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4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4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他不能够接受失败的,如果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痛苦就会像一粒种子,在他心底深处滋生膨胀,他会度日如年,焦灼难安,他的情绪就像沸水在高压锅里,如果不找到宣泄的出口,过度膨胀,就会十分危险。”
“给,月饼。”
“问到了,今天卓思琪要带她儿子去海角购书城,应该是买点书籍当国庆礼物,这阵子她也忙得够呛,又要处理老人后事还要安抚股东,唉……”
正在司徒笑面对大堆资料整理不出头绪时,高风来了。
“你看过监控的,你觉得那像一个女人吗?”
“笑哥请你们吃月饼,一人只有一个,不要抢啊。”李开然拿着一包月饼分发给大家。
不过饶是如此,还是给司徒笑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在伍文斌被谋杀之前,公司的账务并未查出大的问题,对外业务也很正常,对内人事部署也没异常调动;但伍文斌死后,公司的账务和人事都做出了较大调整。人事变动调查结果是,一批忠于伍文斌的元老被从重要部门调任闲职,而财务上司徒笑自己看不明白,专门请教了经济学的专家才弄清楚,恒绿公司通过各种手法整合融资,在短期内聚集了一大笔资金,所以才能付给伍文俊高达一亿的现款,而那批资金在几个中转银行来回倒腾之后,去向竟然很难查明。
朱珠不满道:“中秋都过了两三天了,才请吃月饼。我要芙蓉馅的。”
高风温和笑道:“我对晓玲的信任,就如你对我的信任。”
当高风说到枪的时候,司徒笑觉得有什么在自己脑中一现,可惜没抓住,再回想那种感觉却已消失不见,只能放弃,他下令道:“走,我们先去购书城,卓思琪的车每日出门前都做了严密的检查,在路上应该比较安全。”
“衣着外貌可以伪装,只要戴上腰垫,穿上硬质的外套,看那模糊的监控很难分辨男女,就算他是男人,也是一个喜欢涂脂抹粉,修饰面容,喷香水的男人。嗯,我能分析出来的大概就这么多,我个人觉得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准确率。”
“嗯,应该是的。”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下,伍文斌在世时一切正常,看不出他被杀的诱
九*九*藏*书*网
因,反而是他死了之后,卓思琪的一系列举动都很奇怪,将公司元老调离重要岗位是为了安排自己人,好给秘密转移资金让路,那么资金转移是为了什么,真的是如卓思琪所说只是为了招投标集资吗?收购伍文俊的股份让他们在公司中拥有了更大的权限,可为何要用欺诈的手段?
高风马上道:“当然,毕竟这个事儿比较危险,那可能是杀手啊,什么刀啊,说不定枪啊什么的都有,我可不希望她来冒险。”
“有看到他人吗?”
高风听得哑口无言,这些信息他也完全知道,但司徒笑却能得出他所想不到的结论:“你牛啊,这也能想到。”
“我服了,果然认真起来的司徒笑非常可怕。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晓玲看了这个案子部分资料后,为制造车祸的凶手做了心理画像。”高风微笑看着司徒笑。
“伍文俊今天没动作,一直猫在家里,不知在做什么。”
司徒笑依然将调查的重点放在恒绿公司和伍卓两家的内部矛盾上,追查到杀手线索的可能性很低,关键还是要搞清雇凶杀人的原因,分析出谁是雇主。但由于卓思琪的原因,恒绿公司自上而下,对于调查都不是很配合,司徒笑想查看公司财务,各个部门相互推诿,甲让找乙,乙让找丙,丙又让找甲。好容易拿到了吧,资料是否已经过期作废,是否完整,是否准确无误,没有员工来解答。对于资料的各种疑问,若不是警方详细问起,公司里的人绝不会主动提及,整个恒绿公司上下都摆出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令司徒笑一时间颇感头痛。
“朱珠,子成,章明,你们分别负责神舟租车、海角租车、朋友租车三家车行,其余两家我来问,每一个都要问到。”
“是啊,感冒发烧嘛,躺在床上都起不来了,我上午打电话给他正在打点滴呢。”
出租车外貌相同,牌号相近,满大街都是,是最难被发现的跟踪利器,司徒笑让六辆出租车轮番吊尾跟踪卓思琪的车,每一辆车最多只跟三段路,其余的车在目标车相隔一两条街道上伴行,轮到它们再抵达目标车的必九_九_藏_书_网经之路上等着。
很快得到答复,五辆车中果真有一辆是来自海角租车行,“每次都用同样的招,真以为我抓不住你。”司徒笑在租车行的车号下面画了两道横线。
“这样说,明天他也上不了班啊,太好了,所有条件都齐备了。”司徒笑搓着手,看着高风,“明天长假第四天,我们抓杀手去。你来不来?”高风笑。
子成笑道:“一招鲜,吃遍天嘛,估计他也没想到,笑哥这么快就能找到他的破绽。”
“谁请客?”
不管是项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么大笔的资金流动,卓思琪不可能不知道,但她一口咬定自己不知情,司徒笑还真没办法,资金中转涉及了好几家国际银行,司徒笑查不到,这条资金线索就被卡死在这里。
便衣小队安排妥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解决:“朱珠,我听说刘队身体不好?”
司徒笑懒洋洋地横过一眼:“不是说好了不告诉她的吗?”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
“想想总可以吧,想想又不犯法。”
“好,谢谢。”司徒笑将手机还给高风,喃喃自语,“如果凶手是这样一个人的话,说不定有机会……逮着他!”
“其次,她和丈夫一起打理公司,一个漂亮的女人,频频出入社交场合,你敢说看到她相貌的男人对她会没有想法?”
他们的任务当然不只是跟踪目标车,还要尽可能地发现有没有别的跟踪车辆,对目标车身边的车型车牌都记录下来,离开的不管,尤其要注意那些一直尾随在目标车身后的车辆。
“这是一个行动能力一般,但智商很高,拥有极强控制欲和自尊心的人。他小时候生活优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少年,他追求完美,不接受失败,爱出风头,不能容忍被忽视,对自己想要掌握的事物有着偏执的狂热喜好。他应该是一个外貌俊秀的人,喜欢随意和人打招呼,但没有多少朋友,极为自负,说话喜欢用肯定的强调语气,不满别人打断自己的言论,很乐意成为公众的焦点。他在衣着穿扮上极为讲究和注重,做事谨慎,哪怕在细节方面也不会轻易留下破绽,他甚至有可能,是名女www.99lib.net性。”
司徒笑和目标车保持一公里距离,坐在指挥车里遥控指挥。
“我想问一下,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假设他杀错了人,而发现自己真正要下手的目标又被警方严密地保护了起来,他会怎么样?”
“一块看得见吃不着的肉,一只饿得快发疯的狼。如果凶手一直在暗中观察跟踪目标,警方盯了好几天一无所获,又是国庆假日期间,我们不少组员早就在抱怨了,这个案子也查了这么久了,是时候让大家休个假了。你说,如果凶手发现警方突然不再调查卓思琪了,他会不会再次下手?”司徒笑两眼开始发亮。
“晓玲说,他肚子里有个高压锅嘛,吭哧吭哧就快爆炸了!如果他真的无法接受失败,那么圈套也可能是机会,或者明知是圈套,也控制不住要往里跳啊,就看晓玲的心理侧写准不准了。便衣小队本来在节假日就要加强巡逻,我也不算浪费警力,赌一把。”司徒笑拿起手机,给英姐打了请示报告,获准可以调用一支便衣小队之后便按捺不住,直接又拨了号码:“喂,陈队啊,呵呵,想要再借你一支人马,上次你们的那出租车小队还在吗?出租车都还啦?能不能再找出租车公司借一次啊,我要六辆车,每辆车里坐一到两个我们的同事不等……”
“我是司徒笑。”
特别是时间,司徒笑发现,卓思琪、卓震兄妹俩的动作与警方介入调查的时间是吻合的,加上一系列的举动,非暴力不合作态度,刻意的敷衍,她究竟想隐瞒什么?情人?为了情人大可不必这样做。伍文斌的死到底和卓思琪有没有关系呢?如果是她干的,那么伍文斌死前这位伍夫人未免伪装得太好了,一丝破绽也没有。司笑反复比对恒绿公司变动和案情发展的时间线,怎么看卓思琪也只像在伍文斌死后才有所动作的。
“有,在窗户露了面的,我确定他没离开家。”
高风点头,不得不承认,卓思琪比黎晓玲九九藏书要漂亮很多,完全不像三十多岁的妇女。
司徒笑用手指着高风晃了晃,意思是仅此一次:“说说吧,晓玲怎么说?”
“我知道了,也就是说,他会因为失败而陷入无法原谅自己的痛苦自责当中,他会想方设法,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继续向目标实施杀戮直到完成任务,是这样吗?”
司徒笑活动了一下脖子:“红颜祸水你听说过没有?首先,不否认卓思琪很漂亮吧?”
司徒笑对马屁同样没有反应,看了高风一眼:“晓玲不知道吧?”
“茜姐,问到了吗?她今天去哪里?”
“山猫呼叫猫王,根据小猫们对并流和分流甲虫的筛选,从上南环高架便跟着米奇的现在还剩五辆,你说过进入个位数范畴便通知你的,完毕。”
高风拨通电话,说了句:“司徒同意了。”将电话给司徒笑。
“好。”司徒笑调出指挥车上GPS导航地图,看着购书城和他们的距离,只等确定消息。
严密监控跟踪伍文俊快一周了,他们却没有什么斩获,尤其是国庆中秋双节期间,队员都精神萎靡,提不起精神来。
关于这笔巨额资金,卓思琪给出的解释是公司准备竞购一块大型土地招标,那是竞标的准备金,至于资金的去向她目前也在查,因为这笔资金完全是卓震一手操办。
“凶手还在车上,狗急跳墙会危害到路人,还可能有枪,不能冒这个险,去购书城布置一下,把握更大。走,海角购书城。”
“司徒,那名凶手以制造事故实施谋杀,除了拥有机电学专业知识外,显然有某种支配和操控欲,我初步怀疑他有表演型人格障碍,或是有类似的倾向。跟踪受害者,近距离引发事故,他将制造事故和谋杀当作一件艺术品,事后亲临现场,取走装置,他的心理素质非常好,因为有观众在场,所以亢奋,在现场驻留时间将显示他的亢奋度和理性之间的参数比。作为一名杀手而言,他离开车门的时候却没有基本的回望安全动作,严重自信,走向事故车辆步态轻松,也从侧面反映了他的亢奋和良好的心理素质。从他出现在监控画面的动作行为,我做出如下心理侧写……
“正是这种想法,古人说:万恶www.99lib.net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但是,想的人多了,就总有那么几个胆大的男人,会想将想法进一步变成现实。红颜祸水,并不是说这个女人本身有什么错,而是基于物种间的吸引繁衍论,在种群中太过出众必然引来雄性争斗,这是其二;其三,伍文斌这个人,从我们探听到的消息,他和卓思琪两人,虽然夫妻和谐,但却并不十分亲密,你有见哪对夫妻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却各开各车的吗?他每天准时上班下班,前提条件不是他老婆在家里等他,而是他老婆还在出席各种活动应酬,他反而撂挑子回家去了?这算怎么回事?他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以他们的经济条件却只有一个孩子,这不奇怪吗?当真那么爱国,计划生育啊,就算是卓思琪或伍文斌哪一位身体有问题,并不容易怀孕,这么多年也该有个二胎吧。他们的夫妻生活一定有问题。”
“怎么?我加班你也陪我啊?”
高风苦笑道:“是啊,你这个案子不破,晓玲吃不下睡不着,我的国庆假期也算泡汤了,还不如来帮你解决难题。”
高风和黎晓玲聊了几句,匆匆挂掉电话:“啊,你说什么?”
司徒笑依然面无表情地陈述着:“外面的诱惑很大,而且很多诱惑与金钱无关,一个在丈夫那里无法得到心灵慰藉和依靠的有钱女子,又常常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再加上伍文俊提供的信息,我有八成把握,卓思琪在外面有情人。但是一个还是几个,这些情人与伍文斌的谋杀案有无关系,我还一点线索都没查到,这个卓思琪防范意识非常强,根本就无法从她那里得到什么有用信息,连她父母的死,哥哥的重伤,也没让她露出破绽。”
“你懂商务吗?”司徒笑指着大沓的财务清单询问高风。
“开然,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笑哥,不马上抓捕吗?”
“得了吧,你司徒都看不懂,我怎么看得懂?”高风挥手笑笑,问,“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啊,我们也没直接证据,为什么你总是倾向于卓思琪有情人呢?”
“山猫报号。”
高风想了想道:“摆明了是个圈套,凶手不会这么蠢吧?”
“车号是……”五个车牌被报了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