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
——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1.明朝的驿道与驿站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1367年,朱元璋在基本平定南方割据势力后,以“恢复中华”、“救济斯民”为号召,派大将徐达、常遇春等统兵25万北伐。次年正月,朱元璋在应天府登基,建国号为明,建都南京,是为洪武元年(1368年)。同年八月,北伐军进入元大都,元朝统治被推翻。洪武九年(1376年)六月,改行中书省为承宣布政使司。建文元年(1399年),受封在北京的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经过四年的战争,朱棣打败建文帝,夺取了政权,即皇帝位,是为永乐帝。永乐十九年(1421年),正式迁都北京。于是明朝有北京(京师,顺天府)、南京(应天府)两京。自宣德三年(1428年)以后,全国分为两京十三布政使司。
明朝的统治者一方面推行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另一方面也鼓励农业的开发,改革税制,尤其是手工业的兴起,使四方百货倍于往时。因此,从政府层面来说,明朝的驿站交通在继承元代站赤制度的基础上,仍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从民间层面来说,商业道路得到了高度的发展,许多路线见之于史籍的记载。由于商业的发展和交通条件的改善,观念的改变,官员和文人的旅游成为一种风气。在这种游山玩水之中,人们对中华大地的地理认识不断得到加深。

1.明朝的驿道与驿站


北京至十三省各边路图
其中的“又自辽东东北至三万卫马驿四,为里三百六十”一句,《寰宇通衢》原文为“东北至开原,其路有二:马驿六十八驿,四千三百四十里;水马驿四十四驿,三千四百五里”,三万卫即开原,里程相同。
修《寰宇通衢》书成。时,上以舆地之广,不可无书以纪之,乃命翰林儒臣及廷臣以天下道里之数,编类为书。其方隅之目有八:东距辽东都司,陆行为里三千九百四十四,马驿六十四,水陆兼行为里三千四十五,驿四十;又自辽东东北至三万卫马驿四,为里三百六十;西极四川松潘,陆行为里五千五百六十,马驿九十二,水陆兼行为里八千三十,驿一百有四;又西南距云南金齿,陆行为里六千四百四十四,马驿一百,水陆兼行为里八千三百七十五,驿一百一十三;南踰广东崖州,水陆兼行为里六千六百五十五,驿七十有八;又东南至福建漳州府,水陆兼行为里三千五百二十五,驿五十四;北暨北平大宁卫,为里三千六百一十四,马驿五十三,水陆兼行四千二百四十五,驿六十一;又西北至陕西甘肃,为里五千五十,马驿八十一,水陆兼行为里六千七百二十,驿九十六。布政司十三:浙江、福建、江西、广东之道各一:浙江水驿十三,为里九百四十八;福建水马驿四十一,为里二千八百四十五;江西水驿十五,为里一千五百二十;广东水马驿四十五,为里四千三百九十。河南、陕西、山东、山西、北平、湖广、广西、云南之道各二:河南水驿三十一,为里二千八百四十五,马驿二十二,为里千一百七十五;陕西水马驿五十一,为里四千一百,马驿四十二,为里二千四百三十;山东水马驿二十九,为里千九百一十五;马驿二十六,为里千四百八十四;山西水马驿五十,为里四千三十,马驿四十一,为里二千三百八十;北平水马驿四十七,为里三千四百四十五,马驿三十九,为里二千三百六十四;湖广水驿十八,为里一千七百三十;马驿二十六,为里一千五百三十五;广西水驿五十三,为里四千四百六十,水马驿六十四,为里四千二百六十五;云南水马驿九十六,为里七千二百,马驿八十三,为里五千二百七十五。四川之道三:水驿九十四,为里七千二百六十五,马驿八十二,为里四千七百九十五,水马驿七十,为里五千九百。时天下道里纵一万九百里,横一万一千七百五十里。此其大略也,四夷之驿不与焉。http://www•99lib.net
永乐帝朱棣迁都北京后,京师(北京)因其首都地位,逐渐成为全国的道路交通中心,驿路通往南京和各省。南京则因政治地位下降,通往南直隶所属各府的驿路多被裁撤。
各条驿路上的驿站,在宣德年间明朝版图最盛时,全国设有水陆驿站1357处,约60里至80里置一驿,驿道总里程约9万里,相当于今天的4万多公里。驿站分为马驿和水驿两种,统称“水马驿”,置于交通干线和通衢大道。驿站所备的驿马、船舶等交通工具的数量,按照该驿的繁忙程度决定,多条藏书网驿路共同经过的交通干线旁的驿马,分为80匹、60匹、30匹三种,只有一两条驿路经过或者省内支路旁的驿站,分别为20匹、10匹、5匹。马匹按其品种之优良,分为上、中、下三等,各悬挂小牌,写明等级,凭符牌应付。各站的人夫、经费定额,都是由马匹的多少决定。在福建、广西等地,受自然条件的限制,马匹不易存活,改为由人力递送。水驿预备的船只,也是要道所备较多,分别为20只、15只、10只不等,次道设有7只或5只。每船设水夫10名。如有军务,以多桨快船飞报。驿站备有铜铃,遇到紧急公文,将铜铃悬带在马上,飞骑传送。前方驿站听到铃声,随即准备。当驿马一到,便由这一站的驿夫带上公文,乘马飞驰。公文由此一站接一站地送到京师。
会同馆是国内少数民族首领或外国使臣赴京时的休憩之处。国内少数民族首领或外国使臣前来朝贡,由地方上的驿站护送到京,礼部派官迎接,下榻于会同馆。凡是辽东女真等部,西域吐鲁番、哈密等王以及回族首领,云南、贵州、湖广等省境内的土官、少数民族首领,均下榻在北馆。瓦剌、朝鲜、日本、安南等海外各国的使臣,照例安顿在南馆。第二天,使者或穿明朝赐给的朝服,或穿本国、本民族服装,前往奉先殿朝见皇帝。明朝政府还规定,前来朝贡的少数民族首领或外国使臣,都必须到规定的市场进行交易,不容许在一般的街市上进行买卖,违者追究会同馆陪同人员的责任。会同馆配备有60名通事,负责做下列国家和少数民族的使者或头领进京时的翻译:女真7名,鞑靼(即蒙古)7名,回回7名http://www.99lib.net,云南百夷(傣族等)6名,西番(即西藏)5名,朝鲜国5名,日本国4名,暹罗国(泰国)3名,占城国(越南中部)3名,安南(越南)2名,爪哇国2名,琉球国2名,畏兀尔2名,缅甸1名,真腊国(柬埔寨)1名,河西(唐古特)1名,苏门答腊国1名,满剌加国1名。两馆共备马171匹、驴173头,以为过往官吏和贡使等人提供马匹和交通工具。当马匹不够时,可临时从其他地方调拨。
全国最大的驿站是京师的会同馆。洪武初年,改南京公馆为会同馆。永乐年间,改设于北京。正统六年(1441年),北京会同馆定为南、北两馆。北会同馆在澄清坊大街东,正统六年盖造,弘治五年(1492年)改作,共有房屋376间。南会同馆在东江米巷玉河桥西街北,同样建于正统六年,弘治五年改作,共有房屋387间。北馆有馆夫300名,南馆有馆夫100名,专供做饭等服务性工作。

南京至十三省边路图
《寰宇通衢》所载直隶(此后的南直隶)驿路,多为明朝其他史籍所未载。以京城应天府为中心,至每个府、直隶州均有驿路:至镇江府有两条驿路,一路水驿二驿,二百一十里,一路马驿三驿,一百九十里;至常州府水驿五驿,四百一十里;至苏州府水驿七驿,五百九十里;至松江府水驿十驿,八百里;至扬州府水驿三驿,二百二十里;至淮安府水驿八驿,五百四
99lib.net
十里;至凤阳府有两条驿路,一路水驿十四驿,一千三十五里,一路马驿九驿,二百七十里;至徐州也有两条驿路,一路水驿十七驿,一千一百里,一路马驿十五驿,七百五十里;至太平府有两条驿路,一路水驿二驿,一百五十里,一路马驿二驿,一百二十里;至和州亦为两条驿路,一路水驿三驿,二百四十里,一路马驿四驿,一百八十五里;至庐州府两条驿路为水驿五驿,五百一十里,马驿九驿,四百九十五里;至池州府水驿六驿,六百里;至安庆府水驿八驿,七百四十里;至宁国府水驿四驿,四百二十里;至徽州府水驿五驿,七百二十里,至广德州水驿五驿,六百里。
朱元璋不但关心驿站的物质建设,还从文化建设的角度抓了两件与驿站有关的事。一是给驿站改名。元代的站赤名称大多采用俚语俗称,朱元璋要求翰林院的儒臣给这些驿站改名,使站名的内涵丰富些,于是改扬州府驿为广陵驿,镇江府驿为京口驿,一次性改了232个类似的驿名。二是指示翰林院儒臣与兵部等有关部门共同编了一本记载驿路的书——《寰宇通衢》。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八月,这部书终于编纂而成,《太祖实录》专门记载了该书的内容提要: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十分重视驿站建设,规定驿传由兵部下属的驾部负责,指示兵部大臣必须重视驿站建设:“驿传所以传命而达四方之政,故虽殊方绝域,不可无也。”规定地处交通要道的驿站设马80匹、60匹、30匹,其余驿站设马20匹、10匹、5匹,同时备有相同数量的驴。元代驿站的日常工作由专门的站户承担,驿站所需的费用和差役,出自站户和附近的农牧民,99lib•net使得赋役沉重。朱元璋出身农民,了解这些弊端,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减轻驿路经过州县的负担。首先是规定驿站“专在递送使客,飞报军务,转运军需等物”。有一次,吉安侯陆仲亨从陕西回京城(应天府)时,自说自话乘驿归来,破坏了朱元璋定下的规矩。朱元璋大光其火:“怒责之曰:中原兵燹之余,民始复业,籍户买马艰苦甚矣。使皆效尔所为,民虽尽鬻子女,买马走递,不能给也。”此后,明确规定:“凡公、侯、驸马奉命出使,其仆从及诸藩府使人,无符验者不得擅乘驿传船马,违者罪之。”指令兵部在全国各地张榜公布这条规定。其次是减免驿路经过各县的田租。朱元璋认为马夫出资买马,还要早夜提供服务,比其他各种劳役都要辛苦,因而建议大臣们,是否可以按照驿路的繁忙程度,适当减免相关各县的田租。大臣们讨论后认为:“自京师会同馆至宿州,为驿十三,南至京师,西出秦晋,北抵燕蓟,其劳最甚,田租宜全免。自百善道至郑州,当陕西、山西二道,其劳为次,宜免三分之二。自荥阳至陕西、山西、北平,为驿一百二十一,其劳又次之,宜免三分之一。”从京师(应天府)至宿州驿路,因前往北方各省驿路均经过此地,而且当时军事重心也在北方,驿站的使用率特别高,百姓花费在购买驿马上的资金很多,差役繁重,所以被减免全部田租。
掌管驿站的中央机构,为兵部的车驾清吏司,“掌卤簿、仪仗、禁卫、驿传、厩牧之事”。各省的管理机构为驿传道。各驿设驿丞,“明驿丞,典邮传迎送之事。凡舟车、夫马、廪糗、庖馔、禂帐,视使客之品秩,仆夫之多寡,而谨供应之。支直于府若州县而籍其出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