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技术学院的女学生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技术学院的女学生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案发上午,吴煜案的现场勘查结束后,为了抢抓命案黄金72小时,重案一组召开现场工作会。重案大队副大队长、一组组长滕鹏飞对案件已有基本判断,指令简洁清晰。
李友青家庭条件和相貌都一般,若不是肖霄从凤凰变成山鸡,他根本没有机会与肖霄这种级别的漂亮女人谈恋爱。他平时与肖霄交往时属于相对“弱势”的一方,所以才能接受肖霄被吴煜强奸的事实。他原本以为自己仅仅捅伤了吴煜,没有料到吴煜居然死了,内心恐惧之下,对肖霄没有如平常那样热情,追问道:“你再回忆一下,同学知不知道吴煜找你?”
罗马皇宫小区名字取得很洋气,其实是小楼盘,只有四幢楼。刑警们在物业带领下,悄悄摸到了3幢18楼1号。
屋外传来一个女声:“我是物管,你们没有交物管费,平时不容易找到你们。”
杜峰接到滕鹏飞电话,道:“滕麻子,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吴煜最后两个电话都是打给一个叫肖霄的人,每次通话三四分钟。”
“天灾加上人祸,难怪肖卫星成了这般模样,谁遇到这种事情都受不了。”严峰不停摇头,感慨道,“人到中年太难了,稍稍遇到风浪,有可能就翻船,翻船以后,再想上船就难于上青天。我有好几个朋友都遇到中年危机,中年危机首先就是财务危机,其次是健康危机,相比起来感情危机倒是排在稍后。”
早上八点多,周雪再次拨打了女儿的手机,发现仍然没有开机。她正准备给女儿的朋友打电话时,侦查员出现在家门口。
宫建民叫住滕鹏飞,道:“你别跑,就在这里指挥。三个探长办事利落,让他们去办,一线重要,指挥岗位也重要。‘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你要学会这个。”
正说到这里,张国强的电话打了过来:“我们到隆兴夜总会按照员工名单排查,一名女员工提供了吴煜到胜利桥的原因,他到技术学院是去接肖霄。肖霄是江州技术学院的学生,曾经在隆兴夜总会当过公主,也就是小厅服务员,与吴煜关系密切。”
现场会议结束,三个探组按要求各自行
九九藏书网
动。
宫建民听完汇报,道:“隆兴夜总会鱼龙混杂,吴煜被杀死,会不会和断手杆有关?江州黑社会这些年弄了不少事,希望打黑除恶专案组能把断手杆、陈雷等团伙连根拔起。”
肖卫星道:“吼个锤子,肖霄昨晚没回家,今天自然晓得回来。”
“警察能查到我们吗?”肖霄一夜未睡,脸颊小了整整一圈,眼睛倒比平常更大。
李友青埋怨道:“你为什么给小胡讲这些事?你不讲,就查不到你头上。”
李友青拼命摇手,示意不要开门。肖霄通过猫眼朝外看,见是一个穿物管服的中年大姐,犹豫几秒,还是打开了房门。房门刚刚打开,屋外的侦查员一拥入,最前面两人还举着盾牌。三人扑倒李友青,另外两人奔过去,控制住肖霄。
所有线索都指向江州技术学院的女生肖霄,滕鹏飞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从宫建民办公室溜了出来,开车直奔江州技术学院。
肖霄委屈地道:“吴煜的烂事,谁会给朋友讲。”
“第二个方向是以物查人。吴煜应该会随身携带手机和钱包,特别是和年轻女子在一起的时候,手机和钱包更是必不可少。在现场没有能够找到吴煜的手机和钱包,可以通过这条线索查找凶手。杜峰探组主要负责这个方向,调取吴煜手机的通话记录,查看最后几个通话人。犯罪嫌疑人有可能拿了死者手机,去联系技侦支队,请他们支援。
肖霄泪水哗哗往下流,委屈地道:“我不讲,警察可以到隆兴去问。吴煜那个贱人是大嘴巴,只要喝了一点酒,其他女人的事都要给我讲,包括和素姐在一起的事都给我讲。素姐是吴总的情人,他们父子俩倒是好,一起上,呸、呸!”她顾不得擦眼泪,又道,“你昨晚和我睡了觉,是不是就开始嫌弃我了?当初我是被吴煜强奸的,是受害者,你如果看不起我,那就早点说。”
周雪吼道:
藏书网
“肖卫星,肖霄昨晚没有回家!”
滕鹏飞心不在焉地道:“宫支,兄弟们在下面跑,我坐在办公室喝茶,心里痒得难受。”
长贵县刑警大队队长武志和滕鹏飞在物业办公室简单碰头以后,制订了最常规的抓捕方案:利用物管人员敲开房门,然后冲进去抓人。
“我当时紧张,随手拿出刀子,没有想到还背着电击枪。”
肖霄“哇”地哭起来,伸出双手,大喊:“李友青,我爱你,一辈子爱你。”
宫建民靠在椅子上,笑道:“滕麻子什么时候跟我客气过,想抽就抽,废那么多话。”
侦查员正在和周雪交谈,虚掩的房门被人一把推开,房门砸在墙上,发出巨响。来人酒气熏天,头发乱成一团,胡子上挂着些不知是什么的碎屑,抓起桌上的茶壶,往嘴里猛灌。喝完水,他望着张国强,道:“张探长,你到我家里来做什么?”
离开肖家,侦查员严峰道:“肖霄她爸是怎么回事?”
来到技术学院后,他立刻组织侦查员调查肖霄。经调查:第一,肖霄在搞完学校活动后,接了一个电话后独自离开;第二,肖霄有一个同校高年级的男朋友,叫李友青。
屋内,李友青和肖霄根本没有料到荷枪实弹的刑警已经朝小区聚集。此处房间是李友青哥哥在长贵县的新房,李友青哥哥事情多,装修就由李友青帮忙,因此李友青有新房钥匙。李友青捅了吴煜之后,便和女友肖霄躲在家里,早上从本地论坛得知吴煜死讯之后,逃到长贵县,躲入哥哥新房,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滕鹏飞坐在办公桌对面,随手拿起桌上的香烟,自顾自点燃,道:“我先抽一支,两位领导别见怪,有案子,嘴巴闲不住。”
李友青道:“有没有同学知道吴煜?如果有人知道,警方说不定会来查你。你闺密小胡知不知道?”
“在江州技术学院围墙支路发现一辆宝马,是吴煜的车。吴煜应该是先到技术学院,把车停在比较隐蔽的学院围墙支路,然后沿桃树林的小道步行到胜利桥。”
两名侦查员来到肖霄家。
李友青万念俱灰,绝望地看了一眼心爱的九*九*藏*书*网女友,大吼道:“吴煜是我杀的,和肖霄没有关系!”肖霄朝李友青伸出手,满脸凄楚地喊道:“我爱你。”
滕鹏飞冷冷地看着李友青,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觉得没有这么复杂,吴煜是花花公子,吃喝玩乐样样在行,但是,他没有参加隆兴夜总会和高利贷业务。吴开军死了,断手杆没有必要追杀吴煜。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更简单的案子,吴煜行为不端惹来的杀身之祸,要么为了女人,要么为了钱财。”滕鹏飞深深地吸了一口,火光闪烁下,烟灰迅速变长。
宫建民道:“你去问问,电话记录调出来没有。”
“别生气嘛,吴煜被我捅死了。这事了结后,我们就好好过日子。”李友青的关注点和肖霄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他更关注警察能否找到自己,耐着性子安慰几句,又开始自我麻痹,“当时太慌张了,刀上可能有我的指纹。我把刀扔到草丛里,警察不一定能找到。说不定,我们躲两天就没事了。”
身材高大的帅气探长张国强这才认出来人,吃惊地道:“肖总,你住这儿?”
两条线索串了起来。
肖霄道:“她知道一些。但是,警察不会想到找她吧?”
“目前确定三个侦查方向,第一个方向是调查吴煜到胜利桥的原因以及路线。胜利桥是东城和西城的通道,不是商业街区,公路边没有门面。吴煜在晚上九点来到胜利桥肯定有特殊原因。找到这个原因,案子就算有了眉目。张国强探组兵分两路,一路去隆兴夜总会,调查吴煜当晚行踪;另一路到胜利桥附近调查走访,寻找目击证人。麻雀飞过总得有个影子,我不相信这么大一个人在公路边遇害,会没有人看见。吴煜妈妈不在江州城,我估计和吴煜遇害关系不大,放在稍后一些调查。
“吴煜案由张国强探组负责,杜峰探组和江克扬探组配合。
“没有人看见,警察肯定找不到我们。”肖霄握住李友青的手,道,“你是为了我才捅死了吴煜,我以后会对你好。昨夜,我陪你睡了觉,从此我就是你的人了。我不想读书了,读了也没什么意思,我们换一个城市,从头开始。”藏书网
肖卫星抓起桌上的馒头啃了两口,道:“肖总是过去式了。现在不仅没有消肿,脑袋也肿大了。你们到我家来做什么?抓到苟东那个王八蛋了?老子整整三千万元,全被苟东卷走了,刑警支队是干什么吃的,活生生的人,你们硬是找不到。”
滕鹏飞回到刑警新楼,向副支队长、重案大队长陈阳汇报吴煜案。
肖霄把脸靠在李友青肩上,埋怨道:“我给你高压电击枪,你怎么不用?电击枪防身,能把人打昏,不会死人。”
肖卫星道:“我不离,就要拖死你。”
有了明确线索,滕鹏飞坐不住了,准备前往江州技术学院,刚站起来,又接到侦查员谭大国电话。
“好,好,好,这条线索很重要。”滕鹏飞说了三个好字,又道,“你赶紧到江州技术学院,查这个叫肖霄的女同学。”
“我不知道。”李友青捅了人,内心惶恐,不停摇头。
张国强看了一眼肖卫星,又看了一眼周雪,道:“我们找肖霄。”
“第三个方向是江克扬探组,你们的任务是调取视频资料,吴煜有一辆宝马车,要把昨夜宝马车的行踪调查清楚。”
张国强回望了一眼极为老旧的红砖房,道:“肖卫星以前是建筑老板,开大奔,挺风光的。去年金融危机前,他和几个老板合伙买了一块地皮,准备大赚一笔。谁知去年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波及国内,银行信贷政策收紧,贷款困难。他们为了解困,又去借了高利贷。牵头的老板苟东是个混账,卷款跑路,人间消失。肖卫星被彻底套死,从千万富翁变成千万负翁,别墅、大奔都拿去顶债。国家后来出台了经济刺激计划,很多坚持苦熬的老板脱了困,还赚得盆满钵满,肖卫星、施家富等人合伙的项目成了死局,只能眼瞅着别人发财。”
肖卫星眼睛转了两圈,道:“我没管她,管也管不住。我要睡觉了。”
聊了几句,屋外传来敲门声,李友青如同惊弓之鸟,脸都吓得变了形,跑到卫生间前,低声道:“肖霄,有人来了。”肖霄赶紧退出QQ小号,走出卫生间,来到防盗门前,道:“谁?找谁?”
事到临头,李友青一股热血上涌,http://www.99lib•net反倒不怕了,梗着脖子道:“我叫李友青,吴煜是我杀的,和肖霄没有关系。吴煜是强奸犯,我是制止犯罪,为民除害。”
李友青和肖霄没有反抗,任由来人给自己戴上手铐。
肖霄和李友青交往了一段时间,两人有拥抱、牵手等亲密行为,偶尔会亲一亲嘴唇,但是在肖霄的坚持下一直没有上床。昨夜,李友青惶恐不安,肖霄为了安慰男友,主动上床,百般温柔。
2008年在大洋彼岸发生的金融危机深深地影响到周雪的家庭。肖卫星一次以小博大的投资以惨败收场,家道迅速中落。贫贱夫妻百事哀,夫妻感情迅速恶化,相看两厌。此刻,她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瞧着丈夫,甚至懒得和他讲女儿没有回家之事。
探长张国强看这一对夫妻吵架,很是无语。
周雪道:“我们离婚。”
几条线索汇集起来,肖霄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技侦支队很快锁定肖霄行踪:肖霄藏身于长贵县罗马皇宫小区,其男朋友李友青也在此处。
肖霄母亲周雪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昨夜就未回家的女儿。肖霄是江州本地人,每天回家居住。昨天晚上学院搞文艺活动,肖霄给母亲打电话说要晚些回家。周雪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女儿仍然没有回来,手机也关机。女儿以前在隆兴夜总会工作,晚归是常事,偶尔会住在同学家里。周雪下意识认为女儿搞完活动以后,又去了同学家里住,不算太着急,只是埋怨女儿关手机。
“反正都捅死了,怕也没用。你一定要对我好,我也全心全意跟着你。”
聊了一阵,肖霄来到卫生间,关上门,站在镜子前,从手包里取过化妆品,细心地抹眼角。昨天到现在都没有睡好,眼角似乎有了皱纹,这让素来爱惜容貌的她心疼得紧。她坐在马桶上,拿出手机,打开了QQ小号。
长贵县刑侦大队得到通知以后,立刻派侦查员来到罗马皇宫,控制外出通道。半个多小时后,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滕鹏飞、探长张国强等人来到长贵县罗马皇宫小区。
杜强落网,一系列命案积案水落石出,陈阳心情着实不错,道:“麻子,我们到宫支办公室,免得你讲两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