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
——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3.玄奘西行求经论法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3.玄奘西行求经论法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在伊吾,玄奘遇上了高昌国(新疆吐鲁番)的使者。使者将玄奘的消息报告给国王麹文泰。麹文泰是个虔诚的佛教徒,闻讯照会伊吾国王遣玄奘西来高昌,并且立刻派人去迎接,请他改变西行的路线,先到高昌国。玄奘本来准备从伊吾经可汗浮图城(新疆吉木萨尔)沿天山北麓西行,推辞不过,只好前往。玄奘抵达的当夜,高昌王麹文泰亲自与王妃等人秉烛相迎,将他迎入宫中后院的重阁宝帐里,拜望十分殷勤。麹文泰对玄奘法师十分崇敬,让他在王宫旁边的佛寺中讲经弘法,想请玄奘终身留在高昌国。玄奘决心西行,誓死不从,一连四天不吃不喝,才被放行。临行时,麹文泰和大臣、僧侣及百姓倾城而出,依依惜别。还为玄奘派遣沙弥5人,随从20人,马30匹和金、银、绫绢、衣物若干。特别修书送往沿途各国,每封信附礼物大绫一匹,还准备了两车水果送给西突厥叶护可汗(可汗长子为高昌王的妹婿),让他们照应玄奘一行。玄奘称麹文泰的盛情“决交河之水比泽非多,举葱岭之山方思岂重”。
玄奘俗姓陈,名祎,敬称“三藏法师”,洛州缑氏(今河南偃师县陈河村附近)人,生于隋文帝仁寿二年(602年。一说生于公元600年)
99lib•net
。玄奘10岁时,家遭不测,随已经出家的二兄陈素在洛阳净土寺学习佛典。隋朝制度,须经国家选拔,办理“度僧”手续后,佛徒才能出家。炀帝大业十年(614年),大理卿郑善果来洛阳“度僧”,当时有候选人数百名,年仅13岁的玄奘是没有资格参加选拔的。但是他容貌出众,志向不凡,引起了郑善果的注意,因而被特准出家。
玄奘独自一人闯关过险,差一点在烽台哨卡下中箭身亡。好不容易冒险闯过第四烽,又进入了位于伊吾(新疆哈密)东南方浩渺无边的莫贺延碛。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又无水草,夜里是寒风如刀,白天是热风如火。有一天,玄奘解下水囊想喝一口水,不料祸不单行,偏偏又因水囊过重而失手落地,饮水洒落一地。在沙漠行走,没有水就等于没有生命。玄奘“四夜五日无一滴沾喉,口腹干焦,几将殒绝”。但是,玄奘意志坚强,坚决前进,决不东归一步。在第五夜半,因为凉风触身稍得苏息。又一天,乘马忽然走上岔道,不肯直行。玄奘信马由缰,竟然奇迹般地发现“青草数亩”,走不远又看到一池,水味甘澄,饮水毕,人马俱得苏息。玄奘死里逃生九-九-藏-书-网,终于走出流沙,到达西域门户伊吾国。
高昌王的帮助极大地改善了玄奘的旅行条件。玄奘一行沿天山南麓银山道到达阿耆尼国(新疆焉耆),住了一夜。可能是该国不热情,次日就离开了。此后,玄奘一行涉过孔雀河和渭干河,到达屈支国(即龟兹,新疆库车)。他看到屈支国西城门外大路两旁,各立高90余尺的佛像,5年一次的佛教大会就在这里举行。每年秋天,本国僧徒云集于此,君王士庶也放下手中的俗务,奉持斋戒,受经听法。各佛寺都以珍宝锦绮装饰佛像,用华丽的彩车载着佛像参加行像活动。规模比于阗国要大得多,时间长达15天,盛大的浴佛节才告结束。
玄奘在屈支停留两个月后,又启程西行,经跋禄迦国(阿克苏一带,也有可能是拜城),沿阿克苏河、库马力克河,到达天山南麓凌山山口。这里是翻越天山的一个重要通道,其艰苦和危险难以想象,经过这个通道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山谷积雪,春夏合冻,虽时消泮,寻复结冰。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凌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赭衣持瓠大声叫唤,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葱岭者,据赡部洲中,99lib•net南接大雪山,北至热海、千泉,西至活国,东至乌铩国,东西南北各数千里。崖岭数百重,幽谷险峻,恒积冰雪,寒风劲烈。”这些都是对葱岭的描写,由此可见高原气候的恶劣。过了雪山,抵达大清池(热海,一作咸海,今吉尔吉斯斯坦的伊塞克湖),沿大清池北行来到素叶城(即碎叶城,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西南八公里的阿克·贝希姆)。玄奘在这里遇到西突厥的叶护可汗,他来到衙帐前三十余步的地方时,可汗出帐迎接。可汗还派使臣给各附属国带信,通知玄奘路过事宜。玄奘经过中亚名城赭石国(一作石国,今乌孜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渡过药杀水(今阿姆河),又登上帕米尔高原,最后来到天竺。天竺的僧人惊叹于玄奘的献身精神,主动带领玄奘瞻拜各国佛教胜迹。
贞观元年(627年。一说在贞观二、三年),玄奘两次上表陈情,要求西去取经。唐朝开国不久,国力不强,为防止西域突厥势力的入侵,严禁百姓出境西行,因而没有批准玄奘的申请。当年秋天,长安所在的关中地区遭受霜灾,朝廷允许百姓四出求食,玄奘乘此机会准备偷越出境。
唐僧玄奘西行求法的故事,由于小说《西游记》的传播,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但是历史事实和小说毕竟不一样,没有孙悟空同行,也没有妖魔鬼怪,但玄奘取经路上所受的折磨,也是难以想象。
藏书网
贞观十七年(643年)春,玄奘谢绝那烂陀寺僧众的挽留,携带佛教经典650部和佛像、花果种子等,动身回国。回国时,他取道今巴基斯坦北上,经阿富汗,向东穿越帕米尔高原南侧的瓦罕山谷,经今新疆和田、且末,于贞观十九年(645年)正月二十四日回到阔别已久的长安。
玄奘在摩揭陀国最著名的那烂陀寺潜心修学五年,研究了寺中收藏的佛教典籍以及婆罗门教典籍,兼学梵文及印度的很多方音。很快成为印度佛学的饱学之士,确立了他在印度佛教界的崇高地位。羯若鞠阇国戒日王在都城曲女城举行规模宏大的法会,五印度十八国国王及官员和僧侣三千多人出席。为了这次盛会,特别修建了宝台行宫,场面相当豪华:“(戒日)王先于河西建大伽蓝。伽蓝东起宝台,高百余尺,中有金佛像,量等王身。台南起宝坛,为浴佛像之处。从此东北十四五里,别筑行宫。”与会者或泛舟,或乘象舆而来,沿途高擎幢幡,击鼓鸣螺,拊弦奏管,一派盛九_九_藏_书_网会气象。在这次法会上,玄奘作为论主,提出《制恶见论》作为辩论的主题。他颂扬大乘,破除异见,以自己的渊博知识和精辟言辞征服了与会者。此后,玄奘所作的《三身论》三百颂又传遍五印度,因而获得“大乘天”的尊称。显然,玄奘的时代已经与法显不同,除了取经学习外,某种程度上已经能与印度僧侣平等地研究讨论佛学。
玄奘从长安出发,经秦州(甘肃天水北)、兰州,西抵凉州。当他来到瓜州(甘肃安西东南)时,长安的访谍(追捕令)跟踪到来:“有僧字玄奘,欲入西蕃,所在州县宜严候捉。”这样,玄奘不但要面对恶劣的自然条件,还要时时躲避官方的追捕。
玄奘出家后,住在洛阳净土寺。隋末唐初,军阀割据,只有四川局势较为平稳,各地僧人纷纷前往四川。在四川,玄奘花了几年时间读完了佛教经论。期间,他还游历了荆州(湖北江陵)、相州(河南安阳)、赵州(河北赵县)。武德末年,随着全国局势的稳定,玄奘回到长安。随着学识的提高,玄奘的疑问和困惑也越来越多,而中国的佛典与高僧又不能解答这些问题。于是,玄奘决心到佛教的发源地印度取经求法。恰在此时,一位印度高僧波颇密多罗来到中国,玄奘与他会面后,更加坚定了游历的决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