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
——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2.从九州到大九州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2.从九州到大九州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四海之内,九州大地上还存在着一些与华夏文明不一样的部落,则被称作为“夷”,如冀州东北的“岛(鸟)夷”,青州境内的“嵎夷”,徐州境内的“淮夷”,扬州境内的“岛夷”,梁州的“和夷”等等,反映了同一文明区域内同中有异的情况。
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增加,公元前3世纪时,有个齐国人邹衍(约前305——前240),又创造了一种大九州体系:
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
司马迁对邹衍学说的评价似乎不高:“其语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认为邹衍的思想是靠推九*九*藏*书*网导而得出结论:“先列中国名山大川,通谷禽兽,水土所殖,物类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但是,邹衍“大九州”之说产生的原因,除了推导的成分外,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地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是《禹贡》九州——也就是中华文明所在的区域,现实中只有东、南两面是海,西、北都是陆地。随着与西域、蒙古草原游牧民族间交往的增加,必然接触到一些其他区域的文明。古人就有可能产生这种想法:人们所在的大陆上存在着多个文明区域,九州可能只是多个文明区域中的一个,于是就有“中九州”的概念。二是邹衍所在的齐国,处在山东半岛的东部,三面环海。海上交通的开展,是“裨海”、“大瀛海”概念产生的现实基础。秦统一中国后,徐福与三神山的传说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齐人与日本、朝鲜半岛间海上交往的可能性。三是天下观的放大。《九*九*藏*书*网庄子·秋水》认为中国如“太仓”中的“稊米”,已经认识到中国只是天下的一部分。因此,“大九州”观念产生的基础是中外交往的增加。
按照邹衍的体系,中国所在的九州又名“赤县神州”。与“赤县神州”同一等级、区域相连的州共有九个,或可称之为“中九州”。“中九州”外围,被规模较小的海洋——裨海包围。裨海之外,又有与“中九州”同一等级的州存在,数量也为九个。各“中九州”之间,因受阻于裨海,人民、禽兽都不能互相来往。九个“中九州”之外,又被大规模的海洋——大瀛海所环抱。大瀛海之内,九个“中九州”作为一个整体,组成了“大九州”,大九州即天下。在大九州体系中,《禹贡》九州中的每一个州,约占天下的七百二十九分之一。
《禹贡》的九州,其相对应的今天地理区域,顾颉刚先生认为冀州的区域,相当于今天山西省西境黄河(西河99lib•net)以东,河南省黄河(南河)以北,沿着太行山转到河北省的东北部的古黄河(东河)以西的区域。这一区域是黄河文明的发源地,《禹贡》将其列为九州之首。古黄河(东河)以东,向南一直到济水(今山东济南迤北至渤海的一段黄河河道),包括今河南的东北部、河北的南部、山东的西部,称作为兖州。兖州东南方向,今天的山东半岛为青州。青州南面是徐州,位于泰山以南、淮水(今地图上的旧黄河)以北地区,即今山东南部、江苏和安徽的北部。从淮水以南直到东海,包括今江苏、安徽、浙江三省的大部和上海全部,以及江西的东北、河南和湖北两省的东边一角,称作为扬州。扬州以西的长江中游地区,北起今湖北南漳西的荆山,南到湖南衡山以南的区域,也就是今湖北、湖南两省的大部分,和江西的西部,是为荆州。从湖北荆山以北直到黄河,包括今河南的大部分和湖北的北部,称九*九*藏*书*网作豫州。秦岭以南的今陕西、甘肃两省的南部,以及四川、重庆两省市全部,称作梁州。秦岭以北,黄河(西河)以西的今四川、甘肃两省大部,称作雍州。

《禹贡》九州图
《禹贡》的编纂者们,没有采用先秦时期实际存在的邦、国疆界,也就是没有采用现实的政治区划来描述他们所知道的地理区域,而是使用一种虚拟的“州”,将了解的区域划分为九个以自然地理为主的综合性单元: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是为“九州”。除了《禹贡》九州外,先秦典籍《职方》、《尔雅》、《吕览》也有各自的“九州”,也有分作为十二州的。
在《禹贡》中,“九州”除了指冀州等九个
藏书网
州外,也是一个整体的地域概念:九州“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也就是说九州的区域东至东海(今渤海),西至流沙,北方、南方至于荒远,大禹的声教遍布四海。“四海”是古人的另一个地域概念,认为九州大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被大海所包围。现实中,南方、东方确有大海存在,而西方、北方并没有大海,于是以西方的流沙为西海,以北方的沙漠作北海。《禹贡》“九州”作为一个整体,反映的是古人对华夏文明区域的认同,“茫茫禹迹,画为九州”。经过大禹的治理,九州水土平治,土壤、贡赋都划定了等级,使用国家权威制定了五服制度,天子的声威教化浸润了九州大地。《尚书·大禹谟》称之为“奄有四海,为天下君”。这种文化上的认同,也为政治上的大一统提出了要求。地处黄土高原的秦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用武力统一了“九州”:“秦遂并兼四海……分天下为郡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