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
——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1.联丽制辽与宣和奉使高丽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宋朝(960~1279)的疆土,虽然也有短暂的扩展阶段,但总体上是日趋困蹙。因此,它的陆路交通,相对于唐朝而言,发展较少。而宋朝的海外交通,因为经济的发展,造船、航海技术的进步,以及朝廷政治、经济上的需求,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元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疆域辽阔的统一王朝,以站赤为标志的道路交通空前发展。蒙古人虽然是一个游牧民族,但同样重视水运,站赤中水站比例之高,为明清两代所不及。另外,京杭大运河的取直与整治,沿海漕运的开展,海外交通的发达,亦为旷古所未有,达到了中国古代水运事业的高峰。

1.联丽制辽与宣和奉使高丽

北方航线从山东半岛东北端的登州出发,至朝鲜半岛西海岸海州的瓮津登陆。淳化四年(993年)二月,秘书丞陈靖、刘式出使高丽,走的就是北方航线。自登州牟平县启程,经八角海口(福山八角镇)、芝冈岛(烟台芝罘山),顺风泛大海,抵瓮津口(朝鲜黄海南道瓮津)登陆,一百六十里抵海州,又过百里至阎州(朝鲜延安),又四十里到白州(朝鲜白川),又四十里至国都开城。
船舶的坚固性与稳定性均有所提高。“皆以全木巨枋,搀迭而成”,说明在船体制作上,为了保证纵向强度,龙骨常用杉松全木制作,以保证船体坚固。为了减少船舶的摇摆,增加稳定性,“又于舟腹两旁缚大竹为槖以拒浪”。全船分为前中后三舱。前舱在头桅与主桅之间,底层为炊事房并放有水柜,空余之处为士兵的住舱。中仓分隔为四室。后仓称之为㢗屋,“髙及丈余,四壁施窗户,如房屋之制。上施栏楯,朱绘华焕,而用帟幕增饰”。按使团官员地位高低顺序分配。
六月十日,自紫燕岛起航,午后至急水门(朝鲜黄海南道礼成江口),抵蛤窟(急水门锚地)抛泊。十一日,经分水岭,至龙骨(礼成江口锚地)再抛泊。十二日,随潮驶入礼成港(开城西礼成江畔),靠岸登陆。高丽的仪仗队在岸边迎接,大量百姓前来围观。礼成港的得名,是因为高丽国至宋朝的使节,均在此发船起航,故名。使团一行旋入碧澜亭(在今开城西礼成江东岸)。十三日,从陆路到达王城。在完成使命后,使团于同年七月十五日登舟回国。途中因风向不顺,至八月二十七日回至定海县。
为了避开辽兵骚扰,高丽使者或商人的登陆港口,改为南方的明州港(浙江宁波):“天圣以前,使由登州入;熙宁以来,皆由明州,言登州路有沙碛,不可行。”宣和四年(1122年),高丽国王王俣去世,宋徽宗决定派路允迪、傅墨卿前往祭奠。宋徽宗对这个使团的任务很重视,专门作了指示,宣和五年(1123年)三月十四日赐宴开封府永宁寺。当日,船队出发,前往明州。五月三日,船队行驶了近五十天,抵达明州。在明州,使团换乘特意打造的两艘神舟以及租借来的六艘客舟。

宁波船
宋代船舶的载重量,最高可载五千斛,“海商之舰,大小不等,大者五千料,可载五六百人;中等二千料至一千料,亦可载二三百人;余者谓之‘钻风’,大小八橹或六橹,每船可载百余人”。路允迪出使所乘“神舟”,“一曰鼎新利涉怀远康济神舟,二曰循流安逸通济神舟。巍如山岳,浮动波上,锦帆鹢首,屈服蛟螭。所以晖赫皇华,震慑海外,超冠今古”。这两艘“神舟”,是藏书网宋徽宗为了显耀国力强大,技术先进,因而特别打造的大船,企图以此给高丽人一种震慑。同行的六艘客舟,按照惯例由朝廷派专人到福建一带租借,由明州仿照“神舟”的风格进行装修。客舟的大小,“长十余丈,深三丈,阔二丈五尺,可载二千斛粟。其制:皆以全木巨枋,搀迭而成,上平如衡,下侧如刃,贵其可以破浪而行也”。斛和料都是唐宋时期船舶的载重单位,两者基本相等。客舟可载二千料,说明只是中等规模的海船。或者“神舟”就是可载五千料的大海船。

宋朝对高丽的航线图
宣和五年(1123年)路允迪使团中,有一位擅长于书法的成员——徐兢,在使团中的官职为“国信使提辖人船礼物”。此前,高丽方面希望宋朝使节中,能有一位书法水平较高的成员。于是,宋徽宗想到了书学博士、以篆书见长的徐兢。徐兢不但完成了使命,还搜集了大量资料,回国后撰写了一部《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又作《高丽图经》)。
路允迪一行所乘船舶,反映了宋代造船水平。
六月四日,过春草苫,经槟榔礁、菩萨苫,至竹岛(朝鲜茂长西北,兴德西,古阜西南)。“舟至竹岛抛泊。其山数重,林木翠茂。其上亦有居民,民亦有长。山前有白石焦数百块,大小不等,宛如堆玉。”当船队完成使命回国时,正好在竹岛度过了中秋之夜:夜静水平,“明霞映带,斜光千丈,山岛、林壑,舟楫、器物,尽作金色”。在这金色的夜晚里,使团全体人员起舞弄影,酌酒吹笛,已经将大洋的险恶抛至脑后。五日,船队从竹岛启程,到苦苫苫(扶安之猬岛)。六日到群山岛(古群山群岛),船队在此抛锚,高丽国官员在此迎接使团的到来。七日到横屿。
六月二日,船队驶达夹界山(小黑山岛),有可能是宋与高丽的分界处。船队由此进入高丽国境。三日,船队过五屿(大黑山岛西南五小岛)、排岛、白山(荞麦岛)、黑山(济州岛西北之黑山岛)、月屿(朝鲜全罗北道兴德里西海中)、阑山岛、白衣岛、跪苫。每当有中国使节所乘船队驶入,黑山山巅在夜晚就会点起明火与熢燧,为船队指引方向,朝北各山次第相应,一直至王城为止。
但是,北宋与辽以大茂山、白沟为界,渤海湾以北属辽,“登州地近北虏,号为极边,虏中山川,隐约可见,便风一帆,奄至城下。自国朝以来,常屯重兵,教习水战,旦暮传烽,以通警急”。因此,从登州往返高丽的航线,易受辽军的骚扰。另一方面,天圣末年以后,高丽迫于辽国的压力,暂时和北宋中断了往来,这条北方航线就停了下来。
与辽国接界的高丽,受唐朝文明影响较
九-九-藏-书-网
深,读书礼仪之风不减于中国,与契丹这个游牧民族风俗不同,语言有异,缺少一种认同感。高丽与北宋间的陆路交通,由于受辽国的阻隔,已经不能通行。北宋与高丽隔海相望,互有使节通过海路进行交往,主要有北方航线和南方航线。
从唐朝后期开始,中原被藩镇割据,周边契丹、南诏诸国兴起,中原地区对周边的了解受到阻断。此后是五代十国的分裂。北宋建立后,对周边地区的军事、历史、地理、政治、经济以及风土人情的了解,知之甚少。因而宋朝规定,凡有官员出使外国,使者必须留心出访国的各种情况,回国后整理成“行程录”、“行程记”、“奉使录”等。如大中祥符年间,路振出使契丹,著有《乘轺录》;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王曾出使,著有《上契丹事》;熙宁八年(1075年),右正言、知制诰沈括以翰林院侍读学士的身份出任辽国信使,著有《熙宁使契丹图抄》。这些著作大多为日记体,记载使臣一路所见所闻,并上报给国家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以资参考。
《高丽图经》内容丰富,共有28门类,详载高丽建国、王氏世系、封境、国城、门阙、王府宫殿、王官冠服、官僚人物、仪物、仗卫、兵器、旗帜、车马、官府、祠宇、道释、民庶和妇女及皂隶服饰、风俗、节仗、受诏、燕礼、馆舍、待使供帐和器皿、舟楫、宋朝和高丽来往海道等等。建国、世系等目涉及历史外,其他内容都是徐兢当时所见。例如《舟楫》一目,徐兢记载了亲眼所见的几种高丽船:巡船、官船、松舫、幕船。巡船“中安一樯,上无棚屋,惟设橹柁而已”。数量众多,当使团船队驶入群山门时,有上千只巡船在此迎接。官船“上为茅盖,下施户牖,周围栏槛,以横木相贯,挑出为棚,面阔于底。通身不用板箦,唯以矫揉全木,使曲相比钉之。前有矴轮,上施大樯布帆一十五幅,垂下五分之一则散开而不合缝,恐与风势相拒耳”。松舫是专供使团负责人乘用的船只,较为华丽,“首尾皆直,中为舫屋五间,上以茅覆。前后设二小室,安榻垂帘。中敞二间,施锦茵褥,最为华焕”。幕船是供使团普通官员乘用的船只,“以青布为屋,下以长竿代柱,四阿各以朱绳系之”。徐兢出使前,认为高丽处在大海之中,造船技术应该是很先进的。实际看到的船只都很简陋,徐兢不能理解这种现象:“岂其素安于水而狃狎之耶?抑因陋就简鲁拙而莫之革耶?”当中华使团的神舟驶入港口时,高丽国人纷纷前来,“观者如墙”,一开眼界。
六月八日,自横屿出发,过富用山(元山岛)、洪州山(安眠岛上之承彦里)、鵶子苫(安兴西贾谊岛附近)、马岛(泰安西之安兴)。马岛水草丰茂,高丽无事时,官马均放养在这里。六月九日,过九头山、唐人岛、双女礁(安兴以北海域),午后过和尚岛(大舞衣岛)、牛心屿(龙游岛)、聂公屿、小青屿(永宗岛以南小岛),至紫燕岛(仁川西之永宗岛)停泊。在紫燕岛,当地官员派人赠送食品和淡水。食品有十余种,以面食为主,连送三日。如果遭风不能起航,三日后就停止赠送。由于神舟停泊时并不靠岸,高丽赠送的食品与水,均由小船转载而来。使团则回赠、米。
九*九*藏*书*网
徐兢收集高丽资料有一定难度,一是时间短,在高丽活动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二是在高丽期间不能随便行动,下榻馆舍后,高丽方面派有卫兵守护,徐兢在馆舍外的活动只有五六次。但是,徐兢是个有心人,他在路上,在酒席间,多看多问。使团在高丽期间,高丽派刑部尚书尹彦植、礼部侍郎金富轼为“接伴”,知枢密院事金仁揆、兵部侍郎李之美为“馆伴”。金富轼文笔甚佳,又了解历史,徐兢应该从他这儿了解到不少高丽的国情。次外,徐兢在出国前,就仔细阅读了王云在崇宁年间所作的《鸡林志》。鸡林即高丽。该书共30卷,篇幅不小,但没有图。徐兢知道“图籍之作,尤为难也”,因此,他在作《高丽图经》时,“物图其形,事为之说”。
船上的设备增加。为增加船舶的动力,船上帆樯高大众多,充分利用风势作为动力:“大樯高十丈,头樯高八丈,风正则张布颿五十幅,稍偏则用利篷,左右翼张,以便风势。大樯之巅,更加小颿十幅,谓之野狐颿,风息则用之。”为了在汪洋大海中,便于操纵船舶,在船尾设立三副船舵:“后有正柂,大小二等,随水浅深更易。当㢗之后,从上插下二棹谓之三副柂,惟入洋则用之。”
宋代创造了模型造船技术。张觷任处州知州时,“尝欲造大舟,幕僚不能计其直,觷教以造一小舟,量其尺寸,而十倍算之”。《宋会要辑稿》里也有关于船样的记载,说明宋人已经知道船模放样技术,与现代造船放样原理相同。
五月二十四日,船队驶离招宝山。二十五日,船队抵达沈家门(浙江舟山普陀沈家门)。一般海上两山对峙,中间有航道可通之处,称之为“门”,是舟船的理想停泊之处。沈家门是四山环拥,对开两门,其势连亘,形势更为优胜,因而是浙江一带前往高丽、日本的交通要道,船舶均在此停靠休整。当时,岛上有“渔人、樵客丛居十数家”,沈氏则为当地大姓。当天夜里,水手们在岛上举行了一场祭祀仪式:“是夜,就山张幕,扫地而祭,舟人谓之‘祠沙’,实岳渎主治之神,而配食之位甚多。每舟各刻木为小舟,载佛经粮糗,书所载人名氏,纳于其中,而投诸海,盖禳厌之术一端耳。”
次日,因风向不对,船队停泊在梅岑(普陀山)。二十八日启程,过海驴礁、蓬莱山(大衢山)、半洋九_九_藏_书_网礁(黄龙山东南之半洋礁)。二十九日起,过白水洋、黄水洋、黑水洋。宋人对海区颜色差异已经有科学的认识:海水由于深浅差异,选择吸收太阳光线,这是造成海水颜色不同的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与水中泥沙含量的高低有关。“舟行过蓬莱山之后,水深碧色如玻璃。”这是浙东海域泥沙含量少,所以海水呈碧绿色。从沈家门往北至杭州湾一带近海,由于海水浅,泥沙含量低,海面多呈碧绿色,所以称作白水洋。从长江口往北,受黄河所带大量泥沙的影响,水面一片黄色,故称黄沙洋:“黄水洋,即沙尾也,其水浑浊且浅。舟人云:其沙自西南而来,横于洋中千余里。即黄河入海之处。”在黄水洋中北部,船队转向东航行,进入黑水洋:“黑水洋,即北海洋也。其色黯湛渊沦,正黑如墨。猝然视之,心胆俱丧。怒涛喷薄,屹如万山。遇夜,则波间熠熠,其明如火。方其舟之升在波上也,不觉有海,惟见天日明快。”这里的海面远离大陆岸线,已是深海区,因此呈现出类似黑色的深蓝色。
宋代的航海技术的提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已经出现海图,赵汝适撰写《诸蕃志》时,经常阅诸蕃图。二是指南针的应用。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是通过观察日月星辰来辨明航向。北宋末期,已经将指南针作为导航仪器,在天气阴暗时测定航向。“是夜,洋中不可住,维视星斗前迈,若晦冥,则用指南浮针以揆南北”。当时进行海上贸易的商人,大多提及水浮指南针的重要性:“风雨晦冥时,惟凭针盘而行,乃火长掌之,毫厘不敢差误,盖一舟人命所系也。”
宋人在五六月间出使高丽,七八月间回国,是为了利用季风。我国大陆和日本、朝鲜及附近海区,是典型的季风区。我国东部沿海海面与朝鲜半岛西部海岸,均呈南北走向,与东南季风、西北季风的风向很相近,因此,宋人赴高丽多在夏季,利用东南季风,回国时,利用西北季风,多在秋季。“使人之行,去日以南风,归日以北风。”如果一切顺利,海上航期只需五六天,就可往或返一次。一般情况下,单程时间在十天以上。如果遇到飓风来袭,则航期长,而且有覆船的危险:“由海道奉使高丽,弥漫汪洋,洲屿险阻,遇黑风,舟触礁辄败。”路允迪使团回国途中,时在七月中旬,正值初秋,为西北季风和东南季风交替季节,风向时常变动。先是无风,七月二十四日在群山门停泊待风。一直等到八月八日才起东北风,乘潮入洋。九日早晨过竹岛,已经看见黑山岛。此时,飓风来临,“忽东南风暴,复遇海动,舟侧欲倾,人大恐惧。即鸣鼓招众舟复还”。只能回到竹岛避风。第二天,飓风靠近,风势更大,在竹岛避风仍有危险,船队只能回到群山岛避风。在群山岛又等了六天,在十六日申时再次起航。此后,船队在途中因风向问题,时停时行,至八月底才回到定海县,一直航行了42天。
经过五九九藏书网代的分裂后,北宋虽然统一了中原,但地缘政治形势与唐朝相比,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当时中国境内,与北宋接壤的辽、西夏、吐蕃、大理等政权,环围在北、西两侧。北方的辽国,国力强盛,“东至于海,西至金山,暨于流沙,北至胪朐河,南至白沟,幅员万里”。西部的吐蕃羌人,虽然与北宋政权有摩擦,但以北宋的国力,足够抵御。只有北边的辽朝,实力强大:“惟是北敌强盛,十倍于羌人”,“事力雄盛,独与中原为敌国,又常有凭陵之心”。辽与北宋成为两个对等的邻国,经常处于敌对状态。因此,北宋有联合西夏、高丽这两个小国,共同对抗辽国的愿望。辽国也有联合西夏、高丽以共同对付北宋的想法:“我与元昊、高丽,连衡攻中原,元昊取关西,高丽取登、莱、沂、密诸州。”“高丽隔海,恐不能久据此数州,但纵兵大掠山东官私财物而去,我则取河东三十六州军,以河为界。”
宋神宗熙宁年间,为了改变宋朝中期以来积贫积弱的屈辱局面,摆脱辽夏结盟给宋朝带来的被动形势,决定采取主动出击的策略:“王韶取熙河以断西夏右臂,又欲取灵武以断大辽右臂,又结高丽起兵,欲图大辽。”战略意图是在东边加紧联络高丽,西面急攻西夏,使辽朝有后顾之忧,不能全力对付宋朝,最后达到收复燕云十六州的目标。为此,宋神宗特别下诏:“高丽其俗尚文,其国主颇识礼仪,虽远在海外,尊事中朝,未尝少懈,朝廷赐予礼遇,皆在诸国之右。”宋与高丽之间的联系得到恢复和加强。
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五月十九日,在明州定海县(今浙江宁波镇海区)的鄞江入海口,一支由两艘神舟、六艘客舟组成,从明州(宁波城区)驶来的船队,缓缓停泊在招宝山前。此时,与招宝山只有十余步之遥的总持院内,一场规模宏大的道场正在进行之中,太监武功大夫容彭年在上御香,为这支船队祈祷。忽然,“神物出现,状如蜥蜴,实东海龙君也”。道场做了七天。二十四日上午,船队解缆启程,舟上金鼓齐鸣,彩旗招展。招宝山顶,太监关弼正在焚点御香,望洋再拜。这支船队,就是由给事中路允迪、中书舍人傅墨卿率领的使团,目的地是高丽首都王城。
全书除建国、世系等七八卷目没有图外,徐兢给其他各卷目都绘有图,因而是图文并茂。地图有疆域及邻国形势图、都城图、王宫宫殿分布图、海路图等。很可惜的是,这些图在靖康之难时全部丢失。因而现在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只有文而无图。更为可惜的是,宋徽宗派路允迪使团前往高丽,目的是为了在外交上“联丽制辽”。但在使团出访前后,宋徽宗又定下了“联金灭辽”的政策。辽朝是被灭了,但北宋的噩运也降临了。金国灭辽后,大兵乘势南下,直抵宋朝京城开封府,好大喜功的徽宗与钦宗一起被掳。此时,距离徐兢撰写《宣和出使高丽图经》的时间,只隔了短短的两年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