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剧变后的专案组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剧变后的专案组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滕麻子,费用怎么走?两年前的费用还有没报的。”杜峰拿起手机,准备找人清运滑坡地带的泥土。
杜峰问道:“你叫人来挖泥?”
侯大利没有再说话,抬头观察滑坡地带。重案一组挖回来的泥巴仅仅是堆积在公路边上的泥巴,从滑坡点到公路还有大量滑落的泥土,火烧的痕迹完全可能遗留在这些未被清理的泥土里。他离开公路,沿着塌方泥土往上爬,在滑坡点转了两圈,又跳回公路。
朱林又道:“昨天是什么情况?”
侯大利正在打沙袋,背心前胸后背全部打湿,豆大汗水从额头滚落。王华没有做器械,正在练习开合跳,跳完三十个,大口喘气。
“一组只有十几个人,挖开泥土的工作量太大。”这两年来,在几个重大案件的关键环节,市局多次采用了侯大利的建议,杜峰立刻将侯大利的想法在脑中演化成了行动,叫起苦来。
王华做完开合跳,又高抬腿,气喘如牛。
江克扬道:“刑警要懂得杂,不仅是刑事技术,各种事情都要了解。比如办赌博案,你不懂赌博里面的道道,问话都不会。”
杜峰道:“侯大利确实有本事,前几个案子,他都是关键人物,我早就忘记他是新刑警。”
聊天之后,朱林拿着文件到市局向局长关鹏汇报。
杨帆遇害时,侯大利年龄尚小,情绪完全失控。田甜牺牲,侯大利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刑警,心理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悲伤,却一直很好地控制住情绪。朱林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侯大利更是高看一眼,所言皆是没有保留的真心话。
朱林对王华竖起大拇指,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王胖子居然开始锻炼了。”
侯大利道:“滑坡地带大约四米宽,五米长,厚度有三四米,尸骨应该埋在这个区域。我建议做进一步挖掘,这样可以弄清楚两件事,第一,尸骨混在泥土里,滑到公路,昨天泥巴里没有发现,但是并不意味着没有其藏书网他物证;第二,尸骨被烧过,挖开泥土,可以确定焚烧地点是否在此地。”
“虽然大部分命案积案都侦破了,但是我觉得105专案组应该保留,江州历年累积下来的刑案还很多,若是没有专门的机构盯着办,档案发黄变黑的老案多半就永远变成未侦破案件了。”侯大利又道,“我这一段时间精力得放在二道拐黑骨案,晚上若有空,我就回老楼,整理杨帆案的材料。”
侯大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道:“刨泥巴这事没法找人代劳,必须靠我们来辨认火烧的痕迹,还有各种寻常却又关键的物品。”
“英雄所见略同,我们想到一块儿了。105专案组可以换名字,机制应该保留,用处很大。这是我给市局的建议,你赶紧帮我做成正式文件。”朱林从手包里取过几页纸,递给侯大利,又道,“你没有必要天天过来,有突破,或者有疑点,我会联系你。”
滕鹏飞被顶了一下,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道:“进了重案一组,大家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只要不是正式场合,没有必要这么严肃吧。”
滕鹏飞还没有回答,侯大利已经拨通一个电话,道:“常总,有件事情需要帮忙。我在长青县和江州交界的二道拐村,丁工集团在这附近有一处工地。这边有个现场需要挖掘,多带点大筐,十个人就行了。”
这两点正是滕鹏飞想要弄清楚的地方。面前的年轻人虽然不怎么合群,可是业务能力还真是不错,滕鹏飞对此还是有了一个客观评价。
滕鹏飞打量着侯大利拿着的单反,道:“侯‘神探’,你过来看什么?”
丁丽案侦破后,侯大利成了丁工集团的座上宾,丁晨光打过招呼,侯大利和105专案组有任何需求,一律无条件支持。常总是丁晨光的心腹,摸得准大老板心思,接到侯大利电话后,赶紧通知工地派人到二道拐村,听从侯大利指挥。安排下去后,常www.99lib.net总犹觉得不踏实,叫上驾驶员,亲自前往工地。
“工程量太大,我们一组做不了这事。”江克扬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小河湾有一处工地,道,“那是丁工集团的工地,丁工集团也做房地产?”
侯大利回到刑警新楼,和探长江克扬一起前往二道拐村。
上班前,侯大利稍有犹豫,决定先到105专案组,和朱林碰个面,商量一下杨帆案,然后再到刑警新楼。专案组成立有正式文件,在没有新文件的情况下,他其实还是属于被抽调状态,应该到刑警老楼上班。只不过,二道拐黑骨案交由重案一组侦办,作为组长,他必须将重心放在此案。
“越是如此,你们作为探长的责任越大。有了重大失误,那就毁了一个可堪大任的好刑警。”滕鹏飞虽然会在工作上骂人,但这几年来对所有侦查员爱护有加,没有整人害人之心,加上本事足够硬,破得了案子,所以在重案一组中威信很高。
侯大利背景特殊,并没有一定要在公安局占位置的急切想法,如今朱林作为领导和师父反复告诫他不能犯幼稚病,与其被平庸者领导,还不如自己当领导,这样对整个事业有利,对一线刑警有利。他最初对这个告诫不以为然,但由于经常被熏陶,已不知不觉在内心深处接受了这个建议。
侯大利道:“昨天刨泥巴时,我觉得滕大队思路是正确的,只不过做得不够,我们应该把滑坡地带所有泥土都清理出来。”
侯大利不喜滕鹏飞如此称呼,此刻不是会场,便单刀直入地道:“滕大队,这样调侃有意思吗?”
侯大利拿着朱林的建议到楼上打印。朱林的建议不长,主要内容是保留105专案组这个已经在全省打响的品牌,不必拘泥于命案积案,将其他重大未侦破案件纳入专案组,持续保持力量,必将获得更大成果。
侯大利道:“丁工集团主业还在制造行业,有子公司做房地产
九九藏书网
。国龙集团在江州也做了房地产,这个不奇怪。”
王华自嘲道:“前些天,我和大利到医院去看樊傻儿,遇到熟人,顺便测了血压和血糖,低压120,血糖11。熟人警告我,再不减肥,活不了几年。而且我们这一行总要面临危险,我胖成这样,跑不能跑,跳不能跳,打不能打,只能靠一堆肉来狐假虎威。”
他略微停顿,道:“这一次解救人质,后来复盘,战刚的指挥没有明显失误,只不过情报信息不充分,不知道屋内有地道。两位民警牺牲得非常英勇。当初战刚把田甜和老唐放在后方,其实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可惜,天算不如人算。我提这件事情不是讨论谁的责任,而是要你明白一位优秀指挥员对于整个队伍的意义。你有这个能力,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这样才对得起田甜的在天之灵。”
侯大利反复打量圆柱体,还拍了相片,问道:“这是做什么用途的?”
“这个世界是有钱的越有钱,穷人是越难发财。组座,我有些好奇,你明明可以潇洒走一回,何必当一名苦哈哈的刑警。你不是超人,用不着拯救世界。”江克扬是第一次在侯大利面前说出心里话,说完,便看侯大利如何反应。
下班后,侯大利仍然不敢回到充满田甜气息的高森别墅,直接去了江州大酒店的顶楼套间。他刨了一天泥巴,腰酸背痛,加上前天晚上基本没有入睡,晚十点上床,这一次终于沉入梦乡。睡到半夜,醒来时看见窗外明亮的月光落在床头,下意识伸手想要搂住田甜,这是以前在高森别墅形成的习惯。枕边空空荡荡,侯大利只摸到床单。他瞬间清醒过来,田甜永远走了,阴阳相隔,再也无法拥抱,一时之间,悲伤涌了上来,重重叠叠,无穷无尽。
侯大利道:“确实如此,这是一个缺陷,我还得经常逛一逛菜市场之类的地方。”
“105专案组的职责就是侦办命案积案,你把精力放藏书网在二道拐黑骨案,我带着王华等人继续调查杨帆案,杨国雄儿子和你年龄差不多,后来失踪了,只找到一张身份证相片。这条线索有点意思,要继续查下去。”朱林作为在刑警支队工作二十多年的老同志,坚守在105专案组,也正是因为他的坚守,105专案组才保持着原来的框架没有散伙。
刑警老楼生活过大李和旺财两只退役警犬,在与犯罪嫌疑人做斗争的过程中,大李活生生累死,旺财被炸得尸骨无存,皆牺牲得非常英勇。由于先后两只退役警犬牺牲,朱林再向警犬中心提出领养退役警犬的要求时,被爱犬心切的警犬员委婉拒绝。此时,院内没有旺财,樊勇还在医院治伤,葛向东送颅骨到省厅,老楼顿时冷清许多。朱林正在感慨时,听到健身房传来砰砰声,便加快脚步来到健身房门口。
滕鹏飞问道:“有什么发现?”
滕鹏飞对杜峰的反应感到奇怪,今天侯大利说出一个想法,他还没有表态,探长却开始叫苦,这有点意思,说明侯大利这个菜鸟组长挺有威信。他扫了杜峰一眼,道:“这里面或许有重要物证,工作量再大,也必须挖开。你赶紧安排,不要怕工作量大。”
江克扬瞅了一眼侯大利戴着的白手套,道:“今天来做什么?”
朱林夹着手包,准点来到刑警老楼。
“丁工集团在附近有工地,我请求他们支援十个工人。他们工具齐整,比我们有效率。”侯大利又爬上滑坡地点,然后蹲在滑坡地点的顶上,抓起泥巴揉捏。
发生滑坡的山坡相对高度有百米,具体滑坡点距离公路的斜线距离约为三十米。路边有一个砖砌圆柱体,一两百米处还有两个。圆柱体中空,上面无盖,下面还有一个孔,砖体有烟熏痕迹。
滕鹏飞斜眼看着侯大利,把江克扬和杜峰叫到身边,道:“侯大利科班出身,确实有几把刷子,可是毕竟经验少,从参加工作时间来看还是新刑警。重案一组都是啃硬骨
九-九-藏-书-网
头,你们作为老资格探长,在工作中要注意保护他,如果有问题要及时提出来,绝对不要有重大失误。”
江克扬道:“我觉得他最大的优点是敢于承担责任,遇事不缩头。”
侯大利开车,江克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江克扬道:“这是熏香肠、腊肉的土设备。长青二道拐村这边的柏树最适合熏香肠、腊肉,城里卖的香肠、腊肉都打着二道拐村的名字。看来你很少逛超市,对这个品牌没有印象。”
侯大利跟在朱林身后,来到院中,道:“昨天到老训练场,跟着滕大队刨从黑骨现场挑回来的泥巴,没有发现。滕大队的思路是正确的。从逻辑上来看,凶手不会搬动一具烧过的尸体,而是应该把尸体带到二道拐,烧了以后就地埋掉,滑坡地带应该是焚烧地点,雁过留痕,人过留影,必然会有焚烧痕迹。二道拐黑骨案很棘手,我这一段时间没有太多精力跟踪杨帆案。”
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跳下车的是滕鹏飞和杜峰。
朱林笑道:“继续,继续,不要让心跳慢下来才有效果。”
朱林拿到打印件,戴上眼镜,仔细检查了一遍,道:“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我还有一年退休,在退休前,除了杨帆案,专案组已经把命案积案一扫而光,这在全省都很罕见,这是一名老侦查员的最大光荣。如果市局同意我的建议,专案组会起越来越大的作用。宫支是刑警支队长,下一步会成为局领导。他不太赞成继续保留105专案组,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这不是对和错的问题,而是观点问题。关局长站的角度不一样,他是一把手,一把手更注重全局,105专案组是全省公安系统刚刚树立的品牌,他不会让这个品牌倒下,所以肯定会同意我的建议。你是优秀的侦查员,但是要成为优秀指挥员,不仅要紧盯案子,也要学会分析全局。只要你还在公安系统,那就得为了事业动脑筋,想办法占据一个好位置,千万不能犯幼稚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