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啥子鬼!”老村民叫了一声,如触电般扔掉锄头,跌跌撞撞地跑下山。他走进山口处的小卖部,大口喘着粗气,道:“给支书打电话,老子挖到一个死人脑壳。”
黑色骨头非同寻常,宫建民脸上没有表情。小雨滴飘下来,在脸上聚成水团,慢慢往下滚。他抹了抹脸上的水滴,道:“滕麻子的话有道理,话丑理端。江州几百万人口,按照每十万人命案发案数二点五来算,每年总得有好几十件命案,每个月摊下来得有好几起。按照江州市局规定,凡是市区范围内的大案要案都得送到重案大队,你这个大队长想偷懒,门都没有!”
滕鹏飞突然走过来,拿起颅骨,举到眼前看了看,随后从眼孔里抽出一条树根。他拿起树根准备请周边村民辨认,刚走到警戒线处,围观村民就如看到怪兽一般快速后退。滕鹏飞拉下口罩,露出鼻子和嘴巴,大声道:“这是什么树的树根,有谁认识?别退,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怕什么!”
“你龟儿子经常拍胸脯吹牛皮,说自己胆大包天,结果是骟鸡公打掰掰——提虚劲,脸青面黑的,硬是被吓惨了。”胖女人给村支书拨打电话时,笑得很是欢畅。
满脸麻子的刑警大队长脸色黝黑,身体壮实,相貌接地气,谈吐爽直,很对村支书的胃口。老刘接过烟,掏出打火机,给滕鹏飞点上,道:“滕大队,水沟不挖出来,下大雨,水还会冲进田里。这一湾都是大田,被水冲了,
九_九_藏_书_网
这几年都会有损失,我们社员靠天靠地,承担不起。”
滕鹏飞曾经在殡仪馆脱口而出的话果然犯了忌,凡是犯忌必有重大案件出现,这种事屡试不爽。
现场是滑坡地带,尸体已经完全白骨化,骨头发黑,寻常案发现场的指纹、脚印等统统没有。技术室老谭、小林、小杨和几个年轻侦查员,小心翼翼翻找现场,寻找泥土中有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拣出来的尸骨由汤柳负责收集。
“这个女警察胆子好大,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陈阳远远地看了一眼黑森森的头骨,骂了一句:“妈哟,刚刚抓住杜强,破了黄大磊案和吴开军案,以为能轻松几天,案子又来了。”
胡须村民道:“三到四年。”
挖了几锄头,老村民发现泥土中有骨头。他最初不在意,又挖了几锄头,土里忽然滚出来一颗黝黑人头,两只空眼眶直愣愣地瞪着老村民。
村支书老刘当过兵,做过生意,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壮劳力。他接到电话,打着伞,急匆匆来到二道拐,看了一眼稀泥里的黑色头骨后,便给派出所打电话。
刑警们撤离现场后,村支书老刘买来一盘大鞭炮,在二道拐驱邪。驱邪后,他带着村民准备清理滑坡的泥土,防止再下暴雨。正准备动手时,滕鹏飞和探长杜峰回到现场。
老村民慢慢缓过劲来,骂道:“大田也有你家的,我为好不得好,反而遭狗咬。幸好是我去挖水沟,藏书网如果是你男人看见死人脑壳,爬都爬不回来。”
连续多日暴雨,长青县各地山体滑坡事件频发。长青县和江州市区交界处的二道拐村,一名老村民身披雨衣,肩扛锄头,沿泥结石公路走向山坡。泥结石公路路面被水浸透,老村民满脚稀泥,走起路来极不爽快。
“和我想的差不多。”宫建民指了指在旁边与村民聊天的滕鹏飞,道,“吴煜案办得漂亮,很快可以移送起诉。这个黑骨案不好搞,难度很大,滕麻子是铁脑壳,做了大队长,还在天天嚷着一组没有捞着大案。这次还是由一组来办,让苗伟和李明松口气。这一年多时间,大案不断,他们压力太大了。另一方面,一组组长侯大利是新人,得压压担子,增加一些锻炼机会,案件难度越大,越能把他这把刀打磨得锋利。”
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时,村支书和几个老年村民还守在公路边。出警的派出所民警头发花白,蹲在泥堆前观察了灰黑色头骨,道:“这案子难度大,一般人办不了,估计又得由支队接手。”
“我儿骗你!”老村民赌咒发誓道。
重案大队一组、二组和三组之间的竞争格局是原支队长朱林设置的。朱林退居二线后,三个小组间的竞争格局并没有消失,由于一组最为强势,是三个小组中的优等生,所以形成了二组和三组联合对抗一组的局面。滕鹏飞被借调到省厅后,一组竞争力明显下降,朱建伟案、杜文丽案、黄卫案、
www.99lib.net
吴开军案和黄大磊案被二组和三组瓜分。滕鹏飞回归,在支队长和政委面前大发牢骚,以一组组长身份抢到了吴煜案。如今形势稍稍发生变化,滕鹏飞成了重案大队长,不管一组、二组还是三组谁来办这个案子,都在他的领导之下。
滑坡的泥土里倒着四株青枫树,皆有碗口粗细。
宫建民淡淡地道:“专案组职责是侦办命案积案,他们在调查杨帆案。二道拐这个案子,你是什么想法?”
滕鹏飞问:“这树长了几年?”
江州刑警支队接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通知后,副局长宫建民、常务副支队长陈阳、副大队长滕鹏飞、重案大队侦查员、勘查技术人员和法医以最快速度来到现场。
滕鹏飞放下颅骨,拍了拍手,把村支书叫到一边,先散了烟,再问道:“刘书记,这条公路通向哪里?”村支书老刘道:“以前是通往老铅锌矿,是专用道。现在铅锌矿新修了公路,不走这边了,基本上是村里在维修。”滕鹏飞道:“你们村,或者周边村社,有没有失踪的人?”老刘抽了口烟,道:“没有听说谁家走失了人。丢了人,这在村里是大事,我肯定知道。”
按照惯例,勘查技术人员首先进入现场。宫建民、陈阳、滕鹏飞等人退到一边,旁观技术人员勘查现场。
“这堆泥土还有用,你们暂时别动。”滕鹏飞给村支书老刘发了一支烟。
昨夜,山腰处滑坡,滑落的泥土阻断了公路水沟。山水改道99lib.net,直接冲入山沟大田。山水冲入大田,带来大量山石,带走肥力,必将严重影响大田产量。老村民等到雨水稍停,便上山清理阻断公路的泥土。
“尸体应该被烧过,烧得很严重,他杀的可能性最大,大概率不是第一现场,但应该是焚烧现场。从村民表情以及现场情况来看,遇害者应该不是本村村民。这个案子线索少、难度大,若是勘查和尸检找不到线索,只能从失踪人口倒查。”陈阳是重案大队的老侦查员,见多识广,尽管勘查报告、法医报告和调查走访还没有完成,也能凭着经验得出一些基本结论。
“我们要派人挖走这些泥土,给你们省点力气。”滕鹏飞看了看手表,对跟在身边的杜峰道,“这事交给你,找辆车,把所有泥土弄到老训练场去,细细过筛。”
胡须村民道:“我在集体林场工作过。”
警察到来后,村民闻讯而来,在现场围观。汤柳不便在现场摆弄人骨,准备将人骨装进袋子,带回殡仪馆再慢慢检查和拼接。村民们没有料到摆弄人骨的警察是年轻女子,站在远处,紧盯着便衣女警察的一举一动,议论纷纷。
得知城里警察要带走堆在公路上的泥土,老刘热情地邀请滕鹏飞到家里吃饭。滕鹏飞下午还要开会,散了一圈烟,告辞而去。
说到这里,宫建民想起滕鹏飞以前为了抢案子做的一系列“小动作”,笑道:“不少一线单位都在躲案子,这小子主动抢大案,很难得,是稀有品种。以后我www.99lib.net们还是要形成竞争机制,让一组、二组和三组竞争起来,激发内部活力。”
老村民惊魂未定,指了指山坡,道:“昨天滑坡,泥巴堵了公路,我去掏水沟,挖出死人脑壳。脑壳上没的肉,就是一个骨头,黑麻麻的,吓人得很。”
滕鹏飞背着手,慢悠悠地道:“人类社会出现以来,不管是太平盛世还是天灾战乱,刑事案件都没有断绝。有案子才是正常的,真没有案子,我们就失业了,只能喝西北风。”
有一个满脸胡须的村民被众村民推了过来。他大着胆子,凑过来看了一眼,道:“这是青枫树的根。”他又指了指被埋了大部分的小树,道:“就是那种树,本地杂树。”
这两年,命案现场必定会出现朱林和侯大利。吴煜案发时,朱林、侯大利诸人恰好在审讯杜强。今天,陈阳在现场没有见到这两人,自言自语道:“没有通知105专案组?”
滕鹏飞又问:“你怎么知道?”
“你想得倒美,女警察长得这么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胖女人笑道:“死人脑壳都是灰色的,哪有黑的,你龟儿子是不是骗我?”
一个胖女人好奇地问:“死人脑壳,在哪里?”
“她嫁人没有?如果没嫁人,谁敢接这种婆娘。”
勘查结束时,阴云一扫而光,天空格外晴朗,空气中负氧离子多到爆表。
警方离开后,村民们都在谈论摆弄骨头的女警察和麻子警察,在佩服他们胆子大的同时,都觉得他们的家人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定会做噩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