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刨泥巴找证据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刨泥巴找证据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滕鹏飞没有当甩手掌柜,和大家一起刨泥巴,嘴里不停嚷嚷:“你们注意啊,尸体被烧成那个样子,肯定有助燃剂。如果找到烧焦的土块,那么埋藏地最起码是焚烧现场;如果完全找不到,那么这个地方就有可能不是第一现场或者第二现场。”
葛向东来到侯大利这边,道:“这具尸骨被烧得惨,颅骨受损,有缺失,良主任觉得很有挑战性,同意进行颅骨复原。我今天要送头骨到良主任工作室,同时还要留在那边承担辅助工作。”
不一会儿,老谭、小杨、小林和葛向东也一起来到老训练场。滕鹏飞拿着铲刀,叉着手,道:“老谭,这原本是你们技术室的活儿,我们全家总动员,你们却来得慢吞吞的,悠闲得很。”
“我到良主任工作室辅助复原头骨,樊傻儿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你又来挖泥巴,只有朱支还坚持到刑警老楼上班,我怎么感觉专案组就要散伙?我真舍不得离开专案组,若不是专案组,我还在经侦那边混日子,如今尝到了被人尊重和需要的感觉,再混日子会就很难受。你也真有定力,一代‘神探’在这里挖泥巴。”
滕鹏飞嘲笑道:“侯‘神探’,你拿自己和全队精英比较,我不知道你是骄傲还是谦虚。”
刨泥巴是辛苦活儿,一个小时
九*九*藏*书*网
后,大家都腰酸背疼,而每个人身前还有大堆泥巴。
“强哥,两年不见,你硬是屎壳郎戴眼镜——冒充斯文人。”
“马儿,戴口罩。”
滕鹏飞瞥了侯大利一眼,道:“你学得还挺杂。”
“麻子,湿泥巴,又没灰尘,用不着。”
“老克,你是酒鬼投胎吗,喝这么大一口?”
滕鹏飞倒了满满一碗江州老烧,依次送到侦查员嘴边,让大家喝一口。
“戴上,听指挥,叫你戴上就戴上!”
葛向东开了句玩笑,想起了田甜,笑容慢慢消失,道:“唉,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提田甜。不提她,似乎我们就忘记了她;提起她,又怕惹你伤心。”
法医室李主任已经发现此处伤痕,滕鹏飞故意没有指出来,想考一考侯大利的眼力。他原本以为侯大利看不出,谁知这个小年轻的眼光还真是老辣。他又等了一会儿,见侯大利没有新发现,道:“李主任发现了这处伤痕,也认定是刀伤。在脊柱上还有一处刀伤,和这一刀类似。”
滕鹏飞原本还要开两句玩笑,见葛向东一本正经地谈专业问题,玩笑话便没有说出口,道:“侯‘神探’,那天开会你讲得头头是道,凭着骨头颜色就能判断火的温度,二道拐这具尸骨摆在这里,藏书网你看得出来什么道道?”
葛向东转过头,擦了擦眼睛,这才转过来,道:“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他指着一大堆泥土道:“今天一组是麻子打哈欠——全家总动员,全部当考古学家。任务是寻找泥巴中可能会遗漏的证据,查看泥土里有没有烧过的痕迹。为什么不找工人来帮助,原因很简单,工人不知道我们要在泥土中寻找什么东西,而你们知道。现在分堆,每人一堆,全程录像。等一会儿,技术室的同志要过来增援。”
侦查员们继续刨泥巴,刨了整整一天才完成工作,没有新发现。
“杂而不精,贪多没有嚼烂。论足迹比不过谭主任,论勘查基本功不如小林,DNA提取检测不如张晨,画像不如老葛,打枪不如樊勇,法医不如李主任,侦查基本功不如大部分侦查员,特别是调查走访这类工作与朱支差得太远,他能轻易问出来的话,我费了大劲都问不出来。”
“葛朗台,颅骨复原要多长时间?”滕鹏飞完全没有料到“葛朗台”居然入了良主任法眼,想起“葛朗台”以前颇为不佳的名声,仍然觉得这个变化有些魔幻。
滕鹏飞道:“骨头多处骨折,李主任拿不准哪些是生前骨折的,哪些是焚烧骨折的,拍了些相片,发到刑侦总队法www.99lib.net医室,请高手帮助判断。”
老训练场内,滕鹏飞穿了一件没有符号的旧警服,拿着一把铲刀,扫了一眼诸人,道:“老克,给你说了要穿旧衣服,你穿西服做什么?强哥,你的皮鞋锃亮,是要到省厅开会吗?侯‘神探’,你这件夹克不便宜吧?弄脏了别怪我滕麻子没有提前打招呼。”
在放大镜下面,脊柱上的刀伤很明显,从刀伤位置来看,这一刀是从背后捅进去的,非常凶狠,直接刺到脊柱,留下了刀痕。
老谭道:“小林和小杨帮助你刨泥巴,老葛拿到了颅骨。我们技术室在这儿没用,大利,我们走吧。”
侯大利突然停下来,道:“这根肋骨有一处特殊痕迹,应该是刀伤,捅得非常用力。”
人骨摆在物证筐里,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冤屈。葛向东拿到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正是那颗灰黑色头骨。
老谭道:“麻子讲话没道理,我们才把长荣的事情做完,马不停蹄就过来了。事要一件件做,饭要一口口吃,好事不在忙上。”
说话间,侯大利轻轻将长骨放下,又拿起一片断掉的肋骨,继续用放大镜仔细观察,道:“焚烧前的创伤骨折,不管是压缩、拉伸、扭转还是冲撞,都会留下相应骨折线,如果要准确判断,还得拍X光片。”
由于田甜的关系99lib.net,再加上侯大利经常参加现场勘查,老谭视侯大利为自家人,怕他应付不了很有些“赖皮劲”的滕麻子,有意提醒道:“隔行如隔山,这事应该由李主任来做,他是副主任法医师,我们都不专业。”
滕鹏飞给大家喂酒,顺便还踢一脚或者拍拍肩膀。他提着酒瓶来到侯大利身边,道:“整一口。”侯大利喝了一大口。江州老烧是本地高粱酿造的烈性酒,六十度,喝一口下去,从嘴到腹部犹如被熨斗过了一遍。滕鹏飞解释道:“弄这玩意,说不定就有细菌,喝点烈酒,杀杀毒。”
“稍等,我看看这些骨头。”侯大利戴上手套和口罩,拿起一根折断的骨头,用高倍放大镜观察,道,“骨头断面有玻璃样变,这是焚烧骨折。骨骼颜色呈灰白色,至少有四百摄氏度,滕大队判断准确,焚烧时确实加了助燃剂,否则烧不成这样。”
看到骨头上出现的伤痕,侯大利脑中出现一幅非常清晰的画面:遇害者被正面捅了好几刀,其中一刀捅到肋骨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遇害者受伤后想要逃离,又被凶手从背后捅了几刀,其中一刀捅在了脊柱上。从这两刀来看,凶手极其凶残。
侯大利在葛向东面前没有隐藏悲伤,道:“我们还是要经常提起她,如果没有人提起她,她就真被人忘记了。99lib.net我们提起她,她就还活着,和我们一起。”
离开物证室,老谭回刑警新楼,葛向东带着颅骨到省城,其余人又回到老训练场。
侯大利和葛向东来到相对安静的角落,点燃香烟,边抽边聊。
葛向东道:“如今技术水平提高了,利用扫描后的数据建模,再填充,比以前快得多,最多半个月就完成颅骨复原。”
重案一组都是经验丰富的侦查员,明白其中道理,所有人都如考古专家一样,精心侍弄分到的泥巴。滕鹏飞刨了一会儿泥巴,又开始四处转。泥巴中曾经埋过尸体,仿佛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他到屋外洗了手,跑到老邢值班室,弄了一瓶江州老烧,道:“兄弟们,都喝一口。你们莫要停,张嘴就行了。”
在滕鹏飞的强烈要求下,技术室的小林和小杨留下来与重案一组一起刨泥巴,滕鹏飞、侯大利、老谭和葛向东来到物证室。
侦查员们已经忙了一个多小时,纷纷直起腰,喝水,抽烟。
重案一组十二人加上滕鹏飞,每个人都分到一大堆湿泥巴、一张塑料小凳、一把铲刀和一个口罩。侯大利脱掉夹克衫,戴上口罩,穿着短袖T恤,开始刨泥土。
起床后,侯大利洗了淋浴,洗掉整夜睡不好带来的疲惫。他开车来到老训练场,在门口遇到杜峰、张国强、江克扬、马小兵等一组侦查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