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
——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4.国中、车与早期的贸易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4.国中、车与早期的贸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孔子像
商业输的兴起,使各地的土特产在诸侯国之间互相买卖:

《考工记》车图
随着水陆交通的不断发展,运输工具的改进,地区间的商品或物资交流也增加了。春秋战国时,各地著名的土特产已经屡见于记载:上品的鱼鲜有“洞庭之鱄,东海之鲕”;美味的蔬菜有“昆仑之苹,寿木之华”,“阳华之芸,云梦之芹,具区之菁”,“赤木玄木之叶”,“余瞀之南,南极之崖,有菜,其名曰嘉树,其色若碧”;可口的主食有“玄山之禾,不周之粟,阳山之穄,南海之秬”;调味品要选“阳朴之姜,招摇之桂,越骆之菌,鳣鲔之醢”,“大夏之盐,宰揭之露,其色如玉”。当时没有环境污染,但人们对饮用水有相当的品质要求:“水之美者,三危之露,昆仑之井。”果品首选“沙棠之实”,在“常山之北,投渊之上,有百果焉,群帝所食。箕山之东,青岛(在昆仑山之东)之所,有甘栌焉。江浦之橘,云梦之柚,汉上石耳,所以致之”。所御之马,要选速度99lib•net极快的“青龙之匹,遗风之乘”。
大约在西周时,中国早期的城市开始出现:天子所居的王城,诸侯所在的都邑,卿大夫的食邑,子男的城。与城市一同出现的是最早的城市规划,道路交通在这些城市规划中占有着相当的地位:
孔子之后,其他名士大多“率其群徒,辩其谈说”。孟子周游过齐、魏、滕、薛、宋、邹、梁等国,随从有数百人。苏秦、张仪等战国时著名的纵横家,穿梭于各国之间。苏秦是东周洛阳人,曾受业于齐国的鬼谷先生,先后游说周显王、秦惠王、赵肃侯,但都未成功。在燕国时见到燕文侯,文侯接受了他的合纵抗秦的主张,赞助他游说赵、韩、魏、齐、楚诸国。在他的游说下,六国联合起来,苏秦“并相六国”。张仪是魏国人,秦惠文王十年(前328年),因伐魏有功,被封为秦相。后又相于魏、楚等国。张仪在诸侯中名声极大,当时人形容为“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他们游历四方,促进了各地区间的文化、政治的交往,促进了社会的进步。
除了货物的流通外,士的兴起和游说之风逐渐形成,他们已经从“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变为“足迹接乎诸侯之境,车轨结乎千里之外”。最为著名的是春秋后期的孔子,他的首次出国访问是在鲁昭公二十四年(前518年)。在鲁昭公支持下,孔子带着弟子前往当时华夏的政治、文化中心——成周洛邑(今河南洛阳),观看了王室的文物,阅读了珍藏的典籍,与当时任守藏史的老聃(李耳,又称老子,楚国人)、周大夫苌弘等人进行了学术交流。次年,又游历了齐九九藏书国。鲁定公十三年(前497年)至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年)间,孔子带领手下的一批学生,周游列国,沿途游历了卫国、陈国、宋国、郑国、楚国。在这十余年时间里,孔子在许多地方发表言论,宣传自己的学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孔子的一句名言。朋友能够从远方来,必要的交通设施是条件之一。
北海则有走马吠犬焉,然而中国得而畜使之;南海则有羽翮齿革曾青丹干焉,然而中国得而财之;东海则有紫紶鱼盐焉,然而中国得而衣食之;西海则有皮革文旄焉,然而中国得而用之。故泽人足乎木,山人足乎鱼,农夫不斲削、不陶冶而足械用,工贾不耕田而足菽粟。故虎豹为猛矣,然君子剥而用之。故天之所覆,地之所载,莫不尽其美,致其用,上以饰贤良,下以养百姓,而安乐之。
这些记载说明,当时各诸侯国之间流通的商品品种已经相当丰富,四面八方的物产汇集在一起,人们的社会分工也得到了保障。在商品流通中起着关键作用的商人,他们喜欢群居在一起,互相了解信息:“令夫商,群萃而州处,察其四时,而监其乡之资,以知其市之贾,负、任、担、荷,服牛、轺马,以周四方,以其所有,易其所无,市贱鬻贵,旦暮从事于此。”商业的发展与商人的会集,使得春秋战国时期位于交通枢纽的城市,大都成为有名的商业都会。据《史记》、《汉书》等史籍记载,重要的商业都会有秦国的咸阳(今陕西咸阳东北),魏国的大梁(今河南开封),赵国的邯郸,齐国九_九_藏_书_网的临淄(今山东淄博临淄),燕国的蓟(今北京宣武区),周之雒邑(今河南洛阳),韩国之荥阳(今河南荥阳北),楚之郢都(今湖北江陵北纪南城)、寿春(今安徽寿县),越国的吴(今江苏苏州)。据安徽寿县出土的楚怀王时的鄂君启节记载,一次就能出动50辆车或150艘船进行运输。楚国郢都的繁荣,在东汉人桓谭的笔下,是“楚之鄂都,车毂击,民肩摩,市路相排突,号为朝衣鲜而暮衣敝”。齐国的临淄则被称为东方第一都会:“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这座富裕之城的居民,休闲娱乐活动很丰富:“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蹹踘者。”
战国时期,各国国内和国际间的交通条件有所改善,人员往来和货物流通已经相当频繁。魏国“地四平,诸侯四通辐凑,无名山大川之限。从郑至梁二百余里,车驰人走,不待力而至”。著名的交通要道有从成皋至函谷关的“成皋之路”,从楚国南阳至中原的“夏路”,从秦国汉中至蜀地的“石牛道”,赵、魏、齐三国间的“午道”,上党至河内的“太行之道”,等等。
这是《考工记》中关于“国中”的一段文字。《考工记》是我国目前所见年代最早的手工业技术文献,大约成书于春秋末、战国初年,是齐国官书。西汉时,因《周官》之“冬官篇”缺佚,河间献王刘德以《考工记》补入,刘歆校书时改《周官》为《周礼》,故后世又称《考工记》为《周礼·考工记》。此处的“匠人”,相当于今天的建筑师,他们在建造王城时,需要按照这个规范去操作。“国”指城,“国中”99lib•net即指城内。
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经涂九轨,环涂七轨,野涂五轨。
“环涂”指环城道路,涂宽七轨,路宽相当于今天的13米左右。联系王城与诸侯城邑、卿大夫采邑间的道路称之为“野涂”,路宽五轨,相当于今天的10米左右。到了战国时期,诸侯国之间已经有“巨涂”、“小涂”等不同等级的道路相通。
华夏民族最早的车,相传是由夏代的奚仲所造。到了商代,已经是车辆种类繁多,主要依据有两个方面:一是甲骨文、金文中含有大量的“车”字,这些文字都形象地反映了当时各种车辆的造型;二是河南安阳小屯等遗址中多次出土殷商车辆实物,有牛车、马车、战车等等。牛车是货运车,结构简单,货厢较大。马车是乘用车,当时能够享用的大多是奴隶主贵族,因而制作讲究,车体坚固,较为美观。

国中九经九纬图
《考工记》对车的制作规范也有详细的记载。首先是对车的关键部位——车轮的制造和检验提出了十项要求:第一,检查车轮,是否是正圆,如果不圆,就在地上转不快;第二,检验轮子平面是否平正;第三,检查轮子的辐条是否笔直;第四,检验轮子各部分的重量是否一样,方法是将轮子放在水中,看其沉浮是否一致;第五,检查同一辆车的两个轮子的大小、重量是否完全相同;第六,轮子的整体
九九藏书网
结构是否坚固;第七,车毂的粗细、长短是否合适,车辆行驶在泥地中要用短毂追求速度,行驶在山间要用长毂以保证安全;第八,车轮大小要合适,太大则人上下车不方便,过小则马拉起来吃力;第九,车轴的木料要求最高,必须坚固耐用,转动方便;第十,车轮的用材也要选用坚实的木材。《考工记》还对车舆(厢)、车辕(用于大车者称“辕”,用于小车者称“辀”)等部件的制作工艺,一一提出了具体的要求。由于制作工艺有所不同,也就有了不同的工匠:轮人、舆人、辀人,说明当时手工业者的专业化分工已经很细。《考工记》记载的车辆制作工艺,说明周朝的车辆制作水平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技术要求也很严格。
按照这个具有理想化色彩的建城规范,当时城墙每侧长九里,建三门,四面全长三十六里,共有十二门。每门有三涂,中涂通车,左右两侧通人,男左女右。城内道路,东西向称之为纬,南北向谓之为经,也就是说城内东西向、南北向各有九条通向城门的交通干道。一说经纬各涂均通车,“经纬之涂皆容方九轨,轨谓辙广乘车六尺六寸,旁加七寸,凡八尺。是谓辙广九轨,积七十二尺,则此涂十一步也。”每条道路的宽度大致相当于今天的16米左右。王宫居城之中,左面是祖庙,右侧是国社,王宫前面是大臣朝觐议政之处,背后为商业集市。诸侯城邑、卿大夫食邑的城市规模,又各次一等。

孔子洛邑问礼与早年适齐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