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紧急收网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紧急收网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紧急收网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宫建民又道:“吴支队,治安方面涉及面最宽,你要心中有数,做好配合工作。凡是与二道拐黑骨案相关的工作,一律排位优先。”
侯大利是第一次以指挥员身份办案,只觉得肩膀的担子重逾千斤。1949年11月5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成立大会上,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以前他在刑侦系读书的时候经常听到这句话,耳朵都听起茧子,失去了感受。如今成为基层指挥员,他才真切地感受到这句话的分量。
另一方面,他如今是重案一组组长,在办理如此大案时若是失败,不仅影响自己的前程,还会牵连到一组十二位侦查员。自己的家世特殊,此路不通可以另走他路,而一组十二位侦查员若是前程受到影响,那将会直接改变其命运。他离开会场时,用力甩了甩头,心道:“不要想这些没有用的事,集中全部精力,全力以赴,一定要拿下此案。”
随后,重案一组副组长侯大利介绍二道拐黑骨案。侯大利按照时间顺序和重要节点来讲述二道拐黑骨案。
第六,王大辉与葛向东画像相似;在阳州找到王大辉父母,王大辉在岭西地质勘查所实习,并且做过种植牙,与二道拐黑骨案颅骨上的种植牙在位置和材料上一致。
上午,十一点十分,侯大利收到麻主任交代的情况。麻主任一直跟随梁佳兵,对梁佳兵非常了解。他涉案不深,为了让自己脱身,讲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
陈阳道:“重案一组事情本来就多,你主动调人参加抓赌,是何用意?”
这些流动赌博窝点非常专业,为了安全,赌博组织者准备了一批窝点,每天的赌博地点是由赌博组织者从这些窝点里随机临时抽取,也就是说,赌博组织者本身在没有抽取前都不知道今天的窝点在何处。选定窝点以后,这才通知参赌人,由参赌人自行驾车或者统一坐车前往每天的赌博地点,在赌博地点外围有多人放哨。
谭大国和伍良友则继续调查周边村民和林场职工,目前没有更新的发现。
http://www.99lib.net九,王大辉女朋友张睿在岭西地质研究所工作,判断山南省所做资源报告有假,储量明显被低估。
目前从市领导到支队领导再到侦查员们都有共识,此案很难取得直接证据,这就要根据已有证据,按照案件发展的时序逻辑找到关键证据,补上残缺的口子,力求重建现场。“重建”有两方面内涵:一是“修复”,侧重于对瑕疵证据的补正、完善,比如二道拐黑骨案没有提取到DNA,这就是一个瑕疵证据,还得通过省刑侦总队出面,让更高级别实验室来提取;二是“拓展”,在直接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善于利用间接证据,形成完整的、相互印证的证据链,突破多人口供。
会议结束,侯大利回到办公室,坐在外间小会议室,如老僧一般枯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想案子。
首先由他宣布成立二道拐黑骨案专案组,点明了专案组成立的目的:“刑侦支队工作很出色,从多年前发生的二道拐黑骨案中牵出了巨额的国有资产流失案,专案组除了要继续调查这两案以外,要抽出精力调查国有资产流失案。”
关鹏局长前面还说得心平气和,到了最后一段话,语气已经变得很严厉了。
全局都盯着此案,众多部门被紧急调动,侯大利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皱着浓眉,道:“抓人是为了审讯,我们证据总体偏弱,要想审下这几人,得打心理战。在抓流动赌场时,我们要把戏演足,全副武装,把黄仁毅按倒在地上,蒙头,单独带走。我们可以用这段录像来震慑黄仁刚、梁佳兵、杨成功等人。”
侯大利参加工作以来,屡次立功,内心不免还是有些自得,但是在组织这类大案时,经验不足的缺点还是暴露出来。最初张国强提出黄仁刚或黄仁毅有可能跑路时,他虽然记了下来,并没有引起高度重视。而平时并不具体办案的一把手局长关鹏却做出准确判断,果断出手,这才没让黄仁刚跑掉。侯大利暗自惊出一身冷汗,暗叫侥幸,如果黄仁刚跑出国,这个案
www.99lib.net
子就会出大麻烦。
陈阳又道:“现在收网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证据还不太充足。收网后,如果他们不交代,就会煮成一锅夹生饭,以后会更加困难。但是,黄仁刚已经有外逃企图了,不收网,如果黄仁刚、黄仁毅和其他涉案人员逃跑或者死亡,那么此案的难度就会成倍增加。而且,我们动手得快,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让他们串供。你当前的任务放在审讯上,不用参加具体行动,和周向阳一起讨论审讯方案,这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侯大利考虑得更多的是二道拐黑骨案,对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考虑得不多。他认可了张国强的提醒,写了“跑路”两个字,连打三个着重号。
局长关鹏最后讲话。他态度严肃,语调深沉:“市委赵书记非常关心此案,指示我们要调集精兵强将,务必破案,一是给遇害者一个交代,二是要挖出蠹虫,不能让巨额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巨额是形容词,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数量级,不过肯定是以亿、十亿或者更多来计算。这两点要求表面上平平常常,实则是千斤重担压在我们所有人的肩上。此案的难点在于案发于五年前,取证困难。小侯刚才讲了整个侦办过程,重案一组花费很大精力才逐步还原了案件,但是我们没有直接证据,很难锁死犯罪嫌疑人,必须精心研究方案,采取有力措施,最终取得关键性口供,只有这样才能把案子办成铁案。如果案子办得不扎实,在审判环节出了问题,在座的人都要拿话来说。”
“二道拐滑坡后出现人骨,我们的侦查员反复在二道拐调查,肯定已经惊动了相关人员。在这种情况下,犯罪分子为了遮盖罪行、保住既得利益,肯定会采取更疯狂的行动,我们要防止杀人灭口和逃跑,特别要防止外逃,这些年,我省外逃人员不是一个两个,给国家带来重大损失,虽然有红色通缉令,可是毕竟不如控制在国内。大家行动必须迅速,各部门必须无条件配合,谁敢推诿扯皮,我就杀鸡给猴九-九-藏-书-网看。我讲完就散会,散会后就立刻行动,料敌从重,绝不能马虎大意。”
治安队长吴支队是资深老警,当宫建民点名后,简略地道:“没有问题。”
马小兵道:“我和袁来安负责调查黄仁刚。黄仁刚是梅山镇人,是黄大磊远房亲戚,很远的那种。他是黄仁毅的堂弟,同一个爷爷。此人给长盛矿业旗下企业送配材,还开了一家长盛歌城,里面有卖淫嫖娼行为。这和长盛矿业没有关系,就是借了长盛的名字。袁来安和严峰盯着他,暂时没有什么异常。”
侯大利道:“2005年的案子,是否惊动都没有太大关系,说不定我们搅动水面,能给他们制造压力,还会让他们出现错误。”
第十,目前正在暗中布控黄仁毅和黄仁刚。
参会人员中除了宫建民和陈阳,其他参会人员对案件细节都不甚了解。侯大利全程指挥侦破工作,对整个案件了如指掌,讲起来极为生动流畅。参会人员听到从毫无线索到线索逐级被发现的侦办过程,如暑天喝冰啤,冬天吃铜锅,浑身舒坦。
大家发言完毕,侯大利道:“通过路虎车和移动终端,黄仁毅露出了狐狸尾巴。这一次找到目击者,黄仁刚又露出水面。林场老工人说的两个人,一个是黄仁刚,另一个极有可能是黄仁毅。”
上午九点四十分,侯大利收到消息:黄仁刚准备出境,目前被控制,消息暂时保密,没有惊动其他人。
虽然这一笔款数额不大,却是一个破绽,警方可以利用此事对杨成功展开调查和采取措施。
第一,二道拐滑坡滚出尸体。
第八,确定了死亡日期后,重新调查周边村民和林场工人,有老工人在2005年11月中旬看见黄仁刚和另一人在老矿洞位置熏香肠,现场烟气很大。
第四,从滑坡泥土中发现金属皮带扣。
第二,找到矿洞、发现焚烧痕迹。
第七,王大辉遇害后,其QQ仍然在使用,通过一张相片发现了路虎车,还通过移动数据端找到了合同,路虎车和合同中都出现长盛矿业黄仁毅。
一把手局长关鹏参加晚上八点召九*九*藏*书*网开的案情分析会。在案情分析会前,重案一组侦查提前开会,汇集当天工作进展。当吴新生和朱琪在尽情欢好之时,侦查员们坐在一组会议室,打哈欠,喝浓茶,抽香烟,准备开会。
“可以。我马上给治安的张支队联系。”
晚上七点半,重案一组全体来到了市局小会议室。几分钟后,刑侦、经侦、出入境、治安、技侦等二级班子领导出现在会议室,关鹏、宫建民等局领导随即也进入。
出入境支队长张伟是军人出身,声音高昂、态度坚决地表态坚决完成任务。
会议开始后,先由侦查员汇报当天进展。
侯大利在小笔记本上梁佳兵词条下写下“行贿”两个字,打下着重符号。
第三,葛向东进行颅骨复原,发现种植牙。
上午十点二十二分,侯大利收到第一条好消息:经侦支队调取的岭西地勘所负责人杨成功2005年的银行账单中,发现来自长盛矿业的两万元汇款,此汇款的时间是2005年9月。除了这一笔外,杨成功银行账单中没有再和山南这边发生关系。
张国强道:“我和严峰负责调查梁佳兵。梁佳兵这人毛病不少,偷税漏税,拖欠工资,违反《环境保护法》偷排,还涉及一起行贿事件,受贿方已经进看守所了,他作为行贿方还在外面逍遥自在。”
侯大利讲完后,宫建民道:“大家都应该清楚案情了吧。此案涉及两条人命,还涉及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目前我们的人已经打草惊了蛇,就得防止关键人员逃跑,专案组会拟出一个名单,凡是名单上的人都不能出境。老张要把好这个关。”
治安支队为了打掉全市最“专业”的流动赌博点,在技侦支队支持下,牢牢锁死了目标。
张国强道:“我们在铅锌矿大范围调查,如果黄仁毅和黄仁刚是凶手,应该已经惊动到了他们。”
上午十点,宫建民、刘战刚、经侦刘昌华、出入境张伟、治安吴小海、刑警支队陈阳、侯大利等人来到了局小会议室。
会议由副局长宫建民主持。
第五,调查了长青铅锌矿收购案,找到唐国兴的老手机,发现王大www•99lib•net辉的短信。
上午,十一点十七分,治安支队一大队传回来消息,爱赌如命的黄仁毅最近时常到隆兴附近的一个流动赌场参赌,一大队跟踪很久,准备收网。据可靠消息,今天下午五点,黄仁毅就要开始前往赌博地点,晚上要大赌一场。
此次会议后,除了重案一组侦查员们继续深入调查,经侦支队和出入境支队也行动起来,二道拐黑骨案由一起单纯的刑事案件变成了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大案要案。侯大利很清楚,真要取得实质性突破,责任还是在重案一组。
张国强见侯大利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道:“我担心他们出境。这不仅是杀人案,还涉及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如果跑路,事情就麻烦了。”
江克扬道:“我和伍强负责调查黄仁毅。黄仁毅是长青铅锌矿副矿长,是矿里的真正实权派。现任矿长是一个国有大矿的退休矿长,主要是搞经营和生产。据治安支队和派出所的同志介绍,黄仁毅赌性很重,除了在长盛会所玩几把以外,还经常参加流动赌场。”
除了这十点,侯大利还详细谈了梁佳兵、长盛矿业、山南地质队和岭西地勘所的关系。
江州这两年下了大力气扫黄打非,原来的赌博窝点无法生存,便开设无固定场所的流动赌场。这算是公开秘密,治安支队打过好几次,抓了不少人。由于利益驱动,每次流动赌场被打掉以后,总是会死灰复燃,成为割了又长的社会毒瘤。
宫建民开门见山地道:“这一次非常侥幸,若是我们晚了一步,黄仁刚就跑路了。时间紧迫,证据缺失,对手狡猾,我们不能等到证据链完整才收网,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利用现有的证据控制住黄仁毅、梁佳兵,刑警支队做好审讯方案,集中力量挖黄仁刚、黄仁毅、黄大森的根底,越多越好,越细越好。经侦支队要抓紧时间去调查岭西地勘所杨成功和山南地质队的吴宇,速度必须快,不能给他们反应时间。”
得知此消息以后,侯大利立刻找到了副支队陈阳,要求重案一组队员也参加此次行动。
当夜,侯大利没有回江州大酒店,住在办公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