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颅骨上的种植牙基座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颅骨上的种植牙基座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午餐即将结束的时候,老朴要了一瓶二两装的白酒,给四人倒了一小杯,道:“这杯酒敬田甜,虽然提起田甜会让侯大利难受,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她。干一杯,努力工作,多抓坏人,这是对她最好的纪念。”
挂断电话,侯大利望着灰头土脸的队员们,高声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葛向东在二道拐颅骨中发现了一颗种植牙底座,应该是焚烧残留物。我马上和汤柳一起前往阳州,确定此事。”
侯大利让服务人员拿了一张白纸,由葛向东当场画素描,道:“我来描述被烧的那具尸骨的特征,身高一米七三,有一颗种植牙,这颗牙齿不便宜。根据这些特点,我们可以勾勒出这样的形象和气质,2004年左右的年龄在25岁左右,也就是20世纪80年代前期出生,从骨骼来看,成长阶段营养充足,经济条件不差,应该是工薪族,不过工资比较高。”
汤柳走到一边,给李主任打电话,汇报刚刚看到的种植牙。
“有志气,这是大好事。以后再遇到类似黑骨案的情况,还原起来就又快又准。”老朴出现在门口,刚听到最后几句,禁不住插话道。
滕鹏飞道:“那把会议推迟到晚上七点。这个会今天一定要开,二道拐黑骨案迟迟没有进展,继续拖下去,队员们的办案热情要被耗尽。”
侯大利大喜过望,道:“你确定是种植牙?”
侯大利没有丝毫犹豫,道:“还得继续,没有全部筛完,谁都不敢说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坚持下去,说不定就有新发现。”
严峰自嘲道:“也许全部筛完,除了泥巴还是泥巴,什么都没有。”
“也许全部筛完就会有重大发现,现在放弃,以前的苦功就白废了。”侯大利洗了手,离开训练场,开车到刑警新楼接法医汤柳。
“呵呵,汤柳给我封官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称我为主任。以前在江州市局时,大家都称呼我为葛朗台,在公开场合也是这样叫,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包括我本人。只有侯大利客气,叫我老葛。如今在良主任这边,领导统统叫我老葛,普通民警都叫我葛教授。”
葛向东兴致盎然地道:“我准备花点苦功,收集不同地区、性别、年龄段人群的颅骨样本,按照面部特征类型分类,并进行断层扫描,建立一个颅骨样本数据库。系统建成后,我们就可以把要处理的颅骨扫描后与数据库中的样本进行比对,重建九_九_藏_书_网骨骼层、软组织外形等,还原度可达85%~90%。”
“努力工作,多抓坏人。”侯大利跟着念了一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正说话间,滕鹏飞的电话打到侯大利手机上,道:“那具颅骨有种植牙,这是关键发现,汤柳都给李主任报告了,你怎么不报告?”
席间,四人很自然地聊起了二道拐黑骨案。
筛土两小时,老训练场中所有人头发上都蒙了一层灰。
“抱歉,目前只能到这个水平了。提供三个复原模型,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头骨模型中肯定有一个与本人接近。”葛向东身穿白大褂,侃侃而谈,充满自信,散发着教授光环和魅力。
侯大利朝着老朴拱了拱手。
葛向东笑道:“应该没错。”
严峰道:“我们这边还继续吗?”
葛向东领着两人来到另一个专门放置颅骨原件的房间。这里放置的都是真实的颅骨,真实颅骨与颅骨模型从形状上没有差异,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面对模型时,大家能有说有笑;面对真人颅骨空洞洞的眼窝和斑驳骨面时,大家都不由自主收起笑容。
老朴拿着画像琢磨,道:“我们考虑问题时要从最常见的思路入手。犯罪动机有很多种,政治、财物、性、报复、自尊、友情、妒忌、戏谑、恐惧、好奇等都能成为动机,此案政治动机的可能性最小;如此残忍,又处心积虑,还得有一定实力,财物动机最有可能。摆在矿洞里焚烧,说明矿洞与犯罪者有密切关系。至于具体什么关系,就得你们去寻找了。”
两人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侯大利陷入沉默,专心开车。
“你的感觉非常出色。我们做颅骨复原,研究方向和普通法医不一样,普通法医不会关注颅骨表面哪些地方粗糙、哪些地方光滑,但是对我们的意义就不一样了。粗糙的那边长头发,光滑的那边没有头发,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出大体上的发际线。”
“我和汤柳正在老葛这边,还在探讨。”侯大利能想象出滕鹏飞瞪着眼睛生气的模样,觉得他有点像青蛙。
侯大利看了看手表,道:“事情没有办完,下午三点肯定回来不了。”
一头卷发的胡志刚更是满头灰尘,道:“以前朱支经常说,查否就是进步,我们这也是查否。”
侯大利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道:“前几天骆主任和张小天到江州来了一趟,审了王永强,王永强99lib.net大概率不是凶手,我暂时没有办法走。”
听到最后一句话,汤柳想起“葛朗台”这个绰号,抿嘴而笑。
午餐时间,侯大利、汤柳和葛向东在附近找了一个雅致的环境,点好菜,等老朴。
三个头骨复原模型摆成一排,由于鼻型不一样,三人相貌明显不同。
侯大利只要有时间就去筛土。在筛土过程中,他可以和侦查员们讨论案情,在共同劳动中改善关系。他不愿意为了团结去迁就侦查员,当然也不愿意成为与部下敌对的一组组长。
侯大利道:“我给李主任打电话,他没有接,估计正在忙,此事耽误不得,所以叫你赶紧出发,正好可以在车上给你谈具体情况。这具颅骨被烧得变形,牙齿掉了一半,牙床全烧黑了,不容易发现。”
老朴用扇子指了指侯大利,道:“你还真是固执。老葛这点比你好,能接受意见。”
汤柳没有解释,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组座,再教你一个诀窍,这是良主任传授给我的绝招,你可以来试一试。”葛向东伸手到颅骨额头部位,轻轻摸了摸,道,“你来摸我刚才摸过的位置,前后左右,闭上眼,摸一摸,能够感受到什么?”
正在吞云吐雾,葛向东打电话过来,他的声音喜气洋洋:“我今天有一个关键发现,二道拐颅骨做过种植牙,左边的一颗磨牙残留了种植牙的底座,你赶紧抽时间过来一趟。”
侯大利找准了葛向东手指碰过的地方,闭上眼睛,手指在颅骨上来回滑动。
侯大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是重要线索,身高一米七三左右,二十来岁的男性,做了种植牙,这简直是呼之欲出。”
严峰深吸了一口烟,道:“不要乱用查否的概念,我担心真是无用功。”
汤柳悄悄用余光打量了侯大利一眼。从省城回到江州刑警支队后,富二代侯大利的故事便多次出现在耳中,汤柳对这个不要万贯家产、执意要为女友报仇的年轻警察颇有几分好奇,又因为田甜牺牲而对其抱有天然的同情。在其心目中,这个富二代应该既风流倜傥又很是深情,但是在实际接触中,这个富二代警官毫无幽默感,板着脸,皱着眉,和以前预想的“风流倜傥”毫不沾边。
喝了口茶,老朴单手挥动,扇子啪地打在手心,道:“葛向东能够有这个胸襟,我很欣赏。大利应该张开胸襟,走出江州,到更大的平台发挥才能。九_九_藏_书_网刑侦总队的命案积案专案组集中了全省精英,你若迟迟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等我退了,你还真没有机会。”
聊了些闲话,葛向东感叹道:“国内做颅面复原技术的公安机关只有数家,山南技术靠前,良主任在业界很有地位。我过来做颅面复原,三五年就能成为国内本行业数得着的好手。以前在经侦的时候,由于自身和队里的多种原因,我被边缘化了,办不了案子,所以也就自我放弃,把主业当成了副业,副业当成主业,别说省厅和市局,就是支队领导都不会正眼瞧我一眼。每个人都有自尊心,我也一样。到了105专案组,我居然成了画像师,成了省厅领导和专家看重的人才,想起来很感慨。汤柳,说句实话,你真应该留在总队,平台毕竟不一样。”
滕鹏飞道:“中午简单吃一点,别喝酒。下午三点,召开案情分析会,安排调查工作。”
良主任到省厅开会,工作室只有葛向东一人。他穿着白大褂,头发梳得很整齐,成熟稳重,与当年略显油滑的经侦民警迥然不同。
“什么感觉?”
葛向东自嘲一番,带着两人来到三具新做的颅骨模型前,道:“每具尸骨都有独一无二的特征,头骨上看似毫无区别的山洞鼻也有细微差别,鼻子最下端如山峰一样尖尖的突起,专业名词叫前鼻椎,它支撑鼻子组织,也就是说,前鼻椎的朝向决定了死者生前鼻子的朝向。组座可以摸摸鼻子底部,人中上方可以摇动的部分就是前鼻椎,前鼻椎有个突起决定鼻型,突起指向上方,对应的也是上扬鼻;突起指向下方,就是下钩鼻;突起比较平,那就是底部水平的平鼻。这具颅骨恰恰前鼻椎部分缺失,在良主任指导下,我根据颅骨其他部分做了三个模型。”
老朴的分析与侯大利的分析完全一致。
“葛主任,长青的那具颅骨是哪一具?”汤柳是很优秀的法医,所以才得以在省刑侦总队工作近两年,若非家庭原因,也不会回到江州。只是隔行如隔山,她对颅骨复原技术很陌生。
“这具颅骨被大火烧过,而且是被汽油烧过,温度很高,又埋了好几年,颅骨有不少地方出现破裂和脱落。鼻子是五官中最为关键的一环,也是每个人个人特征区别最大的一部分,如果鼻子能够还原成功,头部基本轮廓也就确定了。这些复制品里面有不同人种,但是我们从肉眼来看,九_九_藏_书_网几乎看不到区别。”葛向东指着眼前一排骷髅复制品,如弹钢琴一般,手指从一排骷髅模型中划过。
葛向东道:“恕我直言,以现在的线索,基本没有破案的可能。我画的那张图太模糊,而且少年人会成长,现在的身材早就彻底改变了。除非天上掉馅饼,其他案子带出来杨帆案。”
“这具颅骨被火烧过,牙齿掉了很多。我最初没有注意到有一颗牙齿与众不同。昨天为了研究面部肌肉纹路,我又来查看颅骨,用了放大镜才发现有一处被烧过的地方似乎有不属于牙床的小凸点。我和良主任反复辨认,后来确认是种植牙基台。我请教了牙科医生,固定式种植牙分成种植体、基台和牙冠三个部分,种植体相当于根基,基台相当于主干,牙冠就是整个主干上的树枝和树叶。”
汤柳坐上越野车副驾驶位,道:“葛老师在阳州修复颅骨,急急忙忙叫我去总队,在修复过程中有了什么发现?”
侯大利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旁边吸烟。重案一组每个侦查员都有本事、有个性,侯大利以前接触不多,现在才开始有所体会。严峰属于那种比较难以合作的,说话方式也不讨喜。胡志刚有一身极为结实的肌肉,与樊勇有几分神似。相较之下,侯大利更喜欢胡志刚。
一个小时后,车至省刑侦总队办公楼。汤柳在此工作了近两年,熟悉办公楼环境,直接引导侯大利将车停在最靠近五号电梯的车位,从五号电梯上行,出电梯后就看到了良主任的工作室。
车内,吉他曲《雨滴》如泣如诉的旋律在车内回荡。车是E级越野车,音响极佳,关了窗自成一体,汤柳靠在椅子上听着音乐,想着自己的心事。
葛向东举起茶杯,道:“我们以茶代酒,碰一杯,祝我到省厅开始人生第二春。刑侦总队也搞了命案积案专案组,老朴一门心思想要调组座过来。组座应该过来,我们兄弟又能在省厅相聚。还有一件事,我老婆家族在江州,还请组座多多提携。”
经过清理后,种植牙的基台部分在放大镜下很清晰。
汤柳摸着人中上方的鼻骨,很容易找到可以摇动的前鼻椎。
素描很快画出来,是一个身高一米七三左右的年轻人,素描的面部并不清楚,比较突出的特点是发际线很高。虽然面部缺失,却很有些意气风发的气质。
“若是我放弃了,杀人真凶真有可能就逃过惩罚。”侯大利脑中迅速闪过了杨帆和田藏书网甜的身影,黯然神伤,便转了话题,道,“你在良主任工作室的状态真好,很有教授风采。”
严峰洗了把脸,从水管处走过来,用力扇了扇头发上的灰尘,接过侯大利递来的香烟,道:“二道拐带来的泥土只剩下十分之一了,若是筛完了所有土都没有找到有用的证据,那我们就白忙了。”
汤柳和田甜都是女法医,风格却完全不同。田甜身材高挑,五官立体,行事风格干练,平时笑容不多,是标准的女警。汤柳相貌清秀,单眼皮,面部线条柔和,个子不高,身材偏瘦,穿一件稍稍发白的牛仔裤。如果说她是正在读书的大学生,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侯大利并不希望法医室再调来一个女法医,女法医出现在现场,总会让他想起田甜。但是,命案侦办掺不得半点个人情感,汤柳是除了李法医最优秀的法医,他愿意和她合作。
老训练场里还有一部分从二道拐拉回来的泥土。这一段时间,重案一组各探组排了日程表,只要没有工作任务,便按日程表轮流到老训练场筛土。
汤柳同样喜形于色,道:“有种植牙?这是大好事啊,你在电话里怎么不说清楚?”
侯大利在刑侦系读书时学过解剖,算是学了点皮毛,听得津津有味。
葛向东在进入105专案组以前算是单位老油条,进入105专案组后,他突然人生开挂,美术专业充分发挥了作用,所画的犯罪分子模拟画像居然与犯罪分子非常接近,随后又被省刑侦总队良主任看上,成为良主任弟子,如今更是成为全省刑侦队伍中少有的专职负责模拟画像的画像师。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葛向东由差等生变成优等生,精神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
“休息一会儿,抽支烟。”侯大利招呼大家一声,又给队员发烟。
“说不准,一边要粗些,另一边要光滑些。”
“术业有专攻,佩服。”侯大利再次用手指抚摸发际线两边。
二道拐黑骨案一直没有关键性突破,无法确定尸源,这也意味着案侦工作无法继续推进,陷入停滞状态。而突破往往会在反复折磨侦查员后,不经意间出现。
葛向东又道:“你估计死者读过大学没有?”
侯大利道:“大学1997年扩招,他有可能遇到扩招,读过大学概率是百分之五十。”
侯大利道:“老葛在观察颅骨的时候,发现有一颗牙齿似乎是种植牙。二道拐黑骨案最难的地方就是找尸源,你去看看更有把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