁。
“嗯,有道理。”陶慧颖表示认可,“不过矮矬子看不上送外卖的,我看那送外卖的对矮矬子好像挺上心啊,你没听到他刚才说什么吗,他的梦想是想让矮矬子重新参加比赛。”
“没有啦,我是说如果,嗯,艾司觉得这个问题好复杂哦。”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