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4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4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容林大声道:“我不怕你,我爸爸是警察,街头拐过去就是派出所,我一叫人你就跑不掉了!”这是艾司教过朵朵的自我保护法,要是对方只有一个人,又想抢东西的话,在周围有人的时候就要大声地叫出来,其实容林的爸爸是卖烟的。
雅欣咧嘴道:“还有什么好问的,肯定是那几个小混混欺负我们艾司,以后看我不见他们一次打一次!”
“你是小明的爸爸?”艾司仔细看了看,这眉骨间和小明还真有点像,“那苏姐姐为什么带着小明一个人在外面住,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这位杨爷脸色又是一翻,感激涕零地站起来,道:“大哥,你是好人啊,我全家都感谢你。”他捉住艾司的手,撸过手里的钱,蘸点口水,吧唧吧唧数了两下,虽然只得几十块,不过也比那个小学生肥,今天赚了,晚上又能喝两口小酒。嗯,这儿子的奶粉钱是有了,可儿子还没裤子穿,过几天再来找这位好心的小哥。
艾司泪眼摩挲地抬起头:“你不是说不许打人吗?”
将艾司带回出租房,三个女生开始七嘴八舌地教艾司如何区分他人的善意和恶意。
不过在怎么对待恶意这件事情上,三个女生的处理方式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大哥,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那位杨爷翻脸比翻书还快,看到没有逃走的希望,立马双膝跪下,一脸哀怨悲痛之情,哭诉着,“我那可怜的老母亲身患重病,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我老婆精神有问题,生活无法自理,留下三个孩子,孩子要吃奶,整天哭哇,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出来找点奶粉钱,大哥,大哥,我的命好苦哇。”说着跪行两步,假惺惺地抹了抹眼泪。
“我,我是小明的爸爸,我来接他们娘俩回家。”青年男子有些腼腆起来。
原本这话搁谁也不信,偏偏艾司睁着他那双大眼睛,仿佛被杨爷的悲戚感染,这个人好可怜,已经走投无路到去抢小学生的钱了。艾司取下他背上的小书包,在里面一阵翻找,找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他要为恩恩她们做丰盛的午餐和晚餐,身上还有点采买的零花钱,全在这里了。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啊,你爷99lib•net爷我出来道上混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识相的赶紧闪开,好狗不挡道。”杨爷一双黑豆小眼睛六神无主地乱转,嘴里说着底气不足的威胁的话,眼睛四处打量可以逃走的路线。
这回轮到杨爷愣住了,他也知道自己这番做作根本没人会信,只求博人一笑,让人家把自己当作一个屁给放了,或是下手的时候打轻点,可是,这小子?杨爷使劲瞪大他的小眼睛,左瞧右瞧,那小子好像真信了?难道老子最近演技有所提高?管他妈的,有钱不拿是王八蛋。
“别!兄弟,哥哥求你了,千万别这样!”
“我有说过吗?”恩恩一愣,随即想起了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立刻更正道,“我是说让你不要下死手,呃……就是不要像对付那个家伙那样对付人,但是,有人欺负到你头上,你就算不反抗,也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
等那男子喊累了,艾司才慢悠悠走过来:“苏姐姐不在。我待会儿就打电话,告诉她,她最讨厌的人找来了,叫她躲起来。”
那几名初中生被雅欣的气势给镇住了,等恩恩说话时才反应过来,哪肯老实地站住,顿时作鸟兽散,恩恩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没想把他们怎么样,等那几个学生一走,立刻怒其不争地教训起艾司来:“你怎么回事啊?几个小孩都敢欺负你!遇到这种坏学生,跟他客气什么,打呀!”
婉儿则轻轻擦了擦艾司的眼泪,温柔地问道:“你有没有受伤啊?他们有没有打你?”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一两句能说清的,这次恩恩站在婉儿的一边,坚决反对雅欣的以暴制暴。最后他们总结出了观察、远离、大声呵斥、打电话、报警等五步自保策略,要让艾司理解并学会如何灵活运用这五个自保策略,又花了一番工夫。四人还在出租屋内排演了好一阵子,雅欣、恩恩两个女恶霸轮番上阵,连婉儿也助演,让艾司高兴得不行。
“杨聪。”
艾司看那男子一脸焦急不似伪装,想了想道:“我不要你的东西,这样吧,你把你手机号码告诉我,我可以帮你问问苏姐姐,如果她愿意和你联系,自九九藏书然会打你的电话。”
中午,艾司正准备去忠伯那里帮忙,只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戴着文雅的眼镜,在楼下转来转去,小区里很少看到穿得这么光鲜的男子,艾司不由多看了他两眼。那名男子也注意到了艾司,忙道:“同学同学,问你个事儿,你知不知道有位叫苏晓雯的住在这附近?”
“小明,原来他叫小明。”男子有些失神地呢喃了两句,马上清醒道,“对对,就是她,她住哪里,她过得好吗?小孩子怎么样?”
书包在五人手里扔来传去,艾司盯着书包,怎么也抢不到,急得都快哭了:“把我的书包还给我……你们把书包还给我……”
说实话,艾司还没见过这么多红色钞票,平常恩恩给他的都是零钞,但小小几张钞票,怎么能收买艾司,艾司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没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苏姐姐的事,要是苏姐姐是不愿意见到你才躲起来的呢?”
那名男子被艾司迫得没法,只能唉声叹气捡简要的说了。
五名看起来像初中部的学生,个子比艾司还矮一头,歪穿着校服,斜挎书包,有两人嘴里还叼着烟,正拿着艾司的小熊书包扔来扔去,耍逗着艾司。
“果果没事就好了,他现在在哪里?”
李婶家的果果来之不易,艾司也曾听过一些,李婶的儿子儿媳结婚九年没有生育,夫妻俩去了北京上海,东至澳大利亚,西至德国,可以说跑遍全世界也没能解决问题,以前的大房子也卖了住到了便宜小区。后来不知从哪里寻了灵丹妙药,这才有了果果这个掌中宝,若果果出了什么事情,这一家人可……
“感谢你!他怕是还要来找你要钱,他叫什么名字?”
“恩恩、雅欣,他们抢我的书包。”一看到恩恩她们回来了,艾司含在眼眶里的泪水顿时哗哗地涌出来。
恩恩怒视那几名矮个的初中生,声色俱厉道:“你们找死啊!给我靠墙站好,今天你们家长不来,谁也别想走!”九*九*藏*书*网
“李婶,您别着急,果果什么时候不见的?好像他说今天要回老家玩啊。”
“是啊是啊,今天果果他爸爸带着一家人回乡下老家,果果和他表弟一起玩的,谁知道玩着玩着就不见了,现在他爸爸妈妈姑姑姑父到处找,急得不得了,如果果果回来了,记得通知我们一声啊,哎呀,这孩子会到哪儿去呢?”
到了周末,艾司突然接到李婶儿打来的电话:“艾司啊,我们家果果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他?”
“还在儿童医院住院观察。”
男子听艾司苏姐姐苏姐姐地叫得很是亲昵,显然关系不一般,赶紧做出了表示,打开皮夹,可里面除了一摞卡,也没多少钱,只将剩下的几张红色钞票一股脑抽出,塞到艾司手中,堆笑道:“帮帮忙,朋友,我很想见到我老婆儿子,这些年我对不起她们,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这点小意思,请你一定收下,告诉我,我老婆在哪里,好吗?”
男子面色一红,竟然被艾司说中了,这些年他去过和晓雯曾一起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同学、朋友,能问的人都问过了,苏晓雯明显就是躲着自己,否则早该找到了。
“苏晓雯?不认识。”艾司摇头要走。
“连小学生的钱都要抢,这种人就是社会上的人渣败类,而你明知道他是骗人还给他钱,你就是比白痴还要笨的笨蛋!死远点,不要黏着我,这笔钱,要加到你的债务上!”
“你这丫头,妈妈不是关心你吗,你怎么和妈妈说话的。”
“你找她什么事?”艾司也学会了先问后答,前两天刚受过恩恩的训诫。
“你说的是小明的妈妈,苏姐姐?”
“哦,你不说,肯定是做过亏心事。”艾司明白了,“我不会告诉你苏姐姐住在哪里的。”
“她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看起来还要年轻些,脸有点瘦,左边眉毛三分之二的地方有一颗痣,还带着个孩子,今年应该,五岁了吧?”
“那为什么苏姐姐要躲着你?”这份与日俱增的八卦好奇心理,不消说,自然是近墨者黑了。
啪!书包被一只大手拽停在空中,雅欣走向原本等着接书包的初中生,伸出两根手指,拔掉他嘴里衔着的烟头,弹在地上,拿手背九-九-藏-书-网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小子,你是哪个班的?”
第二天他接到果果爸爸的电话:“艾司是吗?你好你好,我是果果的爸爸,真是谢谢你啊。那两个傻孩子,真的藏在大柜子里面,不知怎么将柜子外的扣销给扣上了,从里面打不开,医生说,要是再晚一会儿,两个小孩都有可能窒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们一家人都感谢你……”
“你干什么!”艾司已经走了过来。
“妈,有个流氓在我们租的小区附近晃悠,很无耻的,连小学生的钱他都要讹,许多租住在小区里的同学都被他骚扰,派人来把他赶走!”
“为什么要抢小孩子的钱?”艾司觉得这种行为很不可理解,虽然这位杨爷也不高,但小学三年级的容林不过到他腋下,而且那大大的脑袋说明他已成年,这完全就是欺负人嘛。
……
“来拿呀,来拿呀……哈哈,接着!”一个假动作,书包扔给了旁边的学生。
“苏晓雯!我知道你在这里,苏晓雯!苏晓雯,你不要再躲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你还不肯原谅我吗?苏晓雯!苏晓雯!”
“哎……”一个胖乎乎的小子笑嘻嘻地做出要丢不丢的样子,逗得艾司原地一跳,他再将书包往右边扔去。
“没有啊,”艾司问周围的小朋友,“你们有没有谁看到果果?”
“保护自己?”艾司眨巴着那双湿润的大眼睛,恩恩伸手扶额,这又是一堂额外的教育课程。
“他说,他还会来感谢我的。”
“不是这样的,小兄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男子急了,又将手上的一块表解下,要塞到艾司手里,“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让我见见晓雯,只要见到她,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我和你说也没用是不是?”
那大脑袋的杨爷一慌,容林趁机抓起书包逃走,杨爷却被艾司堵住去路,无处可逃。
只听那脑袋大大的家伙威胁道:“小子,别装啊,老子看见你口袋里有钱,不拿出来今天你回不了家!”
第二周的周三,从新苹果幼儿园回家的路上,艾司看到一个小朋友被另一个身材不高,脑袋大大的人堵在一条小巷子里,那个小朋友是朵朵的哥哥,叫容林,读小学三年级,艾99lib•net司见过。
“喏,孩子吃奶要紧,我也只有这么点钱,给孩子买点鲜奶吧。”
“嘟……嘟……”程英挂上电话,杨聪,这个名字很耳熟啊,司徒!
“可是他真的很可怜啊,那么大个人了,还要厚着脸皮向小朋友讨钱,一般人谁做得出来啊!”
男子一听便露出失望的神情,晓雯哪里会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这么多年,要是她想打,早就打了,但他同时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艾司从哪栋楼里出来他是看见的,既然艾司不肯帮忙,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艾司低头垂泪,摇头:“没有,就是难受,想哭。”
“嘿,小子,你别吓唬我,你杨爷可不是吃素长大的,你交不交!拿来吧你!”说着就要动手去抢。容林马上大叫起来:“抢东西啦,抓小偷啊!大人抢小孩子东西啦!快来看啊!”
“我不管,快派人来搞定那个杨聪,不然你女儿在外面住得很危险啦。”
“那是因为他懒,他不要脸,这种人就是街头地痞混混,他没有羞耻心的,为了钱,他什么都做得出来,以后绝不能和这种人有接触,听明白了吗?”恩恩气得停下。
“好啦好啦,妈,你什么时候变成啰里啰唆的老太婆了。”
“恩恩啊,他真的好可怜的,连自己的妈妈、妻子、儿子都拿出来当借口了,不是走投无路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好啦好啦,我们先回去,艾司不哭了。”婉儿温婉劝着,“问清楚经过再说。”
“别,别挂李婶,你是说果果他们回老家了?我记得果果说,他老家后院有一间废弃的旧房子,他总想去冒险,还说房子里有一口大箱子,可以通往过去,就像叮当猫的时空机一样,你们有没有去那个房间找过?”
“我带小朋友过来看她啊。”
隔天艾司就拿着新学到的自保方法去向小朋友们传授经验了,同时纠正一些小朋友“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不良恶习。
“恩恩啊,妈妈这里不是城管局,人家去哪里有他的自由,叫你不要在外面租房子住啦,住学校哪里不好,婉儿的妈妈和雅欣的妈妈都打过电话给我,你们三个小丫头在这个时候搞什么独立生活嘛,以后上了大学,有的是独立生活时间,还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