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3
目录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一章 童心无忌善与恶 故伎重演露马脚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二章 古道热肠天天见 书城缉凶差一线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3
第三章 初赛黑拳为筹钱 再添新魂非一般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第四章 追根溯源查隐情 赛场无意惹风云
上一页下一页
艾司出神的那一瞬间,原本凝固静止的环境,气温开始陡降,首当其冲的便是黄明荃,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在痛哭中没来由地一哆嗦,蒙眬泪眼里,对眼前那少年一成不变的和善笑意,从心底感到恐惧。
啪啪……
艾司高举着巴掌,迟迟不落下,脸上的微笑不变,但在小霸王黄明荃眼里却仿佛看到了别样的恐怖。
啪!
啪啪啪啪……
啪!
小霸王每哭喊一句,他奶奶的手就不自主地微微一颤,好几次想迈步上前,都生生忍了下来。
啪啪……
黄家奶奶听得那叫一个心疼啊,拉着黄爷爷的衣袖,哀求道:“老头子,进去吧,别再打了,再打孩子就给打坏了。”
在艾司的坚持下,黄大哥只能作罢,艾司自己赶了地铁回家。这还是刚来海角市时,陪恩恩她们坐过几次地铁,平日艾司都走地面,很少走地下。
“所以,你欺负同学,只是为了不被同学欺负;你欺负弟弟,只是害怕爷爷奶奶不再爱你,不再疼你。但是我要告诉你,没,有,用!”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被拉开,艾司出现在门口,还是那副笑容,和善可亲,平易近人。
“把手伸出来。”艾司开始给小霸王讲道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没有提高音量,也不带半分威胁,但黄明荃不敢反抗,颤抖着将小手伸了出来,掌心向上。
黄大哥想让司机送艾司回去,艾司不让,恩恩说过,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虽说是苏姐姐请来的救兵,但苏姐姐也说过要开工资算工钱的,如果老是从黄大哥这里得好处,以后就不好意思找苏姐姐和黄大哥要钱了,而艾司需要这笔钱,做一件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奶奶!——”
黄明荃从艾司身后现身,却是一直在无声地哭泣,脸上泪痕交错,那眼睛红肿得跟桃儿似的,黄奶奶心疼得一下就抱住了自己的孙子:“好啦,奶奶在这里,明明别哭了,乖,哦。艾司哥哥都是为了你好,明明以后要听话,还是奶奶的乖九-九-藏-书-网孙,哦,哦……不哭了,不哭了……”
艾司完全沉浸在美妙的音乐声中,一曲完了,赶紧鼓掌致谢,恩恩说过,看到好看的,听到好听的,一定要用鼓掌来表达感谢。
“所以,你现在都没有妈妈。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一直喜欢你,除了你妈妈。”
艾司放慢脚步,仿佛心中的烦恼和累的感觉都随着音乐变得轻快起来。
虽然艾司下手很轻,但在这黑暗的环境中,惊恐的黄明荃触觉非常敏感,艾司的话,连同每一次落下的拍打,就像那掌掴一样,每一记,都扇在他脸上,烙在他心底,这个夜晚,他终生难忘。
“死了,就是不见了。”
黄明荃惊恐地又想缩回去,终究忍住,想哭不敢哭,只是小身板很有节奏地一抽一抽。
黄大哥心中很郁闷,心想艾司不是在幼儿园带小朋友的吗?怎么搞得这么暴力?
艾司却没给他多想的机会,那只还举在半空中的手,画完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再度折返回来,啪!又是一声脆响。
黄家人大惊,第一次听到小霸王如此有礼貌地回应,艾司微微一笑,至少今晚的教育目标达到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艾司那一巴掌,仿佛不只是打在黄明荃的脸上,更是打在整个黄家人的心上。
“爷爷!——”
啪啪啪……
“你妈妈已经死了。”
“你的弟弟,他愿意听我的话,他会从正面向你发起挑战。”
艾司循着琴声就拐了过去,伴着音乐,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音乐的源头有一个长头发的姐姐,她手里拿的应该是小提琴,那个姐姐非常专注地将脸枕在小提琴上,拿弓的手上下翻飞,令人迷醉的音乐声就从弓和弦的交接处蹦跳出来。
黄爷爷想到艾司事前的叮嘱,强忍着,狠心道:“老婆子你懂什么,再等等,这时候进去,先前的打不都白挨啦?”
或许是听到掌声,那个拉琴的人别过头来看了一眼。艾司眼尖,瞥见他唇上有淡淡的青色,原来是个哥哥,这http://www.99lib.net位哥哥的头发好长,还烫得卷卷的。
要风要雨,不可一世的小霸王,竟被吓得不敢哭,房间里,只有他的呼吸声。
啪啪啪……
杀猪般的号哭声在黄家大宅里来回震荡,这一次,黄家人出奇一致地保持了缄默,反常的安静和异常凄厉的哭喊在空中交锋,仿佛一场不见硝烟的拉锯战。
“哇……爷爷,奶奶……”
又听了片刻,黄家奶奶实在忍不住了:“怎么没听到那孩子哭啊?哎呀,那孩子给打没声儿了,老头子,老头子。”
“今晚我还有点事,黄大哥我就先走了,明天这时候我再来。”艾司告辞,“明明,再见。”
艾司的左手比出三个指头,跟着再度扬起。
小霸王的奶奶心里一疼,就要上前抱孙子,却被爷爷制止住了,黄大哥也是深吸一口气,久久不能吐出。
不过艾司发现,那个姐姐穿着好怪异,一件灰色的牛仔服到处都是口子,里面是一件被各种墨团染色的白背心,也满是破洞,露出肉色,而且姐姐的胸和恩恩她们看上去完全不一样,好平整哦。下半身是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不过裤腿明显被剪掉了,刚够遮住膝盖,这位姐姐的腿毛也好浓密哦,再往下,就是露出脚丫的鳄鱼牌拖鞋,拖鞋前面放了一大块破布,布上摆了一个很干净的塑料盆子,里面有几枚硬币和一些稀稀拉拉的零钱。
那琴声却似乎还嫌不够,越发灵动,好几个蜻蜓点水一般的促音,像精灵舞动在月下林间,像鱼儿跃出山涧清泉。
艾司以一种既定的节奏轻轻拍打黄明荃的手心,同时一字一顿地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爱你,除了你妈妈。”
好好听的音乐,艾司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在地下空寂的走廊里回响,宛若仙音,拨人心弦。
艾司抬起另一只手,轻轻地拍在黄明荃的手上,啪——,其实他打得很轻,但声音很响,在这黑暗安静的环境里尤为突兀。
紧接着黄家其余人也感到了,就像九-九-藏-书-网一阵无形的风掠过,浑身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脑门,仿佛吸入肺里的空气都变得沁人起来。
“杀人啦!”
已经被恐惧吓呆,完全被艾司那带着笑意的眼神所震慑的黄明荃,听到奶奶如天籁的一声呼唤,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但在寒意的迫力下竟不敢大声地呼叫奶奶,只能掉着眼泪,铆足了劲儿往奶奶的方向爬。
艾司从下面捉住了黄明荃的手,黄明荃怕得一缩,艾司的手却根本没有用力,任黄明荃将手抽了回去,只是双目平视,直勾勾地看着他。黄明荃将手抽回来之后,被目光所迫,浑身发抖地又将手放了回去,放在那只大手上,好热,黄明荃的手背感觉到从艾司手心传来的温度。
“如果你还是个男子汉,就别逃避。”
“到最后,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你玩,爷爷奶奶看着你就离得远远的,你老爸也不会管你,说不定,他们把你送到外面去读书,你谁也看不着,自生自灭……”
在这昏暗的环境中,艾司却仿佛看得很清楚,他走到黄明荃身前,席地而坐,让自己与黄明荃平等地对视。
但他们只能听到很有节奏的啪啪声,听不到屋里的人是否说话。
啪啪……
拉琴人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之中,停下来瞟了艾司一眼,又闭上眼睛,自顾自地拉起琴来,这次却是曲风一变,慷慨激昂,铁角铿锵,刀剑如林,铮铮有声。
“你还想睡家里舒适的大床吗?你还想拥有你的玩具和游戏机吗?你还想缠着爷爷奶奶给你买什么,他们就会给你买吗?你觉得为什么你赶跑了那么多个老师,他们还要找我过来呢?你如果够聪明,就一定能听懂我说的话,听懂了吗?听懂了就头。”
“杀人啦!”
小霸王被彻底打醒了,不再歇斯底里地大哭,连搬救兵的机会
藏书网
都没有了。
艾司很有礼貌很绅士地向黄大哥和爷爷奶奶微微鞠躬:“我带明明去里面,好好地开导开导他。”
他不需要黄家人的同意,将小霸王反拖着,往里间走,黄明荃脚乱蹬,手乱舞,哭喊着:“救命……奶奶,救我……救命呀!”
“化作了灰,升上了天,你再也看不到,摸不着,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黄明荃脑子里一片空白,小心灵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好一会儿,面颊上一丝丝火辣的痛感,才传到大脑深处。自己,被打耳光了?被那个陌生的,自称是自己家庭教师的,浑蛋?
书房内,没开灯,一团漆黑,窗外朦胧的星光投射进来,只能看到人影模糊的轮廓,黄明荃吓得手脚冰凉,书房大门关闭时的巨响令他浑身一颤。紧接着,黄明荃在黑暗里,发现有两处偶尔闪烁的光源,随着光源靠近,他才惊恐地发现,那竟然是那个少年的双眸,人的眼睛怎么可能发出闪烁的光来?那个自称是自己家庭教师的少年,肯定不是人,他是妖怪!他会不会吃了自己!为什么爷爷奶奶和爸爸都不管我了?
黄明荃一直将头埋在他奶奶的怀里,在他奶奶衣襟上擦眼泪,听到艾司的话本不想搭理,但不知怎么,猛然想起黑暗中那双闪烁着光亮的眸子,心底一寒,虽不情愿,还是扭过头来,无比艰难地说了一句:“老师,再见……”
其实艾司下手并不重,只不过声音清脆,大明脸上连红印都没有,但那感觉却格外清晰,掌心和面颊的触碰,刺痛,微麻,脆响。艾司这一巴掌,带给小霸王的可不只是肉体的疼痛,更多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
黄奶奶首先抵受不住,失声叫道:“明明……”
黄明荃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从小到大,溺爱有加,就是亲生老爸打自己,也顶多在屁股上拍两下,他不敢下重手的。掌掴,从来都只有自己掌掴别人,从家长到老师,从小朋友到同学,哪有敢掌掴自己的?
到靠近忠伯天天见总店附近的一个站点下车,临近家时,艾司九-九-藏-书-网才觉得好累哦,教黄明荃一个人比带一个班的小朋友还累,明天应该会好一点吧。艾司悠悠地想着,循着地下通道往地面走,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婉约的琴声,音乐缥缈、轻快,就像一只蝴蝶在花间一扑一扑地扇动翅膀。
黄大哥敏锐地注意到,原本一向只以自我为中心的大明,这次竟然点了点头,对他奶奶说的话表示认可,这不得不说已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黄家的三位家长,此时都站在书房门前,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这个被苏晓雯称赞的幼教专家是怎么开导自家的小霸王的。
这样的情形,让艾司产生了一丝恍惚,类似的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同样的微笑,同样稚嫩的脸庞,毫不留情的拳头,撕心裂肺的疼痛,被打的人好像是艾司自己,那张模糊的脸是谁呢?看,看起来笑容是那么亲切,可是下手时却有着残忍的果决,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啪啪……
“妈,您就别咋呼了,艾司有分寸的。”黄刘夏忍不住嫌母亲过度忧心。
小霸王一动,艾司的心神便收了回来,几乎是本能地用脚轻轻一钩,一抬,小霸王四肢离地,没法爬行,艾司伸出右手,捉住了他的衣领。
砰!黄爷爷书房的门被重重地关上,小霸王和自己的家人被隔绝开来。
偌大的客厅,似乎只有黄明荃一人在哭,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静止不动的。
“明明想明白了,他愿意接受我的指导,是不是这样啊,明明?”面对表情各异的黄家人,艾司从容不迫。
小霸王愣在那里,足有好几秒不能回过神来,他第一次感到内心的愤怒,那股怒火从心底一直冲上脑门,你谁呀?凭什么扇我耳光?他正考虑是该放声大哭呢,还是要歇斯底里地反击……
“如果你只会撒泼似的胡闹,以为靠不吃东西,就能赢回爷爷奶奶的喜欢,那你注定会输,输得很惨很惨。”
“这是要给你上的第一课,尊重别人就会获得别人的尊重;你怎么对别人,那么别人也就能怎么对你。你刚才想要打我,是三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