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梁佳兵的身体语言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梁佳兵的身体语言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问:“有没有证据?”
第二天上午,秦永国如约来到重案一组侯大利办公室。侯大利办公室是以前滕鹏飞的办公室,有两间,前间是小会议室,后间是办公室。秦永国进入办公室,回头看了一眼小会议室,关上中间的门。他是典型的乡镇企业家气质,名牌夹克外套穿出了土豪气质,手指上的金戒指犹如假货般明晃晃的。侯大利原本以为秦永国这种级别的老板应该和父亲、丁晨光等人差不多,早就洗干净脚板上了岸,由小人物变成衣冠楚楚的大人物,没想到秦永国依然保持着20世纪90年代初乡镇企业家的形象,土气中透着精明,或者说是精明中透着土气。
侯大利拿到新的全身画像时,张小舒刚好来到省刑总办公楼附近。
交流几句后,三人便没有再说话,越野车很快就进入高速路。侯大利觉得车内气氛有些沉闷,随后打开了音响。音响里播出的音乐是吉他曲《水边的阿狄丽娜》
秦永国道:“地底下的东西到底有多大储量,没有挖出来的时候根本说不清楚,只能依靠地质勘查。从这几年长青铅锌矿的产量来看,当年绝对弄低了储量。国资委那帮人不懂行,被蒙蔽了,或者说吃了钱,故意放水。”
“除了这个厂长,其他人看到图像后没有异常表情。”张小天放了一遍梁佳兵看图像的视频,道,“这是针点式高清录像设备,没有面对被测试人,恰好很真实地录下了被测试人的身体语言。你们看了视频,是什么感觉?”
侯大利道:“我们的工作是与犯罪嫌疑人打交道,见识了各种各样的犯罪手段,有时会把案子考虑得过于得复杂。我们是职业选手,他们绝大部分是业余选手,很多犯罪嫌疑人一辈子只是做过一两件坏事,就算惯犯的经验相对于刑警来说也是不足的,想清楚这一点,黑骨案就应该从简单处入手。为什么要在矿洞里焚烧?原因多半是作案人熟悉这个矿洞,而且肯定是就近处理。”
江克扬看了几眼,道:“这不是我们录的那个视频。”
江克扬道:“我也是同样感觉。”
张小天重放视频,指着画面,道:“这人在看图像的时候,有三次将手指放在衣领和脖子之间,用手拉衣领,让衣领离开自己的皮肤。这个动作我们称之为通气动作,九_九_藏_书_网用于缓解压力和情绪上的不适,是对压力的一种反应方式,也反映一个人遇到了让他不愉快的信号。”
侯大利道:“原来国有长青铅锌矿的厂长。”
以前这个时间点,他回到高森别墅时,别墅二楼窗口会透出柔和灯光,田甜总是坐在卧室沙发上或读书或看电视。有了女主人,回到高森别墅就真是回家。如今回到江州大酒店,饭店是五星级服务,可是服务再好,没有了女主人,房间总是冷冰冰的。
秦永国道:“你爸和你妈刚从世安厂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打交道,有一段时间还经常和你妈见面。你妈是能干人,很好的内当家。那个时候大家都不懂什么叫生意,也不讲规矩,都是一通乱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当年我们那一批老板,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那是有原罪的,真要查,谁的屁股上都挂着屎。我是一根肠子从嘴巴到屁眼,直来直去,包括国龙集国、丁工集团,要说没有烂事,那是假的。只不过,你爸、丁总都很聪明,早早地抽身上岸,如今都成了著名企业家。”
一个小时后,车至江州学院。江州学院正在搞音乐节,校外有很多彩色气球,青年男女都打扮得很漂亮,整个校园洋溢着青春气息。侯大利从年龄来说也属于青年,可是他历尽沧桑,心境与校园轻松快乐的环境格格不入。
在等待张小舒的时候,侯大利和江克扬径直到良主任工作室找到葛向东。葛向东依照张小天的判断,在没有脸部的素描上添加了面部,一幅栩栩如生的人物画像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简略听了案情,张小天道:“你把两个视频传过来,可以不过来,到时我给你标注。”
侯大利道:“在梁佳兵的会议室,我们说了要录视频,但没有承诺只从一个角度来拍。这是我平时随身携带的高清针点录像机,勘查现场时会启动。这个视频的镜头不会受我主观印象影响,能够真实记录现场。梁佳兵只是注意到摆在明处的镜头,不会留意我随身携带的录像机,所以,这个角度的视频会更加真实。”
电话响起,在安静的房间特别刺耳。
下午四点,侯大利和江克扬来到省刑侦总队,见到张小天。
自从杨帆遇害后,侯大利便再也没有进入过剧场,便礼貌地拒绝道:“谢谢,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第二幅图正是那幅平鼻的九-九-藏-书-网画像,也是三幅画像中最英俊的那一幅。
“保证完成任务。”侯大利满口答应。
“你认识我妈?”侯大利接过香烟,没抽。
江克扬道:“这意味着他说谎,既然说谎,里面就有戏了。”
“细致”来自张小天;“现场”来自朱林。
夏晓宇道:“今天下午,我接到秦永国的电话。他从外地回来,准备约饭局,我顺便提了一句你对长盛矿业收购长青铅锌矿的事有兴趣,只是提了一句,他立刻让我穿针引线,想与你见面。明天你如果有空,他就直接到你办公室。”
张小天很爽快地道:“平时肯定没有问题,今天不行,我还要到湖州办案,你们进屋前接到的通知,还有半小时就出发。你们也别约老葛和朴老师,帮我一个忙,带我妹妹张小舒到江州去。她要到江州学院演出,原本我准备送她去,正好你们来了,任务交给你们。”
张小天道:“小舒是我的堂妹,在山南大学读研,毕业在即,此次要到江州学院参加校园音乐会的演出。”
侯大利道:“他表情凝重,神情略有不安。”
张小天微笑道:“解读只是说明了可能的侦查方向,距离破案还有十万八千里,够你们忙的。”
到了音乐厅大门,过来接待张小舒的居然是曾经与侯大利有过一面之缘的林风。林风和张小舒交流几句后,道:“侯警官,七点有一场音乐会,小舒要演出,热情邀请你来欣赏。”
从听筒里隐约传来笑声和说话声,其中一个女声非常嗲,辨识度很高,侯大利认真听了听,判断这是肖婉婷的声音。
侯大利道:“视频已经发给刑侦总队六支队心理测试室副主任张小天,请她解读梁佳兵的表现。下午我们两人跑一趟,当面听听她的想法。”
她又定格视频,道:“你们再观察这个厂长的双脚,他的脚是一种很特殊的姿势,用脚踝紧锁椅子腿,这是典型的冰结反应。冰结反应来自远古,那时的人们突然发现身边有一只老虎或者狮子时会是什么反应?凡是逃跑的多半死掉,吓得一动不动的反倒有可能逃过,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冰结反应。冰结反应从原始人类到现代人一代又一代传递,成为我们防御危险的第一方案,这是我们大脑的边缘系统在悄悄指示人类应对危险。”
秦永国离开后,侯大利在小本本上记下刚才得到的信息,又翻看了前面的记录,这才拨
www.99lib•net
打了张小天的电话,想请其帮助判断梁佳兵是否说谎。
张小舒急忙道:“不用安排,演出结束,我要去看欣桐。”
秦永国是资深矿老板,了解行业,所报密料非常重要。
“四幅画像,你们带过来没有?”张小天前一个项目刚刚结束,略显疲惫,喝了一杯浓咖啡。
张小天打开视频,调至梁佳兵的镜头,道:“这人是谁?”
“这正是我下一步要讲的事。”张小天换上了另一个视频,道,“这台摄像机应该放在被测试人的正对面,非常清晰地录下了面部表情。你们注意,他看第二幅画时,眼睛突然睁大,瞳孔迅速收缩,并轻轻地眯了一下眼。这个动作意味着他不希望看到这张图像。对于多数人来说,他们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实际上这些细微的信息已经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侯大利道:“正准备睡觉。晓宇哥,有事吗?”
“你觉得梁佳兵有问题?”江克扬其貌不扬,但一双眼睛颇为有神,闪动时,立刻显现出刑警的精气神。
侯大利道:“我还是要到阳州,当面交流,比起标注要直观。”
这段视频来自针点式高清录像设备,而正面视频拍不到双脚的动作。江克扬发自内心对侯大利竖了竖大拇指。
“秦总熟悉矿山,听说知道一些长盛矿业收购长青铅锌矿的内情?”几句话之后,侯大利便明白秦永国是那种“脸有猪相,心头嘹亮”之人,身上乡镇企业家的土味正是其伪装。
张小天五官稍显平凡,可是气质出众,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张小舒扎着马尾辫,脸颊优美细滑,皮肤吹弹可破,文静淡幽,背着一个吉他盒,仿佛幽巷深处走来的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她略有些羞涩,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张小天的解读不仅印证了侯大利的怀疑,还意外地挑出了最有可能接近受害者本人的画像。侯大利抱拳拱了拱手,道:“师姐,你帮了我们大忙。”
经过提醒,侯大利注意到梁佳兵在看图像时双脚踝果然紧锁椅子腿,非常明显。
秦永国道:“这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是凭经验推测的。若是有证据,我早他娘的把证据寄给纪委、检察院了。我听说二道拐滑坡滚出人骨,十有八九和长青矿有关。矿石埋在地下,挖出来就发大财,有些人为了钱会变得非常恶毒,说出来都吓人。凭着我的江湖经验,二道拐黑骨肯九_九_藏_书_网定是挡了某些人的道,然后被暗算,被封到废井里。如果不是滑坡,这人死得冤枉,永世不得超生。”
这时,视频中出现了梁佳兵看画像的镜头。
侯大利以前认为自己的工作已经足够细致,看到张小天深入调查王永强父母的过程,他意识到每个人的眼光都有局限,当眼光达不到时,就算看见了某些关键物证都会视而不见,成为睁眼瞎。他在自己的笔记本第一页补写下六个字——“细致、细致、细致”,在这六个字上面还有六个字——“现场、现场、现场”。
“我没有具体证据,只是凭行业经验说话。那人多半是挡了改制的道,顺着这条线去查,肯定没错。今天我到这里来给侯警官说这些事,是冒了风险的,出了门绝对不认。黄大磊有个跟班叫黄大森,两人是隔房堂兄弟关系,很多坏事都是黄大磊在背后摇扇子,黄大森冲在最前面。如今黄大森是总经理,与黄大磊的老婆朱琪争斗得厉害,两人狗咬狗,一嘴毛。”
侯大利道:“做的什么局?”
秦永国想起自己数年的牢狱之灾,对黄大磊恨得牙痒,就算黄大磊已经到了黄泉路上,也还想再捅他一刀,道:“我们都是搞矿山的,有什么小动作,瞒得过外行,瞒不过内行。长盛收购铅锌矿就是黄大磊和梁佳兵联手做的局,梁佳兵为此大赚了一笔,否则他也开不起铅冶炼厂。长盛矿业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凭什么把老的长盛铅锌矿交给梁佳兵?这是利益交换。”
侯大利工作两年多时间便得了“神探”的绰号,内心深处还是颇为自负的,张小天的专业能力让其意识到术业有专攻,人外还有人;葛向东的进步让其意识到每个人都有特长,哪怕以前不起眼的人也有可能隐藏着特殊才能,所以不能小觑天下人。
回江州途中,侯大利提出一个问题:“老克,梁佳兵认出了画像中人,这意味着什么?”
张小天道:“小舒,学院安排住宿吗?如果条件不好,你给侯大利打电话,让他给你安排。”
音乐在车内流淌,音符在小小的空间内碰撞,张小舒眼睛一亮,道:“好巧啊,今天晚上我是吉他独奏,也要弹这首曲子,正好复习。”
侯大利打开卷宗,取出四幅画像,道:“由于被焚烧过,遗骸的前鼻椎少了一段,没有办法确定鼻子走向,老葛就画了三幅不同鼻型的头像。另一幅是素描,没有面部。”
翻完www.99lib.net笔记,侯大利把江克扬叫了过来,一起看电脑里播放的视频。
侯大利道:“你刚才说挡了某些人的道,这个‘道’具体是指什么?”
张小天道:“再注意他的右手,时不时搓一下裤管,这是安慰行为。冰结反应和安慰行为同时出现,说明这人肯定隐藏了什么。”
江克扬坐在副驾驶室位置,在吉他曲中,很快睡着了。侯大利没有再说话,专心开车。张小舒坐在后座,安静地让音符飞进耳朵。
张小舒道:“我是山南大学医学院的。小时候就学音乐,参加了校音乐团。”
侯大利道:“有了与受害者本人接近的画像,我们算是前进了一大步。师姐,晚上一起吃顿饭,我约一下老葛和朴老师。”
侯大利道:“农村表面上有很多荒地,其实所有荒地都有主,作案人焚烧尸体后,堵住了矿井入口,这说明他对矿洞有使用权、处置权。这个信息很重要,说明这个矿洞多半与焚烧者有关联。这条废弃的矿洞曾经属于村集体,后来被长青铅锌矿不远处的长盛铅锌矿收购。村民堵了矿洞,长盛矿会干涉。如果是村民埋尸,还不如自己挖个坑,这样不招谁惹谁,更稳当。也就是说,焚烧者多半在拥有矿洞的原长盛铅锌矿。长盛矿业完成收购后,原长盛铅锌矿变成了梁佳兵的铅冶炼厂,这就很有意思了。”
夏晓宇道:“秦永国前些年被黄大磊弄得惨,他如今逮住机会就要报复。”
在离开时,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张小舒背着吉他盒,站在音乐厅前,很认真地挥手告别。
晚上十点,侯大利回到江州大酒店。
张小天道:“来也行,稍晚一点,我手头还有事,处理完后,再研究你传过来的视频。”
越野车离开省刑侦总队,朝江州方向而去。
侯大利道:“能不能从梁佳兵的表现看出哪一幅图更让他感受到压力?”
江克扬道:“不管矿洞是不是第一现场,把尸体移至此的人肯定熟悉矿洞。但是,也有可能是附近村民,他们同样熟悉矿洞。”
“侯警官,你和你妈长得挺像。来,抽支烟。”秦永国取出烟,递给侯大利。在他们发家那个年代,烟是敲门砖,酒是通行证,尽管拥有数个大矿,他仍然保持着年轻时的习惯。
侯大利道:“秦永国为什么这么急切?”
侯大利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道:“你是山南大学音乐学院的吗?”
“我还以为你已经睡觉了。”夏晓宇声音懒洋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