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
——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2.秦始皇威服海内的四次东巡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2.秦始皇威服海内的四次东巡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始皇帝三十七年(前210年)十月,秦始皇开始了他的第四次东巡,也是他的死亡之旅,随行的有左丞相李斯和少子胡亥等一大批随从。这次巡行的是秦版图中的东南部,从咸阳出发,过武关,沿丹水和汉水流域南行,十一月至云梦泽(洞庭湖一带)。在九疑山祭祀虞、舜后,乘船沿长江东下,入会稽郡,经丹阳(江苏南京东南小丹阳),至钱唐(浙江杭州),渡钱唐江,至会稽县祭大禹。归途经吴县(江苏苏州),从江乘(江苏句容北)渡长江,在扬州附近取道邗沟沿岸至琅邪、成山,经临淄西返。行驶到平原津(山东平原南)时,秦始皇身染重病。七月丙寅,在沙丘平台(河北广宗大平台)死去。李斯将秦始皇尸体载入辒凉车中,运回咸阳。
秦朝以武力统一了六国
99lib•net
,但六国的旧贵族还存在,民众的反秦活动时有发生。秦始皇在政治上加强对各地的控制,实行郡县制是办法之一。在当时传媒方式与信息传播较为落后的情况下,皇帝的出巡,也是向民众宣传秦政权政治权威的有效手段之一。另外,秦与六国之间,虽然士大夫阶层早已有多种形式的流动,但各国或各地区间的思想文化与风俗差异极为明显,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对这种差异有着非常生动的叙述。孔子周游列国向西走,是为了传播自己的学说,秦始皇巡游往东行,是为了融合东西部之间文化的差异。从始皇帝二十八年(前219年)开始,秦始皇“巡行郡县,以示强,威服海内”,四次东巡。
秦始皇第一次东巡的路线是:从99lib•net都城咸阳出发,沿渭水南岸东行,出函谷关(河南灵宝县北),经三川郡(河南洛阳)、东郡(河南濮阳)、薛郡(山东曲阜)至济北郡(山东泰安)。秦始皇在此游邹峄山(山东邹县东南)、泰山和梁父山后,沿淄水直抵齐郡(山东淄博临淄),东达腄县(山东烟台福山),游芝罘山(山东烟台芝罘岛)、成山(山东荣城成山角)。回途时,经胶东郡(山东即墨)、琅邪郡(山东胶南)、东海郡(山东郯城北)、泗水郡(江苏沛县)、九江郡(安徽寿县)、衡山郡(湖北黄州),浮江至南郡(湖北江陵),自此折北经南阳郡(河南南阳),西入武关,返咸阳。秦始皇此行,主要是办了三件大事。首先是泰山封禅。春秋战国时期,在齐鲁人的心目中,泰山是最www.99lib.net高的山,人间的帝王应该到最高的泰山去祭上帝,表示受命于“天”。在泰山上祭称之“封”,在泰山下的一座小山——梁父山的祭谓之“禅”。秦始皇这样做,一方面表示认同齐鲁文化,另一方面是为了宣扬自己的功德。在刻石中,秦始皇宣称自己“亲巡远方黎民,登兹泰山,周览东极。从臣思迹,本原事业,祗诵功德。治道运行,诸产得宜,皆有法式。大义休明,垂于后世,顺承勿革。”第二是在琅邪郡时,感觉很好,“大乐之,留三月。乃徙黔首三万户琅邪台下,复十二岁。作琅邪台,立石刻,颂秦德”。在琅邪台刻石中,秦始皇宣传了秦朝疆域之广:“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第三是派徐福率童男http://www.99lib.net女千人入海求仙人。
次年,秦始皇再次东巡。这次的路线,与上次相同。回程时,改从琅邪折向西北,沿漳水河谷向西,经上党郡返回咸阳。休息了两年后,秦始皇于始皇帝三十二年(前215年)第三次东巡。这次出巡的目的地,是秦版图的东北部。具体路程是:东出函谷关,经三川郡、河内郡,北向经邯郸郡(河北邯郸)、巨鹿郡(河北平乡西南)、恒山郡(河北石家庄北郊东古城)、广阳郡(北京西南)、右北平郡(天津蓟县),抵碣石。回程经渔阳郡(北京密云西南)、上谷郡(河北怀来东南)、代郡(河北蔚县)、雁门郡(山西右玉南)、云中郡(内蒙古托克托县东北),向南经上郡(陕西榆林东南),返回咸阳。秦始皇此次所经之地,为黄河中下游地区,原先属魏、韩、赵、藏书网齐等国,因而筑有不少妨害交通的城郭和“以邻为壑”的堤防,秦始皇下令“坏城郭,决通堤防”,有利于改善交通条件。回程所经,是秦朝的北部边境地区,秦始皇的目的是为了考察边防。
在这次东巡中,也有几件事情打击了秦始皇的自信心。一是在泗水郡彭城县(江苏徐州),秦始皇“斋戒祷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弗得”。周鼎象征着九州(天下),也象征着天子的权力。秦始皇虽得天下,但未能得到周鼎,形象受损。二是在长沙郡,在湘山(君山,一作洞庭山)一带欲渡洞庭湖时,“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风,几不得渡。上问博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对曰:闻之,尧女,舜之妻,而葬此。于是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树,赭其山”。这场大风,似乎也是对秦始皇权威的某种挑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