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
——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3.《尔雅》四荒与周穆王西征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3.《尔雅》四荒与周穆王西征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周穆王在打败了周朝西北地区的犬戎势力后,周朝与西域地区的交通线得以打通。于是,穆王率领着一批官员和七萃之士,乘着造父所驾八骏之车,由伯夭任向导,由当时最优秀的驭手造父驾驭,一行浩浩荡荡,从镐京出发,北渡黄河,经过犬戎地区的西夏氏、河首、群玉山等地,沿河套向西,经今柴达木盆地的西夏氏,再向西到珠余氏,复经舂山、珠泽、昆仑之丘,到达群玉之山。群玉之山山上都是玉石,没有泥土,所以“寡草木而无鸟兽”。周穆王玩得很开心,游历了四天,取了许多玉器。周穆王每到一处,就以丝绢、铜器、贝币、朱丹、桂姜等物品馈赠各部落酋长,酋长们送以大量马、牛、羊。周穆王离开群玉之山后,继续向西,又经过三千里旅程,才到达西王母所在的邦国。按此里程,西九九藏书王母之邦国应在葱岭以西的今中亚地方。在中亚文化的深深吸引下,在西王母的盛情款待下,周穆王乐而忘归。在瑶池之畔的酒宴上话别后,周穆王取道黑水,北行两千里经过大旷原,经天山北路返回。
《史记》的记载有所不同:位于今天华北地区的徐偃王,利用周穆王出国不归的机会,起兵造反。周穆王虽然远在万里之外,得到这个消息后,“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有的学者依据这条记载,认为周朝时,已经具备了较为完备的驿传制度和高效能的驿传系统,使得徐偃王造反的情报,能迅速汇报给周穆王。
觚竹一作孤竹,相传是殷商时的诸侯国,古城在河北卢龙县南。北户指五岭以南地藏书网区,也有说在今越南北部一带。这些地区气候温暖,居民的门窗都是向北开的,与中原地区形成明显的区别。日下,指日所出处其下面的国家。《淮南子·天文训》:“日出于旸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是谓晨明。”后人认为指今天的日本。
周穆王西征的故事,形象地反映出先秦时期黄河流域与西域的交通与交流的情况。今天新疆昆仑山北麓,多是产玉之地。因此,周穆王所到的“群玉之山”,可能就是这座昆仑山。前苏联考古工作者在今阿尔泰地区的古墓中,发掘出了战国初期(前5世纪)的丝绸和织锦,其中一件绣着龙凤图案,一起出土的还有青铜器。1977年,在新疆的阿拉沟(托克逊西)东口,也发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丝织物和漆器。其中的菱纹链式罗是战国时内地刚刚九*九*藏*书*网才有的丝织珍品。这些器物,与文献所载周穆王沿途向各部落酋长赠送的礼品非常相似。
当“九州”概念形成后,那些路途极为遥远,但是与华夏文明区仍有交通联系的区域,被认为是“荒”地。相传为周公所作的《尔雅》,在《释地》篇里说道:“觚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晋人郭璞认为:“觚竹在北,北户在南,西王母在西,日下在东,皆四方昏荒之国。”孔颖达则以为:“《尔雅》四海之外远地谓之四荒,言在四方荒昏之国也。”“四荒”概念的出现,表明在华夏文明区(九州)初步形成后,中外文化交流的展开。“昏荒之国”,说明这些地区的文明与华夏文明有着较大的差别。
《穆天子传》这本书的出现,本身就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件非常著名的事件。西晋咸宁五年九-九-藏-书-网(279年),一名叫不准的盗墓人在盗掘位于汲郡(汲县)的一座战国晚期的魏王墓时,取得了竹简数十车。这些竹简上写满了用上等墨料书写的古文字。盗墓人不识这种文字,就把竹简当作原料,照明取宝。官府知道此事后,就将剩余的竹简全部收缴。太康年间(280~289年),晋武帝下令秘书监负责整理,把被打乱的竹简重新按原顺序排列,用当时通行的隶书将各书重新抄录一遍,得到古书75篇。《穆天子传》共5篇,竹简合晋朝尺长二尺四寸(约今55厘米),每简40字,用素色丝绳编联在一起。同时出土的有《竹书纪年》,该书记载的最晚的历史事件为“今王二十年(前299年)”,“今王”指魏襄王,这座古墓当是魏襄王之墓。因此,这部《穆天子传》已经在地下沉睡了近600年九_九_藏_书_网
据一些学者研究,西王母是塞人部落(中国将分布在河西走廊西端和天山南北的游牧部落称为塞人,希腊人将散居在东欧、西伯利亚和中亚细亚的游牧部落统称为斯基泰人),“西”字兼有音义,译出了“斯基泰”(Scythia,Skyth)民族的首音。西王母所在的昆仑地区,历来说法不一,有说在青藏高原的青海湖畔,有说在新疆天池之侧,也有说在帕米尔高原,更有人考证在中亚地区、波斯,甚至远到欧洲。这可能反映了斯基泰人由东向西的迁移过程,从最初的祁连山南麓,越迁越西。与西王母相关的一则历史故事——周穆王西征,反映了早期黄河流域与西域地区较早的交通与交流。周穆王西征的故事主要见之于公元前3世纪前成书的《穆天子传》,《竹书纪年》、《史记·赵世家》等史籍也有所记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