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指向嫌疑人的两条线索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指向嫌疑人的两条线索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周涛道:“哪一年的事?”
张睿仰头看着曾经被封闭的矿口,道:“那是矿洞?”
三人正在商量核实路虎车后视镜的工作,王华和马小兵进了门。
早上,侯大利来到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泡茶。105专案组周涛出现在门口,敲了敲门,道:“组座,朱支叫我过来。你找我什么事情?”在排爆训练中,周涛曾经吓得尿了裤子。经历了这一次“生死训练”,周涛和侯大利没有了隔阂。
中午,外出调查的侦查员陆续回来。最先回来的是江克扬和袁来安,经查询,江州全市共有三十七台路虎,车主姓名全部列表。
“可以查一查,万一真查到就中了大彩。”侯大利说完,又对周涛道,“还有一个问题,请周涛帮助我们做个判断,犯罪嫌疑人利用了被害人的QQ,然后不断从QQ发信息。他在接近半年时间,从阳州、丽江和西藏沿途都在发信息,我们能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
“啊!”王玥和张睿几乎同时惊叫了起来。她们知道王大辉遇害,却下意识不敢打听遇害的细节,似乎这样就能减轻痛苦。到了二道拐,现场在此,根本绕不过去。王玥浑身无力,双腿酸软,没有办法爬上并不陡峭的小坡,只能和江克扬站在公路上。
侯大利把相片递给了王华,道:“这是受害者的相片,冒充在丽江的相片。我觉得相片应该是在江州某个宾馆拍摄的。宾馆装修还比较新,我估计几年内不会重新装修。华兄对宾馆非常熟悉,老克安排人和华兄一起寻找这家宾馆,这是第一个任务。”
周涛仍然是一副没精打采的神情,道:“组座,我打断一下,犯罪嫌疑人在西藏沿途是什么意思?”
侯大利没有遮掩,指着洞口墙壁的倒三角形烟熏痕迹,道:“这是焚烧现场,起火点就在三角形的尖部,烧得很惨,骨头都烧出裂纹了。”
短会结束,大家分别开始行动。侯大利和周涛带上相关手续,到电信局去查找2006年使用移动终端的用户。
回城后,王玥要照顾父母,提前回99lib•net岭西南州。
王华坐下来,扭开一瓶矿泉水,灌了一大口,道:“我们运气不错,跑了四家宾馆,就找到了相片拍摄的地方。”
原国有长青铅锌矿被长盛矿业收购,长盛矿业的老板是黄大磊,黄大森是总经理,黄仁毅则是现长青铅锌矿副矿长。重案一组为了追查二道拐黑骨案,绕了一个大圈,终于通过长青交通肇事逃逸案追查到二道拐上方的长青铅锌矿。
侯大利道:“找机会约老葛和老樊,新老专案组成员得好好聚一聚。”
这时,张国强拿着一份名单走了进来,道:“我们通过人口系统进行查询,有一个叫高琳的人和长青铅锌矿有关系。高琳的丈夫是黄仁毅,黄仁毅是长青铅锌矿副矿长。”
张睿性格更为倔强,跟在侯大利身后,沿着小坡,来到矿洞前。
侯大利脑中依次出现了梁佳兵、杨成功、黄仁毅、黄大森等人的面容,这些人如一个个闪着黑光的鬼怪,汇集在脑中形成一个恶鬼的头,恶狠狠咬断了王大辉的脖子。
“离破案还早,大家就别给我戴高帽子,捧得越高,破不了案,屁股要摔成八瓣。我和老克见到了王大辉家人,王家人保留了王大辉的电话号码,心存侥幸,希望王大辉还活着。我们带去的消息击穿了他们所有希望,对其父母是重大打击。每次看到这种场景,我心脏都难受。大家一起努力,不揪出杀害王大辉的凶手,我们绝不收兵。”
侯大利很快在表中看到三个与长盛矿业有关的名字:黄大磊、黄大森、黄仁毅。
王大辉失踪多年,王家人其实都有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最初听到王大辉死亡的准确信息仍然控制不了情绪,等到平静下来后,他们不再哭哭啼啼,积极配合警方捉拿凶手。
侯大利忍不住拍了桌子,道:“路虎车,移动数据端,这两条线索都指向黄仁毅,黄仁毅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我很少喝酒。”周涛耸了耸肩膀,告辞而去。他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前往刑警老楼。走到街上,他双手插
九九藏书网
在裤袋里,目不斜视,一副沉思者的模样。
她在与逝去男友低语时,泪珠滴在黑色矿坑泥土中,一点点地渗透进去。
“我叫周涛,技侦支队,抽调到105专案组。”周涛头发乱糟糟的,完全没有发型,眼色略微迷蒙,一副瞌睡未醒的模样。
侯大利的肺叶仿佛被浓液体堵塞,呼吸困难。随着对案情了解得越深,他对王大辉和张睿越抱有同情。张睿对爱人深情的低语幻化成一座大山,沉甸甸压在了这个年轻基层指挥员的肩上。
侯大利又发了张相片给江克扬,在相片中,后视镜被单独标注出来,道:“据我判断是路虎的后视镜,这是极为重要的线索,老克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查,极有可能网到大鱼。”
江克扬道:“王大胖,你的肚子倒是比以前小了,过来办事?”
江克扬接受任务后,提出一个建议:“还有一条线索可以利用。犯罪嫌疑人应该拿到了王大辉的笔记本电脑,这款电脑在2006年要一万多,极有可能自己用,或者给亲戚朋友使用。我准备派马小兵到一次阳州,把购买手提电脑的票据复印过来。”
“你先喝茶,我们等会儿细谈。”侯大利倒了一杯茶,然后又到门口叫了江克扬过来。
侯大利道:“如果不是滑坡,发现不了。”
马小兵道:“王大队很有经验,分析王大辉的经济条件,决定暂时不查星级宾馆,从没有挂星但是条件不错的宾馆查起,而且要距离长青铅锌矿比较方便的地方。圈定了两个条件后,查找得比较顺利。”
张睿拿到《山南省江州市长青铅锌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后,在附近的公安宾馆开了房间,全神贯注研究这份储量报告。
马小兵指着相片道:“最明显的特征是墙布上破损的地方,完全一样。我甚至能够想象当初王大辉坐在沙发上自拍时的场景。有了这两张相片,能基本证实在旅行中出现的宾馆照是假的。”
张睿道:“我想到山顶上看一看矿里的全貌,了解其整体布局,有个直观印象。”九九藏书
“我弟弟被埋在这里?”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得知弟弟被埋在荒山多年,王玥还是无法控制悲伤,身体不停发抖,牙齿咔咔作响。
要揪出凶手还有很多工作,目前的成果只是万里长征走了第一步。当前要最大限度利用已有线索,敲开凶手制造的硬壳。
张睿蹲在坑口,抚摸着烧成黑色的坑壁,喃喃自语道:“我现在才知道,大辉最终拒绝了丁紫桐,那是11月11日,按照常理,你应该在11日,最迟12日就给我说这件事。你没有来得及说就被他们害了。我知道他们害你的原因,你从小眼睛揉不得沙子,至少有三次见义勇为,还有无数次路见不平,这种性格害了你。你多半是看见了黑幕,想要揭发出来。你并不懂得悄悄办这些事,肯定是又固执又得意地大喊大叫。如果我没有出国,或许还会为你这种行为感到骄傲。出国以后,看了很多残酷的事,我会劝你,行事要低调,就算要伸张正义,也得保护好自己。你、我还有丁紫桐生在地院,长在地院,空有很多理想,实在是不接地气。”
这三人各有一部路虎,皆为灰色。
王华道:“接到组座电话,过来接受任务。”
终于,张睿站了起来,道:“这就是铅锌矿的老矿洞吧。在大矿附近往往都有这种小矿洞,大多因为环保问题都被关闭了。侯警官,大辉遇害肯定与他的工作有关,我在这个领域算是专家,可以给你们在专业上进行判断。我能不能去看一看铅锌矿的现状?”
王大辉坐在宾馆沙发上自拍,自拍照后面的纱窗、椅子、墙布与王华、马小兵的相片几乎一模一样。
回到刑警新楼,侯大利召集张国强探组到小会议室开会。
走出电信局,侯大利拍了周涛的肩膀,道:“真是高手,没有你点破迷津,我们肯定要走冤枉路。谢谢你。”
周涛道:“类似U盘,插在笔记本电脑上就可以上网。”
果然如周涛所言,在2006年使用移动终端的客户很少,只有一百七十八位。更为有利的是客户身份资料、手机号九_九_藏_书_网码等全部在合同上。
江克扬道:“我真没有料到江州有这么多路虎,真有钱啊。长青、长荣、长盛和长贵县共有二十四台,江州市区有十三台,大多数是矿老板,打对钩的就是矿老板。”
江克扬道:“王大队说错了一点,二道拐黑骨案是完全没有头绪的悬案,能找到现在的线索,大家费了吃奶的劲,太不容易了。以前大家说组座是‘神探’,其实有一点调侃意思在里面。从这个案子起,我算是服了,组座确实是‘神探’。”
王华夹着包,走进了会议室。他这一段时间坚持锻炼,肚子明显小了下去,精神不错,进门也叫了一声“组座”,又道:“老克,我们上一次合作还是六七年前,那时你还在反扒队,有名的神眼啊。”
侯大利道:“有这种移动终端?我没有用过。”
张睿把厚厚的记录册交给侯大利,道:“我仔细翻阅了以前的信息,还查看了当时我自己的日记,慢慢回忆起一些细节。大辉最初觉得领导能力强,关系网宽,连外省业务都接得到,后来就给我抱怨,说是里面有鬼。至于里面有什么鬼,他没有细说,我估计这就是他遇害的原因。我的专业技术能力也不错,如果查案需要专业知识,我随叫随到。”
侯大利正在苦思之时,王玥打来电话:“侯警官,我是王玥,我和张睿在江州。我们整理打印了大辉从2005年9月以来分别发给我们的短信、QQ,还回忆了当时通话内容,准备送给你们,希望能够帮助破案;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和张睿想看一看大辉的遗骨以及埋身之地。”
周涛被拍得有点疼,缩了缩肩膀,道:“我们是经过排爆考验的生死之交,组座有什么要求,随时招呼我。”
侯大利原来准备利用技侦支队的高科技手段查找出多年前上网的痕迹,谁知周涛根本没有想到用高科技手段,直接点明一条更简单的路。
“我还以为是什么高难度的工作,这个非常简单。”周涛打了个哈欠,道,“些年Wi-Fi普及率不高,犯罪嫌疑人不管沿青藏线还是川藏线走,想随时上网就只能自带电信数据终端,多半还是华为终端。要办这个业务得和电信部门签合同。2006年时费用挺高,一般人不会这么奢侈。要找这个犯罪嫌疑人,可以到电信部门去查2006年或者之前的合同,人数应该不多。”
www.99lib.net
侯大利道:“以前的老矿洞,被封闭后,王大辉在矿洞被烧了。”
在小会议室新安装了一台高清投影仪,幕布上显出了犯罪嫌疑人和张睿对话的图片,侯大利道:“犯罪嫌疑人有可能使用了移动终端,江州使用移动终端的名单已经共有一百七十八位。你们要根据名单查清谁与铅锌矿有关系,有关系的人便极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
侯大利道:“2006年1月到6月。”
十来分钟后,王玥和张睿来到办公室。
侯大利道:“从QQ语境来讲,他是在西藏的公路上拍摄相片,然后通过QQ发出去。”
侯大利道:“今天不行,我们近期会再来这里,到时你可以和我们的侦查员一起过来。”
侯大利、江克扬、王玥和张睿一起来到了二道拐滑坡现场。二道拐滑坡地带的公路已经清理干净,仍然能够看到滑坡的痕迹,在滑坡上端,暴露的洞口依然保持原样。
侯大利陪着张睿来到山顶,俯视长青铅锌矿。不断有车辆进出长青铅锌矿,带出一阵阵灰尘。距离长青铅锌矿一公里的地方则是长盛矿业曾经拥有的小型铅锌矿,目前是梁佳兵的铅冶炼厂。
王华泼起冷水,道:“组座别高兴得太早,我们找到的都是外围证据,这比较容易,但是直接证据一样都没有。如今实行的是审判中心制,这些证据在法庭上的证明力很弱。如果对方死咬不松口,还真没有办法锁死对方。”
江克扬拿着本子坐在外间的小会议室,给周涛打了声招呼,道:“你是技侦的吧?看着面熟,叫不出名字。”
更多内容...
上一页