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长青铅冶炼厂调查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长青铅冶炼厂调查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江克扬道:“我们准备陆续调查走访原来的矿领导。目前见到一个副矿长,但身体状况很不好,在医院住院,没有收获。梁佳兵现在是长青铅冶炼厂老板,铅冶炼厂的位置就在原来属于长盛矿业的老铅锌厂。我昨天和梁佳兵联系时,他正在市政府开会,准备等会儿再和他联系。”
二道拐村滚出一具人骨,这是二道拐村周边的重大新闻,麻主任自然知道。他明白眼前警察的具体身份,顿时轻松下来,道:“以前国有企业管得非常死,利润上交,再由县里按计划拨款,矿山没有积累,技术落后,市场意识差。厂里连开除人的权力都没有,有一大堆关系户。员工都变懒了,偷奸耍滑,跑冒滴漏,搞得好才有鬼。改革开放,一下子就把企业推进市场,能活下来才怪。”
“大利哥,早餐是小笼包、海鲜粥、烤牛肉、中式咸菜和水果,可以吗?量有些多,我能和你一起吃早餐吗?”
“老克,昨天进展怎么样?”侯大利进屋,拉了把椅子坐在大家旁边。
麻主任道:“三十来个,都是各部门骨干。冶炼厂之所以这么快就搞起来,论本钱,我们不如那些大老板,我们的长处就是有一批老骨干。”
江克扬简单介绍了二道拐黑骨案,提出要让老铅锌矿的员工辨认画像。
平常时间,早餐都是由江州大酒店服务员直接送到房间。拉开门,只见宁凌推着餐车,站在门口。宁凌以前刻意打扮得接近杨帆,绑架案发生后,彻底恢复了寻常装束。
伍强道:“侯大利真是怪人,每次他进门,我的后腰都会发紧,耳朵竖起。我仔细体会,这就是猎狗的临战状态,他让我感到了紧张。”
“梁厂长到车间去了。请问你们什么事?”厂办麻主任五十来岁,甚是精明,手脚麻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散烟,泡茶,试探来者意图。
梁佳兵谈了近期工作上的一些具体困难,提出些不大不小的要求。黄大森痛快得很,全力支持。
“我陷在惯性思维里,老是想着失踪的是员工。老克这个观点非常重要,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路。”侯大九_九_藏_书_网利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笔记本,记下这条思路。
梁佳兵在业务上主要依靠黄大森,不愿与朱琪见面,怕惹上麻烦,准备悄悄离开。谁知刚走到电梯口,朱琪就从办公室出来,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地道:“梁老板,到了大楼,都不到我这里坐一坐。”
侯大利道:“原来的矿长梁佳兵和副矿长这些领导层,你们见到没有?”
老铅锌矿员工陆续来到小会议室,看了画像,都说老厂里没有这个人。能来的工人全部看了画像后,侯大利和江克扬这才离开长青铅冶炼厂。
麻主任用很肯定的语气道:“以前的长青铅锌矿绝对没有人失踪,我记得很清楚,491名员工,一个都不少。”
小会议室,桌前摆了一台便携式摄像机。侯大利随身带有自配的针点高清录像机,一直在工作。江克扬拿出四张画像,道:“我们做了三张颅骨复原图,另外这一幅是素描,请梁厂长先来看一看。”
早饭后,侯大利来到刑警新楼,路过307室,停下脚步。几个侦查员正聊得热火朝天。侯大利出现在门口时,聊天戛然而止,所有人保持原来的姿势,没人说话。侯大利虽然担任了一组组长,指挥吴煜案可圈可点,可是他在一组组员面前仍然是个“外人”,是闯入一组家门口的陌生人。从制度上,大家须接受他;从情感上,大家仍然和他保持微妙的距离。
梁佳兵走出黄大森办公室时,下意识朝最里面的办公室望了一眼。最里面的办公室是董事长办公室,也就是长盛矿业大老板黄大磊原来的办公室。如今黄大磊被自己喝过血酒的兄弟杜强炸死,黄大磊的妻子朱琪就坐了这间办公室。朱琪曾经出演过连续剧的三四号女演员,偶遇黄大磊后,当了小三。七八年时间,小三熬成正室,黄大磊遇害后,她坐上了丈夫原来的位置。
江克九_九_藏_书_网扬按照侯大利的要求,拿出画像,摆在梁佳兵桌前。梁佳兵戴上眼镜,认真看画像,随即摇头道:“长青铅锌矿没有这个人。”
江克扬道:“凶手应该在这里生活或者工作。从穿着、种植牙来看,死者经济条件比较好,如果真与矿山有关,排除了员工,那么是否可以考虑死者是与铅锌矿有业务关系的人?”
侯大利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想起黄卫,两人都有些感慨。
麻主任道:“是啊,我以前就在长青铅锌矿厂办,冶炼厂不少职工都是原来铅锌矿的。”
侯大利道:“有没有当年的员工名单?”
梁佳兵试探道:“黄总,最近二道拐村出了一件事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黄大森看了看手表,道:“梁矿长难得来一趟,中午到长盛会所小喝一杯。我等会儿还得处理一个要紧事,你先过去,等我半小时。”
侯大利道:“我们是刑警支队。”
昨夜,夏晓宇喝得多,携带杨红和肖婉婷,醉醺醺地前往阳州机场,坐红眼航班前往海岛。侯大利喝得不算多,早上起来没有宿醉感,刷牙时,突然意识到杨红和肖婉婷应该不止一次进行过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
响起门铃声,侯大利放下杯子,过来开门。
侯大利道:“王永强系列杀人绑架案就要开庭,你来江州,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麻主任,你以前是长青铅锌矿的吧?”侯大利本身是工厂子弟,走进冶炼厂就有几分回到世安厂的感觉,眼前办公室麻主任就如当年世安厂的干部。
麻主任道:“刚才没有听得太清楚,你们是经侦支队?”
马小兵发出一声怪笑,道:“幸好是后腰发紧,而不是菊花发紧。”
侯大利道:“我不太懂企业,说外行话别笑话,原来的长青铅锌矿生意挺好的,当初为什么要卖掉?”
黄大森神情如常,道:“是不是以前的老坟堆滑出来的老骨头?”
梁佳兵道:“老麻去安排。生产岗位先不要叫,不要一起过来,免得影响生产。”
伍强站起身,抓起放在桌上的车钥匙,道:“走吧,废话少说九-九-藏-书-网,开工。”
宁凌道:“集团准备在这边修酒店和医院,调我过来协助晓宇哥推进这两个项目。阳江高铁通了后,江州和阳州就连成一片,很有发展潜力。我这一段时间都在江州,就住在江州大酒店。”
侯大利道:“我就是从黄大队那里学来的招数。好记忆也需要烂笔头,记录的过程就是整理思路的过程。”
“梁矿长有什么要紧事,特意跑一趟?”黄大森咬着大烟斗,靠在皮椅上吞云吐雾。
江克扬得知麻主任也是老铅锌矿的,就想从包里拿出画像。侯大利伸手轻轻压了压江克扬手背,道:“你们这个厂有多少原来的职工?”
江克扬道:“以前黄大队也喜欢记笔记,有什么思路或者线索,都要记下来。”
“谁找我?”从屋外走进来一个长得颇为魁梧的黑脸汉子,身穿工装,头发上落了不少灰。
长青铅锌矿目前是长青矿业旗下最赚钱且前景最好的企业,黄大森的小车每周来一到两次,要说不了解情况,那完全是假话。梁佳兵对此心知肚明,道:“各种烦心事多,警察也经常过来。”
一组的办公条件在整个刑侦支队还算好的,每个探组配有一辆警车。侯大利把警车留给其他侦查员,也不管梁佳兵是否在办公室,开着越野车来到铅冶炼厂。厂办麻主任接到门岗电话后,到楼下迎接,将来人请进厂办小会议室。
麻主任大声道:“刑警支队的。”
侯大利道:“麻烦梁厂长把以前长青铅锌矿的员工请到会议室,我们要请他们辨认画像。在辨认过程中,我们要全程录像。”
黄大森和被炸死的大老板黄大磊是隔房堂兄弟,同一个爷爷,是没有出五服的亲戚。黄大磊崛起后,黄家不少人都投奔了这位家族英雄。黄大森在众多黄家亲戚中脱颖而出,成为黄大磊的左膀右臂,长盛矿业的具体管理工作就是由黄大森操作的。
袁来安自嘲道:“侯大利水平不错,就是和我们气场不和。我们都是平民子弟,生活水平和质量都差不多。侯大利一块表、一件衬衣都够我们全家用一年了。我家里那位喜欢订时尚杂http://www.99lib.net志,只能算是过一过眼瘾。侯大利不一样,穿名牌挖泥巴,毫不尊重名牌。”
若是平时,朱琪开了口,梁佳兵肯定要到朱琪办公室坐一坐。今天他心里藏着事,敷衍了几句,走向电梯口。朱琪望着梁佳兵身影消失在电梯口,俏脸挂寒霜,骂道:“狗眼看人低,以后叫你知道水深火热,呸!”
半个小时后,梁佳兵来到矿业大厦黄大森办公室。
长盛会所吃喝玩乐都有,是黄大磊谈重要事情的地方,朱琪基本不到此处活动。黄大磊死后,最隐秘的那间办公室便归黄大森使用。
“我去洗把脸再过来。”梁厂长拿了条毛巾,到屋外洗了脸,走进屋,又端起搪瓷杯,狠狠喝了一大杯水。
“这是他们的生活,不是我的。”侯大利用力将嘴里的牙膏泡沫吐到洗手台里。
侯大利道:“不用提前联系,我和你直接到铅冶炼厂,其他人继续手里的工作。”
江克扬坐在副驾驶室位置,道:“昨天我们走访了十七个,加上今天接触的三十六人,一共走访了五十三个老员工,里面有厂长、中干和普通员工,很有代表性,看来失踪者确实不是国有长青铅锌矿的人。我刚接到电话,马小兵和袁来安走访了新长青铅锌矿,也没有结果。”
黄大森没有动弹身体,坐在皮椅上继续抽雪茄。半个小时后,他终于站了起来,前往长盛会所。
梁佳兵坐到办公桌后,双手放在桌前,道:“在我印象中,原长青铅锌矿没有失踪人员,至于新的铅锌矿有没有失踪人员,那我就不清楚了。老麻,你对这事有印象吗?”
这个话题很敏感,梁佳兵讲完要讲的事情,传递了足够明确的信息,便点到为止,话题转到经营方面。2005年,长盛矿业收购长青铅锌矿后,将老矿以白菜价卖给了梁佳兵。如今铅冶炼厂是长盛矿业的配套企业,合作非常紧密。
宁凌略微低头,道:“每个人都有心理阴影,全靠自己克服。为了生存,什么阴影都能克服。”
侯大利坐在圆桌对面,不动声色地观察梁佳兵。
黄大森靠着皮椅,道:“什么事情啊?不清楚。长
九-九-藏-书-网
盛矿业旗下企业多,我这一段时间没有到长青铅锌矿。”
梁佳兵喝了一会儿茶,心绪仍然不宁,试探道:“二道拐公路滑坡,泥土里有一具人骨,公安出过现场。”
铅冶炼厂办公室,梁佳兵坐立不安,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思来想去,终于下定决心,拨打了长盛矿业总经理黄大森的电话。打完电话,他快步下楼,坐上小车,直奔江州矿业大厦。
侯大利和江克扬出门后,伍强、袁来安和马小兵没有立刻行动,反而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新组长。
侯大利点了点头,让宁凌进来。餐桌在窗边,宁凌麻利地摆放食物。
梁佳兵道:“公安根据颅骨搞了一个画像,画了三张,让我辨认。公安搞的是复原像,不是真相片,有可能接近真人,也有可能和真人完全不一样。画像中的人肯定不是铅锌矿的人。我在铅锌矿工作了二十年,几百号工人的相貌都印在我脑子里。我觉得像是一个外来人,有可能是送货的,也有可能是谈生意的,或者是搞测量的,反正不是铅锌矿的人。”
一直以来,宁凌在侯大利面前都表现得如同可爱的邻家小妹,可爱是可爱了,却显得花瓶,今天这几句话,让侯大利高看了宁凌一眼。他夹起一个小笼包,默默地塞进嘴里。
麻主任道:“几年前的名单,天知道在什么地方。我们被扫地出门后,不管以前的事情。”
江克扬的绰号叫作“老克”,一般都是滕鹏飞、陈阳或者探组内部才这样称呼。江克扬听到从侯大利嘴里飞出“老克”两个字,明白其想融入集体,便笑道:“我们探组分成两组,一路调查原来的国有长青铅锌矿,一路调查现在的长青铅锌矿。国有长青铅锌矿被收购后,原来的员工大部分离开了铅锌矿,要确定这些人的行踪很费劲,靠我们两人得查到猴年马月;另一路调查现有的长青铅锌矿,询问了不少员工。目前没有什么发现,没有员工见过画像上的人。”
侯大利道:“在老矿洞放火焚烧尸体,凶手绝对熟悉周边地形。排除了老厂员工和新厂员工,再排除周边村民,那么有一个问题,死者是哪里的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