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
——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4.从旅行者到地理学家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4.从旅行者到地理学家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对徐霞客和《徐霞客游记》,历来评价较高。《四库》馆臣认为“(徐)弘祖耽奇嗜僻,刻意远游,足迹既锐于搜寻,毫素尤勤于摹写,游记之夥,遂莫过于斯编。虽足迹所经,排日纪载,未尝有意于为文,然以耳目所亲,见闻较确,且黔、滇荒远,舆志多疏,此书于山川脉络,剖析详明,尤为有资证据,是洵山经之别乘,而地记之外篇。”将《徐霞客游记》与一般山水游记区别对待,将此书目作为地理书。梁启超认为徐霞客之游的目的不在风景而在探险,丁文江认为徐霞客在地理学上有五大发现,英国学者李约瑟把他喻为20世纪的野外勘测家。
徐霞客在科学上的第二个贡献,是对山川源流的考察。徐霞客每到一地,“先审视山脉如何去来,水脉如何分合,既得大势,然后一丘一壑,支搜节讨”。十分注意山川水道的源流。最为著名的是《溯江纪源》(一作《江源考》),纠正了自《禹贡》“岷山导江”以来的长江正源是岷江的错误说法,正确地提出“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江)为首”。并指出了二千多年来,这种错误说法一直没有得到纠正的客观原因:“河源屡经寻讨,故始得其远;江源从无问津,故仅宗其近。”“岷江为舟楫所通,金沙江盘折蛮僚溪峒间,水陆俱莫能溯。”由于四川、云南之间交通困难,使得两地之间的信息交流也很贫乏,“在(四川)叙州者,只知其水出于马湖、乌蒙,而不知上流之由云南丽江;在云南丽江者,知其为金沙江而不知下流之出叙为江源”。徐霞客除了写有关于长江源、盘江源的考证文章外,在游记中还对一些中小水系的源流作了记载,纠正了《明一统志》等书籍的错误记载。
江南地区从五代吴越时开始兴起,至南宋时成为全国的经济中心。这种经济由北向南的发展过程,王士性认为是历史的趋势,黔、粤等地早晚也将发展起来。随着经济重心的转移,文化重心也会发生相应的变迁:“自昔以雍、冀、河、洛为中国,楚、吴、越为夷,今声名文物,反以东南为盛,大河南北不无少让何?客有云:此天运循环,地脉移动,彼此乘除之理。余谓是则然矣。”
王士性,字恒叔,号元白道人,又号太初,生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卒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浙江临海人。王士性喜欢游历,读书时足迹已经遍及杭州及越中一带。万历五年(1577年)中进士后,任河南确山县知县。四年后,任满赴京,途中游历了中岳嵩山与大量中原名胜。进京后,任礼科给事中,仍醉心于山水之间。万历十三年(1585年),因母病逝,去http://www.99lib.net职返家。在家两年中,游历了天台、雁荡、钱塘以及太湖等名山大川。万历十六年(1588年),返京复职途中,登临东岳泰山。这年秋季,王士性奉命典试四川,顺道游览了西岳华山,并在峨眉、青城等山间流连忘返。次年四月,转任广西提学道,途经衡阳,登临南岳衡山。至此,他已游遍了五岳。万历十九年(1591年)春,出任云南澜沧兵备道,游历了昆明池、独秀峰、太华山、点苍山、鸡足山等名胜。同年七月调任河南提学道。万历二十年(1592年)十二月调山东督粮道。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三月,王士性回北京,任大理寺少卿管京营。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因推辞河南巡抚职,调任南京鸿胪寺卿。两年多后去世。王士性问政之余,旅行遍及除福建省以外的两京十二省,写下了许多精彩的游记与记游诗,结集为《五岳游草》。晚年又撰写了《广游志》和《广志绎》两部书,对自己早年游历和考察的对象加以理论上的总结。
文人出游所带的器具中,大多备有写字的笔。他们将所行、所见、所思记录下来,形成了内容丰富、体裁多样、数量众多的游记。在这些游记中,除了一般性描写自然风光、历朝历代均有人创作的山水记外,还出现了一些具有时代感的作品。这些作品在数量上并不占据多数,但它们包含着明朝人特有的对科学的一种追求,对自然、对社会的一些独特观察。用今天的话来说,当时的一些文人是将旅游与学术研究结合在一起。徐霞客、王士性就是这样两位大旅行家,他们的著作——《徐霞客游记》和《广志绎》,是地理学观察、描写自然环境与人文景观的典范,是地理学在中国成为一门独立学问的标志。他们两人,因此而跻身于中国历史上著名地理学家的行列。

徐霞客旅行路线总图
昆仑据地之中,四傍山麓,各入大荒外。入中国者一,东南支也。其支又于塞外分三支:左支环虏庭阴山、贺兰,入山西,起太行数千里,出为医巫闾,度辽海而止,为北龙。中支循西番,入趋岷山,沿岷江左右。出江右者,包叙州而止;江左者,北去趋关中,脉系大散关,左渭右汉。中出为终南、太华,下泰岳起崧高,右转荆山抱淮水,左落平原千里,起泰山入海,为中龙。右支出吐蕃之西,下丽江,趋云南,绕霑益、贵竹、关岭,而东去沅陵。分其一,由武冈出湘江西至武陵止;又分其一,由桂林海阳山过九嶷、衡山,出湘江,东趋匡庐止;又分其一,过庾岭,度草坪,去黄山、天目,三吴止;过庾岭者,又分仙霞关,至闽止。分衢为大盘山,右下括苍,左去为天台,四明度海止,终为南龙。九九藏书网
王士性对自然和社会的观察,是带着一种动态的眼光观察。如中国的山脉走向,《禹贡》首先提出“四列”说,将中国的山脉排列为由北往南的东西向四列。唐代的僧一行则提出了“山河两戒说”:将中国山脉排列为东西向南北两列。宋代著名理学家朱熹提出了中国三大龙的观点:“朱子曰:天下有三处大水,曰黄河,曰长江,曰鸭绿江。今以舆图考之,长江与南海夹南条干龙尽于东南海,黄河与长江夹中条干龙尽于东海,黄河与鸭绿江夹北条干龙尽于辽海。”王士性在经历广泛的游历和博览群书后,认为这些山系学说只是简单地划分中华大地众多山脉,存在的问题一是划分不够准确,如宋代的疆域较小,宋人的观点就没有包括云贵高原的群山;二是没有注意到被各个山系分割开来的区域,其发展过程是有早有晚。因而他认为,应该作下列划分:
江南佳丽不及千年。……唐分十二道,一江南东道,遂包昇、润、浙、闽,一江南西道,遂包宣、歙、豫章、衡、鄂,岂非地旷人稀之故耶?至残唐钱氏立国,吴越五王继世,两浙始繁。王审知、李璟分据,八闽始盛。然后宋分天下为二十三路,江南始居其八焉:曰两浙,曰福建,曰江南东,曰江南西,曰荆湖北,曰荆湖南,曰广南东,曰广南西,而川中四路不与焉。赵宋至今仅六七百年,正当全盛之日,未知何日转而黔、粤也。
由于王士性足迹遍布两京十二布政使司,又有多年的京官经历,不是普通旅游者的“到此一游”,因而所见所闻极为广泛。加上善于思考,多从全国性的视角分析各个区域的地理现象的差异。他从经济地理角度,观察到全国各大商埠的货物或者是商品的种类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天下马头,物所出所聚处。苏、杭之币,淮阴之粮,维扬之盐,临清、济宁之货,徐州之车骡,京师城隍、灯市之骨董,无锡之米,建阳之书,浮梁之瓷,宁、台之鲞,香山之番舶,广陵之姬,温州之漆器。”从人文地理角度,王士性又注意到各地的科举人物数量也不平均:“江北山川彝旷,声名文物所发泄者不甚偏胜。江南山川盘郁,其融结偏厚处则科第为多,如浙之余姚、慈溪,闽之泉州,楚之黄州,蜀之内江、富顺,粤之全州、马平,每甲于他郡邑。”他又动态地注意到,文化名人的出生地集中在某几个地方,在明朝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即如国初,刘伯温以青田,宋景濂以浦江,方逊志以宁海,王子充以http://www•99lib.net义乌,虽在江南,皆非望邑。其后李献吉以北地,何大复以信阳,孙太初以灵武,李于鳞以历下,卢次楩以濮阳,皆在江北。然世庙以来,则江南彬彬科盛矣。”也就是说,明朝江南出文人的高潮,是从嘉靖年间开始的。王士性更进一步揭示各区域间自然环境、经济环境的差异也会影响到人文环境:“东南饶鱼盐、秔稻之利,中州、楚地饶渔,西南饶金银矿、宝石、文贝、琥珀、硃砂、水银,南饶犀、象、椒、苏、外国诸币帛,北饶牛、羊、马、驴、绒毯,西南川、贵、黔、粤饶楩、枬大木。江南饶薪,取火于木;江北饶煤,取火于土。西北山高陆行,而无舟楫;东南泽广,舟行而鲜车马。海南人食鱼虾,北人厌其腥;塞北人食乳酪,南人恶其膻。河北人食胡葱、蒜、薤,江南畏其辛辣。而身自不觉,此皆水土积习,不能强同。”形象说明由于各个区域的自然环境不同,因而所出物产有很大差异,并进一步造成人们的饮食、交通等生活习惯也有地域性的差别。“海南”与“塞北”、“河北”与“江南”,这种大的区域性差异,一般旅行家也能观察到。同一个区域内,也有自然环境的差别,也会影响到人文景观的不同,这是王士性观察仔细之处,他注意到浙江一省:“杭、嘉、湖平原水乡,是为泽国之民;金、衢、严、处丘陵险阻,是为山谷之民;宁、绍、台、温连山大海,是为海滨之民。三民各自为俗。泽国之民,舟楫为居,百货所聚,闾阎易于富贵,俗尚奢侈,缙绅气势大而众庶小;山谷之民,石气所钟,猛烈鸷愎,轻犯刑法,喜习俭素,然豪民颇负气,聚党与而傲缙绅;海滨之民,餐风宿水,百死一生,以有海利为生不甚穷,以不通商贩不甚富,闾阎与缙绅相安,官民得贵贱之中,俗尚居奢俭之半。”中国人崇尚安居乐业,但一些区域的地少人多这个客观条件,迫使当地的百姓远走他乡:“江、浙、闽三处,人稠地狭,总之不足以当中原之一省,故身不有技则口不糊,足不出外则技不售。”王士性接着讲了他在云南了解到的事情。刚任云南澜沧兵备道时,他知道云南全省汉人之中,百分之五六十是江西抚州人。王士性一开始以为这些抚州人都是商贩,只住在城市里。当他深入各县考察时,才发现各个土府、土州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村落里当差的大多数也是抚州人。王士性以为只有云南内地是这种情形。当手下人从缅甸归来,将沿途经过的少数民族村落的首领姓名汇报上来时,王士性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第二次的判断也是错的:这些边境地区少数民族首领中的大多数也是抚州人。从澜沧兵备道驻地永昌城至缅莽之间,路程长达万里,历时两月才能走完,沿途居住的少数民族也是各不相同。
徐霞客数十年考察的内容十分丰富。在科http://www.99lib.net学上的贡献,首先是对岩溶地貌的考察和研究。坚硬的石灰岩,对机械侵蚀和物理风化作用的抵抗力很强,但容易被雨水和地下水沿节理溶蚀,分割成许多峻峭的峰林,或发育成溶洞。我国南方各省,由于降雨量多,各地岩溶地貌分布很广。徐霞客年轻时,已经游览过南直隶境内两座著名的溶洞——宜兴张公洞、善卷洞,对考察岩溶地貌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在这次西游中,他见到了广西、贵州、云南等省大量的峰林,而且三省各不相同。广西的山峰“有纯石者,有间石者,各自分行独挺,不相混杂”,云南“皆土峰缭绕,间有缀石,亦十不一二,故环洼为多”,贵州则界于广西、云南之间,“独以逼耸见奇”。广西一省境内,峰林也有区域性差异:桂林府境内的桂林至阳朔一带,是“石峰离立”,而且“粤山惟石,故多穿穴之流,而水悉澄清”,因而桂林山水甲天下,成为举世闻名的风景区;桂林府西侧为柳州府,柳江两岸的石峰已经不多:“两岸山土石间出,土山迤里间,忽石峰数十,挺立成队,峭削森罗,或隐或现。所异于阳朔、桂林者,彼则四顾皆石峰,无一土山相杂,此则如锥处囊中,犹觉有脱颖之异耳”;浔州府在柳州府南,境内的贵县郁江两岸,则是“石山点点,青若缀螺”,石灰岩山峰已被夷为平原。岩溶地貌的另一个特征,就是溶洞的发育。徐霞客考察过的溶洞,大约有二百多个。对洞穴的位置、高度、长广、地下河湖的面积与深度,都作了目测、杖测或声测。
王士性的三大龙划分,是“以水为断”,也就是以水系走向来分别山脉走向,虽然与今天的科学方法——以地质构造、地质时代的异同为标准,有很大差异。但是,他划分的有些山系,与现代的山系基本一致,这是难能可贵的。其次,与同时代的人相比,王士性的观点比徐霞客的三大龙说更为完整和系统。在三大龙的众多山脉中,王士性对南龙所在的长江以南地区的众多山脉,记载尤其详细。第三,王士性是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历史上中国的区域开发过程:“古今王气,中龙最先发,最盛而长,北龙次之,南龙向未发。自宋南渡始,发而久者,宜其少间歇。其新发者,其当坌涌何疑。”“然东南他日盛而久,其势未有不转而云贵、百粤。”在《广志绎》中,王士性对南龙所包括的江南地区的发展过程,再次作了阐述:
《徐霞客游记》对火山温泉也有很详细的描写。徐霞客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游云南腾越州(今腾冲县)打鹰山时,当地人告诉他:“三十年前,其上皆大木巨竹,蒙蔽无隙,中有龙潭四,深莫能测,足声至则涌波而起,人莫敢近。近有牧羊者,一雷而震毙羊五六百及牧者数人,连日夜
九九藏书
火,大树深篁,燎无孑遗,而潭亦成陆。今山下有出水之穴,俱从山根分逗云。”山顶的四座龙潭,就是四座火山口湖。由于火山活动,有气体喷出,所以有湖水涌波。火山爆发后,喷出的溶岩结成浮石,将火山口封闭。徐霞客详细记载了他观察到的现状:“山顶之石,色赭赤而质轻浮,状如蜂房,为浮沫结成者,虽大至合抱,而两指可携,然其质仍坚,真劫灰之余也。”由于有近代火山活动,腾越州附近的沸泉、温泉很多,徐霞客也大多作了记载。“又南越冈而下,过松山及诸所,二十里而入热水塘李老家。时犹下午,遍观热水所泄,其出甚异。盖坞中有小水自东峡中注而西者,冷泉也。小水之左右,泉孔随地而出,其大如管,喷竅而上,作鼓沸状,滔滔有声,跃起水面者二三寸。其热如沸,有数孔突出一处者,有从石窞中斜喷者,其热尤甚。……此冷泉南坡之热水也。其北倚东坡之下,复有数处,或出于砂孔,或出于石窞,其前亦作圆池,而热亦如之。两池相望,而溢孔不啻百也。”这段描写的是浪穹(今云南洱源)与鹤庆(今云南鹤庆)交界处的热水塘温泉。
徐弘祖,字振之,号霞客,生于万历十四年(1586年),卒于崇祯十四年(1641年)。南直隶江阴县(今江苏江阴市)人。徐霞客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士绅之家,年轻时应试科举落第后,就放弃了仕宦的念头。他在读书时,就特别爱好“奇书”,喜欢看历史及地理类书籍。在22岁那年,他首次出行,从江宁出发,游览了天台山、太湖、泰山等地。在母亲支持下,他每年都离家旅行,春天外出,秋冬归来,因而所行的路程都不太远。这些短途旅游,为徐霞客以后的长途旅行积累了经验。更为主要的是,在这些短途旅游中的所见所闻,使徐霞客心中产生了种种疑问:黄河水量这么小,不及长江三分之一,为什么典籍中人们会一直认为长江江源短而黄河河源很长?他要追本溯源,要通过实地调查去了解、揭示真相。于是,徐霞客越走越远。28岁至48岁间,徐霞客先后游览了五岳的嵩山、华山、恒山,以及五台山、黄山、庐山、普陀山、天台山、雁荡山和武夷山等,积累了观察山川地貌的经验,留下了17篇游记。51岁至54岁这四年,是徐霞客远行的阶段。徐霞客的家在江阴,处于长江的尾闾,江面宽阔,流量充沛,他要去探寻长江之源,于是有晚年长达四年的西游。从崇祯九年(1636年)九月十九日自家乡江阴启程,经南直隶、浙江、江西、湖广、广西、贵州等省,最后到达云南。到云南后,还计划远游缅甸,后因友人劝阻而放弃。这次远游,他写下了9卷游记。前后所写的10卷游记,就是我们今天所见的《徐霞客游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