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
——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3.“直心而动”与仕宦之旅
目录
第一章 九州、四荒与国中——先秦时期交通的形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二章 驰道、丝路与楼船——秦汉时期交通的开拓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三章 “边地”与“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印文化交流
第四章 水陆通,贡赋等——隋唐时期的海内外交通
第五章 神舟、站赤与水运——宋元时期交通的发展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3.“直心而动”与仕宦之旅
第六章 商贾士农咸乐业——明朝的交通与旅游的兴盛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七章 火炮、西学与使团——明末清初中国与欧洲的交流
第八章 从玩偶到导火索——铁路的修筑与近代中国政治
上一页下一页
商贾之旅,是一种被动式的旅行:为了经商贸易,不得不常年在外。明朝中后期兴起的官宦、文人之旅,则是一种主动的选择。明前中期的洪武至正德年间(1368~1506),政府对人口流动有着严格的规定,文化上实行专制主义,因而百姓各安其分。明朝后期,政治上是宦官擅权,不得志的士大夫们渐渐疏远政治,开始关注山水风光。官员们在政事之暇,流连忘返于山水之间,调查当地的民情、风俗。这类旅游可以称之为“宦游”。袁宏道辞去吴县令后,在南直隶、浙江地,连续游历了三个月,出行将近二千余里。另外,明朝后期的社会处于“天崩地解”的时代,王九_九_藏_书_网阳明心学革命冲破了程朱理学的束缚,文人们开始追求人的正常生活,“不必矫情,不必逆性,不必昧心,不必抑志,直心而动”。他们走向大自然,走入社会。袁宏道说:“天下有大败兴事三,而破国亡家不与焉。山水朋友不相凑,一败兴也;朋友忙,相聚不及,二败兴也;游非其时,或花落山枯,三败兴也。”在适宜旅游的季节里,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出游,成为文人们的风尚之举。文人们的私人旅行,则可称之为“私游”。
王士性为官达30年,有多年任地方官的经历,在河南、京师、四川、广西、云南、山东、南直隶等地任官,因而“宦辙几遍天下”。明朝地方中层官员的任期都不长,调动频繁,王士性在万历十六年十月任四川提学道,次年四月改任广西提学道,万历十八年改任云南澜沧兵备道99lib.net,万历十九年七月又任河南提学道,万历二十年十二月改任山东督粮道,至万历二十二年三月回至京师,任太仆寺少卿。六年之中,先后在五个省做官。王士性在这些赴任之旅的路上,都记有日记。《五岳游草》中的蜀游、楚游、滇粤游,记的都是赴任路上所见所闻。官员上任必须在朝廷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因而王士性不可能在途中长时间停下来,在某一个风景区逗留。如万历十六年出任四川提学道赴成都时,是从陕西宝鸡入川,走的是驿道。他在29天内到达目的地,几乎没有在同一地点停留两天以上。遇到恶劣天气,道路状况较差时,对驿路附近著名的景观也不能成行。“壬戌,饭黄沙,溯汉水行,将至沔,入谒孔明庙。墓在江南十里定军山,风雨不成行也。次日发沔,饭沮水上。沮入汉处,其水自略阳来,时雨大99lib.net注,大安河不得渡,乃再留青阳。”整日大雨,孔明墓不能前去拜谒。次日又大雨,不能渡大安河。到了目的地,公干之余,就能按自己的想法,前往附近的景点参观。王士性在四川、广西出任的都是提学道,与其他道员相比,政务较少。在成都,主持考试结束后,王士性按照自己的想法,将成都附近的景点游玩一遍。徐霞客则是私游的代表,他的出行路线是为他的旅行考察目的服务的,因而不一定都选择路线最近的直道,也不一定走大道,尽可能避免往返路线重复,以便在有限的时间里充分利用行程的优势游览尽可能多的景点。有时会选择小道,绕上一圈。到达某一个目的地后,采取放射状的形式进行游览。他在广西时,从南宁出发向西,经新宁州、太平府、安平州、龙英州,至下雷州转向东行,经向武州、镇远州、结伦州、都结州、隆安,www.99lib.net回到南宁。
王士性上任之旅,可以使用驿站提供的马匹和船只。他在由京城至成都的路上,基本是以乘马为主。由四川提学道改任广西提学道时,从成都至江陵,是乘舟沿长江而下。也有一些路程似乎是王士性自己出资的:“楚本泽国,环亘六千里,洞庭、左蠡、江、汉皆楚也,今为豫章、鄂渚诸郡。古今所艳称,江楼泽宫,奇岛巨浸多,余入粤所必繇,如买舟信江而抵洪都,阁则有滕王,湖则有鄱阳。”自己租船沿信江游南昌滕王阁、鄱阳湖等地。在游历一些风景区时,也乘轿而行。徐霞客在旅行时,一是经济条件可能没有王士性好,二是他多走小路,因而主要是步行,也有骑马、乘舟和坐轿等三种交通方式,但不及总里程的十分之四。在饮食和住宿方面,王士性也有许多较为优越的条件,他可以住宿在驿站中,明朝规定“每驿有供帐使者,日给廪米五99lib•net升,过者三升”。王士性私人旅游时,则大多住在寺观中。徐霞客出行,主要住在寺观、旅店,约占总数的十分之五。其他有民家、舟船、友人家、官府接待处等。由于徐霞客多走小路,遇到人烟稀少之处,就会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只能在野外过夜。住在民家的时候,徐霞客和仆人也经常自己动手做饭。
这些官宦文人们的出行,或成群结队:“夫王公大人之游,或侍宸舆,或领使节,屯军驻跸,问俗褰裳。”或仅率仆从出行:“余出游,率以仆从杂沓,奚囊郑重,多所不便,乃于童奴汰去惰者、弱者,衣履汰其华者,行李汰其不急者,从客汰其倦游者,轻装薄橐。”宦游和私游,由于当事人身份的差异,决定了两者之间的出游时间和路线、旅行方式、旅行过程中的吃、住、行等有很大不同。作为明朝杰出的地理学家和旅行家,王士性和徐霞客分别是宦游与私游的代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