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
——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2.“红夷大炮”与西方火器的传入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2.“红夷大炮”与西方火器的传入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明朝在对东北后金政权的战争中,不断受挫。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三月,十万明军败于辽阳,笨重的火炮被明军抛弃在城外,落入后金之手。由此,后金拥有的铳炮的数量,一举超过明军。十月,徐光启在通州总理练军事务,提出十议,建议购西炮招募西炮手练习,被扣压不报。于是,徐光启自行派人到澳门购买大铁铳四门,并请来葡萄牙炮兵长官四名,通事六人。明朝对这些使用铁弹的葡萄牙、英国铳炮称之为“红夷铜铳”、“红夷铁铳”。这些铳炮“大者长一丈,围三四尺,口径三寸,中容火药数升,杂用碎铁碎铅,外加精铁大弹,亦径三寸、重三四ã。弹制奇巧绝伦,圆形中剖,联以百练钢条,其长尺余,火发弹飞,钢条挺直,横掠而前,二三十里之内,折巨木,透坚城,攻无不摧”。与“佛郎机炮”相比,“红夷大炮”射程更远,命中率高,杀伤力大,附有瞄准器,其炮弹为实心铁弹。此后,有11门大炮运至关外宁远城。天启六年(1626年),努尔哈赤率大军进攻宁远,守将袁崇焕下令大炮连续轰击,击毙击伤后金官兵达数千名,努尔哈赤首尝败迹。天启皇帝封红夷大炮为“安边靖虏镇国大将军”。
明朝中后期,北部边境为国家军事重镇,设有九镇,亦称九边,也就是九大军区,以防女真、蒙古等少数民族内侵。嘉靖九年九月,已经升任都察院右都御史的汪鋐,上书嘉靖帝,建议在九边地区使用佛郎机:

蜈蚣船
初,佛郎机番船用挟板,长十丈,阔三尺。两旁架橹四十余枝,周围置铳三十四个。船底尖,两面平,不畏风浪。人立之处用板捍蔽,不畏矢石。每船二百人撑驾,橹多人众,虽无风可以疾走。各铳举发,弹落如雨,所向无敌,号蜈蚣船。www.99lib.net
最先到达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欧洲人是“佛郎机”人。佛郎机一词,最初是阿拉伯人对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的统称。耶稣会士艾儒略在《职方外纪》中记作“拂郎察”:“以西把尼(即西班牙)东北为拂郎察,南起四十一度,北至五十度,西起十五度,东至三十一度,周一万一千二百里。地分十六道,属国五十余。其都城名把理斯。……因其国在欧逻巴内,回回遂概称西土人为拂郎机,而铳亦沿袭此名。”由此看出,佛郎机原指今日的法国一带。阿拉伯人则将欧洲人或西方基督教徒全部称作佛郎机。明朝人受前来经商的阿拉伯人的影响,也用了这个称呼,并且将西洋火炮也称作法郎机。
正德十二年(1517年)五月,葡萄牙人以朝贡为名,乘坐装备有新式火炮的蜈蚣船进入广东沿海地区:

佛朗机炮
崇祯四年(1631年),徐光启又提出了建立一支使用西方火器的精锐部队的设想:“每一营用双轮车百二十辆,炮车百二十辆,粮车六十辆,共三百辆。西洋大炮十六位,中炮八十位,鹰铳一百门,鸟铳一千二百门,战士二千人,队兵二千人……遇大敌,先以大小火器更迭击之;敌用火器,则为法以卫之;敌在近,则我步兵以出击之;若铁骑来,直以炮击之,亦可以步兵击之。”徐光启计划设立如此规模的火器营共15个营、6万人。此时,登莱巡抚孙元化下属的部队拥有佛郎机炮20余位,西洋炮300余位,每位重二三千斤,并且拥有一批能熟练使用西洋火炮的枪炮手。
后金在多次遭受明军红夷大炮的打击后,皇太极命额驸佟养性带领一批汉人工匠制造这种西洋大炮。因满人忌讳“夷”字,就称红夷大炮http://www•99lib.net为“红衣大炮”。天聪五年(1631年,明崇祯四年),第一批红衣大将军炮制造成功:“镌曰:天祐助威大将军,天聪五年孟春吉旦造,督造官总兵官额驸佟养性,监造官游击丁启明,备御祝世荫,铸匠王天相、窦守位,铁匠刘计平。”两年后,明朝叛将孔有德、耿仲明和尚可喜先后投降后金,带来了数十门西洋大炮,以及一批经过葡萄牙人训练的炮手,极大提高了后金军队的战斗力,明军原先拥有的火器优势不复存在。崇德元年(1636年,明崇祯九年),后金改称清。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在攻城战中,清兵的红衣大炮发挥了极大作用。由于红衣大炮在攻城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而对官兵的奖赏相应被减少:“凡用云梯攻下府城者赏五人,为首者银五百两,次三百五十两……用红衣炮攻下城者,不分府、州、县、卫、所,俱赏三人,为首者银二百两,次一百两,又次五十两。”

康熙
但是,意外发生了。就在崇祯四年这一年,后金军进攻关外大凌河城,孙元化派下属登州游击孔有德率师援辽。孔有德率师到达吴桥县时哗变,返回山东。第二年,孔有德叛军攻破登州,城中西洋大炮皆被叛军夺取。崇祯六年(1632年),孔有德叛军通过海路投降后金,明军最为先进的大炮由此落入后金的手中。
清兵虽然极为重视红衣大炮,但在日常管理中也有失误之处。顺治六年(1649年)夏季的一天,在北京金水桥前,拜禅妻和赖氏两个女人在金水桥前放鹅。闲得无聊,就坐在红衣大炮炮绳堆上抽烟。没想到,烟上的火星落在炮绳上,竟然延烧成一场大火,烧掉了堆在那儿的三万三千八百余ã炮绳,并且将旁边的二百余辆炮车、
99lib.net
一百二十余间仓房也连带烧到,损失总价值在二千零三十余两白银。而当时一省的布政司衙门,左右布政使、经历、照磨、都事、理问、检校七员官员,一年的俸薪、经费、衙役工食等项总开销,也只有银二千八百四十一两。由于案情巨大,刑部一审判决两个肇事女人拟斩;负责管理的工部,从尚书开始,一应失职官员各罚银百两至五十两并赔补损失。顺治还算宽容,改判为拜禅妻鞭一百,赖氏鞭三十,其余官员各罚俸三个月到六个月。
葡萄牙人突然驶入东莞县,用火铳射击,火力威猛。广东省的海防官员注意到双方兵器的差别,想到了改进武器这个问题。东莞县白沙巡检使何儒,在葡萄牙人船上抽税时,见到两个中国人——杨三、戴明。杨三、戴明因为长期和欧洲人在一起,所以知道造船、铸铳以及制造火药的办法。何儒将这一情报汇报给广东巡海道汪鋐。汪鋐就给何儒下达了一道指令:策划杨三、戴明回来铸造火炮,同时给这两人以重奖。何儒就派了一个人,装扮为卖酒米的小商贩,秘密地与杨三联系上。杨三等人非常乐意回来。双方约定后,何儒就在深夜驾驶着一艘小船,将两人接了回来。由此,明朝开始制造新型火铳。
国家于江北沿边各设重镇,如甘肃、延绥、宁夏、大同、宣府,每镇官军不下六七万人,又设墩台城堡,其为守御之计,似无不周。然每当虏入,卒莫能御,损伤官军动以千百计。此其故何也?盖墩台初无遏截之兵,徒为瞭望之所。而城堡又多不备,所执兵器不能及远,所以往往覆败。为今之计,当用臣所进佛郎机铳。小如二十ã以下,远可六百步者,则用之墩台,每墩一铳,以三人守之。大如七十ã以上,远可五六里者,则用之城堡,每堡三铳,以十人守之。五里一墩,十里一堡,大小相依,远近相应,星列棋布,无有空阙,贼将无所容足,可以收不战之功。
嘉靖元年(1522年),明军在广东新会县西草藏书网湾战胜葡萄牙别都卢所率战舰,夺得葡萄牙人的火炮,便命名为佛郎机。这种炮以铁或铜铸造,“长五六尺,巨腹长颈。腹有长孔,以小铳五个,轮流贮药,安入腹中放之。铳外又以木包铁篐,以防决裂。海船舷下,每边置四五个于船舱内,暗放之,他船相近,经其一弹,则船板打碎,水进船漏。以此横行海上,他国无敌”。明军将佛郎机放到校场(演兵场)进行试验,这种佛郎机的有效射程在百步左右。嘉靖三年(1524年)四月,明朝在南京铸造佛郎机,所需工匠均从广东抽调而来。嘉靖九年(1530年)二月,南京开始仿造蜈蚣船,“置佛郎机其上,以便冲击,择民壮军人习水战之法”。并由原任广东白沙巡检使、因功升任南京应天府上元县主簿的何儒,在操江衙门负责监造。
也是在崇祯六年,努力想建立一支近代化军队的徐光启病逝。建造西洋火炮的任务,就由耶稣会士汤若望承担。汤若望在皇宫旁的铸炮厂里,经过多次试验,终于制造出40斤重的大炮20门,以及小型炮5门。后来,又试制成功一种长炮。崇祯十三年(1640年),汤若望因督造战炮有功而受朝廷嘉奖。清兵占领北京后,耶稣会士毕方济、庞天寿等人,仍积极帮助南明政权购买西式火炮和火器。但是,西式大炮最终没能挽救南明政权。
清朝对火炮制造技术的改进,是在三藩之乱时。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尚之信、耿精忠叛乱,叛军占领长江上、中游。康熙为迅速平定叛乱,下令传教士南怀仁改进制造技术,减轻火炮重量,以便在南方山地或水乡灵活地移动。南怀仁设计了一种炮弹重量仅为三斤的轻型火炮,大小共120门。康熙十九年(1680年),康熙再次下令制造西洋火炮。南怀仁将炮的重量减为300余斤,可放置在骡马背上运输。发给八旗每旗40门,共320门。
军队的武器装备问题,都察院官员本可不管。对汪鋐的上书,嘉靖帝内心是欣赏的,“嘉其筹边忠虑,命户、兵二部九九藏书网再加议处”。兵部尚书李承勋赞同这个提议,认为“佛郎机手铳,诚为军中利器,宜申饬各边如所议,修墩堡,拨军士给发教习,为守堡守墩之具”。嘉靖帝采纳了这两个大臣的提议,下令“各边督抚诸臣,务率所属尽心修举,勿虚应故事,致误边防”。嘉靖十五年(1536年)九月,以铜铁佛郎机铳2500副分发给陕西三边。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和火器。欧洲人在14世纪前期,从阿拉伯人那儿学到了制造和使用火药、火器的方法。从此,欧洲国家的火器制造逐渐超过了中国。16世纪初,西方的火器开始传入中国。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十一月,在北京郊区玉泉山一带举行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八旗阅兵式。康熙认为:“国家武备不可一日懈弛。故事:每岁必操练将士,习试火炮。尔部即传谕八旗都统等,整备军容,朕于十八日将亲阅焉。”在玉泉山西南侧平地中央,赫然排列着红衣大炮。马兵、步兵、鸟枪兵及前锋护军骁骑兵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两翼。康熙穿戴甲胄,登上玉泉山顶,在黄幄中落座。阅兵式开始,鸣螺击鼓,诸军一起前进;鸣金,诸军立即停止步伐。如此操练九次。第十次时,红衣大炮和其他各种枪炮进行了实弹演练。“军中吹螺,发巨炮,排枪并发,前后相继声络绎不绝。又命将士发红衣巨炮及诸火器,一时尽发,声震天地。巨炮所击,树侯、栏墙莫不应声而倒。”最后,各军回到原先的阵地。整个演练过程,队伍号令统一,士兵行动一致。阅兵完毕后,康熙亲自表演射击,五发皆中。再命各位王公、贝勒和八旗善射者以及15名侍卫表演硬弓射击。青海台吉扎什巴图尔等人也前来观看,八旗军威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铳管用铜铸造,大者一千余斤,中者五百余斤,小者一百五十斤。每铳一管,用提铳四把,大小量铳管,以铁为之。铳弹内用铁,外用船,大者八斤。其火药制法与中国异。其铳一举放远,可去百余丈,木石犯之皆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