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没有结局的三角恋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没有结局的三角恋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落实了爱仕皮带扣,侯大利开始询问两人最后一次见面、电话、邮件、QQ等具体情况。
首先,江克扬汇报前往岭西调查走访的情况。
宁凌突然涌起拥抱侯大利的冲动,但不是以杨帆的化身拥抱,而是以宁凌的身份。她为了扮演好杨帆,一直在研究侯大利,研究得越深,越深觉侯大利可怜得很。当她深陷地下室危险时,是侯大利最先冲进来拯救自己。自那以后,她经常会回想起这个情节,总是会想起那一句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张睿心中已经猜到会有不好的消息,听闻王大辉遇害,还是呆住了。她说了一句“对不起”,匆匆跑向卫生间。过了良久,她从卫生间出来,红着眼睛坐在王玥旁边,道:“玥姐,到底怎么回事?”
青阳区刑警老赵道:“别在小区门口,回家谈。”
常务副支队长陈阳同意侯大利的工作思路,并做了进一步细化。最后,分管副局长宫建民讲话。
第三,犯罪嫌疑人为了隐藏王大辉已死的真相,使用了王大辉的QQ号,并且与张睿进行了多次聊天。可以顺着这条线去调查,或许能有突破。
侯大利提出一个观点,又自我反驳道:“四年前的事情,宾馆或者民宿的登记表还在不在都难说。而且犯罪嫌疑人多半不会以王大辉的名字登记,而是以本名登记,每年前往丽江的江州人不少,难度相当大,就算费尽人力物力查到了与长青铅锌矿有瓜葛的人,也不能证明什么,难道不准别人在丽江度个假?这个思路应该暂时放下来,作为最后选项。”
在这些相片里还夹杂着几张王大辉本人的相片,有两张相片的背景是茂密的植被,从植被种类来看,与阳州山林植物一致,应该是在江州拍摄。还有一张在丽江时期的相片,从背景来看,更应该是在宾馆里。
宁凌被绑架后表现得很勇敢,如今又不再刻意模仿杨帆,这让侯大利少了些戒备。宁凌端着一个盘子来到侯大利房间。两人坐在沙发上,剥橘子。橘子表面疙疙瘩瘩,味道极佳,两人默默地剥橘子。
突然之间,场景发生剧变,侯大利开着车前往西藏,在路上遇到了一辆路虎,他紧追不舍。两辆车越开越快,最后,侯大利控制不了车速,直接冲出公路。
侯大利接触过不少豪车,一眼就认出这是防眩目后视镜,从形状来看应该是路虎。这款车和金传统平常所开那一款很接近,辨识度很高。在江州开这种车的人不多,所以,找到发相片的人也就相对容易。
张睿道:“我一直在等他。11月12日,我给他打电话,他一直关机。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我们每天都要通一次话,如果实在有事,会留短信。11月20日,我认为大辉做出了最后选择,他选择了丁紫桐而不是我,便接受了单位委派,到国外留学,去年才回来。”
进入梦乡中,田甜如约而至,进入了侯大利的梦境。
在田甜没有牺牲前,两人经常在家里讨论案件,如今回到家再无人可以讨论案件,他只能对着相片讲述王大辉的故事:“王大辉家庭条件不错,教授子弟,学历也行,长得英俊,招女人喜欢,没有料到居然殒命于二道拐。”
随后,一组组长侯大利分析案情,讲了三点:
张睿犹豫一下,最后还是道出了实情:“我和大辉有过性生活,我发的相片中有三张是没有穿衣服的相片。当时出于脸面问题,我在国外没有给你们提及此事。从现在99lib•net来看,极有可能有人拿到了大辉的笔记本和电脑,盗用了QQ。”
张睿走进里屋,拿出笔记本,道:“我和大辉曾经相约从二十岁开始记日记,记录年轻时发生的事情。不管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到了七十岁的时候,我们可以互相印证曾经的生活,他那本笔记本是我买的。我买了两本,他一本,我一本。”
“这是里外间,外间是一组会议室,里间是我的办公室。”侯大利领着师父走进办公室,给师父泡了一杯茶。
第二,当前的难点在于缺少直接证据。无论是交通肇事逃逸案还是二道拐黑骨案,案发都在数年前。交通肇事逃逸案中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故意杀人,二道拐黑骨案由于DNA缺失,同样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就是王大辉,侦破难度非常大。要想拿下这两案,可以从长青铅锌矿收购案进行迂回,或许能够找到线索。
“我要表扬重案大队,二道拐颅骨案发生在多年前,线索极少,非常难搞。说实话,我听到案件汇报后对侦办此案都没有太大信心,考虑过如果无法侦破就把此案放到105专案组,不让这个悬案占用太多资源。当前江州进入高速发展期,人口净流入增加,工业爆发式增长,这是江州发展的黄金时期,与此同时,外来人口增加,流动人口比前些年多了近三十万,各类案件都呈上升趋势,这是对我们江州公安的极大考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有所取舍,把绝大部分力量放在现发案件中。重案一组不愧为刑侦战线上的一把尖刀,经过周密部署,艰难取证,目前已经弄清楚了尸源,确定了案侦方向,这是关键性的一步,如果没有这一步,案侦工作便无法继续开展。”
侯大利道:“除了电话外,邮件和QQ有没有联系?”
杨成功道:“国企管理很严,出差补助很低,我们住在普通宾馆。普通宾馆没有网线,不能上网。王大辉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想上网,所以自己去开了宾馆,具体哪一间不清楚。我们离开时,王大辉说要到阳州玩,就没有和我们一起走。后来,他一直没有出现。到了元旦,我们通知了他的家人,要求他尽快回来上班。”
“凶手在丽江时间不短,肯定会住宾馆或者民宿,我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调查。找齐了江州人住宿登记的名字,这里面谁与长青铅锌矿有瓜葛,谁就有嫌疑。”
若是多年前,张睿很难开口讲出自己跟男朋友有过性生活,发过裸照,经过数年,她已经能坦然面对以前的事,不再顾忌。老赵是青阳区刑警,陪同过来调查,一直没有发言。到了此时,对案件全貌有了基本了解,道:“凶手欲盖弥彰,王大辉遇害后,肯定有人拿着王大辉的手机,不断发短信,又利用QQ发相片,故意制造人还活着的假象。”
侯大利略微停下脚步,道:“回来了。”
进了家门,王玥道:“江州警察找到了弟弟,他遇害好多年了。”
表扬之后,宫建民做了两个决定:一、经侦、技侦和105专案组要积极配合侦办此案;二、滕鹏飞和杜峰探组继续在打黑除恶组,深挖龙新东案。二道拐黑骨案由一组组长侯大利负责指挥。
其次,袁来安汇报到长青档案馆的情况。在长青县档案馆查了长青铅锌矿收购案的相关资料,查到当时指定做矿产调查的是岭西地质队,完成于2005年11月,除岭西地质队,没有其他地质单位的勘查材料。但是,在2004年还有一http://www.99lib.net次由山南地质队进行的矿产调查,档案中有这份材料。
这一次梦境是生活场景,田甜仍然和上次一样,还在伤后休养。
侯大利道:“以前是装洋盘,后来就变成了强迫症,反正是小事,我也不想纠正。”
王玥:“这两位江州来的警官要问你。”
朱林道:“每一代人都有相似的毛病,我也曾经年轻过,知道小年轻会犯什么毛病。”
侯大利道:“我其实不算占上风,两个案子有点巧,滕大队带人挖了很多线索,我是旁观者清。客观来说,没有滕大队前期的工作,我也挖不到猛料。”
所长杨成功来到地质队办公室,轻描淡写地对江州警察道:“每年这么多事,在江州搞储量调查是几年前的事情,有可能记不太清楚了。你们要查什么事情?”
朱林将车丢在刑警新楼,坐着侯大利的越野车回家。他坐在副驾驶,看到侯大利套上了白手套,道:“你戴手套这个怪癖,都成了刑警支队的笑话了,这是强迫症。”
宁凌接过侯大利为自己剥的橘子,如小猫一样很温柔地吃着,道:“谢谢大利哥。”她收拾了剥掉的橘子,道,“我能不能把大利哥的大利两个字去掉?”
王玥惊讶地道:“你以前没有说起这事。”
宁凌此刻已经彻底放弃模仿杨帆,在工作时穿得很正式,回到江州大酒店以后就换上了轻快的运动衫。由于经常运动的原因,腰肢不算特别纤细,不过显得健美而有弹力,和地院的丁紫桐倒有几分相似。她站在门口,笑道:“我今天看工地,看到农家院子时挂着的橘子很漂亮,买了一点,都是从树上摘下来的,我给你带过来。”
宁凌道:“晓宇哥给了我丰厚的报酬。而且,不管你信不信,我对干妈很有感情,是真有感情。”
醒来,侯大利惊出一身冷汗。回想梦中惊险场景,他再低头看时,只见内裤前面已经湿透。将湿裤子扔进盆子里,侯大利悲从心生,彻夜难眠。
侯大利用手掌握住未婚妻的长发,用电吹风呼呼地吹,洗发液的香气以及身体的香味便传到鼻尖,身体某个部位开始蠢蠢欲动。田甜感受到丈夫身体的变化,道:“又想了?我身体没事了,伤好得差不多了,我在上面就没事,只要不压到伤口。”侯大利道:“会不会裂开?”田甜回头,嗔道:“我是法医,对自己的身体还不了解。今天,我说了算。”
宁凌知道迟早要在侯大利面前说起此事,道:“晓宇老总找到我。他最初找到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子,后来看到杨帆相片,我才相信。他们找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我出现在你面前。当时他们觉得你心理有了问题,我长得和杨帆有几分相似,当然和她比起来差得远。你爸妈真的很关心你,希望我能引起你的兴趣。后来,你和田甜姐好了,他们发现你的心理没有问题,我的任务便结束了。”
宁凌听到脚步声,打开房门,道:“大利哥回来了。”
两人随意交谈,越野车来到了朱林所住小区,两人又站在车下抽了一支烟,侯大利这才回到江州大酒店。
侯大利又剥开橘子,道:“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个任务?”
田甜仍然不说话。
“另找时间吧。案件进入关键期,不能分神。”朱林喝了口茶,自嘲道,“地球离了谁一样转,我看来是老了,话也多起来。我坐你的车回家,在车上再聊聊。”
会议由刑警支队常务副支队长陈阳主持。
她打开笔记本,很快找到11月11日的那一页,www•99lib•net道:“大辉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就是这一天,后来就再也没有打过。”
侯大利笑道:“师父用了小布尔乔亚,症状抓得非常准确。”
侯大利让张睿看过二道拐颅骨复原像,又取过爱仕金属皮带扣相片。张睿比起丁紫桐更理智,跑到卫生间哭过后,变得很冷静,道:“这是我买的。大辉准备到江州,临行前一晚,我送给他一条皮带,是仿制的,但是质量很好,价格也不便宜,大辉很喜欢,当场就换上了。”
散会以后,朱林来到侯大利在重案大队的办公室。
侯大利看罢这一页日记,道:“11月11日后,你再也没有和王大辉通话了?”
经过两组侦查员调查走访,二道拐黑骨案和交通肇事案的诸多线索浮现出来,由于涉及两条人命,市局高度重视。等到侯大利和江克扬返回江州,晚上七点开案情分析会。参会人员有副局长宫建民、刑警支队领导、重案大队一组全体、二组苗伟、三组李明,另外经侦支队、交警支队和105专案组负责人也参加会议。
朱林原本想问“还怕水吗”,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道:“滕麻子没有进专案组的时候,钓了些河鱼,约了老姜局长,在我家里吃饭。他也算是我一手发掘的大将,只可惜脾气臭,任性,没有能够留在刑侦总队,回来又没有提成副支队长。我知道你和滕麻子不太和,一山难容二虎嘛。你们两人本性都不错,所以会斗而不破。从目前交手的情况来看,吴煜案和二道拐案,你还稍占上风。滕鹏飞能力强,你能占上风,很不容易。”
侯大利多次翻看相片,以前都是被大雪山吸引了注意力,没有看到很小的反光镜。今天无意中看到反光镜,顿时如获至宝。
男朋友迟迟不做选择,这是张睿内心深处的痛,多年后得知了王大辉的死讯和王大辉当年的选择,张睿悲从心来,和王玥抱头痛哭了一场。
侯大利问:“你们和王大辉是一起离开江州的吗?”
11月11日,张睿的日记很简单,前面大部分记录生活和工作中的琐事,在最后一段记录着她当时的心情:刚才和大辉通了话,他今天装神弄鬼,还说要回南州来见面,给我一个惊喜。能给我什么惊喜?我其实已经厌烦了三人之间的游戏,这不是正常的恋爱。如果大辉不能做出选择,那么我就会做出选择。单位出国留学的名额是很多人期盼的,我至少知道三个人为此付出了代价。我的代价是多年来的苦学,比别人更优秀的专业水准。如果我选择了出国,那我的大辉最终就会和丁紫桐走到一起。每次想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我就心如刀绞。我下定决心,如果惊喜不是我想要的惊喜,我就果断选择离开,免得成为一个可怜的人。爱需要相互给予。不是一个人单向付出,而另一个人还在三心二意。
田甜相片正是那张为了结婚而照的相片,虽然是结婚照,仍然有几分严肃。她没有回答侯大利的自言自语,默默地在遥远的地方注视着爱人。
通过丁紫桐、张睿以及王家人提供的情况,侯大利判断王大辉遇害是在11月11日,最迟不超过12日。但是,为什么在圣诞节期间,王大辉的QQ会亮起?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中午,侯大利、江克扬和老赵找地方吃了便餐,下午来到了岭西地质队。
吃完两瓣橘子,侯大利拿纸巾抹了抹嘴巴,道:“你是怎么来到我们身边的?”
宁凌有几分失望,道:“只是暂时加上吗?什么时候能去掉?”
“王大辉确实是高发九*九*藏*书*网际线,单眼皮,挺帅的。老葛进了良主任工作室,进步神速。”侯大利摸了摸未婚妻的脸颊,又道,“王大辉遇害后,张睿从QQ上还收到了相片,这些相片应该是从王大辉笔记本电脑中拿到的,还有一些风景相,是在前往西藏路径中拍摄的。风景相片里面还有几张王大辉的个人相片,大约是想证明王大辉真是在旅行。王大辉家人和女朋友确实被骗过了。这些相片应该就是凶手拍摄的,不知道相片中会不会有凶手的信息。”
侯大利递了剥开的橘子到宁凌面前,道:“好看不过素打扮,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好。从在地下室救出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很了不起,这是真话。你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既然在国龙集团立了足,那就好好工作。我希望我们以后交往能够更坦诚,这样大家都能轻松。”
翻看完所有相片,侯大利打了个哈欠,准备关掉文件去睡觉。当鼠标刚刚出现在文件中的关闭符号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特殊之处:这应该是一张前往西藏自驾游的相片,主要风景是大雪山,拍摄者在车上拍摄,相片中无意间出现了反光镜,在右下角,很小一块。
侯大利住在江州大酒店顶层套房,宁凌作为高管住在同一层,只隔了一堵墙,如此安排得到了李永梅首肯。
越是复杂的设计越容易出现破绽,犯罪嫌疑人很聪明,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在相片中露出一个细小的破绽。侯大利拿起田甜相片,道:“谢谢你陪着我,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居然真找到犯罪嫌疑人的马脚。”
他在自言自语时,顺便把所有相片以季节为序罗列出来:第一部分是在阳州的相片,从周边风景来看是12月左右,山南进入初冬;第二部分是在云南丽江,太阳很足,应该是整个冬天都在那边;第三部分则是在前往西藏的路上。
侯大利道:“水到渠成。”
张睿道:“这也是我最疑惑的地方,2005年圣诞节,大辉的QQ曾经亮起过两次。我问过他,他说这一段时间心里很乱,决定出去玩几天,散心。我来到国外,无所依靠,心情发生了变化,原谅了他的三心二意。在对话时,他发过一些相片,有前往丽江沿线的风景,还有几张比较清凉的相片。这是我和他之间的小秘密,他发了相片,也要我发一些比较清凉的相片。以前我们互相发过类似的相片,接到他的相片以后,我没有多想,就发了一些穿比基尼的相片。”
“岭西地勘所杨成功带队来到江州,杨成功明确说王大辉住了宾馆,从这张相片来看,确实是住在宾馆。凶手是把江州宾馆的相片冒充了丽江宾馆的相片。”侯大利拿出笔记本,记下了这个想法,并标注:“要找到那间宾馆,确定丽江宾馆相片实际上是江州的宾馆,此事可以找王华,他熟悉宾馆的情况。”
刑警们离开了家门时,王玥停下了脚步,道:“睿睿,你没有结婚?”张睿摇了摇头,道:“我接课题,平时挺忙的。”
这和侯大利的判断基本接近。
朱林道:“我明天让周涛到你的办公室,你给这个小伙子加点担子。有了正事做,他才会摆脱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夫妻俩回到卧室,采取了上位势。良久,两人才安静下来,平躺在床上。田甜见丈夫眼睛睁圆了还看着天花板,道:“别想着案子的事情,赶紧睡觉。”
田甜牺牲后,宁凌很难过,不仅是为了田甜,更是为了可怜的侯大利。这一次国龙集团要在江州修医院和五星级宾馆,宁凌通过李永梅争取到参九九藏书网加筹备的机会。
朱林笑道:“不用介绍,你忘记了我曾经是刑警支队长,这以前是滕麻子的办公室,我熟悉。二道拐黑骨案是个硬骨头,不好啃。我有一个建议,犯罪嫌疑人盗用了王大辉的电脑,利用了其QQ号,说明此人与王大辉有密切联系。周涛是这方面高手,你可以问一问他,可否从QQ号查到使用人的有用信息,比如IP地址,等等。我在这方面是外行,无法深入,就是提供一个思路。你若是需要经侦方面的支持,直接过来找易思华。105专案组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一种变废为宝的能力。葛朗台在105专案组来过一遍,如今是省内有名的画像师了,我给他起了绰号叫葛画师。樊勇如今到了特警支队,也是小领导了。周涛这种文青在105来过一遭,也会变成技侦精英。可惜,我还有大半年就要退休。”
做完调查笔录,侯大利和江克扬带着大量信息赶回山南。
侯大利点开D盘相片夹,这些相片是“王大辉”在QQ上传给张睿的相片。
侯大利明白师父舍不得离开队伍,道:“师父,我这一段时间都在重案一组忙案子,从排爆训练回来后,还没有再与周涛见过面。叫上专案组同事,我们找地方喝一顿。”
侯大利道:“凶手应该是初夏进藏,冬天不可能进藏。我揣摩凶手的心思,他杀害王大辉以后,拿到了王大辉和张睿的同款笔记本,以及王大辉的笔记本电脑,不知什么原因获得了密码,所以用手机短信与王大辉家人和女友不定时联系,并发送各地的风景照,让王大辉家人以为王大辉精神状态不佳,或者出现了抑郁症。这个目的确实达到了,王大辉家人没有怀疑王大辉是在江州遇害。”
几年时间,地质队领导全部换完,几乎没有人知道几年前到江州进行矿产勘查之事,也无人认识王大辉。地质队陈书记让办公室查询2005年的相关文件,没有找到与长青铅锌矿有关的合同,找来了分管勘测的副总经理,仔细回忆,才记起地质勘查所应该去过江州。
他追问道:“QQ联系时,你能不能确认对方是王大辉本人。”
第一,从现在调查的情况来看,除了杀人案以外,还有一起内外勾结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长青县同意卖掉长青铅锌矿的重要原因是探明储量不足,从目前运转情况来看,已经成为长盛矿业旗下企业的长青铅锌矿在运营四年以后,产销两旺,没有看出储量不足的状况。山南地质队和岭西地质队先后参加了矿产储量调查,前者资料没有进入收购案,后者有正式的合同和报告。
侯大利道:“暂时还是加上‘大利’两个字。”
张睿道:“最初我以为是大辉,他发过来的相片确实是大辉的,所以我也发了相片。后来我才感觉有些不对劲,此人用词用语和大辉不一样。我当初就提出了疑问,他只说来到了西藏,净化了心灵,感觉以前白活了,用这些话来敷衍我。后来QQ偶尔亮起两三次,传了些相片。”
王玥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决定说真话,道:“刚才,我们见了丁紫桐。据丁紫桐回忆,在11月11日,大辉给她通过电话,告诉她,他做出了选择,决定和你在一起。他应该没有来得及与你见面,甚至没有来得及打第二个电话,便遇害了。”
宁凌离开后,侯大利打开电脑,将田甜相片放在旁边,道:“田甜,我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侯大利来到岭西地质队下属的地质勘查所找所长询问情况,据所长回忆,所长杨成功带队前往江州,做过一次储量调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