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长盛矿业的内部争斗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长盛矿业的内部争斗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长盛矿业的内部争斗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朱琪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仅要看报表,还要了解长青铅锌矿的真实情况。”
办公室安装了地暖,室内温暖如春,朱琪没有穿外套,紧身羊绒衫勾勒出优美的曲线。黄仁毅吞了口水,口水在耳边清脆地响起。
“梁佳兵这种老江湖,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拎得清。而且,他除了场面上的事,其他事情根本不知道。”黄仁毅突然射出一股凶光,道,“我们得机灵点,如果情况不对,火要烧到我们身上,该下手还得下手,无毒不丈夫,不能有妇人之仁。”
“你没有洗澡也是香的,我喜欢有你的味道的身体。每次闻到你身体的味道,我就兴奋。你摸一摸,现在硬得多厉害,张弓搭箭,就差点射出来了。”
朱琪在长青铅锌矿有自己的眼线,知道二道拐滑坡掉出来一具人骨头,便给吴新生讲了此事。吴新生抚摸着怀中女人,眼神却严肃起来,道:“黄大磊在世的时候,听说过这件事情没有?”
黄仁毅半天没有说话,道:“你小看了公安,那帮人就是吃这碗饭的,比我们专业。如今最大的破绽就在你身上,你马上出国,躲过这一阵风头再回来。”
朱琪苦恼地道:“我哪懂这些啊,你要帮我。”
黄仁刚道:“绝对没有。只是,梁佳兵知道的事情比较多。”
吴新生刚刚在健身撸了铁,额头上满是汗水。他光着上身坐在健身房椅子上,道:“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办,你不用急。你是长盛矿业的大股东,要在近期召开股东大会,对总经理权力进行限制,逼得黄大森辞职。”
“我也是才知道。按照你教的法子,我在给黄大森那边掺沙子挖墙脚。他在吸大麻,在有些国家不算吸毒,在我们这边算是吸毒。”
吴新生道:“男人嘛,对美好的东西有追求是很正常的,我也经常盯着你的胸口看。”
黄仁毅道:“公安又到铅锌矿调查,查来查去没完没了。”
……
“我爱你,阿新。”
“产销两旺,这是赚钱的最好时机,现在投一千万,能收获一个亿,这是划算买卖。”黄仁毅心里暗自吐槽:“长了一副漂亮脸蛋和性感身材,脑子就是一包草,还想和黄大森争权九_九_藏_书_网,没门。不怕神对手,就怕猪对友,我不能和朱琪这种草包站在一边。”
吴新生道:“阿琪,没事,我全力支持你。黄大磊还是挺厉害,很懂现代企业经营之道,在股权设计、公司章程等诸多方面都留了后手,黄大森想要蛇吞象,这是做梦。”
黄大磊在家族中排行老大,按照家乡习惯,黄仁毅称呼和自己差不多年龄大小的朱琪为大妈。以前黄大磊还在世的时候,他如此称呼心甘情愿,如今黄大磊被炸死,谁知道朱琪什么时候改嫁,称呼起来就有些心口不一,表面恭敬,内心在骂娘。
“黄大森真的吸毒?以前没有听你说过。”
“疼也是一种享受,要不要再试试?”
黄大森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随即打开了音响。音响传来了歌声:“……请你不要再迷恋哥,哦,哥只是一个传说,虽然我舍不得可是我还是要说,你不要再迷恋我,我只是一个传说,我不曾寂寞,因为有你曾陪着我……”
黄仁毅道:“为什么公安会反复到铅锌矿来骚扰?你仔细回想,哪个地方有可能出问题?”
黄仁毅走出了办公室。在另一边的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漂亮性感的少妇,向其招手。黄仁毅上前,恭敬地称呼了一声“大妈”。
黄仁毅骂了一句,道:“真他妈晦气,长青县一直在下暴雨。如果不塌方,确实是万无一失。”
黄大森道:“你当时应该丢到矿洞最里边。”
朱琪拉着黄仁毅聊了一会儿,又问道:“听说这一段时间公安在矿里转,是怎么回事?”
黄仁毅开着路虎,直奔一处农家乐。这处农家乐是黄仁毅的窝点,几乎没有客人,方便商量事情。黄仁毅和黄仁刚几乎同时到达农家乐。两人上到农家乐顶楼平台,面对绿色山林,大口抽烟。
“今天黄仁毅到了大楼,先到黄大森办公室,若不是我叫住他,他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根本不会到我这边来。我在办公室坐了半天,就两三个人过来,完全把我当成空气。黄仁毅口口声声叫我大妈,一双眼睛就往我胸口看,就差流口水了。”
黄仁毅收回流连在朱琪胸部的目光,道:“每周都有99lib•net报表送到集团。”
吴新生走过去将女人抱在怀里,道:“听你说,最近总是有公安来调查,出了什么事情,我帮你分析分析,这可是我的长项。”
黄仁毅道:“没有想到二道拐会滑坡。”
黄大森打了个哈欠,道:“仁毅,人得服老,以前精力旺盛得很,现在下午总是没有精神。我们去泡个澡。”
“仁毅,长青铅锌矿目前是集团最重要的企业,经营情况如何,你也得给我说说,不能把我当成摆设。”朱琪坐在大班桌后面,紧紧盯着黄仁毅。宽大皮椅没有显示出大老板的威严,反而更加衬托她的熟媚。
长盛会所里,黄大森在房间里眯了十来分钟,黄仁毅来到长盛会所。
朱琪扭了扭身体,配合吴新生的手,道:“黄大磊回家从来不谈公司的事情,我就是一只金丝雀,被关在家里。他被枪打了以后,把我和小妞妞送到阳州。后来他还是出了事,被炸得好惨。如果不是担心长盛矿业被黄大森给占了,我才不回江州。我在阳州的时候,若不是你来陪我,我肯定度日如年,真害怕凶手跑到阳州来杀我们母女。”
朱琪道:“到我办公室来。”
黄仁毅是黄氏家庭的普通子弟,在长盛矿业奋力打拼,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非常不容易。如今黄大森和朱琪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他夹在中间必须选择,否则两面不讨好。他望着朱琪漂亮的脸蛋,试探地道:“大妈抽时间到铅锌矿来一趟,我带你到各个车间去转一转,详细给你讲一讲铅锌矿的具体情况。”
黄仁毅道:“报表的数据准确地反映了生产情况。”
黄大森道:“刑警队的人曾经拿了头骨复原画像来找梁佳兵辨认,听梁佳兵话里话外的意思,那幅画像和那人很相似。公安没有来找你?”
黄大森道:“不要因为公安办案就影响工作,机器一响,不说黄金万两,至少每天都有大把收入。停了机器,损失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黄仁刚在江州吃香喝辣,听闻要出国,脸露难色,道:“我不懂外语,到国外没法生存。”
说到这里,朱琪挺了挺胸。她没有戴胸罩,丝质的睡衣把胸型显露得很充分。
“你过来吧http://www.99lib.net,我们一起吃饭。”朱琪又道,“算了,还是我到你那里去,金山别墅太打眼。”
“你怎么提起出国就到美国、英国,可以到新加坡、东南亚,在这些地方都可以说普通话,做生意也相对容易一些。”黄仁毅又道,“除了林场老工人,还有没有其他破绽?”
黄大森脸色阴沉,道:“二道拐的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
车至金色天街附近的商业区,停到最靠近三号电梯的地下车库。朱琪戴上墨镜,轻车熟路进入三号电梯,再到二十九楼。进门后,她还没有来得及取下拖鞋,就被有力的胳膊抱在怀里,强烈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又被握住了最敏感的胸部,双腿发软,站立不稳,只能紧紧搂住对方脖子。
“开个玩笑,你以为我是早射三秒郎。”
黄仁刚笑嘻嘻地道:“你太小心了。这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林场老工人早就退休了,谁会记得这些陈年旧事。”
黄仁毅道:“二道拐那边滑坡,掉出来一个死人,公安过来了解情况。”
“我不要,真疼。”
“黄大磊拼死拼活挣下这点家业,我可不想让黄大森这个吸毒分子霸占了。”朱琪道,“哎,你轻点,别这么用劲,弄疼我了。”
两人谈了一会儿长青铅锌矿的事情,又有大客户来找黄大森,黄仁毅告辞而去。
结束之际,朱琪发出了长长一声叹息,散发着愉悦和满足。晚七点,天渐渐黑去,吴新生翻身起床,炒了碗牛肉丝,煮了紫菜汤。朱琪在家里极其挑剔饮食,换了好几个厨师,皆不合胃口。每次到吴新生家里,简单两个菜总会让她停不下筷子。而且,她还会主动刷碗。
黄仁刚满不在意,道:“当时做得非常干净,一烧了之,埋在老矿洞。如果没有滑坡,这事就永远过去了。”
黄大森打发走正在谈话的客户,道:“什么事?”
朱琪道:“你看我,我喜欢。他看我,我恶心。”
朱琪道:“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来修厂房?”
黄仁毅摇头,道:“他们找过,随便问了点事。我是长青铅锌矿的副矿长,和以前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黄仁毅道:“老矿洞里面塌方,走不进去了九九藏书网。当时我怕有人进来发现,烧了一把火,又用石头和土把矿洞堵死了。这次塌方垮了四五米,实在是运气不佳,否则永远都没有人能够发现。”
这种单线联系方式如今对黄大森极有好处,就算公安神通广大,把整个事都翻了出来,上可推到死去的黄大磊,下可推到实际动手的黄仁毅。他只在中间传话,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黄大磊被炸死,矿业大厦继续在经营,并且成为山南重要的矿产交易中心。黄仁毅进入大厅时,没有心情与平时关系不错的前台小妹妹聊天,直接来到黄大森办公室。
黄大森一直以来颇为防备黄仁毅,仰头看了一会儿池顶,道:“你和黄仁刚都出国,躲一阵子。”
黄仁毅道:“警察最近紧盯长青铅锌矿,和苍蝇一样讨厌。”
“黄仁刚先走,如果风声不对,你也赶紧走。”等到黄仁毅离开,黄大森恶狠狠地砸碎放在池边的酒杯,发泄心中不满。黄仁毅是黄家远房亲戚,这种远房亲戚很多都在公司上班。黄仁毅能有目前的地位,完全是“强取豪夺”而来。2005年事发之时,黄大磊的意思是威胁加收买,岂知黄仁毅伙同黄仁刚直接干掉了被威胁和收买的对象,解决了危机,间接绑架了黄大磊,埋下了祸根。黄仁毅因此成功地由底层业务员跃升为矿业集团高层。
谈笑间,吴新生抱起朱琪,来到床上,几下就剥去了朱琪的外套内衣,然后停止行动,欣赏如白兔一般的身体。
黄大森独自在水池里把所有事情全部梳理一遍:黄大磊办事讲究单线联系,他有事交代黄大森,黄大森让黄仁毅办理,黄仁毅手下核心就是黄仁刚。这只是其中一条线,同时还存在另外的线。如此设计有两个作用:一是几条线互相隔离,断一条线,其他线没事;二是某一条线中间环节断一节,也能平安无事。
黄大森脸色阴晴不定,道:“我等会儿还有事。下班后,我们到长盛会所,有些事情是得谈清楚。”
等到黄仁毅离开了办公室,朱琪脸上变得冰冷,心道:“吴新生说得对,黄仁毅和黄大森穿一条裤子,还想骗老娘。”她拨通吴新生电话,道:“阿新,你说怎么办?大磊养了一群白眼狼,我以前又www.99lib.net没有管过集团,现在就是一个傀儡,一天到晚没有几人到我办公室来。”
黄仁毅对此事还有印象,道:“我记得你们两人还聊了几句。这或许就是大破绽。”
黄仁刚素来唯黄仁毅马首是瞻,匆匆下山,准备回家拿护照,然后出国。
朱琪重新化了妆,这才离开办公室。一路上,她抬头挺胸,目不斜视,也不叫司机,自己到车库开车。
“几年前的一堆尸骨,公安恐怕连是谁都找不出来,要破案,除非福尔摩斯投胎。我和黄仁刚在这个节骨眼上全部出国,反而引得公安怀疑。黄仁刚这些年赚了不少,我安排他出国。”黄仁毅对自己的手段极有信心,不相信公安能破案。他辛苦奋斗才拥有今天的地位,压根不想黄大森一句话就远走他乡。更何况,黄大森不是黄大磊,大老板黄大磊心狠手辣,黄大森不过是打工仔,和自己身份差不多。
黄仁刚慢慢回想当年做掉王大辉的过程,道:“如果说有一点点可能,我们在老矿洞点火的时候,林场一个老头多管闲事,过来查看。我们当时用一辆皮卡挡住小道,我把老头拦在小道和公路口边,没有让他过来,然后打发走了。”
侦查员再次进入长青铅锌矿时,黄仁毅站在窗前骂了一句:“这一群疯狗,死咬铅锌矿不放。”他取过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径直下楼,开车离开了矿区。
凡是谈机密事就要“泡个澡”,这是黄大磊定下的规矩。如今黄大磊虽然被炸死了,这个规矩保持了下来。泡澡的地方是一个中型池子,可以泡五六个人。黄大森和黄仁毅在节奏明快的音乐声中脱得赤条条进入池子,肩并肩坐下。黄大森身体消瘦,能看到肋骨。黄仁毅则是一个白胖子,如刚剥了壳的新花生。
朱琪用怀疑的眼神瞧着黄仁毅,道:“这事和矿里没有关系吧?”
朱琪怒光闪现,道:“你是说我读不懂报表?”
吴新生分析道:“公安也不是瞎搞,到长青铅锌矿来调查肯定有理由。说不定,这是一次赶走黄大森的好机会,你得盯紧这边。”
“不能现在射,我还没有享受。”
黄仁毅笑道:“大妈,你在想什么啊,我们是正经生意人,和黑社会不沾边。”
“别急,我还没有洗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