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
——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6.张骞通西域与甘英使大秦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6.张骞通西域与甘英使大秦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东汉时,丝绸之路数绝数通。明帝永平十六年(73年),汉兵北征匈奴,再通西域。永元三年(91年),班超定西域,任都护,居龟兹。班超采取了一系列军事措施:“复置戊己校尉,领兵五百人,居车师前部高昌壁。又置戊部候,居车师后部候城,相去五百里。”六年,班超再次击败焉耆,“于是五十余国悉纳质内属。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
张骞向汉武帝详细汇报了西域的情况。张骞的介绍,大大开拓了汉人的地理视野。这时,西汉与匈奴之的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元朔二年(前127年),汉将卫青收复河套地区,匈奴对汉的主要威胁由北部转到了河西地区。有志于“攘四夷广土斥境”的汉武帝,决心解除西部威胁,彻底打败匈奴。张骞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提出再次出使西域、联合乌孙共同抗击匈奴的建议。元鼎二年(前115年),张骞奉命第二次出使西域,他率领由300人组成的庞大藏书网使团,准备分头出使西域的其他国家。随行人员每人配备两匹马,携带牛羊万头以及价值数千万的金币和丝绸等财物。这时的河西走廊,已由汉朝控制,张骞一行顺利到达天山北路现伊犁至巴尔喀什湖一带的乌孙国。在乌孙期间,张骞派遣副使分别访问于阗、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今伊朗)、身毒(今印度)等国,进行外交活动。此时,乌孙王昆莫因年老体弱,不愿联合汉朝共同攻打匈奴,态度犹豫不定。张骞得不到乌孙的肯定答复,就在当年和乌孙的使团一起返回长安。
返回时,张骞选择了另一条道路,由羌族地区进入汉境。他们翻过葱岭,跨越叶尔羌河、和田河,沿着塔里木盆地南线前进。不料,途中又被匈奴拘禁。一年多后,趁匈奴单于死去,内部混乱之际,张骞与甘父才得以逃出。当回到长安时,当初的100多人使团只剩下张骞和甘父二人,来回时间长达13年。
甘英虽然没有完成使命,使汉文化与古罗马文化的直接接触失之交臂,但是,他走的是丝绸之路的南道,从而大大地延长了南道的长度,将丝绸之路南道一直延伸到波斯湾,很可能是第一个到达条支的中国人,开创了中西交通的新记录。第二,到达了安息都城和条支故地,对中亚、西亚和大秦国的了解,比此前任何一人都要深入、详细,从而扩展了汉朝人的域外世界知识:“其后甘英乃抵条支而历安息,临西海以望大秦,拒玉门、阳关者四万余里,靡不周尽焉。若其境俗性智之优薄,产载物类之区品,川河领障之基源,气节凉暑之通隔,梯山、栈谷、绳行、沙度之道,身热、首痛、风灾、鬼难之域,莫不备写情形,审求根实。”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有着极高的评价:“西域都护定远侯班超遣掾甘英使大秦、条支,穷西海,皆前世所不至,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藏书网
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
匈奴是战国时期在我国北方兴起的一个游牧部落。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大将蒙恬率兵30万北击匈奴99lib•net,迫使匈奴从河套地区退出。秦汉之时,匈奴乘机南下,重占河套地区。西汉初年,匈奴不断南下。汉高帝七年(前200年)冬天,汉高祖刘邦亲率32万大军反击匈奴,结果在白登陷入重围,一败涂地。文帝十四年(前166年),匈奴骑兵直抵雍(今陕西凤翔)、甘泉(今陕西淳化附近),烧毁一座行宫。汉朝初年为解决国内问题,对匈奴只能采取和亲政策。匈奴在南下的同时,还向西占据了河西至天山南北大片区域,控制了塔里木河流域的交通线,征服了楼兰等20多个国家。在公元前160年前后,攻下大月氏,杀了月氏王,将其头骨做了一只大酒杯。月氏势单力薄,只能跋涉数千里,西迁到阿姆河边。
甘英,这位长期在内陆旅行的使者,在安息人的恫吓下,知难而退,很遗憾地没有踏上罗马帝国的土地。安息国人之所以要夸大航海的艰难,目的是为了阻断汉朝与罗马帝国间的直接交往,垄断丝绸贸易。
班超是一个喜欢建功立业的人,永元九年(97年),决定派遣甘英出使大秦(罗马)。据《后汉记》记载,当时汉人又称大秦国为黎轩,在条支国大海之西。条支国,在今叙利亚、伊藏书网拉克一带。在甘英之前,汉朝派往西域的使节,最远到达乌弋,没有一个人到达条支。甘英历尽艰辛,从皮山出发,西南向经悬度,历罽宾,又经60余日行至乌弋山离国。乌弋山离国是个大国,当时称作排持。甘英一行又西南行百余日到达条支。条支国都城在山上,城周40余里。甘英在条支国的西境准备乘船前往大秦。这时,出现了下面一幕:
不久,张骞派出的那些副使,也和西域诸国的使者纷纷来到长安。从此,汉朝与西域各国间的联系日益增多,“使者相望于道,诸使外国一辈大者数百,少者百余人……汉率一岁中使多者十余,少者五六辈。远者八九岁,近者数岁而返”。不仅出使龟兹等塔里木盆地诸国,还派使远赴条支(今波斯湾西北)等国。十年之后(汉元封六年,前105年),乌孙王昆莫主动派使者送良马千匹,与汉朝达成联姻。汉宣帝时,在乌垒(新疆轮台东)设立西域都护府,乌孙(巴尔喀什湖一带)以东以南的西域地区共50多个国家,处于汉朝势力范围之内:“最凡国五十。自译长、城长、君、监、吏、大禄、百长、千长、都尉、且渠、当户、将、相至侯、王,皆佩汉印绶,凡三九-九-藏-书-网百七十六人。而康居、大月氏、安息、罽宾、乌弋之属,皆以绝远不在数中,其来贡献则相与报,不督录总领也。”丝绸之路由此开通,为中西文化交流打开了通道。
随着国力增强,汉武帝设想通过战争来扭转这种被动局面,他准备派遣一个使团前往大月氏,利用他们报仇雪恨的心理,联合起来从东西两面共同夹击匈奴。汉武帝采取公开招募的方式,派应聘者张骞率领100人的使团,于建元二年(前139年)从长安出发。张骞一行刚进入河西地区,就被匈奴人俘获,被押送至匈奴单于王廷(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带)。有一次,趁匈奴不备,张骞和随从甘父(堂邑父)等残部终于逃了出来,重新向西域进发。他们取道姑师(新疆吐鲁番)进入塔里木盆地,然后沿塔里木河溯流而上,行走数十日,经过焉耆、龟兹、疏勒等国,翻越葱岭,来到大宛(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受到大宛的友好接待。接着,又在康居国(哈萨克斯坦)逗留数日后,终于找到了大月氏。但是,这时的大月氏生活在妫水(乌浒水,今阿姆河)流域,土地肥美,人民生活安乐,已无心复仇,也不想重返故地。张骞在大月氏等待了一年多,最后无功而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