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
——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1.《禹贡》九州与早期的水运网络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先秦时期,是我国交通的奠基阶段,先民们已经从原始的采集和渔猎生活劳动中,走出了最初的道路,制造了最早的筏、独木舟和车,并且使牛、马等家畜应用于运输活动中。随着人类征伐活动的广泛展开,以及夏、商、周等王朝的出现,全国性的道路交通网和水运交通网萌芽,《禹贡》记载了我国最早的水运网络。交通的发展,促进了华夏文明区的形成,也促进了华夏文明与其他文明的交流,于是有“九州”、“四荒”等概念的出现。周穆王西征,或许是最早的中西文化交流。交通网络的出现,为货物或商品的流通提供了便利,也为思想文化的传播提供了必要条件,于是有孔子的周游列国,有游士们的“传食于诸侯”之风的兴起,促进了社会的不断进步。

1.《禹贡》九州与早期的水运网络


冀州疆界图
《尚书》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一部史书,相传由孔子编订。其中的《禹贡》篇,历代相传为大禹治水后亲自所作,被认为是虞夏时代的作品。因此,历代视《尚书》为诸经之首。今天,当我们用科学的、发展的眼光去看待这部古籍时,就会发现这是一部最终形成于战国时代的古籍。
青州是“浮于汶,达于济”。汶水源出山东莱芜,注入济水。贡物有泰山特产的谷,有丝、枲(大麻)、铅、松(松树)、怪石(滑石、云滑石、紫石英、阳起石等)。
到了大禹治水时,已经形成了一系列适应不同自然条件的交通工具。据记载,大禹“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左准绳,右规矩,载四时,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橇是一种由木板制成,形似船,比船短的一种交通工具,适合在泥地浅滩上使用。檋则是一种山行工具,装在鞋下,上山时,前齿短,后齿长;下山时,调换方向,前齿长,后齿九_九_藏_书_网短。这样,增加鞋与地面的接触面,以防跌倒。

《禹贡》所载随山浚川之图
《尚书》的编纂者们,在《禹贡》一篇中记述了九州内的土壤、草木、矿产、田亩、赋税、农产品、手工业品、交通运输路线等。九州作为同一个政治区域,区域内的诸侯们必须向天子朝贡。由于九州之内有山有水,并不是一派平原,《禹贡》描述了当时以冀州为中心、以水运网络为主的交通运输路线。
雍州是“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会于渭汭”。雍州位于黄河上游,自甘肃临夏积石山起,沿河至今陕西韩城东北的龙门山。所贡物品有美玉等。
《禹贡》记载了战国以前华夏地区的水上交通网络。这种交通网络,是先民们经过长期探索而取得的。中华民族的祖先,在有确切文字记载以前的远古时代,过着群体生活。他们在采集和渔猎生活劳动中,不断探索大自然。在陆上,逐渐走出了形似小径的自然道路,这些自然道路随成随弃,正如《孟子·尽心》所比喻的山间小道那样:“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先民们注意到洪水季节的一种特定现象:树木可以在水中漂流。这一现象启发人类制造了最早的水上交通工具——独木舟。1977年,考古人员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挖出了多支木桨。经测定,这些木桨距今年代为6960年±90年,属于母系氏族社会遗物。2004年,在余姚市田螺山遗址,又出土两件保存完好、加工精细的木桨,一件长110厘米并且柄部还有刻花,一件长150多厘米,至今保留着石器加工的痕迹。这是至今为止,发掘出的河姆渡文化同类遗物中最完整的木桨。这些木桨说明,先民们在距今7000年前,已经存在着水上活动或水运交通。《易·系辞下》:“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天下。”独木舟的出现,成为人类最早的水上交通工具。99lib•nethttp://www.99lib.net
冀州,是九州的政治中心,在冀州的东北部有岛夷,“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岛夷,一般认为是住在今辽东半岛一带的部落。清人胡渭在《禹贡锥指》中持不同观点,认为辽东半岛有陆路可以通黄河流域,岛夷应该指今日本、朝鲜半岛。右碣石,一般认为在今河北昌黎县一带。因此,这条路线指的是辽东半岛部族入贡人员,自渤海至古黄河口溯黄河西行。古黄河在今天津至黄骅一带入海,有多个河口。
徐州是“浮于淮、泗,达于河”。淮水也是四渎之一,即今淮河及江苏境内的废黄河。古泗水源出今山东泗水县北山,经曲阜、济宁,东南向经江苏沛县、邳县入于淮水。“河”字,《说文》及《水经注》均作“菏”,古菏水通泗水。因此,当时徐州的贡道是由淮河通泗水,由泗水入菏水,由菏水达济水,由济水通漯水,由漯水入于黄河。徐州的贡物有五色土、雉羽、峄山南面的孤桐树、泗水边上的浮磬,以及淮河沿岸少数民族的真珠贝,供祭祀用的鱼干等。
豫州是“浮于九*九*藏*书*网洛,达于河”。豫州在黄河南面,由洛水入于黄河,交通方便。所贡物品有漆、丝、麻、绸、细绵、砺石等。
兖州是“浮于济、漯,达于河”。“济”指济水,古人将其与江(长江)、河(黄河)、淮(淮水)并列,称之为“四渎”,常与五岳共受中原王朝祭祀。《禹贡》将济水作为兖州与豫、徐、青三州的界河。济水的流向大至在今山东定陶、巨野、寿张一带。“漯水”是古黄河的一条支流,在今山东滨县、利津一带入海。兖州入贡的货物有漆、丝、五彩的丝织品、布匹等,盛在竹筐里,乘船沿着济水、漯水进入古黄河以达帝都。
荆州是“浮于江、沱、潜、汉,逾于洛,至于南河”。江水、沱水、潜水、汉水是长江中游的四大河流,互相贯通,组成了一个水运网络。洛即今河南洛水,为黄河支流。长江中游的水道与黄河流域不通,中间必须经过陆路交通,故“逾于洛”,然后由洛水入黄河。所贡物品极为丰富,与扬州一样,也有羽毛、旄牛尾、皮革、三色铜,更有椿树、桧木、柏木、旱石,可以做矢镞的砮石,竹箭的原材料箘,祭祀用的菁茅草,加工好的头饰,长江中的神龟等等。
梁州是“浮于潜,逾于沔,入于渭,乱于河”。潜水藏书网即今褒水。沔水即今陕西沮水,源出略阳县,至沔县西南入汉水。渭水源出甘肃渭源县,东流入于黄河。由于汉水与渭水不通,中间必须由陆路交通相连。梁州贡物中,金属有黄金、铁、银,石类有镂、砮、磬,裘皮有熊、狐、狸等动物皮。
《禹贡》的九州贡道,可能只是古人的某种想象。但是,这种想象也是来源于古人的实践,他们已经认识到这些河流之间是相通的,可以组合成一个水运网络。殷代的水运已经有初步的发展,卜辞中结构不尽相同的“舟”字,说明当时已经有多种形式的木船。九州的贡品,反映了各地的土特产状况。贡品,或许也是商品,古人通过这个水运网络进行着商业贸易。
扬州是“沿于江、海,达于淮、泗”。扬州区域包括今长江中下流直至湖南、江西北部,因此是沿长江而下至海口,再向北入淮水、泗水,经过徐州入冀州。贡物包括三色铜,以及象牙、类似于玉石的石头、皮革、羽毛、旄牛尾、织贝、橘柚等。

徐州疆界、贡赋之道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