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1.法显印度取经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两汉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统一王朝时期。东汉后期,虽然已经是军阀割据,但刘姓皇帝还是高居宝座之上,维持着形式上的统一。公元220年,曹丕称帝,进入三国时代。三国似乎只是大分裂的预演。公元266,司马炎称帝,是为西晋,先后灭蜀、吴两国,至公元281年中国重又进入大一统王朝。但好景不长,不过十几年光阴,又进入了一个大分裂的时期——两晋南北朝,割据政权“遍地开花”,先后登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西汉末年传入中国的佛教,成为统治者和普通百姓共同的精神寄托,佛教在中国进入了一个广泛传播和迅速发展的时期,中国与古印度之间展开了频繁的文化交流。

1.法显印度取经

佛教传入中国主要通过两条途径:一条是通过中亚的陆路,丝绸之路的开通为此提供了条件,西域的僧侣不断东行传播,直到黄河流域,其中最著名的西域僧人为鸠摩罗什。另一条是通过印度洋海路向中国南方传播,则依赖于航海技术的发展与航路的发达,最早东来的是康僧会(?——280),他在赤乌十年(247年)来到东吴都城建业(江苏南京),创建寺院,使建业成为江南佛教中心,与黄河流域的洛阳并立。南北朝时期,大约有七位西域僧人通过海路来到中国。这些来华的西域僧人,他们传播佛法,翻译佛经,为佛教在中国的早期传播起了很大作用。
东晋义熙七年(411年),法显带着他求得的戒律、佛经,画的佛像,启程东返。海上航路虽然没有葱岭那般寒冷,也没有沙河那种炎热,但也是危险重重。法显在师子国乘的是一艘中国商船,可乘200余人,后面拖着一只小船,以备大船受损时,可以充当救生船。商船刚航行了两天,便遇到了大风,船漏水入。商船在大风雨中航行了13日,才到达一岛。这艘商船能够漏而不沉,是因为当时中国船舶已经采用防水隔舱技术,一处漏水,不影响全船。商船在岛上修补后,继续向东航行90日许,至达耶婆提。当时的海上航行,依赖九-九-藏-书-网日月星宿辨别方向。如果遇到雨天,船舶就会被风吹离航向,增加了航行时间。
在中天竺巡礼后,法显、道整又回到佛教中心——摩揭陀国巴连弗邑。巴连弗邑即今印度比哈尔邦的巴特那,这里是古印度恒河中游最著名的大国,又是释迦牟尼“悟道成佛”及生前重要游化地。当时佛寺、高僧众多。法显在这里学梵书、梵语,写律,整整学了三年。在求得《摩诃僧祇众律》、《萨婆多众律》等戒律,以及《方等般泥洹经》等多部佛经后,他想起了此次西行求法的目的,是为了让戒律在中国流通,毅然决定东还。同行的道整,看到这里有如些良好的佛学条件,佛事兴盛,已经不愿返回。
在著名的无畏山僧伽蓝内,已经离开中国十多年的法显,见到青玉大佛边上有商人供养的中国白绢扇,不觉陷入了深深的思乡之情:“法显去汉地积年,所与交接悉异域人,山川草木,举目无旧。又同行分披,或留或亡,顾影唯己,心常怀悲。忽于此玉像边见商人以晋地一白绢扇供养,不觉凄然,泪下满目。”
法显只好一人东归。他决定沿恒河东下,通过海路回到中国。在恒河入海口的多摩梨帝国(首都故址在今印度西孟加拉邦加尔各答西南的坦姆拉克),法显看到这里佛法兴盛,99lib•net在这里住了两年,写佛经,画佛像。义熙五年(409年)初冬,法显乘船到达师子国(斯里兰卡),这里为海上贸易重要港口,各地来往的商人很多,佛法也很兴盛。法显在师子国住了两年,求得《弥沙塞律》、《杂藏》两部戒律和《长阿含》、《杂阿含》等佛经。
法显(约337——约422),俗姓龚,平阳郡武阳县(山西襄垣)人。3岁时即被度为沙弥,20岁时正式受戒。后秦弘始元年(399年),法显看到律藏残缺,为了中国佛教的长远发展,毅然和慧景、道整、慧应、慧嵬四位同伴一起西行求法。法显一行从长安出发,经敦煌西行。一路上自然环境之恶劣,难以一一描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这里的沙河,就是敦煌至鄯善之间的沙漠地带。遇到大风,沙漠随风而动,使人难以辨别方向。“葱岭冬夏有雪。又有毒龙,若失其意,则吐毒风,雨雪,飞沙砾石。遇此难者,万无一全。彼土人人即名为雪山人也。”进入天竺国后,还是道路险阻:“其道艰岨,崖岸崄绝,其山唯石,壁立千仞,临之目眩,欲进则投足无所。”在过小雪山(塞费德科山脉)时,同99lib•net伴慧景被活活冻死:“雪山冬夏积雪。山北阴中遇寒风暴起,人皆噤战。慧景一人不堪复进,口出白沫,语法显云:‘我亦不复活,便可时去,勿得俱死。’于是遂终。法显抚之悲号:‘本图不果,命也奈何!’”
法显一行,历尽千难万辛,以自己虔诚的信仰,向着佛教发源地一步一步前进。当他们来到今天印度的旁遮普时,当地居民看到远道而来的僧侣,大为感动:“见秦道人往,乃大怜愍,作是言:‘如何边地人,能知出家为道,远求佛法?’悉供给所须,待之如法。”法显进入中天竺、东天竺等地后,开始学梵语,巡礼,求法,写经。和法显同行的僧侣,在途中或返或留,或不幸遇难,最后到达佛教“中国”的只有法显和道整两人。他们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僧侣的欢迎。当法显、道整来到祇洹精舍时,僧侣出迎问候:“‘汝从何国来?’答云:‘从汉地来。’彼众僧叹曰:‘奇哉!边地之人乃能求法至此!’自相谓言:‘我等诸师和上相承已来,未见汉道人来到此也。’”
耶婆提的位置,一般认为即今天的苏门答腊。法显在此又停留了五个月左右,乘上了一艘印度商船,目的地港口是广州,预备航行时间约50日左右。船上有专门负责观察日月星辰来决定航向的“海师”。当船99lib•net航行一个多月后的某一天晚上,在今天的西沙群岛附近遇到暴风雨。船上的印度人认为是搭载了和尚才使航行不利,要把他安置在沿途的岛上。在法显的据理力争之下,事情终于没有发生。由于连续阴天,海师观察失误,船舶偏离航向,此后只能向西北方向航行,一直到了今天的山东崂山南岸,才停泊靠岸,比日常航行到广州的时间多出了近20日。此后,商船南下扬州。法显经彭城(徐州)至京口,于义熙九年(413年)抵达东晋都城建康(南京),翻译求得的佛经,并于义熙十二年(416年),撰成《法显传》一书。

四海华夷总图

《法显传》书影
随着佛教的推广与普及,由中亚和印度僧侣所主导的向东单向传播形式,暴露出了它内在的弊端:一是不了解中国需要哪些佛经,二是这些僧侣所传译的佛经,往往http://www•99lib•net篇章不备,或者是转译失真,日渐不能满足需要。于是从三国魏末年开始,出现了中国僧侣西行求经的脚印:最先是朱士行,继之者有西晋的竺法护、东晋的康法朗等。这些僧侣用自己的脚步,组成了一个西行求法运动。由于自然环境的恶劣,僧侣们大多只能到达西域诸国,也就是今天我国的新疆及相邻的中亚一带。真正能够到达佛教发源地——天竺(印度)的,不过一二。在这种背景下,62岁高龄的法显,开始了前往天竺取经的艰难旅程。
法显从后秦弘始元年(399年)于长安出发,于东晋义熙九年(413年)返回建康,首尾长达15年之久。法显西行求法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足迹所到,为此前任何中国人都没有到达过,而且矢志不移,最终完成预定目标,“海陆并遵,广游西土,留学天竺,携经而返者”,是为第一人。二是法显回国后所写的《法显传》一书,记载了印度、于阗、龟兹等国的情况,而印度保留下来的史料多杂有神话,于阗、龟兹则无传记存在,因此是很宝贵的史料。三是法显历经艰险带回来的佛经《方等》、《涅槃》,“开后来义学之一支”,为佛教在中国的发展,为中国佛学的兴起,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