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
——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3.元代的站赤与水陆交通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3.元代的站赤与水陆交通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各站赤的名称,《永乐大典》卷19426引《析津志》有所记载。陆站(马站)、水站,历代均有,轿站、狗站较为罕见。马站通客旅,车站、江站通货。至于羊在驿站或驿递中起着什么作用,还不清楚。北方各站设驿令,南方各站设提领。每个驿站的站户、馆舍及运输工具(马、牛、车、船等)的配置,按照所在地理位置有所差别,位于交通枢纽上的站赤配置较高。以镇江府路为例,境内有水、马混合站3处。府城丹徒县丹阳驿有馆舍109楹,分为东、西两馆,从陆站而来的客人住西馆,从水路来的客人住东馆。马厩在西馆西侧,有屋45楹。丹阳县云阳驿有客房27楹,厩舍41楹;吕城驿有屋29楹,厩舍41楹。三驿均有正马40匹,船30只,船只按千字文编号。为三个驿站服务的兀剌赤120名、站船夫900名、房夫80名。用驿时,需出示玺书,称之为“铺马圣旨”。遇到军务紧急之事,分别用金字或银字圆符。

海运图一

海运图二
更为重要的是京杭大运河的取直。隋朝所开南北大运河,是以洛阳为中心,东北向至涿郡蓟县,也就是元代的大都;东南向经京口(镇江)达杭州。宋、金之际,因黄河决口,黄河下游改从淮河下游入海,此后,南北对峙,此一路线因而废弃。元代一开始的漕运路线是沿淮河至黄河,逆水而行,在河南封丘县西南的中滦旱站上岸,陆运180里至御河(卫河)南岸的淇门镇,再由御河水运至直沽(天津),转达大都。这一条路线迂回曲折,水陆转运不便。于是,就寻找南北向距离较短的运河路线。九-九-藏-书-网至元十二年(1275年),郭守敬考察后认为,汶、泗两水相通河道可以通行漕运。于是,在今山东西部开挖新渠,取直南北大运河的工程由此展开。先是于至元十八年(1281年)开挖济州河,以汶水、泗水为水源,自济州(山东济宁)西北到须城安山(东平西南),长约150多里。由此,漕道自淮河入泗水(中运河),经济州河至安山,出大清河经东阿、利津入海,再从海上到直沽上岸,转陆路到大都。后又改为从东阿上岸,陆运到临清,向北入御河。接着是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开挖的会通河。自安山西南起,引梁山泺(即梁山泊)之水北流,经寿张西北到东昌(聊城),又西北经临清入御河,全长250里。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又有通惠河的开通。郭守敬引昌平县白浮村神山泉,复引一亩、玉泉各水至大都和义门(西直门)入城,汇成积水潭(什刹海),又东南出文明门(崇文门),到通州高丽庄入白河,全长160余里。自此,江南漕船可直接运粮入大都城区。
众多的驿站组成了一个以大都(北京)为中心、遍布全国的交通网:“圣朝既平宋,经画遐迩,大都小邑,枝疏脉贯,际天所覆,犹身焉。政令之宣布,商旅之通迁,水浮陆驰,舟格梁济,荒陬僻壤,无远不达。”在各个行省之内,以行省驻地和各大城市为中心,又形成了本省境内四通八达的交通网。以河南行省为例,元代的河南行省北部、南部基本上是以黄河、长江为界,东至海,最西到达今天陕西平利,形成了以汴梁路、河南府路、徐州、襄阳路为中心的交通网。汴梁即今河南开封,是河南行省的政治中心和交通中心,有四条驿路通往各地:第一条向西至河南府路;第二条过朱仙镇西南向经洧川(尉氏县洧川镇)、南阳府至襄阳路;第三条过朱仙镇向南经*陵、上蔡、汝阳(汝南)、真阳(正阳)、罗山、金竹站(红安西北)、黄陂、黄州路黄冈至蕲州路蕲春,然后入江西行省;第四条向东经杞县、太康、陈http://www.99lib.net州(淮阳)、太和、颍州(阜阳)、寿春(寿县)、庐州(合肥)、六丈站(全椒西)、水口站(滁州市东)、六合,最后到达真州(仪征)。河南府是河南江北行省西北部的交通要道,有三条驿路从此分出:第一条东南向至叶县,与从汴梁至襄阳驿道相接;第二条向西经渑池、陕州(陕县)、阌乡(灵宝西故县镇),进陕西境,可达华阴;第三条东北向入中书省境,经孟州(孟县)至怀庆路(山西沁阳)。徐州是河南行省东部交通枢纽,第一条驿路为水路,东南向经邳州(睢宁北)、宿迁、大清口(淮安淮阴区东)、淮安、宝应、高邮,到邵伯(江都西北邵伯镇),分别达扬州、通州;另一条也是东南向,从陆路向南经灵壁(灵璧)、青阳(泗洪北青阳镇)、临淮(泗洪临淮镇)、甘泉(扬州邗江区甘泉镇)到达扬州。襄阳地处汉江上流,为河南江北行省西南地区的交通要道,向南经安陆府长寿县(钟祥)、臼口站(钟祥南旧口镇),向东入湖广行省,可达武昌路;另一条向南经利阳站、荆门州长林县(荆门)达中兴路江陵县,再向南过洞庭湖可达岳州。
由运河运输的漕粮称河漕,由海路运输的漕粮称海漕。京杭大运河初步建成后,由于会通、通惠两河仍未开挖,漕粮北运仍不大方便,运输成本较高。此前,伯颜打败南宋时,命令张瑄、朱清等人,将南宋朝廷的档案从崇明启程由海道送往京师。至元十九年(1282年),伯颜就设想从海上将江南粮食运送到京师。当年,就命朱清、张瑄等人造了60艘平底海船,装载4.6万余石粮食,从海上起运。为了安全起见,船队沿着海岸线向北航行,又因风向不顺,到第二年才运到直沽。虽然时间长了一点,但总体上来说比河运方便,于是设立两个万户府,专门负责海漕,朱清被任命为中万户,张瑄被任命为千户。由此,江南漕粮由运河、海道两途同时北运。二十八年(1291年),又改设为两个都漕运万户府,由朱清、张瑄二人分管。建康府(南京)九九藏书网、池州(安徽贵池)、饶州(江西鄱阳)等地,最初也是由海船沿长江逆流而上。由于长江江水湍急,江中多石矶,水下暗沙流动,并不适宜平底的海船航行,每年都有一部分粮船在长江中损坏。于是,改为将长江三角洲地区的粮食走海路,损耗由此下降。

船舶
四川行中书省所辖:陆站四十八处,马九百八十六匹,牛一百五十头。水站八十四处,船六百五十四只,牛七十六头。
辽阳等处行中书省所辖,总计一百二十处:陆站一百五处,马六千五百一十五匹,车二千六百二十一辆,牛五千二百五十九只。狗站一十五处,元设站户三百,狗三千只,后除绝亡倒死外,实在站户二百八十九,狗二百一十八只。
元朝是我国历史上疆域辽阔的朝代之一。如何较好地实现人员往来、信息传递和物资运输,成为朝廷维持统治所必须关注的重点。因此,元朝在各地大量设有驿站:“我国家疆理之大,东渐西被,暨于朔南,凡在属国,皆置驿传,星罗棋布,脉络通通,朝令夕至,声闻毕达。”据明朝人解释,站赤就是汉语驿传文簿的意思。各省站赤的数量如下:
湖广等处行中书省所辖,总计一百七十三处:陆站一百处,马二千五百五十五匹,车七十辆,牛五百四十五只,坐轿一百七十五乘,卧轿三十乘。水站七十三处,船五百八十只。
除了内河水站外,元代还特别在沿海地区设立了水站。泉州为元代最大的对外贸易港口,从泉州港进口的商品或外国使臣进献的物品,运往元代都城大都(今北京)的路线,最初为沿陆路至杭州,再从杭州沿水路入大都。从泉州至杭州的陆路交通,大部分为山地,道路崎岖,且气候不适合马匹生存,因而“劳民负荷,铺马多死”九_九_藏_书_网。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尚书省决定在江淮行省设立沿海水站,自泉州至杭州立海站15处,每站备有船舶5艘、水军200名,“专运番夷贡物及商贩奇货”。由于外国商船到泉州的数量有限,而且限于当时的航行条件,一年之内,只有六、七两个月顺风时才能通航,因而沿海水站设立了两年时间便被取消。改为有外国船舶到达时,专门派船将货物运往杭州。在北部沿海地区也设有水驿,至元三十(1293年)年,下令建自耽罗至鸭渌江口沿海水站11所。
云南诸路行中书省所辖站赤七十八处:马站七十四处,马二千三百四十五匹,牛三十只。水站四处,船二十四只。
陕西行中书省所辖八十一处:陆站八十处,马七千六百二十九匹。水站一处,船六只。
在元代的站赤系统中,引人注目的是水站繁多,水运极为发达。元代根据地理条件,大量增设水站。早在中统二年(1261年),忽必烈就下令将一部分陆站撤销:“以牛驿雨雪,道途泥泞,改立水驿。”至元十七年(1280年),中书省规定在江淮行省境内,以水路路程计算,每隔80里设立一处水站,平常公事均走水路。原先设立的各马站,只保留少量马匹,以备紧急情况下的使用:“除海青使臣、军情急务,方许驰驿,余者自济州水站为始,乘船往来。”济州在今山东济宁市,这是要求济州一带区域均使用水站。在中西部地区也设有水站。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军平定川蜀,建立从叙州到荆南府(湖北江陵)的水站。至元十八年(1281年),对这条水驿路进行整治,共设水驿19站,“增户二千一百,船二百十二艘”。据《永乐大典》记载,元代在四川境内设有站赤共132处,其中陆站只有48处,而水站多达84处。
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所辖,总计一百七十九处,该一百九十六站:陆站一百六处,马三千九百二十八匹,车二百一十七辆,牛一百九十二只,驴五百三十四头。水站九十处,船一千五百一十二只。九_九_藏_书_网
江西等处行中书省所辖,总计一百五十四处:马站八十五处,马二千一百六十五匹,轿二十五乘。水站六十九处,船五百六十八只。
江浙等处行中书省所辖,总计二百六十二处:马站一百三十四处,马五千一百二十三匹。轿站三十五处,轿一百四十八乘。步站一十一处,递运夫三千三十二户。水站八十二处,船一千六百二十七只。
中书省所辖腹里各路站赤,总计一百九十八处:陆站一百七十五处,马一万二千二百九十八匹,车一千六十九辆,牛一千九百八十二只,驴四千九百八头。水站二十一处,船九百五十只,马二百六十六匹,牛二百只,驴三百九十四头,羊五百口。牛站二处,牛三百六只,车六十辆。
甘肃行中书省所辖三路:脱脱禾孙马站六处,马四百九十一匹,牛一百四十九头,驴一百七十一头,羊六百五十口。
海漕的路线,前后有所变动。一开始是从平江府(苏州)刘家港入海,经扬州路通州海门县黄连沙头、万里长滩入大洋,沿大陆岸边的山岙而行,经淮安路盐城县、海宁州(连云港西)、密州(诸城)、胶州(胶县),然后东北向绕过山东半岛。从上海出发,到目的地扬村码头(在今天津市),里程为13350里。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朱清等人又建议另辟新道,从刘家港出发,向东过撑脚沙、三沙、匾担沙、大洪,然后走外洋,经青水洋、黑水洋,过成山、刘岛、芝罘岛、沙门岛,再走莱州以北的大洋,直抵界河口。由于走的是外洋,航行路线较直,距离缩短。第二年,千户殷明略又开创一条新道,从刘家港入海,至崇明州三沙入外洋,向东由黑水洋北上,至成山转西直达界河。这条航线的距离最短,只需十日左右就可到达。不利之处在于走的是大洋,遇到风急浪恶之时,粮船常有损坏,这种情况每年都会发生。但与河运相比,还是显得高效而且成本较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